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查看: 4776|回复: 0
收起左侧

[北庭故城遗址] 【AT】北疆制造——一个建筑师关于北庭故城遗址工作站的自问自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4 23:48: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AT】北疆制造——一个建筑师关于北庭故城遗址工作站的自问自答
这是一座新疆的房子,匍匐在天山北麓的绿洲里,自此向北200m,是曾控制整个北疆的北庭故城。作为丝绸之路申报世界遗产项目的重要节点,这里正在建设一座考古遗址公园,它是第一个完成的配建项目。工程从2013年5月开始,7月初结束,消耗了我和工人们的半个夏天。在工地上,我看着这栋房子从图画变成现实。关于它,能讲的故事很多。为了叙述得清晰直接,我设计了一个蹩脚的自我访谈,试着简要描述北庭故城遗址南门工作站建造的点滴。
image002.jpg
北侧(近遗址方向)全景
image004.jpg
南侧全景
image006.jpg
主厅日景
image008.jpg
主厅夜景
image010.jpg
内庭院透视
一个建筑师关于北疆制造的自问自答
六流兼职记者:朱起鹏(以下简称记)
六流职业建筑师:朱起鹏(以下简称建)
记:先介绍一下方案吧。
建:方案从看见基地的第一眼就形成了。因为离遗址很近,房子要尽可能低调,所以选在大道边的一块地。道边有许多大杨树,在那盖房子,大半能被树遮蔽,符合“藏”的要求。房子做低,屋顶覆土,和周围的田野能连成一体。第一轮方案曾把房间扣在一个壳体下面,向遗址敞开,有很美的框景,但壳体这个形式比较抢眼,被否决了。第二轮从进入遗址的路径出发,把工作站做成一个人流的顿点,通过标高和空间宽狭的对比,完成人们进入遗址前的情境转换。后来盖起来,我反复走那个设想的路径,工人们还以为我在哪儿丢了东西呢。
image012.jpg
北入口
image014.jpg
比选方案
image016.png
总平面
image018.jpg
首层平面
记:建成方案好像材质发生了很大变化,为什么?
建:北庭故城是土遗址,为了和遗址环境协调,开始想用夯土或草泥抹面做外墙。但北疆夏季多雨,建筑主体低于周边地面,担心土质墙面会受雨水冲击,就想过换材质。后来在工地现场做了几堵实验墙面,一种用钢网涂抹草泥,一种用当地的大卵石砌筑,还有一种是用天山产的毛石错砌。一圈看下来,都觉得毛石错砌不错,颜色与基地土壤接近,还能和真正的遗址区别开。于是顾不上施工难度,就敲定了。现在看来这个决定挺正确的,它为建筑增加了意想不到的表现力和细部。岁月会在石头上留下痕迹,和遗址一样有时间维度的表达,这让人很兴奋。
image020.jpg
前期试验墙
image022.jpg
实验墙砌筑
记:您说的施工难度指什么?
建:毛石错砌是个手工活儿。想要质朴的效果,石头的大小、形状都要有差异。基本上每块石头都需要石匠的拣选和再加工。低处还好说,工序都在地面进行。可我们的墙面最高点接近4m,需要在半空中搭工作面。石头多数都在750px以上,搬上拿下很花力气。而且我们设计毛石层就400mm厚,砌高了得想办法加强毛石层和建筑外墙的整体性,就需要在里面加连接筋。连接筋是钢的,师傅们砌石头时颇为碍事。林林总总,都是问题。
image024.jpg 毛石挡土墙砌筑过程
记:这些在工地上是怎么解决的?
建:主意多半是师傅们想到的。他们用已粗加工过的方料代替完全不规则的毛石,减小再加工的难度。但我一开始对这办法有些抵触,总觉得会降低建筑质朴的特质。但当料石以斜错的“冰裂纹”(石匠师傅的叫法)砌出一段以后,反倒让我觉得料石错砌比毛石错砌更有微妙的人工感。这种感受对于埋没在田野中的工作站来说也许是更好的,它与周边原始环境形成适度的反差,让它自身的存在感增强了。从另一个方面讲,料石极大减小了施工难度,石块的接缝更容易控制,彼此咬合,墙面的整体性也改善不少。
image026.jpg
石墙细腻与粗糙的对比
image028.jpg
内庭院
记:还有没有类似这种表现工人智慧的例子?
建:门窗的制作也算是吧。建筑里有三扇2.4m×2m的落地大窗,和一扇将近5m2的大转门。我们原以为这种特种门窗要指望门窗厂家订做,可工地偏远,制作量又太小,根本没有厂家承接。后来发现当地的木工师傅们也能鼓捣出来,外观、开合都达到了我们预想的状态。还有卫生间窗洞上的石砌过梁,本来要打一个混凝土过梁,但做了好几次都达不到要求。工期临近,石匠师傅提出拿石头砌,但跨度1m多,不能起券,又没有满足跨度的大石材,怎们可能平砌出过梁呢?后来梁砌出来了,挺漂亮。但拆支撑物的时候我还是很揪心,生怕出什么问题。不过建成这么久,没听到什么动静,看来师傅们没有吹牛。
image030.jpg
石砌过梁支撑体拆除中
记:你觉得这座房子属于低技建造的实践吗?
建:低技是什么呢?低技不是很低的建造技术,相反它是一种需要很高智慧的建造策略。以高效率配置所能得到的资源,以较低的成本达成建造的目的,这才是真正的低技。
如果从这个角度讲,我们的尝试可能算不上低技。首先这个技术不是本地的,石匠们老家都在陕北。石材虽然产自本地,但当地人不用它盖房子。说到底,这是在用外地人、使用外地工艺和本地材料,建造一个适应本地环境的房子。因此它的建造费用远比周围农民房高,付出的管理成本也大得多。
当然,北庭有它的特殊性,地埋、覆土、现代需求的引入,肯定不该与周遭的民宅相比。而且它毕竟尝试利用在地化建造技术展现在地化的特征。施工中,手工艺的部分很大,我们尽量用简单的方式处理复杂的建筑问题,对很多建造方式做了变通,这表达出了偏远建造的特质,算是部分符合了低技的初衷。
在偏远地区,我们总希望结合当地传统的建造模式实现建筑,但这其实是很奢侈的想法。中国多数地区,所谓正规的施工技术水平不高,但乡土建造却飞速退化。许多低技建造手段正在连同建材、工具和建造者一并消失。在这种上下够不着的潮流中,低技建造变得很尴尬。有时仅仅是去为常规建造“补台”,成为个别聪明工匠的灵光一现。系统而有效的乡土建造机制越来越难寻觅,我现在突然很理解王澍培植工匠团队的行为。活着并发展着的乡土建造需要人来真实地传承,而不是作为一个标签被随意粘贴。
image032.jpg
与石匠师傅的合影
记:在北庭的施工现场,建筑师起到什么作用?
建:首先是监督设计意图的落实。地处偏远,项目又小,所以是标准的乡镇施工模式,层层分包,由一个大包工头带领着好几拨小包工头来做。小包工头们身上都背着好几个活儿,这个200多m2的小房子,大家都没有太放在心上。工人们多半是仓促赶来,尽快干完,抬腿就走。系统地理解图纸根本谈不上。糟心的是现场常驻的施工员也并不大懂图纸,大家都按照常规的盖房习惯去操作,弄出不少问题。所以这个项目里,驻场建筑师更多充当的是施工员的角色,将图纸转译成工人们可以理解的指令。为了完成这个任务,我们去新疆之前还做了大量细部三维拆分示意,形成一本施工指导册带过去。后来证明挺有用的,工人们看这个比看蓝图理解得快。
其次是把握施工质量,主要是手工艺部分。砌石头、拼接木质外墙,都是手工活,全靠师傅们的手艺和心情。盯得严一点,完成得就好,松一些,就出纰漏。这样的例子很多,有时是要冷下脸要求返工的。这让我想到赫连勃勃修统万城的故事,无论古今,好工程肯定是严格控制的结果。
image034.jpg 石砌墙面返工
记:这好像都不是建筑师的工作,一个属于施工员,一个是监理。
建:是的,北庭比较特殊,但这也许是这类偏远小工程的共性。建筑师往往要分饰很多角色,才能使项目向好的方向发展。当然建筑师在现场,还有更多更重要的事要做。譬如临时的设计调整,这是最多见的。
image036.jpg 电瓶车停车坪
  拿室外地面说吧,本来希望做出类似水刷石的效果,但做了几块实验地面都不理想,不是露浆严重,就是石子脱落。后来听说西安类似的地面使用沥青做粘接剂,施工队就联系了一堆施工路面的单位,可是人家的大型机械根本塞不进去啊。机器做不了,人洒又很难保证质量。眼看交工日期临近,再去请专业的景观队伍也不现实。于是我就试着在混凝土基层上直接干铺石子,因为在日本古迹中见过类似的铺地例子,也算说得通。结果视觉效果非常漂亮,脚感也有特色,只是但浮石容易藏污纳垢,脏了不好清理,这点比较遗憾。
记:房子建成了,类似的遗憾多吗?
建:多了去了,电影是遗憾的艺术,建筑更是了。从室内石地板的颜色到小便斗的间距,很多地方和理想有差距,但最没想到的是建筑进入使用时的阵痛。建筑落成后,我就离开新疆,半个月后那边传来使用的照片,令人大跌眼镜。即使之前为他们订了管理章程,并选了很多室内设施,但这种远程控制实在是太乏力了。
image038.jpg
竣工后建筑室内
image040.jpg
image042.jpg
使用情况
后来想想,是不是建筑本身也有问题呢?好建筑应该是禁得起折腾的,这个我们还有差距。建筑师总是给建筑设想一个完成状态,在这个状态里,它该有怎样的家具、怎样的装饰、出现怎样的字体都是确定好了的。但其实不可能,使用的人们总有自己的想法,总会有你意想不到的东西钻进设想的场景里。这就要求建筑要有更大的吸附力和包容度。自己做的太纯净,反倒拒人千里之外,这种建筑的适应力就太小了。
image044.jpg
竣工后建筑室内
image046.jpg
落地窗木质开启扇开闭情况
image048.jpg
石砌外墙和木质外墙关系
记:那现在你觉得好建筑的评价标准是什么?
建:满足现在和较长时间后的功能需求;对形成良好区域风貌有益;能反映时间的存在感;施工便捷;牢固耐用;建筑花费与综合效益对等。暂时想到这么多。
项目信息
业主:吉木萨尔县文物局
建设地点:新疆昌吉吉木萨尔县北庭故城遗址南
设计单位: 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一合设计研究中心U10工作室
设计人:于海为、朱起鹏
建筑面积:193㎡
设计时间:2013.3
竣工时间:2013.7
作者简介:
image050.png
朱起鹏,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一合建筑设计研究中心U10工作室建筑师,中国古迹遗址保护协会(ICOMOS China)会员。硕士毕业于天津大学建筑学院建筑学专业。
新浪微博:@朱起鹏给北阙削铅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