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3030|回复: 2
收起左侧

古印再现——记《初拓多宝塔感应碑》拓本的裱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14 11:5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多宝塔碑》,原在唐长安安定坊千福寺,所以又称《大唐西京千福寺多宝佛塔感应碑文》。此碑唐代天宝十一年刻?岑勋撰文,徐浩隶书题额,颜真卿楷书书碑,史华刊石,高285厘米、宽102厘米,文34行,行66字。宋代移西安碑林,现藏于西安碑林。北京故宫博物院和首都博物馆藏北宋拓本,《北京大学图书馆藏历代金石拓本菁华》收有明中期整拓,《西安碑林名碑》辑有馆藏明末清初拓。《多宝塔碑》所见之最早为宋拓。湖南省博物馆藏的这一本《初拓多宝塔感应碑》拓本是20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世纪50年代初征集所得,内容完整,字形端庄?骨力内藏?拓工较精,碑帖鉴定专家近期鉴定为北宋拓本,并定为一级文物。为了更好的保护该碑帖,最近将其进行了裱复。现把裱复的情况概述如下。

    一、修复前的概况

   《初拓多宝塔感应碑帖》拓本规格为34×17厘米。装潢形式为五镶蝶式,用明黄色小凤凰花绫做嵌身,该册页已由原来的连叶形式分散成单叶,多处虫蛀。做封、底面的材料是0.5厘米厚的黄色合成纸板,但由于粘合剂的降解,纸板已分层翘皮,表面已起有粉尘沫,并与册叶芯子相脱离。纸板表面的装潢饰料是黑色“万字锦”锦绫,但已糟朽残破卷曲,拉力极弱,霉迹斑斑。背纸已破裂,每页的“分心”处都有断裂。副页纸由自制的青色“洒金纸”作成,部分金泊已脱落,在其上松松的贴有一页半的题跋,总之,整本拓本纸张已酥朽发黄,像烤干的烟叶一样焦脆。
   
   二、技术处理

    根据《初拓多宝塔感应碑》拓本残损的实际情况,本人一改以往在拓片修复中一律采取的“脱胎换骨”做法,采取在原裱件装潢的基础上实行局部修整加固的方案。即:对多宝塔感应碑帖的本身采取用丝织物加固,祛除原背纸换用优质的棉纸替代并分层加固。对封、底面的纸板灌胶逐层施压平实。对万字锦用同样的饰料进行修补复原。裱件修复完毕后,置入囊匣中保存。

    1、揭、换背纸:原裱件的背纸共四层,除外层是宣纸以外,其余三层系深黄色毛边纸,要替换新背纸,首先就要将旧的背纸祛除,难点是:背纸粘敷的牢度不一,纸张的拉力差,在揭的过程中既要保证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碑帖不过水又不渍墨,又要去尽背纸。经过实验,采取干湿交替的方法揭之,这样没有对碑帖造成丝毫的损伤。之后,视分心破损的具体情况实行分别加固处理,然后,用四层棉料采取飞覆法覆背即可。

    2、修复封、底面:首先把饰料和背纸与纸板分离,然后分别实行修整。由于纸板脱浆分层中空,边缘残损,首先把纸板重新黏合牢固,将纸板揭至分层的末端,然后灌进胶液,重压待干磨平即可。

    纸板修复以后,接着对万曲锦进行补残和驱除其上面的白霉、黄霉及虫屎污渍。难点是该锦的质地已非常糟朽,稍有不慎,锦丝断裂粉化,经过多次试验,用封固方法清洗,经过三遍洗涤,使锦面清洁,纹饰清晰。由于纸板上已产生纸粉,万曲锦难以一次性贴实。因此,先在纸板上裱糊一层隔离物,再回位到纸板上,随后将背纸、题签实裱,之后,压入重物之下待干。

    3、恢复古印:在修复的过程中,发现一个意想不到的新情况,在末尾一叶的左下脚钤有“长沙吴氏”、“冠君心赏”的图章处,触摸觉有一长方形(8×2.5厘米)的凸感,换句话说,此处比其他的地方似乎厚一些,而且,在上端2.5×1厘米处的颜色与其他地方也不一样,系浅灰色,但此处在以前装裱时已粘贴牢固,为了探得究竟,轻轻地揭开一小角,再继续往下揭开,发现下面竟然还覆盖有两颗古印:“高士奇印”、“赐号竹窗”。古印的发现是一个重大事情,立即向领导汇报,同时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请碑帖鉴定专家一同商定处理方案,最终决定将上面的印章移出另裱一页,在实施中,不但此页的装潢形式及格调与其他的相同,而且把图章贴裱在原来相应的位置。这样既美观又使此碑帖应有的古印得以再现。

    三、效果及启示

    《多宝塔碑帖》经从局部到换底的修复,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即:就碑帖拓片本身而言,保留了原状并将资料恢复完整,就装潢而言,保留了原裱的风格,这样,不仅给此拓本以后的鉴定保留了主要依据资料,而且,还保留了辅助依据资料。总之,修复达到了延长拓本寿命的目的,从而观赏效果也大为改善,提高了使用率。

    通过对此碑帖的修复,笔者从中也有所感。特别是这次的修复使古印“复出”,笔者感到很欣慰,同时也更深地体会到作为文物修复人员对文物修复工作不仅要有高度的责任心和使命感,还要有相当的耐心加细心,来不得半点浮躁,要善于发现和纠正前面装裱中的问题。古印被覆盖的之事,如果在此次的修复中稍有疏忽不被发现,两颗古印就会继续覆盖几百年,甚至更久,不知何时才能重见天日。

    另外,对于胶矾在文物字画装裱中的运用所带来的弊病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如在此修复之前装裱的多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宝塔拓本,当时为了使册页不露白底,多处接补了经染过的黑褐色纸条,另外在粘页的地方,涂有较稠的糨糊。很明显,凡是补过纸条和涂过糨糊的地方,纸的酥脆和粉化程度明显高于其他地方,纸张断面光滑,甚至是穿透性的粉化。说明胶矾它会加速纸张的脆化,国外早已禁止使用。虽然国内的同行也认识到了这一点,但这种观念还有待于加强。为了文物的寿命,这是要引起我们足够重视的。

    除此之外,在修复中应严格遵守文物的修复原则,千万不能掺进个人的随意性,凭自己的主观意志而行事,要根据文物本有的原始信息制定修复方案。此次多宝塔碑帖封面的修复,由于忠实于它的原貌,而且是在不改变它的原始形貌的情况下采取局部碎补的方法修复的。所以最大限度地保留了该封面原来的时代特征和风格,收到良好效果。所以,我们在文物的修复中不能一味地套取惯用的方法去对待每件文物的修复,要实行个体化的修复,使祖国的遗产得到真正意义上的保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14 12:01:29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唐西京千福寺多宝塔感应碑文

南阳岑勋撰

朝议郎判尚书武部员外郎琅邪颜真卿书

朝散大夫检校尚书都官郎中东海徐浩题额

粤《妙法莲华》,诸佛之秘藏也;多宝佛塔,证经之踊现也。发明资乎十力,弘建在于四依。有禅师,法号楚金,姓程,广平人也。祖、父并信著释门,庆归法胤。母高氏,久而无妊,夜梦诸佛,觉而有娠。是生龙象之征,无取熊罴之兆。诞弥厥月,炳然殊相。岐嶷绝于荤茹,龆龀不为童游。道树萌芽,耸豫章之桢干;禅池畎浍,涵巨海之波涛。年甫七岁,居然厌俗,自誓出家,礼藏探经,《法华》在手。宿命潜悟,如识金环;总持不遗,若注瓶水。九岁落发,住西京龙兴寺,从僧箓也。进具之年,升座讲法。顿收珍藏,异穷子之疾走;直诣宝山,无化城而可息。尔后,因静夜持颂至《多宝塔品》,身心泊然,如入禅定。忽见宝塔,宛在目前,释迦分身,遍满空界。行勤圣现,业净感深,悲生悟中,泪下如雨。遂布衣一食,不出户庭,期满六年,誓建兹塔。既而许王瓘及居士赵崇、信女普意,善来稽首,咸舍珍财。禅师以为辑庄严之因,资爽垲之地,利见千福,默议于心。时千福有怀忍禅师,忽于中夜,见有一水,发源龙兴,流注千福,清澄泛滟,中有方舟。又见宝塔自空而下,久之乃灭,即今建塔处也。寺内净人名法相,先于其地,复见灯光,远望则明,近寻即灭。窃以水流开于法性,舟泛表于慈航,塔现兆于有成,灯明示于无尽:非至德精感,其孰能与于此?及禅师建言,杂然欢惬:负畚荷插,于橐于囊;登登凭凭,是板是筑。洒以香水,隐以金锤。我能竭诚,工乃用壮。禅师每夜于筑阶所,恳志诵经,励精行道。众闻天乐,咸嗅异香,喜叹之音,圣凡相半。至天宝元载,创构材木,肇安相轮。禅师理会佛心,感通帝梦。七月十三日,敕内侍赵思偘求诸宝坊,验以所梦。入寺见塔,礼问禅师,圣梦有孚,法名惟肖。其日,赐钱五十万、绢千匹,助建修也。则知精一之行,虽先天而不违;纯如之心,当后佛之授记。昔汉明永平之日,大化初流;我皇天宝之年,宝塔斯建。同符千古,昭有烈光。于时道俗景附,檀施山积,庀徒度财,功百其倍矣。至二载,敕中使杨顺景宣旨,令禅师于花萼楼下迎多宝塔额。遂总僧事,备法仪。宸眷俯临,额书下降,又赐绢百匹。圣札飞毫,动云龙之气象;天文挂塔,驻日月之光辉。至四载,塔事将就,表请庆斋,归功帝力。时僧道四部,会逾万人。有五色云,团辅塔顶,众尽瞻睹,莫不崩悦。大哉观佛之光!利用宾于法王。禅师谓同学曰:鹏运沧溟,非云罗之可顿;心游寂灭,岂爱网之能加?精进法门,菩萨以自强不息,本期同行,复遂宿心。凿井见泥,去水不远;钻木未热,得火何阶?凡我七僧,聿怀一志,昼夜塔下,诵持《法华》。香烟不断,经声递续,炯以为常,没身不替。自三载,每春秋二时,集同行大德四十九人,行法华三昧。寻奉恩旨,许为恒式。前后道场所感舍利,凡三千七十粒;至六载,欲葬舍利,预严道场,又降一百八粒;画普贤变,于笔锋上联得一十九粒。莫不圆体自动,浮光莹然。禅师无我观身,了空求法,先刺血写《法华经》一部、《菩萨戒》一卷、《观普贤行经》一卷,乃取舍利三千粒,盛以石函,兼造自身石影,跪而戴之,同置塔下,表至敬也。使乎舟迁夜壑,无变度门;劫算墨尘,永垂贞范。又奉为主上及苍生写《妙法莲华经》一千部(金字三十六部),用镇宝塔。又写一千部,散施受持。灵应既多,具如本传。其载敕内侍吴怀实赐金铜香炉,高一丈五尺,奉表陈谢,手诏批云:“师弘济之愿,感达人天;庄严之心,义成因果。”则法施财施,信所宜先也。主上握至道之灵符,受如来之法印,非禅师大慧超悟,无以感于宸衷,非主上至圣文明,无以鉴于诚愿。倬彼宝塔,为章梵宫。经始之功,真僧是葺;克成之业,圣主斯崇。尔其为状也,则岳耸莲披,云垂盖偃,下欻崛以踊地,上亭盈而媚空,中晻晻其静深,旁赫赫以弘敞。碝磩承陛,琅玕綷槛,玉瑱居楹,银黄拂户,重檐叠于画栱,反宇环其璧珰。坤灵赑屃以负砌,天祗俨雅而翊户。或复肩挐(上为加)挚鸟,肘擐修蛇,冠盘巨龙,帽抱猛兽,勃如战色,有奭其容。穷绘事之笔精,选朝英之偈赞。若乃开扃鐍,窥奥秘,二尊分座,疑对鹫山,千帙发题,若观龙藏,金碧炅晃,环佩葳蕤;至于列三乘,分八部,圣徒翕习,佛事森罗。方寸千名,盈尺万象,大身现小,广座能卑;须弥之容,欻入芥子,宝盖之状,顿覆三千。昔衡岳思大禅师以法华三昧传悟天台智者,尔来寂寥,罕契真要。法不可以久废,生我禅师,克嗣其业,继明二祖,相望百年。夫其法华之教也,开玄关于一念,照圆镜于十方,指阴界为妙门,駈尘劳为法侣,聚沙能成佛道,合掌已入圣流。三乘教门,总而归一;八万法藏,我为最雄。譬犹满月丽天,萤光列宿;山王映海,蚁垤群峰。嗟乎,三界之沉寂久矣!佛以法华为木铎,惟我禅师超然深悟。其貌也,岳渎之秀,冰雪之姿,果唇贝齿,莲目月面。望之厉,即之温,睹相未言,而降服之心已过半矣。同行禅师抱玉、飞锡,袭衡台之秘躅,传止观之精义,或名高帝选,或行密众师,共弘开示之宗,尽契圆常之理。门人苾刍如岩、灵悟、净真、真空、法济等,以定慧为文质,以戒忍为刚柔,含朴玉之光辉,等旃檀之围绕。夫发行者因,因圆则福广;起因者相,相遣则慧深。求无为于有为,通解脱于文字,举事徵理,含毫强名。偈曰:

佛有妙法,比象莲华。圆顿深入,真净无瑕。慧通法界,福利恒沙。直至宝所,俱乘大车。(其一)

於戏上士,发行正勤。缅想宝塔,思弘胜因。圆阶已就,层覆初陈。乃昭帝梦,福应天人。(其二)

轮奂斯崇,为章净域。真僧草创,圣主增饰。中座耽耽,飞檐翼翼。荐臻灵感,归我帝力。(其三)

念彼后学,心滞迷封。昏衢未晓,中道难逢。常惊夜杌,还惧真龙。不有禅伯,谁明大宗。(其四)

大海吞流,崇山纳壤。教门称顿,慈力能广。功起聚沙,德成合掌。开佛知见,法为无上。(其五)

情尘虽杂,性海无漏。定养圣胎,染生迷鷇。断常起缚,空色同谬。薝葡现前,馀香何嗅?(其六)

彤彤法宇,繄我四依。事该理畅,玉粹金辉。慧镜无垢,慈灯照微。空王可托,本愿同归。(其七)

天宝十一载,岁次壬辰,四月乙丑朔,廿二日戊戌建

敕检校塔使正议大夫行内侍赵思偘、判官内府丞车冲、检校僧义方、河南史华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3-14 12:0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宝塔碑》,此碑是颜真卿44岁时书,直接二王、欧、虞、褚余风,而又与唐人写经有明显的相似之处。整篇结构严密,点画圆整,秀丽刚劲,虽尚未形成刚劲雄强、沉雄浑厚、大气磅礴的颜楷风格,但此碑已奠定了颜真卿书风的基本格调,它是留传下来的颜书中最早的楷书作品,结构平稳端正,严谨庄重,是唐代“尚法”的代表碑刻之一,学颜体者多从此碑下手,入其堂奥。

该碑用笔多用中锋,起笔和收笔有明显的顿按。起笔藏锋为主,兼用露锋,方圆并用,有些横画起笔较为外露,多不似柳书的齐头方脚,而是稍存斜尖,并参以含蓄的笔意使之变化丰富;收笔用顿笔和回锋的较多,强调“护尾”,尤其于横画中最为明显,写横行至收笔处,常向右下方重按,顿笔回锋,体现出颜体的雄浑、大气之韵,竖画粗壮, 浑厚力强。横、竖笔画粗细 对比鲜明,富节奏、韵律美感,也把颜体的一个“筋”的意味完整的表达出来。颜 体撇画较轻盈挺健,捺画却粗壮有力,有“蚕头燕尾” 之称,给人以刚健的动感,尤其是捺脚较长,顿挫后踢出开衩,含蓄而又有峻利之感。 另外,颜体捺画的捺脚 多与撇画锋尖持平或稍低, 不似柳体的撇低捺高,而呈现出一种舒展沉稳之美。

该碑转折变化较多,主要有提笔耸肩顿挫和按笔削肩暗转之法,有方有圆,方圆兼施。具有唐楷“尚法”的典型特征,结体宽博,布白较匀整,字型稍方,端庄平稳,正气饱满,已初显颜体成熟期的正面示人、雄浑豪迈的书风。

《多宝塔碑》书体不似柳书的中紧外放,主笔长枪 大戟般舒放。该碑字体笔画 间的宽窄收放对比较欧、柳书体要小,主笔相对收敛,短笔相对放长,因此中宫显得较为疏朗,外部笔画也较规整,较欧、柳书体略显内 松外紧、字势宽绰、雄浑平稳。

《多宝塔碑》中的点运用灵活,引带顾盼;各笔画间时有露锋映带,连贯照应,正斜相生;一些主竖故意偏离中 线,而靠长横的斜势及长的 “力臂”和重的“垂尾”来获取平衡,使稳活相生,奇趣顿增。书体虽笔力雄浑厚重,却墨酣意足,在笔墨流动处颇显媚秀之姿,也成就 了颜楷的“雄媚”书风。颜书结体的“中紧外松”、“饱满方正”只是相对于欧、柳书体来说的,具体到单字中,字的结构仍符合楷书结构一般规律,能松紧适宜,笔画、结构、单字同中求变,结体上下收放参差、左右高低错落。学习中要避免内部过于疏朗,流于松散;字形也不可过于方正,而显得呆板无神。

《多宝塔碑》是颜真卿早期的代表作品,为后人初学书法的极佳范本。但是,此碑并没有形成颜真卿宽博雄浑的风格特点。此碑用笔笔笔藏锋、笔笔回锋,结构疏密匀称,风格严谨庄重。临习此碑应注意用笔的提按转折、结构的内紧外松和上紧下松,细心观察,仔细研究其用笔特点及结构规律,学好此碑只是时间的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