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西行访窟记│第十五天:青天趋暮 但见风沙蚀古城

发布者: IICC | 发布时间: 2017-4-25 15:35| 查看数: 78|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7f51f94ac7cf47ad8dacd8635872f6db_th.jpeg

10月1日。第十五天。

张掖—山丹—景泰。501公里。

   18e0fd3d17bc4b2b9557b94fbd262b84_th.jpeg

考虑到国庆长假因素,策划线路时更多考虑县一级鲜有人去的地方,行路时间也尽量避开高峰。上午十一时稍过,驶上高速,前往永泰古城。

高速上车辆虽然比平时多,但还顺畅;半个多小时后,却出现了堵车现象。越往前走,车辆越聚越多,最后彻底不动。听说前方发生了追尾事故,也不清楚会处理多久,恰好右侧是山丹西出口匝道,索性从这里驶离。

山丹有大佛寺,建于北魏时期,乡道七公里便至。临近时颇感疑惑,这也太新了吧。上网搜介绍,原来旧时遗存全无,1991年重新修建。

甚觉无趣,于是去找汉明古长城遗址。相距二十余公里,路旁田野深处早早便出现残垣和烽燧,断断续续,直到一长串城墙遗迹进入视线,有了文保碑,便在这里开下路面。

文保碑所列是小寨一号烽火台,残高四五米的样子,风侵水蚀严重。两边延伸着略显低矮的城墙,间有断开,意兴相连。根据在较高地带的观察,依次有铁道、明长城、312国道、汉长城、高速公路五条纵线基本并列着向地平线延伸。

   0e2b503ec1ee401bb9bdbc271380dff7_th.jpeg

   ae8eb25aefae4f1690be2ca9b82e3040.jpeg

   2e95fa29901f4ca7a0d1e73a45faf1d6.jpeg

   9bdb3d1fcb874ee99b5b4c87ff9a2656_th.jpeg

   c1c8c59f5f3243ae844206bd595967b9.jpeg

   946bb16a822740bf9d7a1919d94addfa_th.jpeg

   99e107cd29cc4c63817e6c9dd12a4d05_th.jpeg

   8e60cbe7f3f54e86bf5c1853d5470932_th.jpeg

午后近二时,从山丹西再上高速,五时寺滩下,走县道往永泰古城。

二十余公里的路依然坑坑洼洼,不断有堆土截道,左转右回。最可怕的是最后十公里路,对开双车道,红日下泛着清油之光,两侧芦花肆意疯长,摇曳多姿。稍一起速,顿觉糟糕。平平展展的柏油路面尽是横向裂缝,长者几乎与路齐宽。再往下走,路面东揭一块,西陷一片,甚至屡屡出现深坑。迎面或后面不断急速而过的大车让我明白了原因。

后来在永泰古城小学里说起此事,一位当地人很是无奈。这条路原本是符合标准的乡村旅游路,没几年光阴,就被大车跑坏了。景泰县石膏储量居全国第二,水泥、硅铁、石膏粉和煤炭是重要行业,虽然具体是拉什么的大车如此之多对方不言。

六时之前,颠簸进了古城,趋暮的天光浮起一大片土色。

   1743bdc58f1d4d6f8469c2d350a0f1c6.jpeg

   a6edd3f78af04909987ec781c0834212_th.jpeg

   f5e3849fca364c48a217fd080fbadc46_th.jpeg

   1a5f470771cd4a5b9de9d69c61c163e9_th.jpeg

明代

永泰

古城

   b2c9062f433445989c2d4fe911c1f4ed_th.jpeg

   7a53343b153745ffb566e4f53bdef4b8_th.jpeg

   8a113ad02b284eeaab1811b9142c8f0d_th.jpeg

   f40cf3d6d6f74ab1984ff32a862928d4_th.jpeg

   56f6307b62f94d1fb445b01dfcd255df_th.jpeg

   1ec828e77b2a41cebabc42d640488e4c_th.jpeg

古城筑于明代,城楼、炮台、瓮城、护城河齐备,两翼还有绵延数十里的烽火台,为军事要塞,曾有兰州参将驻扎。作为河西走廊最东端门户,远控青海、西藏和新疆,历史上这座形状似龟的堡垒具有很高地位。

尽管数百年来,古城发生了不少变化,但轴线笔直互通的格局至今不改。每年八九个月的风沙期将原本十数米高的城墙吹矮了,也令众多方正齐整的土坯房只留下根基。

▼请横屏看古城全貌

   0406599b10bd4ec8a43fccdad4f131c6_th.jpeg

   362f733e024142bf91806bf43c2a3982_th.jpeg

   43e687c2b82b4331af5c74acec9afd45_th.jpeg

城内少有住民。

在我们逗留的一个小时里,前前后后回来四群羊,最大一群有五百余只,放羊的有四家;小卖部那边几个学生写生,旁边围着两三人观看;带我们去小学的中年男子,以及没有露面的小学校长,加起来我们在这二十余万平方米的空间见到的当地人不过十数位。

   8f993d9f41e5409ab8a8f8b91d25d0a7_th.jpeg

   a9415e76ce314a27945f50ad0be8c8ca_th.jpeg

   30154ab9cba549bcba9aa786cda87760_th.jpeg

   32f91d1cf6164ef889c24974d5b3a4bd_th.jpeg

   4cdb5c3ce97a4d21a4b742e4dd775f55_th.jpeg

小学建于民国,外形也像一座城池,青砖砌就。正门笔直,砖雕密檐、挂落、墙花和匾额,券型双门洞。院落宽敞寂静,两厢长排平房,外接木廊。

通往内院的门与校门相仿,砖雕挂落、墙花和芭蕉匾额,上有“勤勉自修”四字,端正醒目。券型外门洞,里面则是圆洞门,院子当中绿油油一畦蔬菜。现在学生们都在县里读书,此地空留校长一人。

中年男子遗憾地说,类似这样的清代民国古迹,甚至明代建筑,城内原有二十多处,全部被拆光了,要不你们哪能看一眼就走了呢。

   7bac2136be1b4a5dae4b36a35b52eb5d_th.jpeg

   52a43eb3443d425cb6c38636cf53969b_th.jpeg

   4a468650ae8f4aa3b7e0ff67110fdb03_th.jpeg

   77c6355cc7ee4d12a86b9c8d20a7c873_th.jpeg

夕阳已下,我们目睹了残墙被染得紫红的天际线,暮色从每个角落爬上来,稍一怔忡,四野就黑了。

古城居住不便,开始往景泰县城走。来时的路记得,但十几公里后,又被修路撵下了田地。起初还有暖心的指示木牌,渐走渐深,什么标志都没有了,问题又一次出现。手机无信号,到处都是自由行走的车辙印痕,远光灯照射下,纷至沓来的感觉。

惯性走了一段,前面有了较为明显的分叉,三条道路因地势分成高中低三级。没有车辆参照,凭着感觉走了中间一条,但数百米后被迫折回,有一个很大的沟等待填入土方。回来时发现右侧道路有车灯闪过,急忙追上跟行。前车似乎十分熟悉路况,时而欢跑,时而急刹,忽起忽降,起来时仰角很高,车灯成了光塔,降下时完全不见,隔很长时间才露出影子。

一路疲于奔命般,隐约看到星星点点的灯光,知道靠近县城了。又走五六百米,才真正扑入市井喧闹中。

此刻,已经晚上八时。

▼请横屏看古城黄昏

   ea951db7b42148af9b3e88d9dd0962d4_th.jpeg

   9065584cbb6b4ed198611605e2058a95_th.jpeg

第十五天

张掖—山丹—景泰路线图

   069259ef26f34b65864939d57c922a25_th.jpeg

   44b874e0af1948d3859298bc2642ea5c_th.jpeg

石窟

跟着唐晋走西部

续篇更加精彩

唐晋,1966年生,山西太原人

作家、诗人、画家、鉴藏家

著有长篇小说《夏天的禁忌》、《宋词的覆灭》、《玄奘》、《鲛人》、《鲛典》、《唐朝》;中篇小说集《天文学者的爱情》;短篇小说集《聊斋时代》》、《景耀》;诗集《隔绝与持续》、《月壤》、《金樽》、《侏儒纪》;散文集《飞鸟时代》;文化专著《红门巨宅——王家大院》、《二十四院的风度》等

曾在太原、长治举办“诗性的奔突”油画展

   d83a850f487e4484ae31c758a2ea8803_th.jpeg

End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