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悬泉置汉代帛书《元致子方书》

2020-10-26 09:00| 发布者: Ansanjin| 查看: 197| 评论: 0|来自: 甘肃省文物局

摘要:   简牍帛书是书写文字的重要载体,记载了古丝绸之路的发展历程,是研究古丝绸之路的原始文献,更是丝绸之路的全景式画卷。通过它可窥见大国外交关系,通过它亦能了解汉代军民之间的私人往来。在河西汉塞出土的数以万计的简牍帛书中,留存了不少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私人书信。相较与那些程序化的官府公文书,这些珍贵的私人书信最能反映汉代河西屯戍吏卒 ...


  简牍帛书是书写文字的重要载体,记载了古丝绸之路的发展历程,是研究古丝绸之路的原始文献,更是丝绸之路的全景式画卷。通过它可窥见大国外交关系,通过它亦能了解汉代军民之间的私人往来。在河西汉塞出土的数以万计的简牍帛书中,留存了不少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私人书信。相较与那些程序化的官府公文书,这些珍贵的私人书信最能反映汉代河西屯戍吏卒的生活状况、日常起居、衣食住行、情感世界、人际交往及社会风气等。

  甘肃简牍博物馆有一件考古编号II01143:611的帛书,1990年出土于敦煌悬泉置遗址(世界文化遗产,同时出土23000枚汉简),为国家一级文物,是“元”写给“子方”的书信,故取名《元致子方书》,帛长23.2厘米,宽10.7厘米,10行319字。综合已有研究成果,帛书的可能时代为西汉晚期及汉元帝、汉成帝、汉哀帝期间,即公元前48年——公元前1年。

  《元致子方书》

  帛书详细的记载了元托好友子方代办四件事:第一件事,元在敦煌戍边值守,请子方代为购买一双尺码为27厘米(43码)的鞋,并对鞋子的质量做了要求,即鞋子应为质地如丝绢柔软一样的牛皮鞋,且鞋底要厚能耐穿,鞋买好以后请来敦煌出差的同事捎来即可,同时元还请子方代买五支好毛笔。第二件事,元请子方代为问候次孺,如次孺不在,烦请问候次孺妻子容君。第三件事,吕子度想请子方刻一方印章,但不好意思自己开口,故请元代为转达,元请子方定给自己面子,为吕子度刻一方规格为“御史七分”,有龟钮,印文为“吕安之印”的印章。第四件事,郭营尉寄了200钱,请子方代其购买一条响鞭。

  《元致子方书》看似是朋友之间简单的书信往来,其深切地反映了汉代日常用品的供给问题。从帛文推出,元是一名敦煌的基层吏员,因鞋、笔、鞭三物件不属于朝廷供给范围,所以需自己置办。再者,汉代西北边塞交通极为不便,此封书信不可能寄往内地,又因酒泉郡较敦煌距离内地近,物资较敦煌丰富,故可以推断子方有可能在酒泉。 元伏地再拜请:

  子方足下,善毋恙!苦道子方发,元失候不侍驾,有死罪。丈人、家室、儿子毋恙,元伏地愿子方毋忧。丈人、家室元不敢忽骄,知事在库,元谨奉教。暑时元伏地愿子方适衣、幸酒食、察事,幸甚!谨道:会元当从屯敦煌,乏沓,子方所知也。元不自外,愿子方幸为元买沓一两,绢韦,长尺二寸;笔五枚,善者,元幸甚。钱请以便属舍,不敢负。愿子方幸意,沓欲得其厚、可以步行者。子方知元数烦扰,难为沓。幸甚幸甚!所因子方进记差次孺者,愿子方发过次孺舍,求报。次孺不在,见次孺夫人容君求报,幸甚,伏地再拜子方足下!所幸为买沓者,愿以属先来吏,使得及事,幸甚。元伏地再拜再拜!吕子都愿刻印,不敢报,不知元不肖,使元请子方,愿子方幸为刻御史七分印一,龟上,印曰:吕安之印。唯子方留意,得以子方成事,不敢复属它人。郭营尉所寄钱二百买鞭者,愿得其善鸣者,愿留意。

  自书:所愿以市事,幸留意留意毋忽,异于它人。Ⅱ90DXT0144③:611

  

  除此之外,甘肃简牍博物馆还藏有大量私人简帛书信,有为借裤子而思忖再三,最终落笔而成的;有因粮食短缺而向在关外边塞劳作的好友求助的;有因家中双亲生病,却不能回家探望,只能寄思亲之情于书信的;有听闻朋友升职,以书信表以祝贺的;有因记挂友人,但公务繁忙,只能以书信方式送去问候……这些私人书信为我们揭开了汉代河西屯戍吏卒的生活状况。抚读这些书信,我们既能真切地了解到当时河西汉塞吏卒的精神生活和文化活动,也可以隐约感受到他们在劳作和戍防时的艰辛与忠孝难两全的无奈。

  (作者:赵玉琴)

  (来源:甘肃简牍博物馆)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

      收录于话题 #

      上一篇下一篇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