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帝国时代 — 大夏之地”撒马尔罕、布哈拉“

2018-7-10 17:15| 发布者: IICC| 查看: 525| 评论: 0

摘要: 以从中央之国或者欧亚草原进入大夏之地的顺序来说,大夏四个亚板块当中,“阿姆河中游北岸地区”,应该是最先进入视线的地理单元。以地理结构来说,来自亚洲草原的游牧民族向阿姆河流域方向的渗透路径,是沿着天山北麓一路向西,在卡拉套山南麓的塔什干绿洲稍作停留,然后再翻越突厥斯坦山进入“阿姆河中游北岸地区”;而来自欧洲方向的游牧民族,大多数时候则是溯锡尔河而上,在塔什干绿洲与亚洲游牧民族的南下路线交汇,再沿着相 ...
以从中央之国或者欧亚草原进入大夏之地的顺序来说,大夏四个亚板块当中,“阿姆河中游北岸地区”,应该是最先进入视线的地理单元。以地理结构来说,来自亚洲草原的游牧民族向阿姆河流域方向的渗透路径,是沿着天山北麓一路向西,在卡拉套山南麓的塔什干绿洲稍作停留,然后再翻越突厥斯坦山进入“阿姆河中游北岸地区”;而来自欧洲方向的游牧民族,大多数时候则是溯锡尔河而上,在塔什干绿洲与亚洲游牧民族的南下路线交汇,再沿着相同的路径推进。至于我们最关心的,以张骞为代表的,来自中央之国的旅行者,最惯常采用的路线,是沿塔里木盆地两沿西进,在翻越葱岭进入费尔干纳盆地后,再沿山麓穿越突厥斯坦山。
  当我们在地图上,将上述路线分别标示出来后,就会发现锡尔河上游的费尔干纳盆地,以及中游地区的塔什干绿洲都不能成为三方渗透的必经之地。三条路线所交汇的枢纽点指向的是阿姆河中游北岸地区。很明显,在这种地缘背景下,应该有一些更知名的地缘标签,来取代我们所标定的“阿姆河中游北岸地区”这个仅显示地理方位的名称。既然我们现在分析的是中亚,那么就不妨从现在中亚土著们的视角来选择一个好了。以此来看,撒马尔罕这座历史名城应该是最合适的了。
  与塔什干一样,撒马尔罕也是乌兹别克的重要城市。仅仅考虑乌兹别克斯坦内部地缘结构的话,这座乌兹别克第二大城市,也许更应该成为首都(那样它肯定就是第一大城市了)。每一座繁荣城市的建立,一定会与一条河流的存在息息相关。这座位于阿姆河北,突厥斯坦山南的绿洲城市,所依附的河流就是我们之前所提到过的“泽拉夫尚河”。在所谓“河中地区”,除却锡尔河、阿姆河这两条大河之外,泽拉夫尚河可以说,是唯一会与这二者同时被提起的河流。而从地缘位置上来说,泽拉夫尚河所孕育的绿洲甚至可以说是河中地区的核心之地。
  从位置上来说,撒马尔罕位于泽拉夫尚河的中游河谷地带。也就是河流从高山下来,紧贴山地的部分。这也是整个大中亚地区的一大特色了,紧邻高山的中游河谷地带往往会比深入腹地的下游地区,更有绿洲潜力。不过泽拉夫尚河被山地庇护的河谷低地,并非是这条河流的全部潜力所在。我们从地图上来能看出,泽拉夫尚河与阿姆河有近在咫尺的感觉。如果这两条河流能够合流,那些在它们交汇之处应该会有机会形成一个三角洲绿洲,并成为灌溉农业兴盛之地。
  然而现实的情况是,泽拉夫尚河并没有汇入阿姆河。尽管有些遗憾,但却并不代表泽拉夫尚河下游,就只能默默无闻的淹没于沙漠之中了。它的上游所依托的集水区,是天山山脉的西段“阿赖山”,突厥斯坦山脉又从侧翼为其保证了中游地区的淡水补给。在这片沙漠包围的低地上,生成有一个有二千多年建城史的城市——布哈拉。事实上,泽拉夫尚河未能最终流入阿姆河的原因,很有可能就是布哈林、撒马尔罕绿洲很早就被进行了农业开发。在生活在布哈林绿洲与撒马尔罕绿洲的居民共同开发下,泽拉夫尚河之水被大量消耗以至于与阿姆河失之交臂。不过,这也不算是坏事,毕竟这些河水最终都为人类所用。对于地缘上最大的影响,本来应该出现在阿姆河——泽拉夫尚河河口的绿洲,被北移到了布哈拉地区。
  现在看起来,所谓的“阿姆河中游北岸地区”的范围,似乎可以被缩小为“泽拉夫尚河中下游地区”,或者说撒马尔罕、布哈拉两座城市(也可说绿洲)了。至于周边更为广袤的区域则应该是被沙漠所覆盖了。不过有了在卡拉套山之南的经验,我们再审视这个地理结构有如翻版的区域,就应该在泽拉夫尚河以南,看看有没有在邻近山地的地方,发现一个在淡水补充问题上“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介于沙漠与农业绿洲之间的干旱草原地带,就象“南饥饿草原”那样。当我们以这种逻辑进行推定时,很快就会在泽拉夫尚河之南,阿赖山西端之北,真的找到一片干草原——卡尔希草原。由于所依靠的山地,为面对西风带的阿赖山西麓,卡尔希草原上甚至还出现了一条源自阿赖山的,略具规模的河流“卡尔希河”。
与中游地区还能从周边山地补水的“泽拉夫尚河”相比,卡尔希河就没那么幸运了。在古典时期的技术条件下,它的下游地区并没有足够的湿地,来支撑布哈拉那样的绿洲存在。和大多数从系出天山的河流一样,雪水从高地奔流而下,在山前形成的冲积扇平原是卡尔希河流域的精华所在,也是开发绿洲农业、建立“城国”的希望所在。在现今乌兹别克斯坦的行政版图上,矗立在这片绿洲上的城市叫作“沙赫里夏勃兹”。不过就整个卡尔希河来说,其现在地缘中心现在却是在卡尔希河下游的“卡尔希城”(地理范围为卡尔希草原的“卡什卡达里亚州”首府)。
  如果以卡尔希城的位置来说,它的确是整个卡尔希草原的地理中心。不过我们刚才也说了,就其本身的水资源状况来说,却并不足以在古典时期的地缘政治舞台上占据一席之地。与撒马尔罕这些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古城相比,卡尔希所在的卡尔希河下游,一直要到14世纪才有机会因交通需要,而成聚集定居者。
  真正让它及整个卡尔希城有机会成为卡尔希地区地缘中心的原因,来自于工业技术的运用。在俄国人成为整个中亚地区的主人后,他们在中亚大规模的开建了一系列的水利工程(苏联时期)。以使得那些“白白”流入沙漠、咸海的雪水,能够将那些地势平整,介于原始绿洲和沙漠之间的半干旱草原,转变成为高产的灌溉农业区。在这种思维指导下,锡尔河中游、卡尔希河下游半干旱的“南饥饿草原”、“卡尔希草原”,都升级成为了农耕区。而锡尔河、阿姆河、泽拉夫尚河之水,则成为了润泽这些草原的源头。
  在卡尔希草原被大规模进行农业开发之前(也可以说是整个古典时期)。史称“渴石”的沙赫里夏勃兹,才是卡尔希河流域的地缘中心。对于渴石或者沙赫里夏勃兹两个名字,知道的人应该不多。不过提起建立了帖木儿帝国的“跛子帖木儿”来,相信对历史感兴趣的人大多都会有印象了。
  在世界历史中,帖木尔之所以闻名,是因为他以卡尔希流域为起点,建立了一个与波斯帝国、塞琉古王朝重合度颇高的帝国。并且顶着蒙古黄金家族后裔的名义,入主了印度西北部地区。这对于以蒙古帝国为荣的一些人来说,又间接增添了兴奋点。毕竟以此逻辑来看,蒙古人及其后裔,在中世纪所征服的每一寸土地,似乎都应该模糊归属于华夏文明。
  事实上,即使认定蒙古帝国的荣耀应该归属于中央之国,帖木尔帝国的建立也应该被归类于中亚突厥人的崛起。只不过成吉思汗在欧亚大陆史无前例的那次征服,使得后来的游牧政权,愿意与其建立历史渊源,并试图以此来继承他的政治遗产罢了。不过如果要说帖木尔帝国,就此与中央之国一点关系没有,也是不尽然的。因为这个突厥血统的征服者,生前最后一个愿望就是“回到”突厥帝国曾经染指过的东亚,与当时的明帝国一战(即使在今天,以突厥帝国继承者自居的土耳其,也一直宣称“从亚得里亚海到中国的长城”都是他们的利益区)。只不过随着他的离世,没有继承者愿意再去实现这个宏伟愿望罢了。
  单一地理结构来看,卡尔希河流域的命运很显然应该和泽拉夫尚河流域捆绑在一起。我们也可以将突厥斯坦山和阿赖山所共同庇护的这片地区,称之为“泽拉夫尚——卡尔希盆地”。就这两条河流的关系来说,应该是很有机会被同一族群或者政权所覆盖。其中绿洲条件最好的撒马尔罕是最有机会成为整个板块的地缘中心。事实上,在帖木尔开始在中亚地区的征服后,也的确将都城设立在了撒马尔罕。
  然而以我们所用来解读中亚地缘结构的历史时段来说,帖木尔时代还是过于置后了,它所提供的证据并不一定能够证明,在张骞到来之时,整个“阿姆河中游北岸地区”也会拥有类似的地缘结构。提出当时或者相近时代的历史证据,会更有利于我们从大历史角度,来定位这个板块的地缘属性是否稳定。而对于希望看到这一点的朋友来说,其实也并不会感到失望。因为在下一节的内容中,消失以久的大月氏人即将出现在泽拉夫尚——卡尔希盆地。并且作为与“大月氏”有直接血缘关系的,两个曾经出现在中央之国历史中的地缘标签:粟特和昭武九姓也即将出现。


上级目录


本级目录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

最新评论

同地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