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1371|回复: 1
收起左侧

[碎叶城(阿克贝希姆遗址)] 托克马克:丝路古道上一片留在记忆里的土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8 14:38: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疆日报讯 (记者朱明俊报道)记者在中亚采访期间一直向往着一个地方:托克马克(碎叶城所在地)—李白出生的地方。3月18日,在东干人(中国西部回族后裔)苏莱曼的带领下,司机阿历克西开车带我们向着托克马克出发。

  汽车驶出比什凯克市区继续向东行驶,苏莱曼告诉记者,这条道路是近几年中国公司修建的,从这里可以一直通往中国新疆的吐尔尕特口岸。历史上这也是中亚通往中国的一条古道,这条道路的两边至今还居住着十几万中国西部回族的后代。

  仍保留着陕甘口音的“东干村”

  汽车在平坦的道路上飞速行驶,车窗外远处的雪山脚下是一片片美丽的田野和村庄。苏莱曼指着不远处的村庄说,那里就是他出生的地方,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东干村”。

  苏莱曼说,“东干村”是这一片地区的统称。这里流经的一条河流就是楚河,河的两岸历史上居住过十几万“东干人”,人们习惯的把这里称为“东干村”,我们这些回族人就被称为“东干族”。我的家最早就在这里的红旗村,旁边就是米来芳村。红旗村大多都是祖辈从中加陕西逃来的回民,米兰芳村则是从中国甘肃一带逃来的回民。如今这条河也成了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的国界。河两岸原来是一家,中亚各国独立后,河的那边分给了哈萨克斯坦,河的这边就是吉尔吉斯斯坦。

  汽车拐进了村庄的道路,这些路还是在独联体时代修建的,昔日的柏油路面现在变成了坑洼路。尽管这样还是可以看得出来,当年集体农庄的规模。村民都住在大屋顶的俄式建筑内,红墙绿瓦显得有些斑驳陈旧。有条件的人家也建起了新房,如同乡村别墅,别具特色。

  车子停在了村子里,马上引来了一群孩子们的围观,孩子们好奇的看着记者一行,操着让人听着半懂不懂得陕西土话,问记者从哪里来的?

  “这里以前叫红旗村,我就是在这个村里长大的。”苏莱曼指着一套房屋说,“这里以前就是我的家,十年前我们家搬走了,这里的房子就卖给了邻居。”

  正说着旁边院里走出一个人,一眼就认出了苏莱曼,热情的和他打招呼。苏莱曼介绍说这个人叫克里木,今年52岁了,他的侄子还是这个村的伊玛目。

  得知记者来自中国,克里木热情的邀请我们去他家坐坐。记者从他的陕西口音中能大概听懂他说的话,可记者用普通话和他交流,他却很难听得懂。好在苏莱曼在,一边聊天,一边翻译。

  克里木告诉记者,他去过乌鲁木齐,1994年在那里做过生意,后来不干了。他的女儿现在比什凯克还和中国人做生意。

  记者问他还记得这里的人和中国的关系吗?他说,他就出生在这个地方,他的父亲也出生在这里,爷爷出生在哪里就不清楚了。听村里的老人说,我们的祖先是从中国陕西过来的,为啥事情过来就不知道了。

  走进克里木家,庭院收拾得干净整洁,如同走进中国一家汉族乡村人家,进了屋里发现风格有了变化:地上铺的是地毯,墙上也挂着地毯,家具却还保留着中式风格,睡觉的床和陕北的炕很相似,家居风格已经是诸多因素的组合了。

  离开红旗村,苏莱曼带着记者来到和红旗村相邻的一个村子,他告诉记者这个村子叫米兰芳。

  走进村子看到一位老人在晒太阳,他叫胡尚国,66岁了。他告诉记者他们的祖先都是从中国甘肃一带逃到了这里。听老一辈的人讲,最早来的人落户在如今的比什凯克,那里水草丰美,气候宜人,是一片世外桃源。

  胡尚国自豪地说,他们这个村曾经在比什凯克很有名气的,读书人很多(他指的是上大学的人),在卫国战争中出现了许多战斗英雄,战后又出现了许多名医,这个村有5个人获得过列宁胸章。

  记者离开了村庄,汽车继续驶向托克马克。苏莱曼告诉记者,红旗村和米兰芳村曾经都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村。当时叫红旗村,就是有着旗帜的意思。
  寻访碎叶城

  离开了东干村,汽车很快就到了托克马克,这里是吉尔吉斯斯坦的第三大城市,但是看上去就像一个乡村小镇。 还未进城,远远就看见一架退役的战斗机屹立在道路的环心岛中间,旁边巨大红体字母非常醒目—TOKMOK(托克马克)。

  陪同记者的的苏莱曼说,这里是比什凯克通往伊塞克湖的必经之地,过去是古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要驿站。如今的托克马克仍是吉尔吉斯斯坦通往中国的一条重要通道,每天这里都有大批的车辆满载着货物,从中国新疆的吐尔尕特口岸通过这里,源源不断地运到比什凯克,再经过比什凯克运往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等国。

  美丽的托克马克小城临近楚河古道,小城宁静而祥和。逆流而上,便是层峦叠嶂的天山山脉,天山山脉环抱了一马平川的楚河谷地,忠实地庇护着这里的万物生灵。

  这个美丽的小城和历史上的碎叶城是什么关系?丝绸路上曾经繁华兴旺、商贾云集的碎叶城在哪里?

  据资料记载,1994年俄罗斯考古人员在托克马克市西南8公里处的阿克贝希姆做田野调查时发现一块石碑,上有“安西都护府侍郎……”的字样,记载着唐朝年间驻守在碎叶的一位侍郎为自己母亲建塔的经过。这一发现奠定了托克马克和碎叶城的关系,这里从前就是著名的安西四镇之一的“碎叶城”所在地。

  碎叶城是唐朝在西域设的重镇,是中国历代王朝在西部地区设防最远的一座边陲城市,也是丝路重镇,它与龟兹、疏勒、于田并称为唐代“安西四镇”,一度是安西都护府所在地。

  托克马克地处丝绸之路两条干线的交汇处,古时中西商人汇集于此,也是东西使者的必经之路。由于地处楚河河谷的中东部,有来自附近雪山上的雪水滋养,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气候宜人。历史上这块土地一直都是颇有吸引力的。资料记载,这里曾先后为喀喇汗国、西辽、成吉思汗所征属之地。19世纪30年代,这里曾作为浩罕汗国的一个军事前哨,30年后,它落入俄罗斯帝国的手中。俄罗斯帝国灭亡后,托克马克成为了苏联的一部分,1927年建市。

  汽车没有在托克马克小城停留,穿过村庄进入一望无际的绵延田野,在一个土坡前停了下来,司机阿历克西告诉记者,前面就是被称之为李白故乡的“碎叶城”。

  这时记者发现在这个土堆前竖立着一个铁皮制作的牌子,上面用俄文和吉尔吉斯文很醒目的写着“阿克贝希姆”,在牌子的右下角很小的吉尔吉斯文书写“碎叶”,不注意很容易被忽略,这就是碎叶城。

  记者站在牌子前,看着不远处的土坡,前面有一个角铁做的栅栏杆,据说是这几年为了保护这里,不让车上去才做的。

  站在眼前近一平方公里的土台上,这个就是史书上记载的碎叶城?一千多年岁月的磨砺,让这个史书中记载的昔日繁华、辉煌的西域城池已经荡然无存。记者走在遗址上,隐约的轮廓还保留着些许人居住过的痕迹。遗址上也是杂草丛生,远远望去,碎叶城遗址只比肥沃的楚河平原略高一点,没有任何标记。

  正当记者想要在遗址里发现点什么时,一位放羊的老人骑马来到记者面前。这位老人今年74岁,名叫奥克依尼,家就住在附近。他告诉记者,他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听老一辈人说,这里原来是一个古城,中国的李白就出生在这里。

  奥克依尼说,以前他看到很多人来这里挖东西,这几年也常有人来这里,不挖了,就是来看看。去年夏天还有一帮人在这里待了几个月,也不知道在这里干什么。

  记者在遗址的中间地段发现了一片考古挖掘的施工现场,估计就是奥克依尼说的去年在这里待了几个月的那些人留下的。

  遗址的东南角有一个一二十米高的大土墩,记者一行爬上了这个土墩,清晰地看到这里是一片建筑的残垣断壁,大概有四五百平方米大小。从这堆残墙中,还能依稀地分辨出中间有个一二百平米的大厅。从残存的断墙和土丘中可以判断,这片土包里至少有二十多间房子,对外有三处大的出口,靠近东北角还有一个极小的出口,这也许就是碎叶城留下的最后模样。

  站在遗址环望四周,黄灿灿的苦菜花朵眧示着春天的到来,冬小麦已经开始返绿,远处的雪山映衬着起伏绵延的良田。遗址的周围都被种上了小麦,庆幸是唯有遗址没有被当做良田耕作。

  而今,随着来此寻访李白遗迹的中国人的增多,碎叶城遗址的知名度也不断提高。一位当地朋友告诉记者,吉国政府很早就想在碎叶城遗址修建李白纪念碑或李白文化公园,但因史学争论一直未能如愿。

  在离开碎叶城的路上,一直陪着记者的苏莱曼告诉记者,托克马克市为了发展当地的旅游业,也打起了“李白”这个城市名片,计划修造一座李白文化城。那时记者再来,也许就会看到一个新的“碎叶城”。
  新疆日报讯 (记者朱明俊报道)记者在中亚采访期间一直向往着一个地方:托克马克(碎叶城所在地)—李白出生的地方。3月18日,在东干人(中国西部回族后裔)苏莱曼的带领下,司机阿历克西开车带我们向着托克马克出发。

  汽车驶出比什凯克市区继续向东行驶,苏莱曼告诉记者,这条道路是近几年中国公司修建的,从这里可以一直通往中国新疆的吐尔尕特口岸。历史上这也是中亚通往中国的一条古道,这条道路的两边至今还居住着十几万中国西部回族的后代。

  仍保留着陕甘口音的“东干村”

  汽车在平坦的道路上飞速行驶,车窗外远处的雪山脚下是一片片美丽的田野和村庄。苏莱曼指着不远处的村庄说,那里就是他出生的地方,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东干村”。

  苏莱曼说,“东干村”是这一片地区的统称。这里流经的一条河流就是楚河,河的两岸历史上居住过十几万“东干人”,人们习惯的把这里称为“东干村”,我们这些回族人就被称为“东干族”。我的家最早就在这里的红旗村,旁边就是米来芳村。红旗村大多都是祖辈从中加陕西逃来的回民,米兰芳村则是从中国甘肃一带逃来的回民。如今这条河也成了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的国界。河两岸原来是一家,中亚各国独立后,河的那边分给了哈萨克斯坦,河的这边就是吉尔吉斯斯坦。

  汽车拐进了村庄的道路,这些路还是在独联体时代修建的,昔日的柏油路面现在变成了坑洼路。尽管这样还是可以看得出来,当年集体农庄的规模。村民都住在大屋顶的俄式建筑内,红墙绿瓦显得有些斑驳陈旧。有条件的人家也建起了新房,如同乡村别墅,别具特色。

  车子停在了村子里,马上引来了一群孩子们的围观,孩子们好奇的看着记者一行,操着让人听着半懂不懂得陕西土话,问记者从哪里来的?

  “这里以前叫红旗村,我就是在这个村里长大的。”苏莱曼指着一套房屋说,“这里以前就是我的家,十年前我们家搬走了,这里的房子就卖给了邻居。”

  正说着旁边院里走出一个人,一眼就认出了苏莱曼,热情的和他打招呼。苏莱曼介绍说这个人叫克里木,今年52岁了,他的侄子还是这个村的伊玛目。

  得知记者来自中国,克里木热情的邀请我们去他家坐坐。记者从他的陕西口音中能大概听懂他说的话,可记者用普通话和他交流,他却很难听得懂。好在苏莱曼在,一边聊天,一边翻译。

  克里木告诉记者,他去过乌鲁木齐,1994年在那里做过生意,后来不干了。他的女儿现在比什凯克还和中国人做生意。

  记者问他还记得这里的人和中国的关系吗?他说,他就出生在这个地方,他的父亲也出生在这里,爷爷出生在哪里就不清楚了。听村里的老人说,我们的祖先是从中国陕西过来的,为啥事情过来就不知道了。

  走进克里木家,庭院收拾得干净整洁,如同走进中国一家汉族乡村人家,进了屋里发现风格有了变化:地上铺的是地毯,墙上也挂着地毯,家具却还保留着中式风格,睡觉的床和陕北的炕很相似,家居风格已经是诸多因素的组合了。

  离开红旗村,苏莱曼带着记者来到和红旗村相邻的一个村子,他告诉记者这个村子叫米兰芳。

  走进村子看到一位老人在晒太阳,他叫胡尚国,66岁了。他告诉记者他们的祖先都是从中国甘肃一带逃到了这里。听老一辈的人讲,最早来的人落户在如今的比什凯克,那里水草丰美,气候宜人,是一片世外桃源。

  胡尚国自豪地说,他们这个村曾经在比什凯克很有名气的,读书人很多(他指的是上大学的人),在卫国战争中出现了许多战斗英雄,战后又出现了许多名医,这个村有5个人获得过列宁胸章。

  记者离开了村庄,汽车继续驶向托克马克。苏莱曼告诉记者,红旗村和米兰芳村曾经都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村。当时叫红旗村,就是有着旗帜的意思。

  寻访碎叶城

  离开了东干村,汽车很快就到了托克马克,这里是吉尔吉斯斯坦的第三大城市,但是看上去就像一个乡村小镇。 还未进城,远远就看见一架退役的战斗机屹立在道路的环心岛中间,旁边巨大红体字母非常醒目—TOKMOK(托克马克)。

  陪同记者的的苏莱曼说,这里是比什凯克通往伊塞克湖的必经之地,过去是古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要驿站。如今的托克马克仍是吉尔吉斯斯坦通往中国的一条重要通道,每天这里都有大批的车辆满载着货物,从中国新疆的吐尔尕特口岸通过这里,源源不断地运到比什凯克,再经过比什凯克运往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等国。

  美丽的托克马克小城临近楚河古道,小城宁静而祥和。逆流而上,便是层峦叠嶂的天山山脉,天山山脉环抱了一马平川的楚河谷地,忠实地庇护着这里的万物生灵。

  这个美丽的小城和历史上的碎叶城是什么关系?丝绸路上曾经繁华兴旺、商贾云集的碎叶城在哪里?

  据资料记载,1994年俄罗斯考古人员在托克马克市西南8公里处的阿克贝希姆做田野调查时发现一块石碑,上有“安西都护府侍郎……”的字样,记载着唐朝年间驻守在碎叶的一位侍郎为自己母亲建塔的经过。这一发现奠定了托克马克和碎叶城的关系,这里从前就是著名的安西四镇之一的“碎叶城”所在地。

  碎叶城是唐朝在西域设的重镇,是中国历代王朝在西部地区设防最远的一座边陲城市,也是丝路重镇,它与龟兹、疏勒、于田并称为唐代“安西四镇”,一度是安西都护府所在地。

  托克马克地处丝绸之路两条干线的交汇处,古时中西商人汇集于此,也是东西使者的必经之路。由于地处楚河河谷的中东部,有来自附近雪山上的雪水滋养,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气候宜人。历史上这块土地一直都是颇有吸引力的。资料记载,这里曾先后为喀喇汗国、西辽、成吉思汗所征属之地。19世纪30年代,这里曾作为浩罕汗国的一个军事前哨,30年后,它落入俄罗斯帝国的手中。俄罗斯帝国灭亡后,托克马克成为了苏联的一部分,1927年建市。

  汽车没有在托克马克小城停留,穿过村庄进入一望无际的绵延田野,在一个土坡前停了下来,司机阿历克西告诉记者,前面就是被称之为李白故乡的“碎叶城”。

  这时记者发现在这个土堆前竖立着一个铁皮制作的牌子,上面用俄文和吉尔吉斯文很醒目的写着“阿克贝希姆”,在牌子的右下角很小的吉尔吉斯文书写“碎叶”,不注意很容易被忽略,这就是碎叶城。

  记者站在牌子前,看着不远处的土坡,前面有一个角铁做的栅栏杆,据说是这几年为了保护这里,不让车上去才做的。

  站在眼前近一平方公里的土台上,这个就是史书上记载的碎叶城?一千多年岁月的磨砺,让这个史书中记载的昔日繁华、辉煌的西域城池已经荡然无存。记者走在遗址上,隐约的轮廓还保留着些许人居住过的痕迹。遗址上也是杂草丛生,远远望去,碎叶城遗址只比肥沃的楚河平原略高一点,没有任何标记。

  正当记者想要在遗址里发现点什么时,一位放羊的老人骑马来到记者面前。这位老人今年74岁,名叫奥克依尼,家就住在附近。他告诉记者,他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听老一辈人说,这里原来是一个古城,中国的李白就出生在这里。

  奥克依尼说,以前他看到很多人来这里挖东西,这几年也常有人来这里,不挖了,就是来看看。去年夏天还有一帮人在这里待了几个月,也不知道在这里干什么。

  记者在遗址的中间地段发现了一片考古挖掘的施工现场,估计就是奥克依尼说的去年在这里待了几个月的那些人留下的。

  遗址的东南角有一个一二十米高的大土墩,记者一行爬上了这个土墩,清晰地看到这里是一片建筑的残垣断壁,大概有四五百平方米大小。从这堆残墙中,还能依稀地分辨出中间有个一二百平米的大厅。从残存的断墙和土丘中可以判断,这片土包里至少有二十多间房子,对外有三处大的出口,靠近东北角还有一个极小的出口,这也许就是碎叶城留下的最后模样。

  站在遗址环望四周,黄灿灿的苦菜花朵眧示着春天的到来,冬小麦已经开始返绿,远处的雪山映衬着起伏绵延的良田。遗址的周围都被种上了小麦,庆幸是唯有遗址没有被当做良田耕作。

  而今,随着来此寻访李白遗迹的中国人的增多,碎叶城遗址的知名度也不断提高。一位当地朋友告诉记者,吉国政府很早就想在碎叶城遗址修建李白纪念碑或李白文化公园,但因史学争论一直未能如愿。

  在离开碎叶城的路上,一直陪着记者的苏莱曼告诉记者,托克马克市为了发展当地的旅游业,也打起了“李白”这个城市名片,计划修造一座李白文化城。那时记者再来,也许就会看到一个新的“碎叶城”。
  新疆日报讯 (记者朱明俊报道)记者在中亚采访期间一直向往着一个地方:托克马克(碎叶城所在地)—李白出生的地方。3月18日,在东干人(中国西部回族后裔)苏莱曼的带领下,司机阿历克西开车带我们向着托克马克出发。

  汽车驶出比什凯克市区继续向东行驶,苏莱曼告诉记者,这条道路是近几年中国公司修建的,从这里可以一直通往中国新疆的吐尔尕特口岸。历史上这也是中亚通往中国的一条古道,这条道路的两边至今还居住着十几万中国西部回族的后代。

  仍保留着陕甘口音的“东干村”

  汽车在平坦的道路上飞速行驶,车窗外远处的雪山脚下是一片片美丽的田野和村庄。苏莱曼指着不远处的村庄说,那里就是他出生的地方,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东干村”。

  苏莱曼说,“东干村”是这一片地区的统称。这里流经的一条河流就是楚河,河的两岸历史上居住过十几万“东干人”,人们习惯的把这里称为“东干村”,我们这些回族人就被称为“东干族”。我的家最早就在这里的红旗村,旁边就是米来芳村。红旗村大多都是祖辈从中加陕西逃来的回民,米兰芳村则是从中国甘肃一带逃来的回民。如今这条河也成了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的国界。河两岸原来是一家,中亚各国独立后,河的那边分给了哈萨克斯坦,河的这边就是吉尔吉斯斯坦。

  汽车拐进了村庄的道路,这些路还是在独联体时代修建的,昔日的柏油路面现在变成了坑洼路。尽管这样还是可以看得出来,当年集体农庄的规模。村民都住在大屋顶的俄式建筑内,红墙绿瓦显得有些斑驳陈旧。有条件的人家也建起了新房,如同乡村别墅,别具特色。

  车子停在了村子里,马上引来了一群孩子们的围观,孩子们好奇的看着记者一行,操着让人听着半懂不懂得陕西土话,问记者从哪里来的?

  “这里以前叫红旗村,我就是在这个村里长大的。”苏莱曼指着一套房屋说,“这里以前就是我的家,十年前我们家搬走了,这里的房子就卖给了邻居。”

  正说着旁边院里走出一个人,一眼就认出了苏莱曼,热情的和他打招呼。苏莱曼介绍说这个人叫克里木,今年52岁了,他的侄子还是这个村的伊玛目。

  得知记者来自中国,克里木热情的邀请我们去他家坐坐。记者从他的陕西口音中能大概听懂他说的话,可记者用普通话和他交流,他却很难听得懂。好在苏莱曼在,一边聊天,一边翻译。

  克里木告诉记者,他去过乌鲁木齐,1994年在那里做过生意,后来不干了。他的女儿现在比什凯克还和中国人做生意。

  记者问他还记得这里的人和中国的关系吗?他说,他就出生在这个地方,他的父亲也出生在这里,爷爷出生在哪里就不清楚了。听村里的老人说,我们的祖先是从中国陕西过来的,为啥事情过来就不知道了。

  走进克里木家,庭院收拾得干净整洁,如同走进中国一家汉族乡村人家,进了屋里发现风格有了变化:地上铺的是地毯,墙上也挂着地毯,家具却还保留着中式风格,睡觉的床和陕北的炕很相似,家居风格已经是诸多因素的组合了。

  离开红旗村,苏莱曼带着记者来到和红旗村相邻的一个村子,他告诉记者这个村子叫米兰芳。

  走进村子看到一位老人在晒太阳,他叫胡尚国,66岁了。他告诉记者他们的祖先都是从中国甘肃一带逃到了这里。听老一辈的人讲,最早来的人落户在如今的比什凯克,那里水草丰美,气候宜人,是一片世外桃源。

  胡尚国自豪地说,他们这个村曾经在比什凯克很有名气的,读书人很多(他指的是上大学的人),在卫国战争中出现了许多战斗英雄,战后又出现了许多名医,这个村有5个人获得过列宁胸章。

  记者离开了村庄,汽车继续驶向托克马克。苏莱曼告诉记者,红旗村和米兰芳村曾经都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村。当时叫红旗村,就是有着旗帜的意思。

  寻访碎叶城

  离开了东干村,汽车很快就到了托克马克,这里是吉尔吉斯斯坦的第三大城市,但是看上去就像一个乡村小镇。 还未进城,远远就看见一架退役的战斗机屹立在道路的环心岛中间,旁边巨大红体字母非常醒目—TOKMOK(托克马克)。

  陪同记者的的苏莱曼说,这里是比什凯克通往伊塞克湖的必经之地,过去是古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要驿站。如今的托克马克仍是吉尔吉斯斯坦通往中国的一条重要通道,每天这里都有大批的车辆满载着货物,从中国新疆的吐尔尕特口岸通过这里,源源不断地运到比什凯克,再经过比什凯克运往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等国。

  美丽的托克马克小城临近楚河古道,小城宁静而祥和。逆流而上,便是层峦叠嶂的天山山脉,天山山脉环抱了一马平川的楚河谷地,忠实地庇护着这里的万物生灵。

  这个美丽的小城和历史上的碎叶城是什么关系?丝绸路上曾经繁华兴旺、商贾云集的碎叶城在哪里?

  据资料记载,1994年俄罗斯考古人员在托克马克市西南8公里处的阿克贝希姆做田野调查时发现一块石碑,上有“安西都护府侍郎……”的字样,记载着唐朝年间驻守在碎叶的一位侍郎为自己母亲建塔的经过。这一发现奠定了托克马克和碎叶城的关系,这里从前就是著名的安西四镇之一的“碎叶城”所在地。

  碎叶城是唐朝在西域设的重镇,是中国历代王朝在西部地区设防最远的一座边陲城市,也是丝路重镇,它与龟兹、疏勒、于田并称为唐代“安西四镇”,一度是安西都护府所在地。

  托克马克地处丝绸之路两条干线的交汇处,古时中西商人汇集于此,也是东西使者的必经之路。由于地处楚河河谷的中东部,有来自附近雪山上的雪水滋养,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气候宜人。历史上这块土地一直都是颇有吸引力的。资料记载,这里曾先后为喀喇汗国、西辽、成吉思汗所征属之地。19世纪30年代,这里曾作为浩罕汗国的一个军事前哨,30年后,它落入俄罗斯帝国的手中。俄罗斯帝国灭亡后,托克马克成为了苏联的一部分,1927年建市。

  汽车没有在托克马克小城停留,穿过村庄进入一望无际的绵延田野,在一个土坡前停了下来,司机阿历克西告诉记者,前面就是被称之为李白故乡的“碎叶城”。

  这时记者发现在这个土堆前竖立着一个铁皮制作的牌子,上面用俄文和吉尔吉斯文很醒目的写着“阿克贝希姆”,在牌子的右下角很小的吉尔吉斯文书写“碎叶”,不注意很容易被忽略,这就是碎叶城。

  记者站在牌子前,看着不远处的土坡,前面有一个角铁做的栅栏杆,据说是这几年为了保护这里,不让车上去才做的。

  站在眼前近一平方公里的土台上,这个就是史书上记载的碎叶城?一千多年岁月的磨砺,让这个史书中记载的昔日繁华、辉煌的西域城池已经荡然无存。记者走在遗址上,隐约的轮廓还保留着些许人居住过的痕迹。遗址上也是杂草丛生,远远望去,碎叶城遗址只比肥沃的楚河平原略高一点,没有任何标记。

  正当记者想要在遗址里发现点什么时,一位放羊的老人骑马来到记者面前。这位老人今年74岁,名叫奥克依尼,家就住在附近。他告诉记者,他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听老一辈人说,这里原来是一个古城,中国的李白就出生在这里。

  奥克依尼说,以前他看到很多人来这里挖东西,这几年也常有人来这里,不挖了,就是来看看。去年夏天还有一帮人在这里待了几个月,也不知道在这里干什么。

  记者在遗址的中间地段发现了一片考古挖掘的施工现场,估计就是奥克依尼说的去年在这里待了几个月的那些人留下的。

  遗址的东南角有一个一二十米高的大土墩,记者一行爬上了这个土墩,清晰地看到这里是一片建筑的残垣断壁,大概有四五百平方米大小。从这堆残墙中,还能依稀地分辨出中间有个一二百平米的大厅。从残存的断墙和土丘中可以判断,这片土包里至少有二十多间房子,对外有三处大的出口,靠近东北角还有一个极小的出口,这也许就是碎叶城留下的最后模样。

  站在遗址环望四周,黄灿灿的苦菜花朵眧示着春天的到来,冬小麦已经开始返绿,远处的雪山映衬着起伏绵延的良田。遗址的周围都被种上了小麦,庆幸是唯有遗址没有被当做良田耕作。

  而今,随着来此寻访李白遗迹的中国人的增多,碎叶城遗址的知名度也不断提高。一位当地朋友告诉记者,吉国政府很早就想在碎叶城遗址修建李白纪念碑或李白文化公园,但因史学争论一直未能如愿。

  在离开碎叶城的路上,一直陪着记者的苏莱曼告诉记者,托克马克市为了发展当地的旅游业,也打起了“李白”这个城市名片,计划修造一座李白文化城。那时记者再来,也许就会看到一个新的“碎叶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9 14: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都没有个图,无图无真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