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2159|回复: 0
收起左侧

中国为何要将上千万平方公里土地“白送”俄罗斯?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6 00:04: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亚对俄罗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正是靠着这片看上去荒无人烟,实则埋藏着无数资源,有着巨大战略意义的广袤土地,俄罗斯才得以一跃成为世界级大国,并在苏联时代跻身全球唯二的超级大国行列。

   f7790bcdeb93413190b0a959b54851bc_th.jpg

  不过对北亚这块俄罗斯的大国之基,中国人的心情就是百感交集了。毕竟尽管北亚极为恶劣的自然,决定了它没有自成一体的可能,注定只能被周边地缘文明吸纳。不过在这场“争夺”北亚的竞争中,以东亚大陆为基础的中国,明显较当初蜗居东欧平原的俄罗斯,要有竞争力的多。

  地缘关系上,北亚——起码其中东部的东西伯利亚山地与中西伯利亚高原,与东亚大陆的关系要更为紧密。

  而从历史来看,虽然北亚的极端偏远荒蛮,决定了古代从未有哪个外部文明势力将它有效吸纳,不过中原王朝在鼎盛之时,还是勉强能够将影响力之末梢投射至此,并用羁縻的方式,把当地一些土著部落纳入华夏朝贡体系,化为外藩,建立了名义上的宗主权。

  力量更强,地缘关系更亲密,政治上也占得先机,可为何中国最后却并没有得到北亚,而是便宜了俄罗斯呢?

  一般的认识,是俄罗斯在人类文明由农耕向工业过度的过程中抢占先机,力压依然深陷农耕泥沼的中国,进而借夺取了北亚的统治权。

  但这种认识,用来解释19世纪从中国手中夺取外兴安岭、库页岛等地,倒还说得过去。不过用之来解释整个北亚板块的竞争,就不太恰当了。毕竟早在17世纪末、18世纪初,中俄就业已通过尼布楚、恰克图等条约,勘定了两国的边界。根据协议,除了现西伯利亚南端靠近中国的一小部分,中西伯利亚高原与东西伯利亚山地的绝大部分领土,已经明白无误的归俄罗斯所有。

  17世纪末,18世纪初,尽管当时的欧洲,在文明发展水平上业已超过了东方的华夏,不过工业革命尚未到来,二者的差距不算太明显。再加上俄罗斯在欧洲文明圈中属于较落后国家,中国又有巨大的体量和地缘关系优势,所以在当时的北亚竞争中,中国应该说还是有一定优势的——甚至,只要当时的中国下定决心,完全可以将俄罗斯的势力限制在西西伯利亚平原,。

  可历史并非如此。挫败了俄罗斯南侵东亚的图谋后,中国就不愿再与俄罗斯纷争,而是通过《尼布楚条约》等形式,自愿放弃了对北亚广袤疆土的领土诉求

   5af8c7338ec840eb9e914f42fea6681d_th.jpg

  命名有进取北亚的能力,却主动放弃,当时的中国实在怎么想的?云石君觉得,主要有以下三个原因:

  首先是农耕文明的先天性局限。

  这种局限主要体现在两方面:第一,农耕文明条件下,农业生产潜力是衡量土地价值的最主要标准。而北亚恶劣自然环境,决定了它严重缺乏农业生产潜力,所以在当时的人眼中,北亚并无实际价值。

  第二,农耕时代,由于人类征服自然能力有限,全球各大板块之间的交流并不顺畅,呈现出孤岛格局,海洋、荒漠、山脉等强势地缘屏障,在削弱各板块间交流空间的同时,也大大降低了它们相互间利益冲突的风险。

  17、18世纪的人类文明,虽然较中世纪有很大提升,不过总的来说,突破地缘屏障的能力仍旧受限,北亚这种高纬度的苦寒之地,仍旧是非常有效的地缘屏障。

  这种大环境下下,中国依然延续了对世界的传统农耕时代认知。这种概念中,除了蒙古草原条件相对尚可,可供游牧势力栖身,故而有必要驾驭外,北亚压根没有能力对自己构成威胁。当时的中国人料想不到,在不久的将来,这块广袤的苦寒之地会随着文明的进步,被欧洲的俄罗斯有效开发,成为压制东亚大陆的战略基地。

  既无大用,又无大害,中国农耕文明对北亚的漠视,也就自然而然了。

  可话又说回来,即便不在乎,可北亚再怎么说也是一大块地盘。中国一直有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传统世界观,基于这种逻辑,即便当时的中国不太重视北亚,但也不应该彻底无视——最少,也得羁縻一下才对。中国的“大度”背后,其实另有其因:

  第二,性价比考虑。

  就中国来说,古代中国之所以势力范围局限于东亚大陆,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周边板块的土地农业潜力低下,开发收益有限,而由于地缘距离遥远,关山阻隔等因素,如果中国非要去强行占领,支付的成本十分昂贵。基于性价比考虑,中国在占据了适宜农耕的东亚大陆中东部后,对待周边相对荒凉之地,通常只是用羁縻之法,将他们化为内藩,就心满意足。然至于更远些的,最多就是再用朝贡体系笼络一下,让他们成为外藩,这便是中国的极限。

  而这个规则同样适用于北亚。北亚在农耕时代不能创造任何价值,也无力对中国构成什么威胁,而中国若想其保持影响力,其成本开支有十分巨大。在俄罗斯之前,因着北亚土著部落弱小零散,均未开化,所以中国稍有一丝兴趣,愿意通过朝贡体系,从中获换取一点利益(诸如动物皮毛、海东青、东珠之类)。但俄罗斯进入后,中国若再想经营北亚,势必要花费更多资源——但收益却依然只是那些无关痛痒的东珠和动物皮毛——这对当时的中国来说无疑是很不划算的。

  这种情况下,清朝在武力挫败俄罗斯南侵东亚的图谋后,更愿意与他们媾和,以放弃无用之北亚为代价,换取结束无止境的战争,并换取北方边境的长久安宁——而从当时的视角来看,这笔买卖,也确实不能称之为不划算。

   90f5696ddaff45ae8355b4d8e5fbd8f5_th.jpg

  第三,基于内部统治的考量。在古代华夷之防的世界观下,清朝的非汉族出身,使得它在存在严重道德合法性危机;而且满族人口不及汉人一成的现实,使得满清要维持对中国的统治,难度相当之大。

  对此,清廷的的应对之法有二:一方面,积极融入华夏文明,争取汉人的认同;另一方面,大力笼络蒙古各部,给它们高于汉人的政治地位,和大量的物资补贴,将它们收买成清王朝的统治支柱,借助它们的游牧武力,制衡中原的庞大汉族势力。

  只是,满蒙毕竟是两族,而且蒙古游牧文明更是中原农耕文明的天敌。所以,身为中国的统治者,清朝既要凭借蒙古之力震慑汉族,但又要防止蒙古坐大后反噬自身。这种情况下,清朝对蒙古,就必须在利用和防范之间,摸索一个妥善的平衡点。

  倘若清廷要与俄罗斯争夺北亚,那无论是从地缘关系,北亚自然环境,还是军事特点来看,清廷都必须倚重蒙古游牧武装——而考虑到俄罗斯的强大实力和对北亚的战略决心,这种中俄斗法将是长期性的。

  这对清廷来说非常危险。军事上过度倚重蒙古各部,必会导致尾大不掉,并加速蒙古各部的整合(只有各部政治上整合为一体,方可聚合出最强的武力),如此则有可能重蹈安史之乱覆辙。

  而且,从长远来看,清朝笼络蒙古的目的,主要还是希望借其之力威慑中原汉人。要是讲蒙古的力量消耗在与俄罗斯的长期缠斗中,这非但会消耗自身资源,而且也相当于丧失了威慑中原的一支重要武装。如果中原再出现反清复明之类的动乱,清廷所能仰仗的军事力量将大不如前。因此,从内部维稳的角度,清廷也实在没必要为了一个鸟不下蛋的北亚,而蒙古这种维护统治基础的重要军事势力,投入到与俄罗斯绵绵不休的缠斗当中。

  北亚的荒凉、跟俄罗斯缠斗的失大于得,以及内部维稳的战略考量,与中国传统农耕文明的天然局限性相结合,共同促使清朝十分爽快地退出了对北亚的竞争。

   e9ace71dbe2b4d7d81eabc8bbd54a238_th.jpg

  没有中国的阻扰,俄罗斯拓展北亚、中亚的最大威胁由此消除。仅有了一两百年时间,俄罗斯就把上千万平方公里的广袤疆土归入版图。

  回顾俄罗斯的领土扩张历史,有一个十分明显的特点:即全盘鲸吞。其所抢得土地,基本上都被俄罗斯帝国直接并入版图。

  这跟其他西方列强有些不一样。其他欧洲列强,无论是早先的西班牙、葡萄牙,抑或之后的英、法,甚至德国、意大利,这些国家的领土扩张,大多是建立殖民地式的间接占,唯有俄罗斯,是占一块吞一块,无论良莠,统统收入囊中。

  关注微信公众号:脑洞外星人

  一个研究地球历史的外星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