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呾叉始罗城址资料

2021-8-15 15:37| 发布者: Ansanjin| 查看: 150| 评论: 0|来自: 考古

摘要: 呾叉始罗博物馆造像莫赫拉·莫拉杜寺庙遗址出土复原(图片来源于网络)锡尔开普古城(图片来源于网络)  呾(dá)叉始罗城址  南亚次大陆西北部古代城市遗址。位于今巴基斯坦拉瓦尔品第西北约 35 公里处。该城自公元前第 1千年中叶起,即为犍陀罗地区重镇。前 6 世纪时为十六列国之一的犍陀罗国的都城。前 4 世纪末已成为南亚次大陆西北地区最大城市 ...


呾叉始罗博物馆造像

莫赫拉·莫拉杜寺庙遗址出土复原

(图片来源于网络)

锡尔开普古城

(图片来源于网络)

  呾()叉始罗城址

  南亚次大陆西北部古代城市遗址。位于今巴基斯坦拉瓦尔品第西北约 35 公里处。该城自公元前第 1千年中叶起,即为犍陀罗地区重镇。前 6 世纪时为十六列国之一的犍陀罗国的都城。前 4 世纪末已成为南亚次大陆西北地区最大城市。孔雀王朝时期接受佛教。其后历经大夏、塞人和安息统治。至公元 1~2世纪贵霜帝国时期达到了极盛。3 世纪后逐渐衰落,8 世纪后荒废。呾叉始罗是佛教和犍陀罗艺术主要中心,融汇本地及外来的希腊、伊朗文化,在南亚、中亚文化史上有重大贡献。中国高僧法显和玄奘皆曾到过此地。法显在《佛国记》中提到有关呾叉始罗词源的传说:“竺刹尸罗,汉言截头也。佛为菩萨时,于此处以头施人,故以为名。”玄奘到此时,城已荒凉。

  遗址于 19 世纪被发现,1912~1934 年和 1944~1945 年,英国学者 J.H.马歇尔和 M.惠勒先后进行了大规模的发掘。该地现已建有考古博物馆,为巴基斯坦考古工作重点之一。

  呾叉始罗城址按时代先后可分为三个部分:①比尔丘属前 6 世纪至前 2 世纪的孔雀王朝时期,遗迹保存甚少。②位于比尔丘之西北的锡尔开普,属大夏、塞人和安息统治时期(前 2~公元 1 世纪)。城市为大夏王朝的统治者希腊人所建,街道和街区等有希腊特色,遗址中发现的希腊式及仿希腊式的遗物较多。③位于锡尔开普西北的锡尔苏克,此即贵霜帝国统治时代建造的都城(1 世纪末~3 世纪)。城址呈不规则的长方形,长约 1400 米,宽约 1100 米,有城墙环绕,其方形街区的布置和锡尔开普近似。在这三个城址内和它的四郊,发现有各类宗教遗迹,而以佛教的为最多。重要的佛教遗迹有达磨拉吉卡和莫赫拉莫拉都,前者兼有佛塔及僧院,后者则以僧院为主。

  呾叉始罗城址出土的遗物中,以反映希腊风格和佛教艺术者为最著。锡尔开普城址中曾出土 33 件石刻梳妆盘。盘内浮雕出男女嬉戏、酒宴、希腊诸神以及海马、葡萄藤等图案,具有浓厚的希腊风格。还出土有希腊神像的浮雕、陶塑及爱奥尼亚式、科林斯式柱头等。从佛教的遗物中也看到印度和希腊风格的融汇,例如达磨拉吉卡佛塔的石刻吊钩上刻有印度仙女形象,但却以希腊式涡卷花草纹为装饰。此后属贵霜时期的锡尔苏克城址已有典型的融汇印度、希腊风格的佛像、菩萨像以及佛传浮雕作品出土,表明呾叉始罗已成为犍陀罗艺术的中心。呾叉始罗的佛塔塔身高耸,层级甚多,和窣堵婆式圆冢不同,独具特色。呾叉始罗的佛教艺术和建筑等对中亚有较大影响。

  (崔连仲)

  来源:《中国大百科全书・考古学》

  

  扩展1:

  塔克西拉(Takshashila),希腊古地志作Taxila或Taxiala,中文旧译为呾叉始罗、竺刹尸罗等。今均译作呾叉始罗。从公元前2世纪至公元1世纪,一直是犍陀罗的首府。

  印度著名叙事诗《罗摩衍那》中提及呾叉始罗的财富和荣耀,并且提及吉迦伊(Kaikeyi)之子、罗摩(Rama)的弟弟婆罗多 (Bharata)的两个儿子塔克沙 (Taksa)和布色格拉(Pushkar),塔克沙建立呾叉始罗,布色格拉建立布色羯逻伐底(Pushkaravati)。

  英国学者约翰·马歇尔(John Marshall)在三卷本的著作《塔克西拉》的前言中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写到,在刚刚结束了希腊的考古挖掘后,在旁遮普的偏远的一角,似乎又突然之间看到了希腊。“石坡上的野橄榄树丛,遥远的小山和宜人的凉风,都和希腊的土地一样。”[2]很大程度上塔克西拉与希腊的有着紧密的历史渊源,亚历山大大帝在跟波斯交战之前,就是在塔克西拉修正自己的军队的。此后的希腊国王在这里统治了一百多年,留下了持久的希腊文化遗产。

  

  扩展2:

塔克西拉:寻访“唐僧”的足迹

《参考消息》

  从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出发,驱车向西北徐行约50公里,便到了当年唐玄奘西行取经的讲经遗址———塔克西拉。历经波斯、希腊和佛教文明三度冲刷,塔克西拉是世界驰名的考古遗迹,东西方文明在这里相互融合,从历史烟云的深处,散发出迷人的光华。

  佛教之城的希腊姓氏

  塔克西拉新城是巴基斯坦重工业基地,聚居着数十万人口,市井繁华,人声鼎沸。但一来到市郊的旧城遗址,面对城垣毁败后的断壁,一切都宁静下来。空旷的3平方公里范围内,旧城垣的残留墙基呈棋盘状纵横排列,其间错落有致地分布着佛塔、庙宇、店铺的遗址。而空寂之城的周边,除了三三两两的牛羊和牧童,就只有荒草在夕阳里舞动。

  导游哈密德介绍说,塔克西拉原称塔克哈西拉,梵文意为“石雕之城”,曾是古印度小国犍陀罗都城,印度史诗《摩诃婆罗多》和佛教典籍《本生经》中对其均有记载。1980年在这里挖掘出公元前3000年~公元前2000年的陶器,表明此地可能是南亚地区人们最早聚居的所在。

  眼前的旧城遗址却较为晚近。上溯至公元前7世纪,这里非常繁华。公元前5世纪该地区归波斯大流士帝国版图。公元前3世纪,古城属印度孔雀王朝阿育王统辖。阿育王信奉佛教,塔克西拉逐步发展为香火鼎盛的佛教圣地和南亚次大陆学者云集的哲学艺术研究中心。公元前2世纪,希腊亚历山大大帝挥师东征至此,古希腊文化随之东来,塔克哈西拉也从此更名为希腊文的“塔克西拉”。古希腊文明影响在此一直延续至公元2世纪古城脱离异族统治为止。如今,古希腊占领军的影子早已烟消云散,但东西方文明却在这里水乳交融,相互辉映。

  哈密德说:“塔克西拉历史上数度遭受异族入侵,但均未经历惨烈的攻伐据守,占领军和居民之间相处比较融洽,这也许是两种文明未经抵牾,反相交融的原因。”两处遗迹为哈密德的说法提供了证据。一是一段旧城垣。负责古城遗址保护工作的“塔克西拉考古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在城墙上分段设立标志。最底层一截标明是波斯人所建,以上依次是古印度人和古希腊人所加建。考古人士据此推断,城墙非毁坏后重建,而是在原基上加高,说明几次攻占即使不是和平占领,战争激烈程度也必属轻微。另一处是一座佛塔壁上所刻双头鹰雕像。佛教造像多为佛陀和菩萨,而双头鹰则明显具有希腊文明的特征。学者认为,塔克西拉出土的大量佛教艺术文物都属于古希腊统治时期,明显体现了古希腊文化与东方艺术的融合。

  玄奘莲台与豆浆石磨

  从旧城残垣出发,迎着夕阳登上附近的一个小丘,就来到了唐玄奘讲经堂遗址。

  讲经堂分两层,均为泥砖打造。首先进入的是较为拥挤的底层,四周是一个个小小的打坐间,中央大厅则是众多打坐台,如今这些打坐台上放置着许多佛像雕刻,很多已经残破。

  再往上走是第二层,四周也是打坐听讲的小间,归层次较高的佛教徒使用。中央有宽大平整的天井,是一般听讲者席地而坐的所在。天井的一角有一间露顶房舍,用英语写有“洗手间”字样,是讲经者与听讲者以清水涤手的地方。

  天井另一端有高筑的佛坛,导游哈密德说,这就是唐玄奘讲经所坐的莲花宝座。如今,玄奘莲台经过历史的冲刷,只空余剥落残缺的外表和缝隙中顽强疯长的野草。当年台上高僧舌灿莲花,台下众门徒木鱼声声,香烟缭绕的场面,只留给后人神驰想象而已。

  家住附近村落的哈密德说,小时听祖父讲,当年玄奘在此地讲经时,南亚次大陆各地的佛教徒纷至沓来,最盛时这里的听讲大厅曾挤进过千人之众。当地还流传着许多有关玄奘大师的神奇传说。一是玄奘当年居住此地时,有盗贼夜来,远远望见大师寝室的屋顶为红彤彤霞光笼罩,吓得赶忙逃避;二是玄奘大师有一次向一村夫化缘,该村夫在当地以吝啬闻名。他欺骗大师说:“您看见的这些粮食袋里装的都是石头子。”大师点头说:“是石头子。”言罢转身而去。村夫暗自窃喜。等他再检视粮袋时,粮食竟真的变成了石头子。村夫赶忙追上玄奘,痛哭流涕地道歉说:“粮袋里本来是粮食,我不该欺骗您。”大师一笑说:“是粮食。”村夫回去一看,石头子又变回了粮食。他受了大师的教育后一改吝啬之风,成为一心向善、虔诚礼佛之人。

  与讲经堂一墙之隔的是饭厅和厨房,僧人们当年在此席地而坐,就着一个个方石墩用餐。石墩旁一个紫色石头打造的小磨盘造型古朴,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哈密德说,这是传说中当年玄奘磨豆腐的石磨,附近的一些村民受其影响,至今还保留着磨豆腐、喝豆浆的习惯。这一细节给先圣的形象添上了人性化的一笔。

  据史料记载,足迹先至塔克西拉的中国僧人其实是晋代高僧法显,他于公元405年到达此地,并居住了好几年,可惜当年遗迹已荡然无存。玄奘在200多年后来到塔克西拉,在此驻足两年,讲经说法,深受当地人民爱戴。在其所著《大唐西域记》中,玄奘以优美的文字描述塔克西拉:“地称沃壤,稼穑殷盛,泉流多,花果茂。气序和畅,风俗轻勇,崇敬三宝。”

  无头佛像与双筒猎枪

  在古城遗址,各种石雕佛像很多,但或无头脸,或断手足,残缺破损者众。在其中一尊无头佛像身后墙壁上,赫然挂着一枝双筒猎枪,观之刺目。同行的塔克西拉考古博物馆馆长法尔沙德·侯赛因说,枪是管理员用来防备文物偷盗者的。

  侯赛因介绍,塔克西拉遗迹重见天日是在1948年。英国一位考古学家马西尔阅读唐玄奘所著的《大唐西域记》,寻踪觅迹,找到了这个中西文化交相呼应的遗址,拂去了笼罩其上的历史烟尘。但其后的发掘工作简直是“一场灾难”———英国人先建立了考古博物馆,为了搬运方便,他们将遗址中很多佛像的头部敲下,移入博物馆。巴基斯坦政府接管博物馆后,花了很大财力、人力对遗址佛像进行维护保养,并给管理员配备武器,防止偷盗。但枪弹吓不倒的盗贼仍不断将佛像的头颅敲下,走私到国外。

  细细端详那些幸存的佛头,不愧是艺术的珍品。头发虬曲,缕丝分明,眉如新月,眼睛似睁似闭,宛在梦中,栩栩如生。可叹的是,艺术珍品因其珍贵而得祸,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同样的悲剧一直没有停止过。

  离开遗址之前,我们来到塔克西拉考古博物馆。看到这里珍藏的大量出土碑文、佛像、钱币、器皿等文物,系统了解了塔克西拉的文化渊源。从工作人员的介绍来看,这个珍贵的历史遗迹正在得到良好的维护,这是让人最感欣慰的地方。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

最新评论

地点:塔克西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