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从喀什至塔什库尔干

2021-2-19 21:47| 发布者: IICC| 查看: 207| 评论: 0|原作者: 王炳华

摘要: 3.1 从喀什至塔什库尔干作者:王炳华  笔者曾两次去我国境内帕米尔塔什库尔干地区调查、考察,都利用了现代交通工具。每次都要乘汽车,自喀什至塔什库尔干地区(西方称此为塔格敦巴什帕米尔)沿途考察。  自喀什出发,斜向西行42公里后,抵疏附县乌帕尔。途中,为一不大的戈壁。地势随路程而逐渐增高,至乌帕尔已近葱岭东麓。这里是一处水源充足的小绿洲 ...

3.1 从喀什至塔什库尔干

作者:王炳华

   
  笔者曾两次去我国境内帕米尔塔什库尔干地区调查、考察,都利用了现代交通工具。每次都要乘汽车,自喀什至塔什库尔干地区(西方称此为塔格敦巴什帕米尔)沿途考察。
  自喀什出发,斜向西行42公里后,抵疏附县乌帕尔。途中,为一不大的戈壁。地势随路程而逐渐增高,至乌帕尔已近葱岭东麓。这里是一处水源充足的小绿洲,是喀什地区的名胜所在。水流不大,村内绿树成荫、果园成片,农业、园艺均盛,文化亦素称发达。逢集日,附近县内亦有人来此。据说这是历史的传统:因为乌帕尔向为巴基斯坦、印度商货较为集中的站点。供销社内一维吾尔老人,聊起四五十年前,他们经塔什库尔干所进巴基斯坦商品及其在四乡农民中的地位,仍颇怀感情。
  在乌帕尔境内,我们先后发现过细石器遗址、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址,〔1〕毁于公元三四世纪,目前已沉没在沙砾下的古城废墟。〔2〕在乌帕尔村西约3公里,有一座相对高度一百多米的艾斯热提毛拉山。山前泉水淙淙,山脚绿树成林,山上曾有一处规制宏大、气宇非凡的古代佛教寺院遗址。从残迹看,显明的较大建筑基址有5处。一区建筑底面积达20×20平方米,较小者10×10平方米,底部有厚1厘米的白灰面。遗址范围内见埋置大陶瓮的灰坑、大陶瓮碎片,陶片上有莲瓣纹装饰、婆罗门像,也见石膏质佛塑像残部,如手指、眼睛、衣纹等。建筑依地势高下铺展。就在这区佛教寺院遗址下,曾见到过梵文贝叶经。据说,还曾发现过高1.67米的铜佛像,但在“文化大革命”中被化成了铜料。这是一区十分值得注意的、规模盛大的佛教遗址,被毁时间当与伊新兰教进入疏勒王国地区有关。
  自乌帕尔西北走,有驿道,马程约十天可达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抵安集延。阿古柏入侵南疆,这条路就曾是主要通道之一。至今,当地还保留着一些古堡,就与阿古柏入侵事件有关。自乌帕尔南下,可至塔什库尔干。这一交通枢纽地位,使乌帕尔在历史上曾经相当繁荣过。
  我们自乌帕尔南行30公里后至塔什米力克。这是一个不大的小村落。自塔什米力克南入峡谷,有羊肠小道蜿蜒曲折依公格尔山东麓行,可以通达塔什库尔干。疏附县文化馆曾在塔什米力克南库尔戛阿塔格山一处不为人注意的峭壁上,发现过一件铁质锁子甲。铁甲悬挂在楔入峭壁缝隙中的木桩上,完全不为人注目。这当是一次战争中败军之将丢盔卸甲、只身逃跑时留下的遗物,很好地指示了古代隘道之所在。这条小道,通行艰难。我们闻之于老乡,并未身历。我们所走的是大路,亦即目前公路之所在。自塔什米力克村斜向西南行12公里后,入盖孜峡谷。自此,公路穿行于公格尔、慕士塔格山与萨雷阔勒岭之间的峡谷中。峡谷宽数百米至一公里,最宽处也不过两三公里。公路依山傍水,是利用河谷的天然形势开拓的。路线基本都在盖孜河西岸行,一路爬坡。两岸峭壁悬崖陡立,盖孜河水流湍急,形势险峻。由于地势、水势甚猛,而且峡谷不宽,一些路段没有草场。因此,在喀什至塔什库尔干未通现代公路的自然形势下,这一古道虽也称得上天然孔道,实际上人、畜都是很难通行的。勉强行走,局限颇多,水势大时通行会更加艰难。所以,公路开凿前,喀什至塔什库尔干之间的通路联系,主要还是取自喀什到英吉沙而后至塔什库尔干一途。
  车行70公里至布伦口,目前为阿克陶县的一个乡。附近为一高山湖泊,面积约10平方公里。四周高山环列,湖水清澈如镜,景色似画。我们说水面约10平方公里,只不过表明这一具体时刻的情况,实际水势的大小完全依雪水消融量而变化,随季节、气候冷热而不同。在布伦口稍作停留,听当地老乡介绍:自布伦口西稍偏南行,经阿克拜尔迪山口、郎库里、萨雷阔勒岭上之库日班卡西大坂、乌孜别里山口,可通达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这条隘道全程不过150公里,马、骡均可通行。
  由布伦口循公路方向、顺峡谷南行30公里后至喀拉塔什,这里地势比较开阔。一区湖水,倒映冰峰雪岭,谷地内绿草如茵,是良好的夏牧场。十多座毡帐散列在草场上,牛、马、羊漫处其间。时在七月,草高不过数寸。自盖孜峡谷南来,一路景观大都是荒山秃岭、峭壁陡岩,植被极少,见到这么一片青葱草地,使人精神为之一振。葱岭山区自然环境之艰苦,于此可见一斑。
  自喀拉塔什南行10公里,过苏巴什大坂。这里海拔高程达4000米。慕士塔格冰峰耸立身旁,虽说是7500米的高峻冰岭,此时此地却不见怎样的雄伟,似乎随便可以登攀至顶。实际稍稍动步、工作,便觉气短腿重,方知“更上一层”决非易事。
  苏巴什大坂,其北,水皆北流,入盖孜河;其南,水均南向,入塔什库尔干河。阿克陶县与塔什库尔干县,就以这一大坂为界。车过大坂后,山势一路直下。约50公里至克尔沁,更5公里后至塔合曼乡。此处草场辽阔,有数万亩之多,地势平坦,水源亦丰,人口在塔什库尔干县也是较多的一个所在。在塔合曼乡四大队托尔布隆姆,于一处巨石缝中我们见到了一具古代女尸,随身的木盆残片、毛毯、毛布、丝绢都还清楚可见,没有十分典型的、时代特征鲜明的文物能直接说明她逝去的年代。但肯定离我们生活的年代已相当久远,而且死亡得很不正常,这可能也是曾经发生在“丝绸之路”上的一件算不得什么的小悲剧的遗迹。这种情况,我们在调查过程中不只一见。后文还要谈到的排衣克山口,在一处僻静的高山深洞中,边防战士们也发现过一具古代女尸,又一山洞还有成捆的布、绢在厚厚的尘土之中……它们都可能是昔日“丝绸之路”上平凡而又足以说明其艰难不易的一些历史镜头。
  塔合曼西南不远的一条山沟中,有高山温泉一处。自塔合曼至县城约30公里,一路草场成片,居民点毗连:布古尔乌勒、且尔拜森、曲什曼、提孜那普直至县城。这片地区是全县范围内自然条件比较好、草场比较辽阔、沟谷比较平展的所在,一路也见到古墓、古堡遗址。如提孜那普至县城间的香巴拜战国时期墓地,戈壁上各种类型石堆、石棺墓丛集成片。1976、1977年新疆考古所先后两次在这里发掘了古代墓葬40座,据分析,是距今二千四五百年前的考古文化遗存,其民族属性可能与羌、塞种有关。〔3〕颇可见出这片地区内历史文化的悠久。
  塔什库尔干县城不大,背依高山,东濒塔什库尔干河。县城所在只两千多人。虽属县城,牧区景观仍盛,河滩草场上毡房座座,马、牛、羊成群。城镇塔吉克族职工、居民,夏天仍然愿意住到毡房中去,以马行代步,白天到县城上班,入夜在草场上息宿,可以更方便地享受到牧、业的美好之处。
  自喀什到塔什库尔干,公路全程290多公里,汽车一天可达。虽地势高、山路险,但较之古代僧人、旅行家笔下描绘的葱岭行程,已不可作同日而语了。天堑已经变成通途,“帕米尔”的严峻世界,已不再那么阴森可怖,距离也确实近得多了。
  探讨“丝绸之路”“南道”进入帕米尔及去中亚的通道,却这么详细地叙述了自喀什(古疏勒)至塔什库尔干的路线情况,目的不只在于说明工作的具体过程,也意在借此讨论《新唐书·西域传》中的“渴盘陀……由疏勒西南入剑末谷、不忍岭六百里,其国也”这条记录。从地理方位、道路和远近及走向、峡谷与大坂形势等方面分析,有学者认为今天的喀什、塔什库尔干公路路线大概正是唐代“剑末谷”、“不忍岭”的路线。从形势上看,颇为有理。但是,如果没有公路、汽车这个条件,从山势陡峭、河谷狭窄、水流湍急难以渡越,相当地段河谷内没有草场的情况看,在人、马驮行的古代,走这条路线是十分困难的。从各种因素考虑,唐代“剑末谷”路线更大的可能是取道英吉沙,翻奇奇力克大坂到塔什库尔干地区。因为这也是一条十分重要的天然谷道,与本文希望讨论的问题关系密切,所以在这里提出来,并较为详细地介绍了沿途情况,为进一步的研究提供方便。
  〔1〕新疆博物馆考古队《新疆疏附县阿克塔拉石器时代遗址的调查》,《考古》,1972年第2期。
  〔2〕古城址坐落在乌帕尔公社乌布拉提村。笔者1972年曾进行试掘,出土文物特征及14C测定资料(结论为距今1605±85年),均表明古城毁于魏晋时期。资料现存新疆考古所。
  〔3〕新疆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帕米尔高原古墓》,《考古学报》,1981年第2期。

西域考古文存/王炳华著.-兰州: 兰州大学出版社, 2010 ;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