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1008|回复: 0
收起左侧

我在新疆修文物:修不好的青铜器 做不完的囊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6-13 10: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点击进入图集模式
2658698075375360197.jpg
  青铜器修复师孙广明抱着一尊隋唐时期的青铜佛造像,目前已基本修复完成。
  天山网讯人们常说“情比金坚”,殊不知金属文物也会“生病”。它们会因挤压变形,或者生锈腐蚀,严重的可能支离破碎。这就需要文物修复师来化腐朽为神奇了。
  青铜器也会生病
  孙广明是自治区博物馆科技保护中心金属类文物修复专家,眼下他正在修复一尊隋唐时期的青铜佛造像。这尊佛造像是传世文物,从民间征集到博物馆时已经“重病”缠身:头部的半边祥云纹饰缺失,底座严重变形还少了一条腿,身上生有锈迹。
  今年,这尊佛造像与其它24件青铜器被列入自治区博物馆青铜文物修复项目。修复前,佛造像经过信息采集和全方位的分析检测,就像人们看病时填写病例和体检那样。确定病害种类后,孙广明先为佛造像洗了个澡,将其身上的有害锈和硬结物清除。
  然后,变形的底座被放在模具上,经过多次缓慢加压、轻轻捶打,一点一点恢复了原形。接下来,孙广明根据原有的腿和祥云,给佛造像补配了一条腿和半边祥云,这一步骤专业术语叫补配。文物修复讲究修旧如旧,所以孙广明还给补配的部位进行了随色作锈处理,以达到它们与周边颜色衔接自然。
  修复过程说起来简单,但实际操作起来往往耗时两三个月。遗憾的是,这尊佛造像太特殊了,孙广明查阅许多历史文献,都没有找到同类型的造像。所以佛造像头部残缺的那块祥云配饰,他至今没有补上。孙广明介绍,也可能就不去补了,就像维纳斯的断臂一样,残缺也是一种美。
  即将60岁的孙广明,从事金属类文物修复32年。1984年,他曾参加国家文物局举办的全国首届铜器文物修复学习班。同学中,有的为各种鉴宝电视节目当评委名声鹊起,有的下海经商身价不菲,只有少数人和孙广明一样还坚守在文物身旁。
  光阴将孙广明从年轻小伙塑造成了戴老花镜的长者,也将他历练成新疆金属文物修复界泰斗级人物。下半年,孙广明将退休,虽然有很多不舍,好在徒弟石亮已经习得师傅大部分真传,可以独当一面了。
  囊匣一辈子都做不完
  青铜佛造像在孙广明手上完成修复后,接下来,它将传递到科技保护中心拜和提曼尔·卡斯木手上,“住进”由他制作的囊匣中。
  有句童谣这样唱道:“古玩精品藏锦匣,裁剪硬纸巧搭配,糊好绫娟配玻盖,免得碰撞受损害。”这里的锦霞就是囊匣。
  自治区博物馆科技保护中心主任万洁介绍,囊匣是根据文物的材质、形状、尺寸、重量等条件,用特殊材料制作成的用来存放文物的容器。在自治区博物馆,拜和提曼尔·卡斯木专门从事这项工作。
  1984年,拜和提曼尔·卡斯木21岁,进入自治区博物馆担任解说员。1998年,制作囊匣的老师傅即将退休,需要培养接班人传承手艺,喜欢动手做东西的拜和提曼尔·卡斯木接过接力棒。
  师傅曾对拜和提曼尔·卡斯木说:“新疆的文物那么多,这囊匣你一辈子都做不完。”拜和提曼尔·卡斯木没当回事,一晃18年过去,“师傅说的对,这囊匣,到我儿子、孙子那一辈都做不完。”
  以前,用的都是老式的木制囊匣,必须纯手工制作。一个囊匣,从外由内至少包括装饰布、外囊、隔层、内囊、软囊等五个部分,工序相当繁琐。老式囊匣虽然也防潮、减震,但材料中挥发出的物质对文物有害,棉花等填充物有可能霉变生虫。随着科技的进步,无酸纸囊匣在全国文保领域广泛使用。
 无酸纸囊匣看起来与普通的首饰盒类似,摸上去外表坚硬光滑,内里柔软细腻,重量和一瓶矿泉水差不多。实际上,它们比首饰盒要高级得多,材料安全性达到食品级别,不会释放有害气体,更能防潮防蛀防霉变。并且这种囊匣不再需要纯手工制作,从厂家订购回半成品,用刻刀在内瓤雕出文物的轮廓即可。
  事实上,每一件文物修复完成后,都要交到拜和提曼尔·卡斯木手上,量尺寸、塑形状。“能有机会接触、欣赏那么多稀世珍宝,与它们对话,不枉将青春留在了博物馆。”他说。
  目前,新疆馆藏文物达42万件之多。自治区博物馆科技保护中心是新疆少数拥有馆藏文物修复资质的单位,而这个部门目前只有十几名专业技术人员。文物数量与专业修复人员数量比例明显不对称,很多藏品只能在库房“排队”等待修复。采访中,自治区博物馆副馆长刘炜、科技保护中心主任万洁,以及孙广明等老一辈文物修复师,都在感叹新疆文物修复人才稀缺。他们期待,更多年轻人能投身这一行业。
来源:天山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