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2303|回复: 0
收起左侧

[巴拉沙衮城(布拉纳遗址)] 当西游记遇上了西突厥——吉尔吉斯斯坦楚河流域丝路三城考古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5 00: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image002.jpg
吉尔吉斯斯坦楚河Chui River,源出天山,是一条内流河,在沙漠中徘徊,即最终消失在沙漠中。楚河上游谷深流急,深切河岸,出了伊塞克湖盆地后的楚河,却平贴在地面蜿蜒流淌,像缓缓淌过脸上的眼泪变得楚楚动人,地面由砾石覆盖并有稀疏的小片灌丛的荒原。在它的远方,天山山脉的那些巨峰浴着明亮的阳光,好像战旗一样,衬着中亚细亚的深蓝色的天空。
1888年,大玩家普热瓦利斯基在比什凯克附近狩猎老虎的时候,也许是在同样的景致里,极不明智地喝了楚河的水,结果患上斑疹伤寒,他被匆匆送到伊塞克湖治疗休养,最终病逝在那里。病逝前他写信给沙皇,“把我葬在伊塞克湖畔,身上穿着我的野外探险服装”。这位俄国最受尊重的探险家曾经是名年轻军官,但在军中并不得意。他后来将视线投向“冒险”,并在15年发起了4次重要探险,去了蒙古以及中国的新疆和西藏,有66条染色体的普氏野马(家马64条染色体)就是普热瓦利斯基发现的。他的墓在伊塞克湖东端的卡拉科尔,他去世那时湖区正式归于俄罗斯的版图也才20多年,在此之前它是清朝的领土。


再向西流,楚河的两旁则出现了非常平坦的河谷、连绵不断的庭院、村舍、白杨和耕作精细的农田,这些农田都是由楚河水灌溉的。中、哈、吉三国成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丝绸之路”里,吉尔吉斯斯坦境内3处古城就坐落在这些农田里,过去古城跟现在一样人口稠密。闻名遐迩的丝绸之路,起于汉,盛于唐,期间历经魏晋南北朝300余年的发展,本身也起着不小的变化。除了主干道与旁道支线逐渐交织成四通八达的交通网外,最重要的变化是丝路贸易重心渐向北移,受不同时期丝路所经国家与地区及其相互之间政治和经济局势的影响,北道使用频繁,作用越来越显要。
image004.jpg

正在发掘的巴拉沙衮古城。
唐代力拓的丝绸之路的“新北道”自伊吾(今中国哈密)西通车师后部,沿天山北麓,往西再通乌孙等地,到达伊塞克湖后分行南岸、北岸,再与途经楚河河谷里碎叶路相连。伊北路与碎叶路全程总长三千一百九十里,沿途堡塞,烽燧非常严整。唐朝驿传制度规定“三十里置一驿,其非通途大陆则曰‘馆’”,而“地势险阻及须依水草”之地,置驿则“不必三十里”。除此之外还有一种车坊,相当于现在的长途客运站,只提供官吏和家属承载的车和马、骆驼等,总之,当年丝路上,沿途馆驿,自长安一直设到中亚,行旅商贾,军书差役往来如梭的情景,有如岑森边塞诗中所云:“一驿过一驿,驿骑如星流;平明发咸阳,暮及陇山头”。这些馆驿车坊如今墙头都无存了。
丝路新北道上的这三座古城,自西向东分别是科拉斯纳亚·瑞希卡遗址(新城,红河城)city of Nevaket(Krashya Rechka) 、阿克·贝希姆遗址(碎叶城) City of Suyab(Site of Ak-Beshim)、布拉纳遗址(巴拉沙衮城 )(city of Balasagun(Burana),吉尔吉斯斯坦国家历史博物馆资深研究员Valery A. Kolchenko告诉我们,吉国境内的丝路上所发现的古城远远不止3个,伊塞克湖州有5座,楚河州有15座,再往西还有一个养过很多鹿的古城千泉和唐代著名的怛罗斯战役的发生地塔拉斯,在这个地方高仙芝率领的唐朝军队因为败给了大食,而导致唐朝最终退出对中亚的控制。
在新城(红河城),目力所及并没有发现任何古老建筑物的痕迹,只有几处高出地表的黄土墩。Valery说,河谷平原上出现的黄土墩代表了某种不同寻常,那很可能是古代建筑物塌陷造成的堆积。当地因为缺乏可用的石块,古老的建筑只能用晒干的土坯和木棚泥墙,就像如今新疆和田地区的老房屋一样,建筑物的土墙没有完全碎成尘土的部分,被河谷里几个世纪一直不断的耕作,长时间灌溉水的渗透而泥土潮湿,也会完全遭到侵蚀。
我们在新城看到的佛寺的遗址都坐落在土墩上,在地表能看到陶器的碎片,佛寺都是四方院子的样式。第二座发现的佛寺曾发掘有三级台阶,两边各出土过一尊菩萨造像,台阶上是古代佛寺的圆顶建筑,内有壁画。在上世纪60年代前苏联考古学家曾在圆顶的后面,发掘出一尊卧佛,身着蓝色衣服躺在红色的“床”上,床高1.7米,卧佛从肩到脚12米长,但缺失佛头。佛寺是有回廊的,在回廊里曾经出土过佛像的手臂,但并非这尊卧佛的。第三座佛寺出土的是一尊高大的立佛,两腿之间的距离就有165cm,Valery在原址上摆了个佛陀说法的造型,但佛像本该抬起的右手也缺失了。整个遗址的堆积层有三层,最下面的是新城的城门,上面两层都是佛寺,但属于不同时期。第二层的佛寺,殿宇里两边有土制的桌子,墙上有蓝色的动植物壁画,第三层的佛寺壁画是红黄两色。
image006.jpg
Valery在立佛所在地。

image008.jpg
Valery在卧佛所在地。
巴拉沙衮城,平地上有一处古代住宅的探方,Valery从6月开始就一直在这里进行发掘,因为8月天气太炎热,考古现场目前暂停。远处的土墩上,是11世纪喀拉汗王朝衙署的遗迹。
碎叶城因为李白已经成了旅游景点,但游客还是本地人,他们最爱爬碎叶城标志性的宣礼塔,塔的周围却没有发现同时代的清真寺。站在塔上能看到不远处的土堆顶部已发掘的探方,以及穿过古城的一条隐隐约约的土路,它就是原始的丝绸之路,前苏联时期公交车在这条土路上还曾扬起历史的尘烟。四
碧空明净,强烈的阳光下北方的冰川闪着耀眼的亮光。虽然正午的阳光辐射力相当强,阴凉处的温度仍是非常凉爽。此情此景,大脑往往会对这些历史的尘烟产生恍惚继而是疑问,三城相距不远,彼此又是怎样的关系?


Valery说,碎叶与楚河地区其他粟特人建造的城市不同,自从玄奘访问它起(贞观三年,公元629年)到11世纪一直是汗的大本营。公元766年葛逻禄(操突厥语的游牧部落,西突厥原部属,后反叛)被喀拉汗王朝(关于其族源一直有争议,有回鹘说、样磨说、突厥说等等)击溃后,汗帐向西迁徙,依次为巴拉沙衮和新城(红河)。碎叶城在8世纪的时候城市面积大约有35公顷,公元748年城市被毁后,又向东南方修建了面积为60公顷的新城。那时城内有高大的城堡、四周是大小领主的城堡、墓地,农民和手工业者的宅院,用墙围绕起来的耕地和果树。碎叶考古发掘出的文物主要属于5-10世纪,11-12世纪喀拉汗王朝时期,城市已经基本成为一片废墟,取而代之的是巴拉沙衮城。
这些往昔人口稠密的城市几乎全部成了腐朽与颓毁的荒凉废墟,但仍有着一种神秘的诱惑力,太阳西沉,它最后的红色光芒奇异地照耀着黄土和红棕色的碎陶片上的纹理,我仍流连忘返。Valery对这些沉寂的古代遗址十分熟悉,他很遗憾这里出土的佛教造像如今都在俄罗斯圣彼得堡的博物馆里,以至于我们一眼都没瞧见。他对这里一切生命的痕迹都很有兴趣,当他引导我们来到这些幽灵般的残损的遗址当中,并回答许多我所提出的关于他本人考察所见的问题的时候,我发现这个从中学时代开始就参与碎叶城考古的怕羞的人变得越来越活跃。
Valery认为新城(红河城)是楚河河谷一处巨大的商业中心。《新唐书.地理志》上提到商道从这里分成两条,一条通往碎叶,一条穿过如今仍叫吉里的山口,通往伊塞克湖岸。城市在形成之前,布满了粟特人的防御性房屋,四周有城墙和壕沟,就像一座小城堡,展现了为进行商贸活动而东来的粟特移民家庭,经济自给自足的特征。新城整体面积12公里×7公里,核心区为1200m×800m,它最初的繁荣是在8世纪的葛逻禄时代,之后一直延续到了12世纪。“虽然碎叶城因为李白在中国名气很大,巴拉沙衮城又是东喀拉汗王朝的都城,可是新城的考古价值仍是最大的”,Valery说,现在的发掘只是很少一部分。之后,他认真地问我“中国的‘一带一路’会关注这些吗?我非常希望一带一路会给吉国考古带来资金的支持。”
在巴拉沙衮城,我们还遇到了犹太人Volodya,这位艺术家此次带来的资料向我们展示了他对于古老的丝绸之路东西方文化交流的全部热情。在两幅极具想象力的图画里,贞观三年,玄奘在碎叶见西突厥叶护可汗的情景(葛逻禄于766年占领了原属西突厥的碎叶等城),被创作成《西游记》里的唐僧师徒4人与突厥王浩荡的军队相遇在楚河流域,优美的河谷岸芷汀兰,远山含黛,流水淙淙,一派温情脉脉;另一幅图画里,是童年李白趴在一个巨大的太极图上玩耍。对于为何是这样的构思,Volodya解释是那是太极图一样的流水,楚河在汉朝的典籍里被称为碎叶水,碎叶城就在这条河的南岸生息繁荣,碎叶城里的儿童李白肯定是最爱在水里玩的。在吉尔吉斯人的传说里,李白的母亲就是在水里生的李白,而在中国人的传说里,李白之死又与他醉酒逐月溺水有关,“沉醉的诗人忽又颤巍巍地站起了,东倒西歪地挨到池边望着那晶波。”所以李白的一生都离不开水。
image010.jpg
Volodya想象中的丝绸之路。

image012.jpg
Volodya要按照自己的想象建造一座李白纪念馆。
Volodya似乎与李白有着同样无拘无束的想象力,他正在巴拉沙衮建造一座李白纪念馆,展开的图纸上,这座纪念馆有着古代烽燧与现代建筑相融的模样,“我想纪念馆最终能建成,希望中国人能了解我所做的事情。”
文字:新京报记者 刘旻
摄影:新京报记者 陈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