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887|回复: 0
收起左侧

刘瑞:西北大学考古专业创建过程中的夏鼐先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2-21 00:03: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刘瑞:西北大学考古专业创建过程中的夏鼐先生2017-02-14 刘瑞 社科院考古所中国考古网

 提要:本文了梳理西北大学考古专业成立过程的相关记述,整理了《夏鼐日记》中所记述的西北大学考古专业成立之前、之后西北大学校方与以夏鼐先生协商及相关情况。分析指出,在西北大学考古专业创建初期延聘的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专家有12位之多,从西北大学考古专业创建之时即得到以夏鼐先生为代表的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关心与全面帮助。夏鼐先生不仅是西北大学考古专业设置过程中的重要参与者,而且也是西北大学考古专业早期发展中重要的推动者和督促者。

  西北大学考古专业成立于1956年(当时称考古专门化),是继北京大学之后在国内设立的第二个考古专业,至今已有60年的历史。关于西北大学考古专业成立及早期发展过程的回忆和论述,一直都甚为稀少。从目前看到的资料看,较早的一篇叙述要到西北大学考古专业成立30年后的1987年 ,直到2006年在考古专业成立50年时出版的《西部考古》第一辑上才有较为集中的数篇回忆发表 。

  在现有的相关记述中,大体上都或多或少的提到了在1956年西北大学考古专业成立时,曾获得当时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1978年后改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在师资方面的大力支持。如在1987年叙述中,提到在专业创建初期延聘了来校授课或讲学的13位专家“陈梦家、胡厚宣、唐兰、郭宝钧、石兴邦、王伯洪、王仲殊、张长寿、林寿晋、胡谦盈、马得志、宿白、阎文儒”。在这些人员中,当时任职于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专家即有9位之多。此外,在方光华先生2006年的记述中,1956年任考古专业主任的马长寿先生聘请的著名学者,有“郭宝钧、王仲殊、杨泓、金学山、郭仪孚”等先生,其所列5人则均来自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其所列5人中的3人不见于1987年叙述)。而据魏京武先生回忆,西北大学考古专业创建时的专业教师并不多,仅马长寿、陈直、刘士羲、李家瀚等数位(据刘士莪先生回忆,李家翰1955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因此,前述的外聘人员情况,就不仅显示出当时的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是西北大学考古专业外聘专家的最大来源,而且很可能其外聘的专家还远超西北大学本身的教师力量。也就是说,在西北大学考古专业创建时,延聘的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起码有12位之多——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给予了西北大学考古专业最大的人员支持——虽然这12位先生应不是在1956年考古专业设置时起即被延聘。因此,单从参加教学人员的情况看,如没有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支持,那西北大学考古专业的创设和发展将可能会困难很多很多。

  过去,对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支持西北大学考古专业成立的叙述,以魏京武先生的回忆中最为全面。他指出:

  西大考古专业(当时叫考古专门化)是1956年秋开设的,是当时全国综合大学第二个开设考古专业的学校(第一个开设考古专业的是北京大学,它是1952年开设的),国家把这两座大学开设的考古专业作为重点学科培养。因此,国家要求文化部文物事业管理局(即今之国家文物局)和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即今之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共同协作办好这两座大学的考古专业,郑振铎(时任文化部副部长兼文物事业管理局局长、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冶秋(时任文物事业管理局副局长)和尹达(时任中国科学院考占研究所副所长)、夏鼎(时任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长)多次协商,为办好这两座大学的考古专业而付出具体实施 。

  不过应该是因魏京武先生在1956年时尚在读书,并不了解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如何与西北大学开展“多次协商”,因此我们除在多年后方始获得前述参与西北大学考古专业教学人员的专家人名外,对当时由谁、如何开展的协商等问题,就均一直并不清楚。而随着当事人多年以来的逐渐离世,这个协商的具体过程就变得越来越模糊而不明。

  不过,随着当事人夏鼐先生日记的出版,有关西北大学考古专业成立之前的大体协商过程及成立后一段时间内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与西北大学考古专业的交往等情况,就头一次较清晰的显现出来。

  与西北大学考古专业相关的内容,主要见于《夏鼐日记》1956-1958年期间,共14条:

  1956年

  6月27日:下午赴西北大学,晤及刘副校长,郭绳武教务长,林冠一、马长寿、陈直三教授,谈设立考古专门化事,我允考古所加以支援,下学期即代开石器时代一课,以后再随时联系支援 。

  6月28日,晚间石兴邦同志由工地返城,与王伯洪同志等,谈支援西北大学考古专门化及暑期实习事。

  6月29日,马长寿来商谈西北大学考古专门化课程事 。

  7月3日,上午西北大学刘副校长偕马长寿、陈直二教授来谈考古专门化问题,并参观黄河水库甘肃调查搜集品。

  11月6日,下午赴所,马长寿同志来商谈西北大学开设考古专门化事 。

  11月7日,午后尹达同志来所,马长寿同志亦来 。

  12月30日,陈梦家同志谈西北大学功课事 。

  1957年

  2月5日,饭间与陈、胡(胡厚宣)二同志谈西北大学考古功课事 。

  2月22日,陈梦家同志谈西北大学授课事 。

  3月27日,晚间陈梦家同志来谈,后天彼将赴西安为西北大学授课 。

  4月25日,陈梦家同志由西安返所,谈西安情况,……西北大学希望我们能派一人参加其考古专业教研组云云 。

  1958年

  1月16日,西北大学马长寿同志要求协助该校考古专业开课,与尹达同志商量后,即回复一信 。

  11月25日,晤及郭子衡同志的夫人,知郭已赴西北大学讲学 。

  12月24日,郭子衡同志由西北大学讲学归来 。

  从《夏鼐日记》看,在1956年6月27日夏鼐先生赴西北大学后,西北大学副校长等方与其提起设立西北大学考古专业等问题,并随即获得夏鼐先生的大力支持,并代表考古所答应给予随时支援——“允考古所加以支援,下学期即代开石器时代一课,以后再随时联系支援”。对此,次日夏鼐就与当时正在西安开展考古工作的石兴邦先生具体讨论了有关问题。与此同时,在得到夏鼐先生的同意后,马长寿先生趁热打铁,于第三天(29日)再与夏鼐先生面谈,开展了考古专业成立的具体筹划。马长寿先生并将协商意见在带回西北大学后,向校方进行了及时汇报。

  这样,西北大学在获得马长寿先生带回的夏鼐先生就有关问题的意见后,即开展讨论,并于7月3日由西北大学副校长出面,代表校方与夏鼐先生进行再次讨论。“上午西北大学刘副校长偕马长寿、陈直二教授来谈考古专门化问题”。而从《夏鼐日记》中在此日后的4个月内,再未提及西北大学考古专业开设的情况看,很显然当时双方的沟通已取得圆满成功。而西北大学考古专业也如期于1956年秋季开学。

  在经过几个月的课程讲授后,应是针对教学中出现的问题,11月6日马长寿先生到北京与夏鼐先生进行了进一步协商。到年底,夏鼐先生还从西北大学授课回京后的陈梦家先生那里对西北大学考古专业的设置和发展情况进行了了解。

  从《夏鼐日记》看,虽1957年西北大学未再与夏鼐先生讨论西北大学考古专业的相关问题,但夏鼐先生还是利用各种机会,与在西北大学参与授课的胡厚宣、陈梦家等先生进行了多次沟通。不过,到1958年初,西北大学马长寿先生就再次与夏鼐先生联系,“要求协助该校考古专业开课”,对此夏鼐在与尹达先生商议后即回信答复。虽然我们目前尚不知夏鼐代表考古所回信的具体内容,但从到是年年底郭子衡先生仍在西北大学授课,且夏鼐先生在日记中还具体记录了郭子衡授课归来时间的情况看,夏鼐先生对西北大学考古专业的发展依然甚为关心。

  当然,由于受日记体裁的限制,《夏鼐日记》记述的内容均较为简略,但从中我们还是不难看出西北大学考古专业的设置,从一开始即得到以夏鼐先生为代表的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关心与全面帮助。可以说,具体负责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各项业务工作的夏鼐先生,不仅负责派出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科研人员去西北大学考古专业进行教学,而且在相关学者完成教学任务回所后,还会认真听取其所承担教学情况的汇报。因此我想,讲夏鼐先生不仅是西北大学考古专业设置过程中一位非常重要的参与者,而且也是西北大学考古专业早期发展过程中一位非常重要推动者和督促者的认识,应该并不为过。

(本文电子版由作者提供 作者:刘瑞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原文刊于:《西部考古》(第12辑)科学出版社,2016年12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