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西汉第一国道被破解的背后

2010-5-14 22:20| 发布者: wenbo| 查看: 484| 评论: 0

摘要: 本报6月3日刊登的《“西汉第一国道”之谜被破解》一文,引起了读者的关注。这几天,许多读者给记者打来电话,询问有没有更为详细的情况。为此记者采写了本文,以飨读者。“两枚汉简还原2000多年前真实历史。”5月31 ...

    本报6月3日刊登的《“西汉第一国道”之谜被破解》一文,引起了读者的关注。这几天,许多读者给记者打来电话,询问有没有更为详细的情况。为此记者采写了本文,以飨读者。

    “两枚汉简还原 2000多年前真实历史。”5月31日,记者采访甘肃省博物馆原馆长初世宾先生时了解到,初先生经过长期的研究,通过对 1974年和 1990年发掘的额济纳破城子和敦煌悬泉置汉简中,有两枚关于道路的简牍,进行对照研究后,基本弄清楚了这“第一国道”的具体站点和走向,给我们解开了“西汉第一国道”之谜。

    千古之谜今朝解

    “西汉第一国道”即长安通往河西走廊、西域、西亚的交通大动脉,也是“丝绸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去年7月底,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召开的中国秦汉史国际学术年会上发表了相关文章,关于它在中国的走向一直是人们争论的焦点。因为这条道路的背后隐藏着太多历史谜团。其中最为著名的一个与霍去病有关系。

    霍去病是一个传奇人物,而他从陇西出发进攻河西走廊地带匈奴的路线却是成了一个千古之谜。

    据记载,元狩二年(121年)春,汉武帝命骠骑将军霍去病,发动对匈奴的河西之战。他率万名骑兵,从陇西出发,6天中转战匈奴的五个属国,获得胜利。霍去病与将军公孙敖分道出北地郡进攻匈奴五王国,当时他率军过居延,斩敌三万,迫使匈奴退出河西走廊地区。秋天,霍去病又率军迎接匈奴浑邪王、休屠王归汉。

    可以说,在一年中霍去病前后三次在河西走廊进行过大规模的军事活动。但人们对霍去病当年所选择的路线争执不下。有人说,当年霍去病是从临洮出发经大河家黄河渡口,入青海走青海湖北岸,过扁都口进入河西走廊,迂回进攻匈奴。有人说,霍去病从乌鞘岭翻越祁连山进军匈奴。还有些学者说,霍去病是出北地,奔河套,直趋额济纳,再南攻祁连山。

    众说纷纭的观点,各有各的道理,谁也无法说服谁。

    汉简成为破解钥匙

    就在专家们相持不下的时候,初世宾先生经过长期研究,终于在汉简中找到了破解的钥匙。这是在酒泉地区发现的两枚汉简,虽然出土地点不一样,但是都记载了长安到河西的大道走向和驿站里程。

    这两枚汉简分别是 1974年和 1990年发现的。1974年的额济纳破城子(当时隶属酒泉管辖)汉简,1990年的是敦煌悬泉置汉简。这两枚简牍记载了西汉中晚期从长安经河西走廊到敦煌的驿站里程。专家们把这两枚汉简定名为《驿置道里簿》。这两枚简牍虽然残损,但却能相互补充,清楚地写出了从长安到敦煌一带的驿站和里程。

    初世宾先生是破城子《驿置道里簿》的发掘者,在得悉悬泉《驿置道里簿》的材料公布之后,他经过综合整理分析后,最终确认这两枚汉简上记载的从长安出发到甘肃敦煌一带的驿站是:从长安出发后,沿泾水在泾川一带过泾河,再经月氏、乌氏、泾阳、平林置等地县,到达固原(高平),不翻越六盘山,经今天的景泰芦阳一带,过黄河进入河西走廊。然后经过今天的大靖一线抵达凉州,再由凉州前往张掖、酒泉、敦煌。

    这条道路分为高平道(长安—固原—芦阳)、河西道(芦阳—武威—敦煌)两段。它的开通与张骞探险、霍去病将军拥兵河西有密切关系。

    张骞 霍去病由此入河西

    初先生说,它们的开通与张骞探险、霍去病进军河西有密切关系。据记载:骞初行,“道必更匈奴中”,也就是必经河西走廊。史书中记载的出陇西不一定就是走今天的临洮,陇西是大郡,地域非常广。汉初无安定郡,北地,陇西郡之界限在陇山,以北为北地,以西为陇西。所以说张骞出长安应该是向西北,沿着高平道方向渡黄河,其被匈奴俘获的地方,学术界倾向于河西走廊东端,在景泰和古浪之间。骠骑将军霍去病出征河西,是从博望侯那里获得详细的道路水草情报的。

    因此可以这样说,霍将军春夏秋三次出征,都以高平道、河西道(也就是西汉第一国道)为主干而有所灵活左右。可见,霍去病当年并不是从乌鞘岭或者青海扁都口进军匈奴的,也不是出北地,奔河套,直趋额济纳,再南攻祁连山的。而是从长安经固原,在景泰渡黄河进攻匈奴的。

    过去,有的研究者拘泥于出陇西必自狄道,出北地必自马岭,将出兵路线有点“机械”化,所以方向就出现了偏差。

    这就是说,史书中记载的“霍去病过居延”并不是今天人们说的居延地区(内蒙额济纳旗及其周边的地区)。

    试想,两千年的环境条件能够允许万人大军穿越沙漠、雪山,长途迂回进攻河西吗?

    居延置:西汉国道的关键所在

    初先生认为,研究霍去病出征河西走廊,应当以汉武帝褒扬霍去病之诏书为准,这些诏书与《史记》、《汉书》中所记载的完全一致,最为真实可靠。

    元狩二年春,霍将军出陇西,张骞也是出陇西,乃是泛指陇山以西,不一定就是陇西郡治所“狄道(今临洮)”。夏天,从北地郡出发,就是今天的庆阳、镇原、固原一带,当时属于北地郡所管辖的范围。

    对于当年霍去病是从临洮出发经大河家黄河渡口,入青海,走青海湖北岸,过扁都口进入河西走廊,迂回进攻匈奴这一观点,初先生认为,这种说法完全是不顾汉武帝诏书中记载,一下子把匈奴右部的五个胡国搬到了青海羌人境内。对于霍去病从兰州出发,翻越乌鞘岭,进军匈奴的观点,初先生认为,乌鞘岭是一个战略要地,长期以来是青藏高原少数民族和内蒙古高原少数民族相互联系的通道,汉时是羌人和匈奴的分界点和汇合点,如果元狩二年被霍去病攻破开通,那么金城郡不会晚到四十年以后才设立。对于霍去病是出北地,奔河套,直趋额济纳一带,这里就是人们所说的居延,再南攻祁连山的线路。初先生认为,这样的线路和翻越雪山冰原一样艰难,在两千多年前是不可思议的。

    在汉武帝的诏书中提到一个地名“居延”,这是霍去病进军途中所转折的地点。过去人们曾经把额济纳一带叫做居延,因此有人认为这里就是汉武帝诏书中的居延,但是这样一来,霍去病出征匈奴的路上就要跨跃三个大沙漠,在两千多年前是不可思议的。

    而出土的两枚汉简则记载了一个名叫居延置的地方。这是过黄河后,景泰以西遇到的第一个大型驿站名称为居延置。这个地方在今天的古浪大靖和景泰之间。

    初先生认为,居延置就是霍去病出击匈奴所经过的居延,至少是关于那次战役的纪念地。因此,霍去病进军河西途中转折的地方,不在后人所说的额济纳一带,而在居延置一带。

    这个居延置在唐代仍然很著名。著名诗人王维曾经到凉州慰问抗击吐蕃有功的将士,他写过一首诗《使至塞上》其中写到:“单车欲问边,属国过居延;征蓬出汉塞,归雁入胡天。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萧关逢侯骑,都护在燕然。”这是他触景生情而来的佳作,“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成为描写西北风光的千古绝唱。同时,他的另一首佳作中还写到:“居延城外猎天骄,白草连天野火烧。暮云空碛时驱马,秋日平原好射雕。”所有这些诗句说明,居延置是一个很重要的地方,这个地方之所以用居延命名,很可能就是因为这里原来居住着“居延人”,也有可能是为了纪念霍去病当年的战功。

    采访中初世宾先生将汉简上记载的这条道路称之为西汉“第一国道”。他认为,秦始皇、汉武帝数次西巡,张骞、霍去病探险西征,汉朝时中国初次走向西方的就是这条道路。

    初先生在今天的公路图上根据汉简中的记载画出了西汉“第一国道”的示意。最令人惊奇的是按照汉简上记载的汉里程折算成今天的公里数,几乎连成了一条直线。可以看出,当时人们为了修建这条大道所做的精密设计及巨大的人力与财力的投入。(王文元) 

今日阳关

张骞蜡像

霍去病蜡像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