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3715|回复: 0
收起左侧

[遗产研究] 博物馆老照片——凡尔赛宫1850年-2013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22 17:4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点击进入图集模式
来源:google art & culture
翻译:宋晓萌
凡尔赛宫(法文:Chateau de Versailles)位于法国巴黎西南郊外伊夫林省省会凡尔赛镇,是世界五大宫殿之一(北京故宫、法国凡尔赛宫、英国白金汉宫、美国白宫、俄罗斯克里姆林宫)。1979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始建于1624年。 从十九世纪中期开始,摄影作品记录下了凡尔赛宫的变迁,向我们展示了凡尔赛宫的昨天和今日,记录了延续的历史。作为档案式的影像和艺术的表达,这些照片与路易十四的目标达成了一致:让凡尔赛宫永垂不朽。

01权力的遗产

直到二十世纪,阅兵仪式都是在兵器广场举行,就像在法国大革命前的法兰西王国统治下时一样。在照片中,具有象征意义的凡尔赛宫更加烘托了当时的军事实力——1868年,庆祝奥什将军诞辰一百周年游行。
但军事力量同样也烘托了宫殿的形象,呼应了权力的问题——约1870年,兵器广场上的大炮阵列。

在法兰西王国时期,最高统治者的床榻也体现了王权——十九世纪末,凡尔赛宫,路易十四的卧室。

现在,路易十四的卧室。

摄影师们总是聚焦于在凡尔赛宫居住过的各代国王、皇帝和国家元首的卧室,不知不觉中,形成了这种具有代表性的传统——十九世纪末,大特里亚农宫,路易•菲力浦国王的卧室。

当然,不同时期和王朝复辟下的家具和装潢也有所不同——1966年,大特里亚农宫,戴高乐将军的卧室。

同时期,办公室开始发挥象征国家元首的职能的作用——约1870年,大特里亚农宫,拿破仑一世的书房。

这些照片反映了凡尔赛宫和权力之间持续的关系,两者通常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1966年,大特里亚农宫,戴高乐将军的办公室。
无论是在帝国还是共和国时期,凡尔赛宫总是用于接待外国元首的地方——1855年,镜厅,接待英国维多利亚女王。

在过去,图像资料的作用,往往是对在不同场合如何布置、装饰房间的记录——1896年,战争画廊,接待俄国沙皇尼古拉二世。
尽管照片中没有展现,该宴席规模也可见一斑——1961年,镜厅,接待美国总统J•F•肯尼迪。

当今的镜厅。

宾客的来访,让历史得以在照片中留存——1982年6月,凡尔赛宫加冕厅,准备七国集团峰会。

02时间的烙印

这些雕像,凡尔赛宫无声的哨兵,永远固定在此?——凡尔赛宫,橘园,马丁•德雅尔丹创作的路易十四雕像。

它们有时会被转移到其他地方安放,便于储藏或保护——1956年3月,从北翼楼的石头长廊转移到大马厩。

二战期间,人们把这些雕像从基座上挪走,以高度严密的措施保护它们免受轰炸的摧残——弗朗索瓦•吉拉尔东和托马斯•莱高汀创作的雕像群“仙女侍奉下的阿波罗”。


捕捉到这些时刻的摄影师向我们展现了暂时躺倒的艺术作品的动人画面,这些雕像的面部表情呈现了更深层次的含义——2006年2月20日,转移中的路易十四骑马雕像。

1999年12月,一场异常猛烈的风暴席卷了凡尔赛宫公园里的树木——风暴之后的大运河景观。

定期来袭的一系列飓风毁坏了安德烈•勒诺特尔的花园的布局。1929年11月,凡尔赛宫,英式农庄里的磨坊和洗衣房。


大自然报复了那些认为可以让自然屈服于人类意志的人,这些自然灾害迫使人类承担永久的修复——1990年2月,风暴后,凡尔赛宫里的花园。

灾难过后,留下的之后暴风席卷后的壮观景象的照片——1991年12月,风暴过后,凡尔赛宫花园里的小树林。

所有历史遗迹都抵不过时间的侵袭和损坏。但要修复凡尔赛宫,让它重拾往日的光彩照人,首先要剥除其所有的装饰——1953年,王后寓所楼上,希迈顶楼房间的翻新。

先破后立……本应隐藏的一面暴露无遗:框架、石砌和加固物——1963年-1966年,大特里亚农宫,英国女王的卧室。

木制品、黄金和灰泥将让历史遗迹恢复往日的体面——1960年,北翼楼楼楼,摩洛哥房间墙饰的翻新。

03专家的视角

尤金•阿杰特(1857-1927)拍摄下了两个时期的凡尔赛宫:1901年到1906年,和1920年代——二十世纪初的柱廊树林。

他的摄影作品全部聚焦于公园,力图描绘公园的特点——二十世纪初,柱廊树林细节。

他以一种实用且细腻的方式分析了该景观的几何构成——二十世纪初的水花坛。

他喜欢把雕塑和植物结合到一起,以更好地烘托安德烈•勒诺特尔的花园——二十世纪初,凯旋门,小树林。

摄影师皮埃尔•让(1909-2003)的作品,突出展现了艺术和建筑遗产——1965年,百步阶梯。

他对没影直线和视角很感兴趣,而这种视角在展现凡尔赛宫时是如此重要——1965年,“凡尔赛宫,还是周四的远足”。


在1960年代,皮埃尔•让选择了一种人文主义视角——月1960年,坐在公园一侧建筑正面下的老人。

他于1980年代回到凡尔赛宫,体验鱼眼镜头——1982年,水花坛平台阶梯。

瓦斯科•阿斯克利尼(1937),曾经的剧院摄影师,将凡尔赛宫视作表演空间——约1990年,凡尔赛宫的寓所。

他强调镜像效应,阴影和对比的相互作用——1990年,丰收厅。

现在的丰收厅。

他揭示了对石头,比如大理石的热爱——约1990年,橘园的拱顶。


他用充满敬意的、优雅的摄影作品赞颂了美丽的凡尔赛宫——约1990年,王子庭院,通往花园的走廊。
image002.jpg
image004.jpg
image006.jpg
image008.jpg
image010.jpg
image012.jpg
image014.jpg
image016.jpg
image018.jpg
image020.jpg
image022.jpg
image024.jpg
image026.jpg
image028.jpg
image030.jpg
image032.jpg
image034.jpg
image036.jpg
image038.jpg
image040.jpg
image042.jpg
image044.jpg
image046.jpg
image048.jpg
image050.jpg
image052.jpg
image054.jpg
image056.jpg
image058.jpg
image060.jpg
image062.jpg
image064.jpg
image066.jpg
image068.jpg
image070.jpg
image072.jpg
image074.jpg
image076.jpg
image078.jpg
image080.jpg
image082.jpg
image084.jpg
image086.jpg
image088.jpg
image090.jpg
image092.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