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罽宾道”漫谈——法显西行“从于阗至犍陀罗”(上)

2016-11-23 16:23| 发布者: IICC| 查看: 757| 评论: 0

摘要: 在法显时代,世界佛学的中心在罽宾(斯利那加)。罽宾,人杰地灵高僧倍出,众人求法亦以至此为荣。罽宾高僧来华的有,佛大什和佛陀耶舍等。留学罽宾的高僧有,佛图澄和鸠摩罗什等。汉地高僧赴罽宾的有,智严和宝云等。 从罽宾来华或从汉地到罽宾,行道最险的是翻越帕米尔高原(葱岭)。帕米尔高原,是五大山脉交汇所形成的巨大山结,它们是喜马拉雅山脉、喀喇昆仑山脉、昆仑山脉、天山山脉和兴都库什山脉。它群峰耸立,冰雪皑皑 ...
  ——法显西行“从于阗至犍陀罗”

       在法显时代,世界佛学的中心在罽宾(斯利那加)。罽宾,人杰地灵高僧倍出,众人求法亦以至此为荣。罽宾高僧来华的有,佛大什和佛陀耶舍等。留学罽宾的高僧有,佛图澄和鸠摩罗什等。汉地高僧赴罽宾的有,宝云和智严等。
 
       从罽宾来华或从汉地到罽宾,行道最险的是翻越帕米尔高原(葱岭)。帕米尔高原,是五大山脉交汇所形成的巨大山结,它们是喜马拉雅山脉、喀喇昆仑山脉、昆仑山脉、天山山脉和兴都库什山脉。它群峰耸立,冰雪皑皑,是中外交通的天然屏障。
 
       亚历山大大帝,曾想翻越帕米尔征服中国。未料,强悍的欧洲兵团被暴风雪掩埋。智猛团队十五人,“始登葱岭而九人退还”。法勇团队二十五人,“登葱岭度雪山同侣失十二人”。自古以来,中印交通的“瓶颈”在此,史称“罽宾道”。 
  
       公元402年初,法显一行来到于阗(和田)。于阗,位于帕米尔东侧,是求法先驱朱士行西行的终点。于阗,全民信佛,僧人数万,大寺院有十四座,小寺院无数。于阗人,擅长梵呗热情好客,家家备有僧房以供行者。王新寺,高二十五丈,造型精美金碧辉煌,建设周期八十年。瞿摩帝寺院,用斋时,三千人威仪齐肃次第而坐,“施主一粒米,大如须弥山”,众人器钵无声一切寂然。驻锡三个月,其“佛诞”庆典给法显留下深刻的印象。
 
       法显说:西域诸国“唯国国胡语不同,然出家人皆习天竺书天竺语。”考古证明,于阗人当时的口语是波斯语,文字用梵字拼写。据此可知,于阗文化,是先波斯再天竺。《华严经》梵本得自于阗,译家也来自于阗。此地堪称佛国,满街都是圣人。然玄奘去后百余年,于阗亡国了。文化的消失,才是真正的亡国。征服者是突厥人,伊斯兰文化由此东扩。此时汉地内讧,无暇西顾。吐蕃,于是占领河西走廊,将伊斯兰势力止步于塔里木盆地。华夏文化之大格局,由此奠定。
  
       离开于阗西行,道路宽阔平整,南面是连绵高耸的昆仑山脉,北面则是浩瀚无垠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在道二十五日,法显一行抵达子合国(莎车)。进入该国,首先接受试炼。小乘学者即遣不留,摩诃衍则请停供养。子合山区浮屠林立,玄奘说,有一石窟内含三尊肉身罗汉,入寂多年须发恒长,沙门时往为剃。法显住此十五日。从子合南行四日,法显一行进入葱岭。这里属於麾国地界,安居三月后,法显与同伴抵达竭叉国(塔什库尔干)。
 
        竭叉国,汉称蒲犁“户六百五十,口五千,胜兵二千人”。该国,有十二座城。国家虽小,然国王曾率师远征,迫使呾叉始罗国(塔克西拉)交出学者童受。童受,是经量部的大师。当时,东有马鸣、南有提婆、西有龙树、北有童受,号为“四日照世”。这里供奉着佛唾壶和佛牙。佛唾壶“以石作,色似佛钵”,众人为佛牙起塔。竭叉圣物如此,可证其国家实力。
 
        竭叉国,位于葱岭山中,土地山寒不生余谷唯熟麦耳。竭叉人引雪水灌溉,听说汉地待雨而种,笑曰:“天何由可共期待也?”此地,有千余僧尽小乘学,麦熟后众僧受岁,可知是懂天文气候的。法显来时,国王正主持五年一度的佛教大会。会上,国王和大臣纷纷向众僧布施财物。布施,为六度之首。
 
        竭叉国王城,有斯卡多说和喀什说等,但学者多认为,应在塔什库尔干县境内。塔什库尔干县,现为我国最西部的县份,有四十多条峡谷和山口通向境外,法显宋云等经这出去,玄奘悟空等由此归国。古人云此“总万国之要道无不由”,故不无道理。


       从塔什库尔干县城“石头城”南行,经“公主堡”计约130公里,便是我国和巴基斯坦的界山大阪——红其拉甫山口。法显,或许经此“出境”。红其拉甫山口,也是“青红高速公路”(青岛—红其拉甫)的西部终点。


上级目录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