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1153|回复: 0
收起左侧

[丝绸之路] 南丝路 千年古道始于成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0 16:24: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水直/文

得益于南方丝绸之路,成都的蜀锦、蜀布、邛竹杖、枸酱、铁器行销遥远的大夏(今阿富汗)、掸国(今缅甸),乃至遥远的地中海流域;海外的海贝、象牙、琉璃也来到了西蜀大地。因为这条古道,成都早在汉代之前,就成为一个开放的国际性的都市,异域与成都平原在商贾不停歇的脚步中碰撞、迸发。

公元前122年,张骞出使西域归来,称自己在大夏国见到了蜀布、邛竹杖,由此断定中国西南有一条通往域外的古道。当时,丝绸之路已经沟通着庞大的大汉王朝与西域诸国,而很少有人知道,在中国西南的崇山峻岭中,还有一条南方丝绸之路。这是一条从成都起步,通往缅甸、阿富汗乃至地中海的古道,有灵关道与五尺道两条支线——灵关道从成都起步,经邛崃、荥经、雅安、名山、汉源、西昌、德昌、会理、攀枝花进入云南,五尺道亦以成都为起点,经彭山、眉山、犍为、宜宾、盐津,进入云南昭通、曲靖、昆明,两条古道大约在云南楚雄一带汇合后,称为博南道,经大理、保山、瑞丽蜿蜒走出国门。

灵关道 成都铁器传西南

从成都出发,成温邛高速,第一站便是邛崃,邛崃古称临邛,距成都75公里。邛崃平乐古镇骑龙山上,有一条通往芦山、荥经的古道,宽约1米,唤作临邛古道。我们是在黄昏时来到临邛道的,顺着蜿蜒起伏的山脊,古道时隐时现,一段是鹅卵石,一段又换成了石板路,有的地方石板又压在了鹅卵石上。1986年,邛崃市进行文物普查,工作人员发现,临邛道最早的修筑时间,当在秦汉时期,由鹅卵石铺成;宋元年间,当地百姓又在鹅卵石上加了一层石板。我们脚下的,其实是两条重合的临邛古道。不过,宋代的临邛道早就今非昔比了,东汉过后,南方丝绸之路即取道雅安;唐宋年间,雅安又成为茶马古道的起点。临邛的位置,也就愈发尴尬了。

黄昏时分,平乐古镇被一阵茫茫雾气笼罩着,古道上已少见行人,偶尔能看到附近村庄的妇女,行色匆匆地从古道而过,消失于某条岔路口上。如今只有附近乡村到平乐赶集的乡人,才会从古道走过,当你顺着古道,拂过眼前的杂草一路前行时,甚至能听到山脚下白沫江流淌过平乐的脚步声。

眼前的景象与史书中的临邛,并不相称。2000多年前,这里应该是一个摩肩接踵、富贾云集的都会。临邛盛产一种“大如蒜子”的富铁矿,秦灭蜀后,六国豪强卓氏、陈氏迁入临邛,“即山鼓铸,贾于椎髻之民”,汉朝专门在此设立铁官,专管铸铁;临邛古人很早就学会以天然气煮盐,相传诸葛亮曾亲临临邛,考察火井。晋代文学家左思《蜀都赋》中“火井沉荧于幽泉,飞焰高煽于天垂”的描述,将一个繁忙的场面以华章托出。

骑龙山下曾发现一处汉代冶铁遗址,遍地是炉渣结块与弃掷的生铁,当地人唤做“铁屎坝”。仔细想来,这处冶铁遗址真是尽得临邛古道之利,铁器一当铸成,即可送上商道,远销西南。《史记》记载,卓王孙利用临邛得天独厚的铁矿资源,生产铁器,卖与西南“椎髻之民”,单家中仆人就有千人。富可敌国的故事,每个朝代都会发生,而我更愿意相信,财富神话的背后,西南“椎髻之民”正完成着青铜时代向铁器时代的转变。

五尺道 铜矿北上成都平原之路

除了灵关道,从成都出发,尚有一条南下的古道,即顺岷江水道而下至乐山,经宜宾、盐津、昭通入滇,称为五尺道。成都平原三星堆、金沙出土了为数众多的青铜器,而铜矿的来源,或许正是来自五尺道。从成都出发,经宜宾、盐津,便到了云南会泽,在会泽县娜姑镇,著名的娜姑铜运道在群山中逶迤而下,可以一睹古道全景。远古时期的会泽之所以在史书中频频出现,全赖铜矿之功,正是铜矿,将会泽与商文明、古蜀文明联系了起来,彝语中,娜姑意为“黑色的坝子”,黑色,是山的颜色,也是矿石的颜色。

商王武丁时期,商王朝已有了一支强大的军队,用于开拓疆土、争夺矿产、人口,妇好是武丁之妻,也是商朝赫赫有名的大将。1976年,中日考古学家联合对妇好墓青铜器做了一次铅同位素测定,结果颇令人吃惊,妇好墓青铜器含铅具有高放射性成因,这种铜矿全中国只有会泽才有;1998年,中日美三国学者又对三星堆出土青铜器做了一次铅同位素测定,测定的结果与之前一样,三星堆的青铜,也来自会泽。

通往会泽的这段公路,以娜姑段最为险峻,从山这边远望,娜姑铜运古道随山势开凿,时而宛如针线,时而又不见踪迹,隐藏于山中,若隐若现,飘若游龙。难怪有人说,北方丝绸之路是走出来的,南方丝绸之路则是用凿子开出来的。

商周青铜器的冶炼,有一个大概比例,比如殷墟妇好墓出土的468件青铜器,总重1925千克,大概需要8吨铜矿石才能炼成。三星堆青铜器重约1吨,需铜矿4吨左右。在青铜时代,铜矿的开采要求庞大的工匠队伍,运输铜矿沿途还需军队驻扎。这就构成了一个假设:似乎早在商代,五尺道便已开通,商王朝与三星堆的势力就已触及云南,攫取铜矿资源。甲骨文中,商朝人与蜀人曾经征战不休,诸如“王供人正蜀”“登人征蜀”等记载屡见不鲜,是否就是珍贵的铜矿诱发了无休止的战争?

五尺道与成都的渊源还远远不止这些。1995年,云南省昭通鲁甸县野石村出土了一些奇怪的陶器,陶器都带着一个栩栩如生的“鸟头”;无独有偶,三星堆也出土过一些“鸟头”,这些鸟头是一些陶勺的柄。陶器的相似性,随即让人想起了一个史前传说。

商朝末年,商纣王昏聩无能,残害忠良,各路诸侯在周武王统率下参加伐纣之战,蜀人亦挥师助阵,这便是著名的“牧野之战”。当中原王朝的战火愈演愈烈之时,成都平原也上演着蜀王更迭的一幕幕生死,蜀军北伐,国力空虚,杜宇趁机进入成都平原,自立为王,是为望帝。《蜀王本纪》等史书中的杜宇,正是一个来自昭通的部落。

会泽铜矿运往商都,杜宇部落要到成都平原,皆要循五尺道而过。昭通大关县有条大关垴古道,青石板路上已是一道道裂纹,深深浅浅的马蹄印在脚下蔓延,古道两边的房屋早已无人居住了,断壁残垣被一把把泛绿的铜锁尘封起来。当地人相传,这就是秦代的五尺道。

永昌道 横断山脉中的国际大通道

灵关道、五尺道在祥云汇合后,经昆明、弥渡、大理、保山、腾冲南下西亚、南亚,因古道穿越永昌郡、跋涉博南山,也称为永昌道或博南道。横断山脉由于受喜马拉雅山影响,山脉扭曲,南北纵向排列,大河急流平行南下,形成滇西纵谷区。由于高山与河流的阻隔,永昌道自古为众多西南部族把持,其中,滇人占据滇池,昆明人以洱海为据点,哀牢人据哀牢山自立,其他部族亦是各自为营,他们无不继承着血腥与搏杀的传统,在南方丝绸之路上演了一幕幕战争与和平。

自1954年始,昆明滇池畔的石寨山出土了成千上万只海贝,云贵高原并不产贝,这些海贝大多是印度洋流域特有的环纹海贝、虎斑海贝。在古代,海贝曾用作货币,甲骨文的“朋”字,最早指的就是一串海贝;1986年,三星堆青铜罍、尊中也发现了大量环纹海贝。神秘的三星堆一直散发着异域文明的气息,青铜雕像高鼻阔嘴,脸上戴着黄金面具,此前,金面具一直被认为是埃及法老的特权;中国商、周王朝权力的象征都是鼎、尊等重器,三星堆的工匠却造出了青铜大立人、群巫像等众多栩栩如生的青铜雕像。


在国外史学家眼中,中国商周青铜器的最高成就,并不是我们熟悉的“司母戊大方鼎”“四羊方尊”,而是青铜大立人,究其原因,雕像要求更娴熟的工艺,可以更直观地感受远古时代的人文风貌,古巴比伦的青铜女神立像、高达176厘米的裸体戴冠祭师立人像便是其中的精品。三星堆古国湮没后,雕像技术被滇人继承下来,滇国工匠始终坚持写实的手法,将滇人的生活如实用青铜记录下来:播种、放牧、乐舞、狩猎甚至男欢女爱。国外学者的评价,只是评价标准差异,古蜀人的创造力,却无疑给中国青铜文明注入一股鲜活的生命力,乃至一种用青铜记录历史的传统。

不少学者乐于将三星堆誉为异域文明的杰作,而在我看来,它是南方丝绸之路最早的受益者,或许早在远古,永昌道即已开通,古蜀人手中丝滑的蜀锦顺着丝路行销域外,异域商贾也带着成串的海贝来到中国,异域文明与古蜀文明就在商贾不停歇的脚步中碰撞、迸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