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2068|回复: 0
收起左侧

[碎叶城(阿克贝希姆遗址)] 闲话安西四镇之碎叶城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4 22:4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哈密古称伊州,明代称哈密力,是丝绸之路进入西域第一个绿洲,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历史上留下了大量文物古迹,尤其以唐代居多,二堡乡拉普乔克古城、白杨沟古佛寺、五堡乡位于大海道雅丹上的艾斯凯夏尔古堡驿站,五堡古墓群,小南湖戈壁的佛塔等等数不胜数。在哈密工作三年有余,居然没去探访,一直是我引以为憾的一桩心事。
02年改行做探险旅游,终于可以得愿以尝了,0十一月底,正好没什么事,约了几个好友去哈密访古。到了哈密,找到了朋友介绍的刘老师,刘老师是个哈密通,对哈密地方史志了如指掌。在他的指引下我们一一造访了上述文物古迹。刘老师的一句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他说唐代的碎叶城有可能就在哈密,当时其他人都没把他这句话当回事,我倒是留意了下,碎叶不是在现在的中亚吉尔吉斯么?怎么会在哈密呢?八成是刘老师的臆断,也就没当回事。
本来碎叶城在哪里,也不是尔等升斗小民所该关心的事。上学时,历史课本也是这么说的,大诗人李白出生在中亚的碎叶城。大文豪郭沫若先生的大作《李白与杜莆》(1971)。据郭老考证“李白出生于中亚碎叶,”而非李白从叔宣州当县令李阳冰说的“陇西成纪(今天的天水市秦安县)人氏。照理说,按照郭老的学识,肯定不会弄错的。更何况据张广达《西域名地出边》所陈述:“早在唐代,中国政府已在碎叶设镇,推行政令到伊塞克湖以西直到恒逻斯地区。本来我也无意去怀疑盛唐时期先祖们开疆扩土的决心 。只是在06年买的新疆社科院出版的《西域研究史》,无意中看到了有关于大诗人李白的一篇文章,又让我想起了当年刘老师的那句唐代的碎叶城有可能在哈密。勾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心,想搞清楚碎叶城到底在哪里?李白到底出生在哪里?
《新唐书·地理志》云:“热海又四十里至至冻城,又百一十里至贺猎城,又三十里至叶支城,出谷至碎叶川口,八十里至裴罗将军城,又西四十里至碎叶城,城北有碎叶水”。按:热海,又名大清池,今称叶塞克湖。谭其骧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第五册(隋唐五代十国时期)“陇右道西部”图中的碎叶镇大约就是根据《新唐书·地理志》定位的。
张广达《碎叶城今地考》比定碎叶城在托克马克以南阿克贝希姆废城,位于今吉尔吉斯斯坦国家直辖区。钟兴麒引徐松《西域水道记叙》:“碎叶有二,清池居一。”按:清池,即大清池,又名热海。
钟氏认为,周伟洲《吉尔吉斯斯坦阿克别希姆遗址出土残碑考》,断言为裴行俭平西突厥都支、遮匐之乱的纪功碑,甚至碑文也“可能”系裴行俭本人所书写,然裴氏于唐高宗调露元年(679)六月辛亥奉命讨伐西突厥,九月壬午擒其十姓可汗阿史那都支及别帅李遮匐以归,总共九十二天,其中还有一段时间在西州校勒部伍。如果他往返于长安与吉尔叶斯碎叶,行程一万五千里,日均二百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况且裴行俭从西州(今吐鲁番)出发,突袭处于昌吉古城的都支,元凶就擒,何须至数千里外的阿克希姆去立碑纪功?
在今天四川省江油县青莲乡李白故居的《李白祖谱世袭谱略图》上,赫然写着“李白的祖父生活在西域碎叶(今新疆哈密一带)”的字样。又据《新唐书·地理志》:“东米国在安国西北二千里,东至碎叶国五千里。”而东米国距托克马克碎叶(又称巴湖碎叶)才不过四十里,按距离来算,也能推算出碎叶国必在伊州(今哈密)境内。碎叶乃突厥语suyab的对译,本义为河流交汇处,故以碎叶为地名者不止一处。清道光二十六年(1846)《哈密志》录姚雨春《咏合罗川》诗,“碎叶城高插木棉”句下原注:“合罗川在三堡,今曰白羊河,唐时回鹘公主城垣迹址存焉。”唐代史籍中的多处“碎叶”,当指“哈密碎叶”。例如唐高宗仪凤三年(678)吐蕃西取四镇,调露元年(679)复置四镇,王方翼所筑碎叶城只能在哈密(见钟兴麒《西域地名考录》“碎叶”条)三堡、四堡一带在汉唐时期是伊吾卢、纳职县的治所,也即拉甫却克古城所在地。
又:上世纪三十年代,学者幽谷曾论证说“今日甘肃安西之西北数百里有碎叶城”。安西即敦煌,其西数百里当然就是伊吾郡(今哈密)。李白是在5岁时随父返回四川的。5岁的孩童对于天山的记忆积蓄在中年后得以挥发,才能够写出“明月出天山,苍茫人海间”“天山三丈雪,其实此天山指的是祁连山,估计是李白幼年随家人入川路过祁连山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哈密出去几百里就是祁连山。从位置和距离上推断碎叶城在哈密更为合理。更奇妙的是,李白给自己儿女取的乳名都颇有意味:儿子叫“颇黎”(大名“伯禽”),女儿叫“明月奴”(大名“平阳”)。据新疆学者钱伯泉先生考证,“颇黎”即佛语“玻璃”的意思,“玻璃”为当时西方输唐之珍物,佛经将它列
为“七宝”之一;“明月奴”是突厥语词汇,今译为“阿依奴尔”,维吾尔语“阿依奴尔”意为“美丽的月光”。
所谓一语道破天机,如此浓厚的西域色彩,如此纠结的西域情愫,早将诗仙李白的心境和暗示表达得十分明白了,难怪我们今天要在天山一隅的哈密苦苦找寻他和碎叶城的足迹了!
640.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