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1887|回复: 0
收起左侧

[丝绸之路] 西行散记之十二——古城张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2 21:37: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点击进入图集模式
[color=rgba(0, 0, 0, 0.298)] [color=rgba(0, 0, 0, 0.298)]吴祖清 [url=]古心堂[/url]
1.jpg
  8月22日 甘肃张掖 晴 凉爽。
21日傍晚到了张掖,夕阳余晖中,古城已是华灯初上。

1.jpg
赶到张掖,一是为了马蹄寺和金塔寺的彩塑,二是为了七彩丹霞和大佛寺,再有就是因为汉武帝的一句话:“张国臂掖,以通西域”。这种雄浑的气度,想想都让人血脉偾张。

1.jpg
1.jpg
1.jpg
张掖古称“甘州”,现在还有“甘州区”。晚上就投宿在了甘州区的旅店。我知道,就凭“甘州”这两个字就足以让我今夜辗转反侧了。陈子昂、王维、高适、岑参-------这些如雷贯耳的名字你不可能不知道吧,他们都来过甘州,也都留下过许多美丽的诗篇。

我们通过白居易《长恨歌》中的名句“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知道了唐代有一种歌舞的曲子叫做“霓裳羽衣曲”,这个曲子就来自于甘州,被唐明皇改编了之后,成为大唐宫廷的保留节目。

1.jpg
1.jpg
张祜《华清宫四首》之一云:“天阙沉沉夜未央,碧云仙曲舞霓裳;一声玉笛向空尽,月满骊山宫漏长。”绕来绕去,其实是和白居易说的一个意思:安史之乱就怪唐明皇整天和杨贵妃沉溺于歌舞享受之中,尤其是来自于甘州的这个曲子。事实当然未必如此。

1.jpg
《八声甘州》只是一个词牌名,为人熟知,可能和柳永有关。柳永的《八声甘州》:“对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是处红衰翠减,苒苒物华休。唯有长江水,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叹年来踪迹,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妆楼颙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争知我,倚阑杆处,正恁凝愁!”

1.jpg
1.jpg
1.jpg
  (以上资料照片)
词作写尽了游子的情绪跌宕和佳人的相思苦望,怎不叫人感慨万千。成为千古名篇,自是实至名归。也因为这首词,让多少人有了自己梦里百转千回的“甘州”

洗洗睡吧,明天一早还有不少行程呢。

上午去了七彩丹霞,赶回张掖就奔了大佛寺去。始建于西夏的张掖大佛寺,是全国文保单位。

1.jpg
1.jpg
1.jpg
名气大,一方面因为是历代的皇家寺庙,二来全国最大的卧佛就在庙中正殿。卧佛全长34米5,肩高7米5。卧佛为木胎泥塑,区别于其他地区塑像最大的特点是近三层楼高的卧佛体内,是复杂的木架式结构,开创了古代融建筑与塑像一体的先河,是一种创举。文革时期佛像被从胸部掏洞,遗失很多珍贵文物。

1.jpg
1.jpg
  (此二图来源于网络)
  
1.jpg

一座大佛寺,其实就是一座看似简陋,实则珍宝密布的博物馆。除了国宝级的佛像珍藏之外,全套明永乐年间官修的初版初印汇集我国佛教各宗派经、律、论计1261部、6647卷的《大明三藏圣教北藏》;

1.jpg
明正统6年至嘉靖37年116年间,用金、银粉手写的《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大方便佛报恩经》等622卷;

1.jpg
1.jpg
800多件康熙经板等更是孤品级的国保。其它还有明代官版雕印佛曲15册、佛画20多幅、手写《大唐西域记》一册、御赐北藏经版822块,明英宗圣旨一卷;清代写经200卷等等。

1.jpg
1.jpg
  
   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些经书的包袱很多都是明代的锦织品,整整齐齐地码放在12个明代大经柜里。每个经柜高约2米、宽约1米,每柜有64个经斗,每斗贮经约十卷;经斗以“千字文”字序编号,十分完整。
  
1.jpg
1.jpg
如此易损易毁的纸质文物能够保存到今天,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说到这个奇迹,自然要提到一个人。她就是自1953年起受命看护大佛寺的尼僧本觉师傅。她也是唯一被大佛寺在院内除佛和弟子之外塑像的当代人。
她1975年初圆寂,对于她的死因大佛寺内塑像碑记和大佛寺大事记都避而不谈。据大佛寺工作人员介绍,才得知她是死于烧炕引燃棉垫,不幸去世的。善后工作中发现了隐藏在她衣柜后藏经殿的后墙为一夹墙,墙长40米、高20米、厚4米,并进而发现了总数达6000多卷的经书和经板。这是继1900年敦煌莫高窟发现藏经洞之后,国内目前发现数量最多、最完整的佛教文献。为了纪念她数十年的坚守,人们在今天的夹壁墙前为她塑了泥塑像,在院内塑了汉白玉塑像。

1.jpg

为本觉师傅塑像当然是毫无争议的事情,但是对他的死因避而不谈,就有点耐人寻味了。其实大可不必。
大佛寺廊柱上挂了不少对联,好像今人撰写的比古人多。对联是古建必不可少的文化组成元素,好的对联除点景之外,深刻的寓意和优美的文辞往往能给予人以启迪并为人们争相传诵。大佛寺有的对联不错,有的对联却似乎有待商榷。

1.jpg
1.jpg
后殿廊柱上一幅“睡佛长睡睡千年长睡不醒,问者永问问百世永问难明”对联,就在文字游戏上下了功夫,内容和境界上可能难以说服读者,感觉即抱怨了佛主又批评了“问者”。

1.jpg
1.jpg
我不揣冒昧地草拟了几句,表达了不同的意见:“坐亦好,立亦好,卧着亦好,诸相本无相,启须皮相中求睡醒?问也罢,明也罢,难明也罢,觉悟乃有缘,何劳百世里问惑明?”(未调平仄)
我们凡夫俗子只需“饥来食,困来眠”就好,有时间多问问自己,哪里要拼命“向外求”,还要叫醒佛主来问?

出得大佛寺,对面就是张掖博物馆。和丝绸之路上的任何一个小博物馆一样,掉以轻心只能让你错失见识很多精品的机会。

1.jpg
1.jpg
1.jpg
1.jpg
  9月12日补记于南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