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1728|回复: 0
收起左侧

[丝路相关] 库车,美丽的圣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3 12:5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点击进入图集模式
来源:中国甘肃网
岁月之美,在于它必然的流逝。古迹之美,在于它永恒的生命。信步走在新疆库车县这座千年古城,你会发现,在曲曲弯弯的小胡同里、在一棵古老的大胡杨树下、在茫茫的大戈壁中央、在绵绵的群山上、在县城的闹市区中,到处都有古迹散布,每一个土堆、一块古牌、一段残墙断壁、一片废墟都离不开岁月那条路线的指引。是岁月的流经,留下库车县这幅低调而大气的历史画卷。如此,我们才能欣赏到古遗迹的生命之美。
  站在这里,当干燥的塔克拉玛干热风伴着沙粒从远方深处吹来,当传说中的女儿河从身边悄悄流过,我思索着张骞出使西域的古驿道丝绸之路繁华的文明,想象着唐僧西天取经停留两个多月的苏巴什古城(女儿国)佛典盛行的景象,呈现在我眼前的只是游客们在此逗留观光留下的一串串脚印。这些古迹,任时间流逝,任风吹雨淋,任喧哗过后留下一地寂寥,不论人们是否铭记它曾经的辉煌繁华,就那样默默地立在那里。它的留下,是历史文化的重现,是现代文明的象征,也是生命延续的宣示。此时此刻,在这个古今穿越、繁华和没落交融的诗画里,我读懂了:在岁月碾过的车轮里,真正生命的力量,都是处在低调的位置,不卑,不亢;不浮,不躁。
  有一次,我从库车县城出发向西行,奔波了大约20公里到达渭干河东岸,远远就看到星星点点的石窟在却勒塔格山山口处的红色山崖间呈蜂房状排布着。眼前的一切迅速将时空切换到数千年前。原来,这座石窟是建于西晋时期的龟兹佛教遗迹库木吐拉石窟群。库木吐拉系维吾尔语音译,意为“沙漠中的烽火台”,它同时又被称为“汉人洞”,是中原和龟兹传统友好关系史的一个缩影。
  风景之美也许不在到达,但它一定美在前行。去景点的路正在维修,我力争到里面看一看,经过和看门人交涉,他允许我徒步走进去。
顺着山路往上走了10多分钟,山势开始变得陡峭。我开始手脚并用,猿爬向上疾进,想象着要和西域汗国勇士比试高低,和僧人唐玄奘比试胆量,山脊的风却紧了起来。原本就松软的砾石哗哗地向河谷落去,万一岩石松动,可能就要体验孙悟空被压在五指山下的感觉了。我本能地蹲下来,小心翼翼地匍匐着,慢步走到近处。脑海里曾一次一次勾勒着这里的风景和故事,但在这座寂静的古迹面前,我将所有的幻想和期待都格式化了。

00300034045_e5f930d9.png
渭干河的秋日

  刺眼的阳光照彻在库木吐拉红色的山崖,我长久地站立在这原始的、拙朴的、带着岁月印记的洞窟旁,仿佛走进历史和岁月的内核,内心深处诸多沉睡的情感突然被唤醒。这些安详慈悲的佛、菩萨做合十状,让我感到心灵的宁静,仿佛自己的灵魂和佛同在,要借用他们沉淀千年的智慧填描出生命之花。我默默祈祷,愿他们给我前进的力量,让我在困难中坚强,在曲折中成长。仰视着莲花相托的佛、菩萨,我顿悟了:生命的灵魂,仿佛是一朵朵优雅的思想之莲,任岁月的风刮过,亦不愿凋零,此刻正随风飘散着余香。不浓,不烈;不争,不怜。
  库车,比我想象中的更古朴。虽然市中心正在进行商业街区的改建工程,但现代的新商业区并不能迅速改变城市的古朴本质。有一次,我们在黄河路转悠,看见一片荒草和树林中一棵被栅栏围着的苍绿的胡杨树,后面有一个用泥土堆砌的土包。据说是一个皇宫古墓,我没有去考究它的历史,只是拨开周围的荒草,静静地看,也没有看出什么别样,它静静的、低低的、秃秃的,像个土馍馍。不远处,一个花白胡子的维吾尔族老人蹲着,静静地盯着墓堆。我不忍心打破这里的寂静,老人却被一阵风声唤醒。
00300034044_4532f765.png  生与死
  这位老人给我讲了一个故事。原来这遗址周围的土质碱性大,一年四季雨水又少,种不活草,也养不成花。而维吾尔民族又是非常珍视绿色的民族,不管走到哪里,绿色都会一直伴随他们。那时,还很年轻的他特别渴望用绿树和鲜花来增加一点这里的生命气息。于是,他年年种树,但都没有种活。唯有一次把捡来的树苗“种”在这座孤独的墓边,每天培培土,浇点水,这棵胡杨树竟然活了,随后,周围的树也活了,草也慢慢绿了起来。老人觉得,这座坟墓的主人一直活着,于是,他每天都要来古墓前坐一会儿,和他的老伙伴说说话。我彻底被老人感动了。这是怎样的一种情怀啊!他把这座古墓当成了树在养,在他心里,这座在苍苍郁郁大树下装着自己经历的古墓,就是一个活着的生命,带给他很多人生的希望。
  几十年过去了,老人始终没有离开过这里一步。是呀,他的心里已经被古墓和大树盛满了,再也装不下城市的喧闹和繁杂。守望这座古老遗迹的日子虽然寂寞,但他的精神却是充实、平静和安宁的。
  漫步荒草树林间,看见一个老人伴着一座依偎在大树下的孤坟,感动于这静美的一幕。我想,不知未来会有怎样一番风雨?也许树会倒,也许树会常青,那么,请时光定格在此刻吧!定格即是永恒,永恒即是美丽。
  感受这座千年古城的美,需要用另一种视野。在时光指针下的永恒是不存在的,唯有古遗迹。它是时间在这块大地上留下的痕迹,让我们将一门地理读成历史。读到它就如读一个人的衰老,是过程的美,它不需要雕饰,更显得从容、大气;读到它,就如同理解一个生命,其意义不在于健壮时有多么辉煌,而在于逐渐凋落时,有明白它的人在一旁静静地陪伴。我明白了,生命的本真,任凭四周的嘈杂与纠纷,坦然走过,在平和淡静中感受过程的魅力。不言,不语;不悲,不喜。
  很欣赏国画的留白,库车县这些经过岁月碾压留下的古迹之美,就留给尊敬的读者去想象吧。我喜欢这块土地,我想沐浴着古老龟兹的阳光,静静地走过这里的每一寸土地。这里坍塌的禅寺、残缺的城墙、静默的古墓和周边的普通沙石、胡杨都是有生命的。这片无论春、夏、秋、冬都洒满炽热而纯净阳光的地方,是精神的最好栖所。脚踏在这片厚重的泥土上,我将以此为人生起点,用坚持、坚强、坚定谱写生命之美的赞歌。
  相关链接
  库木吐拉千佛洞
  5~11世纪的佛教石窟寺。开凿在库车县城西北30公里的渭干河谷的东岸,是仅次于克孜尔石窟的古龟兹较大的石窟群。现有洞窟112个,以描绘大乘佛教内容为主,壁画艺术“唐风”较浓,并有少量雕塑,分为南区、北区、丁谷山峡谷区三部分。库木吐拉千佛洞开凿的时间始于两晋,经隋唐,延续到宋代。唐代是龟兹地区佛教的鼎盛时期,所以盛唐时开凿的洞窟较多。
  库木吐拉千佛洞的壁画受西方文化和中原地区文化的影响,同时又有着本地独特的艺术风格。库木吐拉千佛洞壁画作品及众多各时代各民族文字的题记,不仅是一部新疆绘画艺术史诗,而且也为研究新疆的经济、文字、建筑、音乐、舞蹈、服饰和工艺美术的发展史提供了形象材料。
  克孜利亚胜景
  位于库车县城北山区,古称“北山”,史称“赤砂山”。出库车县城向北,在去大龙池景区的120公里的公路两侧,著名的“赤砂山”景区,就在这条公路的65公里处。赤砂山色彩呈红褐色,在阳光照射下,烟雾缭绕,似燃烧的火焰。千百年来在大自然神力的雕琢下,有的像桂林的石林;有的像西藏的布达拉宫;有的像摩天大楼;有的像原始人类居住的石屋……库车古代著名的可可砂炼铁遗址、炼铜遗址就在此景区附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