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阿富汗黄金墓葬,见证丝绸之路矿物珠宝贸易的繁荣

发布者: IICC | 发布时间: 2018-6-30 19:35| 查看数: 1481|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color=rgba(0, 0, 0, 0.298)]印章珠子博物馆 [url=]珠饰与文明[/url]
行游世界,在路上遇见无限美好

1978年11月-1979年2月,
在阿富汗北部一个遗址,
考古学家发掘出两万余件古代珠宝,
绝大部分为黄金质地,
还使用了20余种矿物宝石。
这是2000年前,
丝绸之路矿物宝石贸易的缩影。
1.jpg 🔺 国王与羊角飞马神兽,黄金之丘出土
公元1世纪,阿富汗国家博物馆
「黄金墓葬中的矿物宝石」

这批珍宝发掘于阿富汗北部的瑟伯汗绿洲,是距离恩斯提贝古城遗址约500米的一个土丘。这个土丘被当地人称为Tilla Tepa,乌兹别克语的意思是“黄金之丘”。俄罗斯人把这个遗址称为Tillya Tepe。


1.jpg 🔺 绿松石镶嵌龙兽纹黄金剑鞘

黄金之丘一共发掘出两万余件文物,绝大部分为黄金质地,非常符合“黄金之丘”的称呼。在珠宝类文物中,还包括各种无机和有机矿物宝石,以及金银等贵金属和人工合成材料(玻璃)。



1.jpg 🔺 绿松石镶嵌人乘马车纹饰黄金靴扣


无机矿物宝石:绿松石、青金石、紫水晶、石榴石、孔雀石、黄铁矿、赤铁矿和煤晶,以及各种玛瑙类矿物宝石(红玉髓、白玉髓和多层玛瑙等)。

有机矿物宝石:琥珀、珍珠、珍珠母贝、象牙和鲸鱼牙。

贵金属和合成材料:黄金、银、铅玻璃和钠钙玻璃。



1.jpg 🔺 雅典娜图案黄金戒指印章
1.jpg 🔺 古印度黄金牌饰,公元前1世纪
「黄金墓葬的矿物宝石来源」

这些多达20余种的矿物宝石,主要有阿富汗本地和外来贸易两个来源。


1.jpg 🔺 阿富汗及周边黄金、绿松石和青金石矿产分布

这些珠宝中,数量最多的是黄金。法国研究者Thomas Calligaro对其中部分黄金制品进行X光荧光光谱分析(XRF),发现大部分黄金珠宝的金含量都非常高,达到95-97%,而银和铜的含量非常低。古代高含金量的黄金,通常来自河流的天然沙金。黄金之丘的发掘者,俄罗斯考古学家萨里安尼迪认为,用于制作这些古代珠宝的黄金,来自巴克特利亚本地河流的沙金。根据“阿富汗及周边地区黄金、绿松石和青金石矿物分布图”可知,阿富汗北部,东距黄金之丘约400公里的查赫阿巴出产黄金,这里位于阿姆河上游,河流支线发达,出产沙金。同时,也不排除其他地区沙金的来源。



1.jpg 🔺 绿松石镶嵌黄金发饰
1.jpg 🔺 绿松石、石榴石镶嵌黄金衣饰
1.jpg 🔺 绿松石镶嵌黄金靴扣
1.jpg 🔺 绿松石镶嵌黄金衣饰

绿松石是黄金之丘珠宝中,数量仅次于黄金的珍贵矿物宝石,被大量用于黄金项链、衣饰、耳坠、发饰、头饰、手镯、靴扣、牌饰、戒指、印章、剑鞘、剑柄等的宝石镶嵌和造型雕刻。黄金之丘使用的绿松石大致分两类:一类瓷度很好,铁线(赤铁矿和方解石伴生矿)比较少,颜色偏蓝;一种铁线斑块相对较多,颜色偏绿。其中后者占绝大部分。

参考“阿富汗及周边地区黄金、绿松石和青金石矿物分布图“,东距黄金之丘遗址约550公里的阿富汗埃斯卡瑟姆附近,西距黄金之丘约560公里的伊朗东部地区,都出产绿松石矿物。伊朗东部的“波斯松”,素以瓷度好,铁线少,颜色蓝而著称。其他绿松石矿物来源,通常铁线较多,颜色偏绿色,多呈蓝绿色或绿色。黄金之丘宝藏中,大部分的绿松石矿物可能来自阿富汗东部的的埃斯卡瑟姆附近。少部分铁线少,颜色偏蓝的绿松石,可能来自伊朗东部。如果能采集阿富汗埃斯卡瑟姆和伊朗东部绿松石矿区样本,与黄金之丘宝藏中的绿松石,进行铅同位素等成分的比对研究,可进一步知晓这些古代绿松石的确切来源。


1.jpg 🔺 青金石镶嵌黄金坠饰
1.jpg 🔺 青金石、绿松石、黄铁矿镶嵌黄金衣饰
1.jpg 🔺 青金石、绿松石、红玉髓镶嵌黄金耳饰

已展示的黄金之丘珠宝中,只有10余件镶嵌有青金石,占整体的比例非常小,而且都是小粒镶嵌。青金石矿物产自阿富汗的巴达赫尚,距黄金之丘约470公里。青金石曾经在4000年前的两河文明,埃及前王朝至托勒密王朝,都是极受追捧的矿物宝石。公元前4世纪末近东希腊化时代以后,及公元前1世纪末埃及的罗马化之,青金石作为矿物宝石的需求急剧下降,很少出现在希腊、罗马、埃及和帕提亚帝国的珠宝设计中,这可能导致阿富汗青金石矿物的开采失去了活力。青金石在中亚和古代南亚地区,较少用于珠宝镶嵌,仅在巴基斯坦北部塔克西拉有少量公元前后的青金石饰物出土,远不及在两河苏美尔文明时期和埃及法老时期得到的重视。可能因为青金石在中亚和南亚,不具备其在苏美尔文明和埃及法老时期的宗教色彩之故。


1.jpg 🔺 石榴石镶嵌黄金耳饰
1.jpg 🔺 石榴石镶嵌黄金耳饰
1.jpg 🔺 石榴石、绿松石、珍珠母贝镶嵌黄金饰物
1.jpg 🔺 人物场景纹饰象牙牙梳子
🔺 石榴石、绿松石、红玉髓镶嵌黄金耳饰
🔺 印度黄金章饰,公元前1世纪


黄金之丘宝藏中的紫水晶、石榴石、象牙和红玉髓来自印度,同时还出土了一枚公元前1世纪的印度黄金章饰。印度也向古罗马输出绿柱石矿物宝石(海蓝宝石和祖母绿等)、紫水晶、石榴石、红玉髓、血石(Blood Stone,也称绿鸡肝玛瑙)、水草玛瑙、缠丝玛瑙和分层玛瑙等矿物宝石,用于古罗马的珠宝、戒指印章和凸雕宝石制作。部分印度矿物宝石珠,还通过海上丝绸之路向东贸易到了中国南方,在广西的合浦、广东徐闻和湖南长沙等地,都有出土。


1.jpg 🔺 白玉髓甲虫背印章,公元前4世纪
1.jpg 🔺 人物肖像红玉髓黄金戒指印章
1.jpg 🔺 胜利女神图案孔雀石凹雕印章
1.jpg 🔺 人物头像图案分层玛瑙凸雕黄金项链
1.jpg 🔺 人物头像图案分层玛瑙凸雕黄金项链

黄金之丘还出土了一些玛瑙类印章和凸雕牌饰,有些是更早期的希腊古典时期或希腊化时期遗存,如残损的白玉髓格里芬图案甲虫背印章;有些原料可能来自印度,但雕刻工艺在古罗马完成的矿物宝石印章和牌饰,如红玉髓人肖像印章戒指、孔雀石戒面印章、分层玛瑙材质人物肖像图形凸雕牌饰等。


1.jpg 🔺 狮子形琥珀珠饰
1.jpg 🔺 黄金镶嵌琥珀腕饰
1.jpg 🔺 黄金镶嵌仿条带玛瑙玻璃罗马戒面印章
1.jpg 🔺 罗马提比略皇帝金币,公元14-37年

《汉书·西域传》记载中亚罽宾国产珊瑚、琥珀和玻璃(璧流离)。汉代的罽宾国在今天的克什米尔地区(烈维、沙畹《罽宾考》),是古代游牧民族塞人所建的国家。实际上,中亚并不出产珊瑚和琥珀。珊瑚产自地中海,琥珀产自波罗的海沿岸地区,所以《汉书》记载罽宾的珊瑚和琥珀,包括玻璃(器),都来自古罗马人的海上贸易,罽宾是这个贸易线路上的重要中转站。

黄金之丘墓葬出土的两件琥珀饰物,还有一件典型的罗马帝国玻璃(钠钙系)戒面印章,都来自于古罗马人的海上贸易路线。黄金之丘三号墓还出土了一枚罗马提比略皇帝时期金币,这种金币的制作时间为公元14-37年,这也是黄金之丘墓葬年代判定的重要参考之一。这种金币在塔克西拉和印度中部都有出土,也表明古罗马经由海路,再经印度南部北上的贸易路线,是黄金之丘和中亚矿物宝石来源的重要支撑。


1.jpg 🔺 珍珠点缀黄金发饰
1.jpg 🔺 珍珠点缀黄金发饰
1.jpg 🔺 珍珠点缀黄金头饰
1.jpg 🔺 珍珠点缀黄金树形发饰
1.jpg 🔺 珍珠母贝、绿松石镶嵌黄金扣饰
🔺 珍珠母贝、绿松石、石榴石镶嵌鼓形黄金饰物
1.jpg 🔺 珍珠、绿松石点缀黄金发饰
1.jpg 🔺 煤晶镶嵌黄金项链

1.jpg 🔺 帕提亚帝国金币,公元前1世纪
1.jpg 🔺 帕提亚帝国金币,公元前1世纪
1.jpg 🔺 帕提亚米特里达提皇帝银币,公元前123-前88年

黄金之丘的珠宝首饰上还使用了珍珠、珍珠母贝和煤晶(发掘者误标识为黑琥珀)。珍珠和珍珠母贝可能来自波斯湾。煤晶可能来自伊朗,即当时占据幼发拉底河以东至伊朗的帕提亚帝国。黄金之丘出土了多枚帕提亚帝国的金币和银币,证明了帕提亚帝国可能也在这条印度洋衔接南亚、中亚陆上贸易路线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并且参与了丝绸之路上的矿物宝石贸易。


1.jpg 🔺 黄金镶嵌铅玻璃腕饰
1.jpg 🔺 黄金之丘出土西汉铜镜

黄金之丘墓葬出土了一块铅玻璃,这块铅玻璃镶嵌在三号墓主人的黄金手镯上。铅玻璃可能来自东方的汉帝国。黄金之丘出土了西汉的铜镜,说明这条贸易路线也有汉帝国的参与。黄金之丘还出土了织物,但是目前还没看到更详细的研究,不确定是否有东方丝绸的出土。但是,从这批珠宝上看,汉帝国在丝绸之路的矿物珠宝贸易中参与的比较少。


1.jpg 🔺 黄铁矿、绿松石镶嵌黄金衣饰
1.jpg 🔺 黄铁矿、绿松石镶嵌黄金衣饰
🔺 黄铁矿、绿松石、青金石镶嵌黄金衣饰
1.jpg 🔺 赤铁矿镶嵌黄金饰物
1.jpg 🔺 黄铁矿、绿松石镶嵌圆形黄金衣饰

另外,黄金之丘的黄金珠宝镶嵌中还使用了黄铁矿、赤铁矿、铜和少量的银。黄铁矿、赤铁矿和铜矿的分布比较广,在阿富汗本地也有出产。黄金之丘珠宝上的这部分矿物材料,很可能来自本地矿区。银的使用量比较少,而且来源多样,产地来源不明。

「丝绸之路的矿物宝石贸易」

综上所述,黄金之丘遗址处于古代陆上丝绸之路的重要位置,同时还通过南亚的陆路通道,与红海及波斯湾的海上贸易路线,与古罗马帝国和帕提亚帝国相关联。各种矿物宝石也通过这条贸易路线,来到阿富汗黄金之丘。一些矿物宝石,可能还经由这条路线向北方草原贸易,或向东贸易到汉帝国治下的新疆和内地。


1.jpg 🔺 公元前300年-公元100年陆上丝绸之路贸易线路
1.jpg 🔺 彩绘玻璃杯,贝格拉姆出土
公元1世纪,阿富汗国家博物馆
1.jpg
🔺 放射状棱形纹玻璃碗,贝格拉姆出土
公元1世纪,阿富汗国家博物馆
1.jpg
🔺 菱形切面玻璃杯,贝格拉姆出土
公元1世纪,阿富汗国家博物馆
1.jpg
🔺 鱼形蓝白玻璃器,贝格拉姆出土
公元1世纪,阿富汗国家博物馆
1.jpg
🔺 蜗牛形玻璃来通杯,贝格拉姆出土
公元1世纪,阿富汗国家博物馆
1.jpg
🔺 蓝色玻璃杯,贝格拉姆出土
公元1世纪,阿富汗国家博物馆
1.jpg
🔺 马赛克玻璃碗,贝格拉姆出土
公元1世纪,阿富汗国家博物馆
1.jpg 🔺 阿富汗出土红珊瑚
公元前3世纪-公元1世纪,巴黎吉美博物馆
1.jpg
🔺 二期蚀花红玉髓珠
奥古斯特在和田博拉庄采集
大英博物馆
1.jpg
🔺 二期蚀花红玉髓珠
约公元前500年
新疆塔什库尔干曲曼墓地出土
1.jpg 🔺 二期蚀花红玉髓珠
1.jpg
🔺 二期蚀花红玉髓珠
于田克里雅河圆沙古城采集
1.jpg
🔺 二期蚀花红玉髓珠
西汉,温宿包孜东墓群出土

黄金之丘墓葬出土了多达两万余件黄金珠宝,涉及20多种的矿物宝石。但是来自地中海的红珊瑚、罗马的玻璃器皿、海上丝绸之路常见的各种玻璃珠、在中亚和新疆都广泛出现的蚀花珠(包括蚀花红玉髓珠和黑白蚀花珠),都未见出土于黄金之丘,亦属意外。这批古代文物是一个巨大的文化宝藏,值得大家去关注和研究。

这批珍贵的古代阿富汗黄金宝藏,现在在中国巡展,希望大家有机会亲临现场,见证一个时代的辉煌。


1.jpg 树形黄金头冠,黄金之丘6号墓出土
公元1世纪,阿富汗国家博物馆

行游

著名古珠与印章研究者、收藏家

世界古代印章与珠子博物馆创始人

大英博物馆访问学者

牛津大学访问学者

伦敦大学访问学者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访问学者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访问学者

北京大学硕士研究生

世界珠子研究者协会会员

埃及探险协会会员


行游世界 路上遇见无限美好
了解更多世界古文明知识
请关注公众号“珠饰与文明”

了解更多古代文明内容,点击以下链接:
《砍头,古代的野蛮艺术》
《古埃及的权杖头》
古埃及的苍蝇军功章
《新疆发现古代印度河谷蚀花红玉髓珠》
《古埃及人为什么要画眼线》
古代那些牛轰轰的父亲与儿女
《黄金刷脸,从地中海到西藏》
一块150万英镑的泥巴
《古代东方战车是否来自于西方》
《狗与人类的14000年》
《图解近东印章7000年》
《图解“十”字纹6000年》
《图解万字“卍”符8000年》
《4300年前玉石滚印与古代玉石贸易》
埃及珠宝5000年
图解3500年世界琉璃史
《5000年印度河谷文明》
《古代美索不达米亚滚印上的「国王」》
《从埃及到中国的国王印章
葡萄酒与古代印章
草原黄金|大英博物馆斯基泰黄金展》
《中国藏家刷新古代塔印国际拍卖纪录》
《当商代女将军遇上埃及美王后》
喜马拉雅藏族的蜜腊
从埃及到中国,人类早期彩陶艺术
古代两河文明之 --巴比伦帝国
阿富汗黄金宝藏与中原汉帝国关系
古代两河文明之--亚述帝国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