西行札记(六)草原上的丝绸之路

2015-11-26 12:01| 发布者: wenbo| 查看: 484| 评论: 0

摘要: 作者: 吴婧西行札记(六)草原上的丝绸之路在丝绸之路以北的蒙古高原上,有一条连接着中国和西域诸国的道路。这里的游牧民族是天生的旅行家,经过几个世纪的探索他们找到了一条完全不同的路,即由无数条路组成的草 ...

作者: 吴婧

西行札记(六)草原上的丝绸之路

西行札记(六)草原上的丝绸之路

在丝绸之路以北的蒙古高原上,有一条连接着中国和西域诸国的道路。这里的游牧民族是天生的旅行家,经过几个世纪的探索他们找到了一条完全不同的路,即由无数条路组成的草原丝绸之路,它是迄今为止人类发现最早的欧亚之路。千百年来这条古道命途多舛,由于国家之间的战争,它中断的时候总是比畅通的时候多。在和平年代,它为脆弱的草原经济带来了极其需要的物资,维系着这个游牧民族最低限度的需求。这条古道也是宗教传播和文化艺术交流的唯一纽带。丝路古道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所以从汉武帝一直到忽必烈时代,一千多年以来人们一直在最大限度地维持着它的畅通。

蒙古在成吉思汗建国的时候,它的驿道很发达,连接道各个汗国,通向世界各地。驿站每隔70里就有一座,驿站里生活用品应有尽有,马匹骆驼牛羊车辆,来往官差、信使、道士、僧人住的房间,完全就是一座设施齐全的客栈。

长春真人丘处机当年沿着驿道,也就是草原上的丝绸之路一路走到阿富汗兴都库士山的。现在距离长春真人西行已经过去了快八百年了,蒙古人似乎一直对远古的游牧生活有挥之不去的怀旧情节,二十一世纪的今天这个国家的道路却似乎依旧没有多大变化。从乔巴山到科布多这段路长春真人走了四个月,我们一行人83日从乔巴山出发,两辆越野车跑了六天时间。

蒙古草原上的路有多少条?可能谁也说不清。蒙古没有高速,最好的道路如同中国的三级公路,即县道。即便是县道也没有多少,看看蒙古地图上那些屈指可数用黄线标注的道路,那就是最好的公路。

从中国的二连浩特到乌兰巴托有铁路和公路相连,那条双向两车道的路算是最好的公路了。另一条铁路从乔巴山到俄罗斯,那是苏联人修的。蒙古的省会城市之间少有像样的公路。我们从东部的乔巴山达到西部的科布多市,一路上几乎全在草原和戈壁滩上跑。草原上的土路纵横交错,难辨东西,向左走还是向右走?没有路标,全凭感觉。要向人问路需要等大半天时间,那还得看运气了。在草原上有车辙的地方就是路,看着太阳确定方位,只要方向没有问题,基本都能到达目的地。

道路状况不好,车必须得力才能畅通无阻。所以蒙古的路上陆巡很多,没有见过草原戈壁滩上有奔驰和宝马敢来撒欢。我在蒙古看到各种款式的陆巡,有车龄超过三十年的,还依旧的草原上奔跑如飞。

蒙古的司机都是多面手,路不好太费车,所以他们的后备箱里备用件很多,甚至包括轴承这样的大家伙。在草原上车发生故障了司机都得自行解决。我们的两辆车轴承坏两次,爆了一次胎。这要换成我,只能打电话呼叫救援了。可是在草原深处,手机根本没有信号,距离最近的苏木(类似于中国的乡镇)也要七八十公里路程。长期的行车经验练就了蒙古司机高超的修车技术。轴承坏了,他们马上就能给故障定位定性,然后不慌不忙,井然有序地换上新配件,不到半小时,汽车又在草地上撒欢了。

蒙古人把车当马骑,道况再坏,他也敢去。我们去森林深处的湖泊,要翻几座山,然后再下到山谷底的深沟里。那路太危险了,我是绝对不敢坐车的。可是蒙古司机硬是在石头之间左冲右突,把车开到了湖边。

蒙古人在修路了,这是个可喜的现象。

从阿尔泰到科布多有中国的工程公司在修路,一路上看见大型的工程机械在施工。中国重汽、柳工机械和山推集团的车辆来回穿梭,我们看到了熟悉的中国面孔。也许不久以后,横穿蒙古国东西部将会有双向两车道的公路相连,那时候再穿越蒙古草原应该比较舒畅吧。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