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鸠摩罗什舍利塔与草堂寺

2016-11-11 15:14| 发布者: IICC| 查看: 836| 评论: 0|作者: 刘兆鹤

摘要: 2016-11-10刘兆鹤陕西省文物局汉唐网草堂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鸠摩罗什舍利塔,在户县圭峰山下的草堂寺内。是国务院2001年6月25日公布的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为陕西省珍贵的文化遗产。  草堂寺是被称为“佛经第一译师”鸠摩罗什三藏法师译经和存放舍利之所,为我国佛教“三论宗”“成定宗”以及日本国“日莲宗”等佛教主要宗派的祖庭,是驰 ...

2016-11-10 刘兆鹤 陕西省文物局汉唐网



草堂寺

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鸠摩罗什舍利塔,在户县圭峰山下的草堂寺内。是国务院2001625日公布的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为陕西省珍贵的文化遗产。


  草堂寺是被称为“佛经第一译师”鸠摩罗什三藏法师译经和存放舍利之所,为我国佛教“三论宗”“成定宗”以及日本国“日莲宗”等佛教主要宗派的祖庭,是驰名中外的佛教圣地。


  该寺南有紫阁、圭峰诸山罗列,东西有高冠、太平二水环绕,风景优美。尤其是在寺内修竹掩映的西北隅,有大书法家赵朴初题名的烟雾井一口,早年有烟雾由井内升腾而出,形成“草堂烟雾”的奇观,为著名的关中八景之一。

据隋朝费长房所撰《历代三宝记》云:“世称大寺,非寺本名,中构一堂,缘以草苫,即于其内及逍遥园二处翻译佛典。”故名曰草堂寺。又云“魏(西魏)末周(北周)初,衢街稍整,大寺因而成四伽蓝,草堂本名,即为一寺。”据此可知,草堂寺约创建于后秦弘始年间即东晋安帝时期,是本省最古老的寺院之一,加之又是多个佛教主要宗派的祖庭,因之著名宗教学者任继愈主编的《宗教词典》中所录的全国佛寺中陕西只有草堂寺与青龙寺,足见其在全国也很驰名。

寺在竹林之心

其竹将盖十倾


  草堂寺在后秦时规模宏大,到了宋代嘉祐年间,时任户县主薄的程颢《游南山诗》注云:“寺在竹林之心,其竹盖将十顷”,宋崇宁时期,唐遘诗云:“圭峰大土翻经处,雅俗今犹说草堂。十顷筠篁环殿阁,百年松桧老风霜”,由此二诗可知,当时面积仍在千亩左右,明、清时期有所缩小。现在的草堂寺,在政府的支持及寺院方丈僧众的积极努力下先后添建了天王殿、大雄宝殿、法堂、藏经楼、罗什纪念堂和僧舍等百余间。面积也扩至160余亩。仍是本省屈指可数的大刹。

澄清事实

以免以讹传讹


  草堂寺创立至今的一千多年中,几经兴衰。最值得一提的兴盛时期,为唐穆宗长庆年间,宗密禅师驻锡草堂寺后,大振宗风,中兴草堂,唐文宗大和二年(828)庆成节皇帝邀宗密入内殿,问法要,赐紫方袍为大德。君主如此见重,当时士大夫多有归崇,尤其与宰相裴休交厚,寺内保存的《唐故圭峰定慧禅师传法碑》,便由裴休撰书,柳公权篆额。欧阳修在其所著的《集古录》中云:“《圭峰禅师碑》,唐相裴休撰并书……,其字法世所重也”。

   

      197994日国家文物局将《唐故圭峰定慧禅师传法碑》公布为第一批国家书法艺术名碑。但却从未印刷出版过,为了使这一书法艺术瑰宝广为流传,敝人与故交时任三秦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宁品先生,几经交涉,由户县文物管理委员会供稿,三秦出版社出资,于19856月将《圭峰定慧禅师碑》法帖印刷出版,交新华书店在各地发行,宁品社长请余撰写了前言,刊于碑帖首页。


  寺内另有一通《敕封大智园正圣僧禅师僧肇碑》。陈景富研究员在其专著《草堂寺》一书介绍该碑时写道:“1979年省文管部门移交草堂寺给户县时,打算把碑运回西安,不慎倒地断裂为数块。”关于草堂寺移交,省政府办公厅1983728日以陕政办发(198378号文的通知云:“副省长林季周、孙达人于75日召开座谈会,研究了户县草堂寺的移交问题……会议认为,草堂寺是全国佛教重点寺院之一,遵照国务院通知精神,将草堂寺由文物管理部门移交给宗教组织管理使用,是落实党的宗教政策的一项重要措施,……在交接过程中,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转移损坏寺院文物。”省政府在通知中明确提出“不得转移损坏寺院文物”,省文物管理部门在移交时怎可能“打算把该碑运回西安呢”,再者该碑为清代刻立,时间较晚,相比省内诸多重量级文物,历史价值相对较小,也未刻撰书人姓名,亦非文豪大家或书法高手之作,艺术价值也太小。这样一块几乎没有文物价值的碑石,文物部门是不可能拉回保护的。敝人作为省政府通知中确定的交接组成员,自始至终参与其事,整个移交工作进行的十分顺利稳妥,并无转移和损坏寺院文物的现象,该书所写僧肇碑“移交时省文管部门打算把碑运回西安不慎倒地断为数块”之说,属于无稽之谈。


  据“一九五六年丙申冬月望日力空初草”的草堂寺碑石简介中说,该碑于“同治年间,焚于兵火,碎为八块,埋于土中,一九五六年出土”。力空法师于1956年(陈书误为1958年)来到草堂寺任主持,该人早年曾任过河北省阳泉县、灵寿县和山西省定襄县县长,后因不满国民党官场腐败于1932年出家为僧,著述颇丰,他在其年谱总结中说“凡事务求实在”因之其所记关于僧肇碑的破碎年代是可信的。草堂寺移交给宗教组织是在座谈会后,各项移交工作准备就绪,移交单位:省文物管理委员会。接收单位:省佛协、户县民政局、草堂寺僧人。监交单位:省文物局、省民委、市民委的负责人在移交清册上签字日期为1984229日。陈书所写移交时间为1979年是不对的。草堂寺由文物管理部门移交给宗教组织管理使用是落实党的宗教政策的一项重要措施,又有林、孙两位副省长参与其事,省政府还为此事发了文件,这在该寺历史上实属一件大事,作为15万字《草堂寺》专著应该详加记述,以彰显政府对宗教工作的重视和对僧人的关怀,但该书对这些均未提及,作为亲历者应该说明真相,澄清事实,以免以讹传讹。

我国历史上

第一个国立译经场所


  鸠摩罗什(344413)这位被《陕西五千年》书中称为“关中佛教祖师”的高僧据梁《高僧传》和《出三藏记集》所载,于晋康帝建元二年出生于西域龟兹(今新疆库车),其父鸠摩罗炎,天竺人,将嗣相位,出家从佛,东渡葱岭(帕米尔高原)来到佛教极为兴盛的西域龟兹,被龟兹国王迎请为国师,妻王妹,生罗什,其七岁随母出家,先通小乘学,后通大乘学,名满西域。“西域诸国咸伏罗什神俊,每至讲说,诸王皆长跪坐侧,令罗什践而登焉”(二十四史·晋书·鸠摩罗什传)。

  当时有东土僧人,僧纯与昙充,赴西域求法,聆听过罗什讲经,赞叹不已。二人回到长安后将罗什才学告知僧界领袖道安,道安便建议崇尚佛法的前秦皇帝符坚,设法迎请罗什,适逢西域鄯善国王等到长安朝贡,愿作向导。因此,符坚便派骁骑将军吕光,率精兵七万西征,于晋太元九年(384)攻破龟兹而得罗什,在归途中闻符坚被姚苌所害,前秦灭亡,吕光便屯兵凉州,自立为大凉天王,史称后梁。“罗什在凉州积年,吕光父子既不弘道,故蕴其深解,无所宣化。姚兴遣姚硕德西伐,破吕隆(吕光之子)乃迎罗什,待以国师之礼……尝讲经于草堂寺,兴及朝臣大德沙门千余人肃容观听”(《晋书·鸠摩罗什传》)此时为弘始三年(401),什公已58岁。


  罗什讲经一段时间后,便开始翻译佛经,四方僧人慕名来集者三千余人,内有僧肇等所谓的“四圣”“八俊”“十哲”等贤哲大德,襄助罗什译经。他们均由后秦朝廷出资供养,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国立译经场所,也是规模空前的译经活动。罗什由于在天竺和凉州均待过多年,所以既通梵语又娴汉言,给其译经工作带来很大便利,因之他改直译为意译,其译经态度又异常严谨,一字一句无不精推细敲,“一言三详,然后著笔”共译出经典“七十四部三百八十四卷”(《开元驿教录》)。其所译佛经在内容表达和词语运用上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


  寺内所存的唐太宗赞鸠摩罗什三藏法师诗中云:“十万流沙一振锡,三千弟子共翻经,文含金玉知无析,舌似兰荪尚有馨。”不但称罗什是圣人,并赞扬其所译经典文含金玉。著名史学大家范文澜在其所著的《中国通史》中说:“鸠摩罗什主要事业是翻译经典,以前胡僧译经因不甚通达汉语,文句多晦涩难懂。鸠摩罗什改直译为意译,文句接近汉语,义理依据梵本。他临死时发誓说,如果译文不失大义,死后焚身,舌不坏烂。可见他对翻译的忠实是很自信的。


  鸠摩罗什在长安译经三百余卷,《晋书·载记》”说“今之新经皆罗什所译”。新经文美义足,在文士群中便于流传,佛教影响愈益扩大。”什公舌不烂之说流传甚广,《佛教史》作者任继愈教授发表在《西安日报》上《草堂寺访罗什骨塔》诗末句云:“何日启龛栊,舌根可曾烂”。曾经翻译过我国古代大量佛教典籍的美国当代著名汉学家比尔、波特在其新著《空谷幽兰》一书中写到鸠摩罗什译经时说:“1600年来,他所翻译的经文,无论在风格上还是在语法上,都再也没有人能够超过他。他的《维摩诘经》被认为是中国文学的瑰宝之一,他的《金刚经》和《心经》大概是中国被引用的最多佛经了,还有他的译文比其他译者的译文更具韵味,直到今天,在东方没有一场佛教仪式中不使用鸠摩罗什所译的经文。他的《阿弥陀经》是净土宗的基本经典之一;他的《妙法莲花经》,促成了天台宗的形成。而他所翻译的龙树和圣提婆的著作,则成为他自己弟子所创立的三论宗的基本经典。”


  罗什的译经工作在我国译经史上有着划时代的意义,佛教界以罗什译经为分水岭,以前的译本称为“旧译”,罗什译本称为“新译”,“新译”几乎完全取代了“旧译”,一直流传至今。罗什带来的大乘空宗理论堪称唯心主义的极致,它以丰富的内涵极大地启发了中国哲学界,魏晋的玄学因而得以上升到更高的层次,其对中国文化、哲学、思想领域的贡献也是功不可没的。


  正如梁启超所说:“鸠摩罗什所译经籍,亦多以发扬大乘性空佛学为主旨……大乘佛学自此广被升华,不仅在中国思想史上照耀千古,即在世界佛教史上亦成为一枝独秀的局面。”罗什不但在国内佛教界享有盛誉,在国际间也为各地佛教徒所推崇,日本国佛教日莲宗奉罗什为祖师,给草堂奉送罗什尊像,并资助一千五百万日元在寺内修建鸠摩罗什纪念堂,还先后十多次组团来访参拜鸠摩罗什舍利塔等。远在南洋的新加坡佛教界先后印刷《鸠摩罗什法师传》数万册,赠送僧众,大力宣扬。

薪灭形碎,惟舌不烂


  罗什法师于晋义熙九年(413)四月十三日圆寂,享年七十,遗骸火化后,“薪灭形碎,惟舌不烂”《晋书·鸠摩罗什传》。并得舍利多枚,在草堂寺内建舍利塔一座,塔高2.5米、八面十二级,用玉白、砖青、墨黑、乳黄、淡红、浅蓝、赭紫,灰白八种颜色的大理石镶拼而成,俗称“八宝玉石塔”。


  该塔在《户县(旧)志》称“为西域所贡”。式样为亭阁式,底座呈方形,每过长169厘米,高26厘米,方座之上为圆台,高15厘米,上下有边棱,中间雕有16座须弥山峰,并有佛像,瑞兽等位于其中,外侧隐约可见阴刻多组花纹图案。其上重叠三层亦为圆形,浮雕出云台、水波、蔓草等,中、下二层高度与直径较小,上层最大,高18厘米,直径近百厘米,云台外沿均向外浮雕祥云12朵,生动精美。三层云台间都有束腰,显得层次分明。云台上为八棱形宝龛,雕刻倚柱、阑额,板门、棂窗等,宝龛北面正中竖刻楷书“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舍利塔”两行十三个大字。东面刻有担任过南宋副宰相权邦彦于丁酉仲秋晦,亲来礼而作偈言:“大士入东土,姚秦喜服膺;当年罗八俊,尽是诘三乘,翻译明佛旨,圆通并祖灯,如何生别派,南北强分明。”宝龛其余几面雕刻有窗棂图案,西南面窗棂下横刻“孙阳来”三字,宝龛南面正中门扇上刻有门锁及横排四行24个门钉图样,龛顶复有四角攒尖顶式屋面,雕出屋脊,瓦陇、檐口与仿木栓头等,檐下满布阴刻飞天图案,极其生动流畅。塔刹部分由须弥座、复仰莲及扁圆宝珠构成,清同治元年(1862)塔顶毁于兵火,寺僧以山石仿照原形雕刻补之。整个塔体比例匀称,雕琢精湛,造型典雅,古色灿烂,既有仿木亭阁构造的玲珑精巧,又有石材雕刻之细腻圆润,堪称宝贵的古代艺术珍品。


  为了使这座宝塔不受日晒雨淋,1956年人民政府拨款重新修建了四角飞檐的塔亭,在南面安置了玻璃格门,既可以关锁,又能透过玻璃观瞻。并于塔亭周围约5米处修筑了长20.5米、宽16米的砖砌花墙,并升高了地面,成为一座庄严清静的塔院,以供中外僧众和游人拜谒与参观。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