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2210|回复: 0
收起左侧

[崤函古道石壕段遗址] “崤函古韵”之三《仰韶读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5-3 14: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21年10月23日,一个秋风瑟瑟的日子。三个金发碧眼的洋人和几个身着长袍的中国人,住进了河南渑池仰韶村。

当时的仰韶村村民不曾想到,这些怪模怪样的人在稀稀拉拉的麦田里挖挖戳戳,竟让他们的家园成为闻名遐迩的“华夏第一村”。

14615532264652.jpg

仰韶村遗址纪念塔

“崤函古韵”之三《仰韶读陶》

轻柔的风水一般自由流淌,在丰盈温润的田野里闪耀成绿色的波光。走在仰韶村的土路上,我感觉自己的每一声脚步,都消融着5000年前的时光。

仰韶即仰望韶山之意。这个名字,源于村子坐落在美丽的韶山脚下。在这三面环水的台地上,屹立着仰韶文化的首发地——仰韶村遗址。

14615532397573.jpg

仰韶村文化遗址全景

仰韶文化是我国黄河流域新石器时代的一种文化,其典型标志物是带有彩色花纹的陶器,所以也叫彩陶文化。我到仰韶村,就是来品读彩陶的。我知道自己读不透彻,但自信能够读出一种文化人应有的昂然兴趣。

走进仰韶村,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村头土崖上随处可见的瓮形锤形及橄榄形灰坑截面。早些年,我曾向一位考古工作者打听过“灰坑”的概念,得知是远古时期先民的“垃圾箱”。这个答案,让我对考古工作羡慕之极。你想,用一个精致的小铲从先民遗留的垃圾中翻捡历史每一个别开生面的瞬间,查阅人类自身的演进过程,是一件多么富有诗意的工作呀!


站在一处灰坑前近距离审视,鼻孔里漫过先民已被窖藏得带有霉味的气息,让我产生一种透彻的激动。五六千年以前没有文字,人们虽然已经能够烧制彩陶结网捕鱼撒种收获结绳记事创造那段历史,但却无法记录历史本身。他们无意中丢弃在灰坑里的生活残片被岁月发酵霉变,成为后人用考古显微镜艰难寻找的解开千古之谜的钥匙。

作为窥探先民生活细节的窗口,仰韶村遗址发现于无意之间。受聘担任北洋政府农商部矿业顾问的瑞典地质学家安特生成为其发现人,也带有很大的偶然成分。在安特生眼里,1920年北京的秋天一定特别美——当他用毛茸茸的大手翻捡农商部地质调查所采购员刘长山在渑池采集的古生物化石标本时,一种制作精细、纹饰美丽、色彩鲜艳的陶片让他兴奋不已。在弥漫着浓郁咖啡香气的四合院的轩窗之内,安特生应该是一面翻来覆去地研读着陶片,一面详细询问刘长山寻得这些陶片的过程和发现地的地貌特征风土人情。我猜想,那应该是个下午,斜照的阳光温柔和煦,院外高大杨树上金黄的叶片不时挣脱枝茎的纠缠,翻着优美的跟头悠然飘落在窗台上,偷偷聆听着房间里间或响起的呷品咖啡的细啜和读陶人的啧啧赞叹。

146155325116.jpg

仰韶村出土的彩陶片

1921年春天,在金黄的连翘花粉红的桃花洁白的梨花紫色的桐花共同营造的迷人色彩里,安特生在四名警察的护卫下,到仰韶村停留了八天。作出这种决定,是因为他从刘长山带回的陶片和石器上,读出了一种远古文化的信息。他必须亲临实地进行考察,以印证自己的猜测。也正是这次考察,坚定了安特生确认仰韶村是中国远古文化一处重要遗址的观点。回到北京,他说服了北洋政府,并邀请骨骸专家布莱克博士、古生物学家斯坦斯基博士及中国学者袁复礼、陈德广等人,共同参与仰韶村遗址的首次发掘。

发掘的过程单调而枯燥,开挖探沟的劳作与挖沟挖渠挖地基一样耗时费力。在当地村民眼里,这些外国人外地人并没有什么太重要的事,他们只不过对地里到处散落或地下掩埋的陶片和石头感兴趣。淳朴厚道的仰韶村民主动帮助他们挖掘探沟捡拾陶片,从未想过要什么报酬。当然,这次发掘在当地也引发了轰动——村民们发现,洋人的住处很特别,他们的房子(帐篷)和床(行军床)都是布做的,他们用的汽灯要比自家用的油灯亮得多。更稀罕的是,洋人带来一个名为八音留声机的器物,用手摇搅一番,就能唱出咿咿呀呀听不懂但很好听的“洋戏”。于是,每天晚上,都有许多村民围在安特生居住的小院里冒着寒风听唱“洋戏”。安特生则时不时地给来此玩耍的孩子们散发几块糖果。经过10月27日到12月1日历时35天对17个选点的挖掘,中国远古文化发展史上的空白终于被仰韶村遗址的彩陶填补成灿然的诗,装裱成精致的画。

“崤函古韵”之三《仰韶读陶》

仰韶文化的名气经常引来全国乃至国际上一些重量级人物,像我这样的读陶者到来,在村民中不会引起任何注意。这样也好,少了别人的打扰,倒更容易把思想熨贴在随处散落的陶片上,让那些斑斓的纹饰,勾引出怀古的诗情。

遗址上灰坑最为集中的一段土崖,如今已经建起遮风挡雨的棚廊。棚廊里安放着几个木架,里面摆着陶瓮陶罐陶钵陶盆。我注意到,这些器皿大都经过很大工作量的修复。大片石膏捆绑下的那些文明碎片,固执成原始的形态,昭示着现代生活所不能掩蔽的历史细节。

14615532687140.jpg

这些彩陶制作之精纹饰之美极具震撼力。读着这些陶器,我仿佛看到一幅上古悠远生动的画卷。那时还是母系氏族社会,人类还处在稚嫩的童年。那时,落后生产力下的氏族成员生活非常艰难,他们在与凶猛野兽周旋的同时,还要经常与洪水旱魃等天灾搏斗,这就需要大家携手合作,需要依靠集体共渡难关。于是,以一位德高望重的老祖母为核心,氏族全体成员紧密团结,心甘情愿地牺牲个体需求换取部落发展。我想,最早的道德与善行观念,可能就是由此延伸的。



我出游所选择的绿意膨胀乱花迷眼的时节,对远古人类却意味着青黄不接食物匮乏。于是,部落的男人女人拿着棍棒石块弓箭结伙到韶山的山坡沟壑打猎,有着养儿育女任务的母亲们负责看守家园。生存的危机激发着每一个部落成员都不能有丝毫懈怠,留守的母亲们不仅要带好孩子,还要为氏族烧制生活的必需品。那应该是一个晨曦初露的早晨,在如纱掩映的薄雾里,一群女子结伴来到水滨的窑场,手拉着手开始踩踹沤透的胶泥。那时的孩子也与当今的孩子一样好奇,他们模仿着母亲,在另一处泥堆上嬉戏。于是,粗大的脚掌和瘦小的脚掌发出的或大或小的吧唧声,立即传响成水湄的快乐。从艺术起源于劳动推断,这种踹泥的动作,应该是舞蹈的源头。

脑海里的原始制陶画面来自我小时候学校附近的烧制瓦盆瓦罐的窑场。与我曾见过的烧陶场面不同的是,原始人对身体的遮挡要比今天的人少得多,她们干起活计无需挽起裤脚脱下上衣。由于那时的劳动强度很大,大到经常要与野兽赛跑、角力,重体力活也不像现在这样完全由男人来做。因此,那些烧陶的女性绝对没有现代女性视如生命的线条,当然也不会有当今蜂腰鹅颈的骨感美人观念。

5000多年前的那些绿肥红瘦的春天,腰间围着葛麻织物的粗壮女人们把泥踹熟以后,便分别挖起一团放在慢轮上,用手搓成泥条,再盘成泥筒,然后不停地用手沾着水向上拉伸,按照需要制成各种器物。早期的陶器没有任何装饰,制作技艺的高低,只能表现在造型的合理与否和陶壁的薄厚上。第一次花纹的出现可能非常偶然:制好的坯胎在晾晒时不慎翻倒,湿软泥壁上印上的草叶树枝痕迹在烧制后显得异常美丽。于是,一个心灵手巧的女子便不满足红陶的拙笨,开始有意在泥坯上描绘眼里看到的植物和动物。图案由简而繁,做工由粗而细。再后来,受氏族成员普遍欢迎的部分器物开始抢手,制作这种器物的女子便从渔猎农耕中分离出来,成为类似于当今陶艺师的职业。公众需求产生的成就感,更加激发出她们表达幻想和激情的渴望,人类历史上最早最伟大的艺术创作,就这样宣告诞生了。

或厚或薄、或带花纹或不带花纹的陶片,在我手掌上凝固成奇谲幻想。抬起头来,四月的仰韶村,已被盛开的梧桐花蓊郁成一片瑰丽的霞蔚。我想,当年那陶窑里熊熊燃烧的木柴映出的火光,一定比眼前的紫霞更为艳美。

“崤函古韵”之三《仰韶读陶》

14615532806160.jpg

田间地头花的娇艳草的妩媚禾苗的茁壮,和着春日空濛的氤氲,把已经演进了5000多年的仰韶村装扮得灿烂而宁静。徜徉在树绿花红的仰韶文化里,享受着这片厚重黄土中渗出的远古气息,每个踏访者,都可能产生透视远古先民生活场景的欲望。在这里捡拾的每一个陶片,都可能是一个时光隧道的按钮,让人刹那间回到文明的源头。

尽管中华文明一源说早已被考古史料否定,但黄土文化对中华民族成长的决定意义却毋庸置疑。当年的华夏先民逐水而居,一是为了生活上取水方便,二则是因为河流冲积形成的肥沃地表土利于耕作。为印证自己的想法,我俯下身子,用手掌按压麦垄之间,立即感觉到黄土的疏松,感觉到黄土因挤压而上升的深层水汽。这样的土壤,有利于粗笨拙钝的石制骨制木制农具的耕作。我想,这也许是中华文明首先在黄土区域发展兴盛的原因。

原始农业的进步,还与人们懂得“地力”有关。刀耕火种开垦的土地越种产量越低,让原始人开始每年换地耕种,史书上将其命名为“游农时代”。那时,极为辽阔的地域和山川阻隔在限制人们流动的同时也形成了对文化特殊性的保护,这也诠释了华夏大地上发现的数以千计的仰韶文化遗址呈点状分布以及同期文化千差万别的成因。

在一棵苹果树下,我捡到一块带有漩涡图案的陶片。那粗细变化的曲线,像是毛笔的柔软足迹,这让我惊讶于制作者的鬼斧神工,因为把朦胧的瞬间幻想定格在脑海中显影于陶器上需要相当高超的绘画技艺。而那由粗到细、由繁到疏的图形,也让我想到了天文学上的星团。中华民族的发展过程,与星团的扩散有着惊人的相似。单一部落因成长而繁衍分裂,多个部落因流动而融合重组。林木密如猬毛的莽莽高原和河流沟壑多如繁星的茫茫平原形成的封闭状态终于被一层层打破,西面的仰韶文化与东面的龙山文化在黄河中下游一带汇合,北面的龙山文化与南面的吴越文化在长江下游汇合,仰韶、龙山、吴越三种文化又在江汉一带汇合,到春秋战国时期,最终形成了黄河文化与长江文化大一统的汉族文化。仰韶彩陶泛出的殷殷红色,不正是中华民族纳百川于一海的那缕晨曦吗!

在我眼里,仰韶村遗址就是一部厚重的工具书,密布的灰坑是它的书页,朴拙厚重的陶片是它的文字。这部书的内容告诉我,5000年前的人们,已然用智慧和艺术才情的结晶勾勒出生活的彩色封面和诗性结构,并实实在在地推动着人类自身的进步。在仰韶村遗址上读陶,我读懂了一种思想,那就是自信与创新。捧读这些陶片,我感动于它们的每一个造型、每一帧图案、每一丝曲线,它们所透射出的信息,让我看到那时的天格外蓝山格外绿水格外清人的灵魂格外广阔。

彩陶碎片形成的物质废墟会有不断进步的物质形态替代,而丧失自信与创新形成的精神废墟将会立即沙化成一片荒漠,让整个民族干涸而死。从这一点上说,仰韶村遗址应该是一个文化的驿站,它传承着民族的自强精神,记录着先民的梦想家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