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敦煌悬泉置考论——以敦煌悬泉汉简为中心

2021-10-13 20:02| 发布者: Ansanjin| 查看: 42| 评论: 0|原作者: 吕志峰|来自: 考古

摘要: 敦煌悬泉置考论——以敦煌悬泉汉简为中心吕志峰(华东师范大学 中文系)  内容摘要:悬泉置受到敦煌、效谷两级政府的双重领导,以郡领导为主,级别大致与县相同,主官为啬夫。服务人员的来源除了官吏、戍卒,还有一大部分是发配来的刑徒。悬泉置的功能包括邮件传递、提供餐饮住宿以及缉捕、监察等。  关键词:敦煌;悬泉置;悬泉汉简  敦煌悬泉汉简 ...


敦煌悬泉置考论——以敦煌悬泉汉简为中心

吕志峰(华东师范大学 中文系)

  内容摘要:悬泉置受到敦煌、效谷两级政府的双重领导,以郡领导为主,级别大致与县相同,主官为啬夫。服务人员的来源除了官吏、戍卒,还有一大部分是发配来的刑徒。悬泉置的功能包括邮件传递、提供餐饮住宿以及缉捕、监察等。

  关键词:敦煌;悬泉置;悬泉汉简

  敦煌悬泉汉简出土于敦煌甜水井东南3千米的汉代悬泉遗址,共计2万多枚,是继居延汉简之后西北边塞简牍的又一次重大发现[1],为汉代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法律、民族关系、中西交通以及语言文字等各领域的研究提供了极为珍贵的资料。其中里面多次提到悬泉置,悬泉置遗址位于今敦煌市与瓜州县交界处,瓜敦公路60千米处南侧2千米的地方。此地在汉代属于敦煌郡效谷县境内,在军事上属于宜禾都尉的驻防地。

  本文拟以目前已公布的敦煌悬泉汉简为史料,全面梳理分析悬泉置的各种信息,祈请大方之家指正。

一、悬泉置的级别

  悬泉置的全称是 “敦煌郡效谷县悬泉置”,张德芳、郝树声等先生认为悬泉置上隶属效谷县、再上属敦煌郡[2],但从实际情况来看,悬泉置应该受到敦煌、效谷两级政府的双重领导,以郡领导为主,级别大致和县相同。悬泉置的主官为啬夫。

  例1:河平四年四月癸未朔甲辰,效谷长增谓县(悬)泉啬夫、吏,书到,捕此牒人,毋令漏泄,先阅知,得遣吏送……(A)/掾赏、狱吏庆。(B)(Ⅰ0210①:54)【17】

  例2:三月戊戌,效谷守长建、丞,谓县(悬)泉置啬夫,写移书到,如律令。/掾武、卒史光、佐辅。(244简)(Ⅱ0216②:244)【76】

  例3:建平二年六月辛酉,县(悬)泉置啬夫敞敢言之,督邮京掾治所檄曰,县(悬)泉置后所受…… (Ⅱ0214①:29)【77】

  例4:入闰月、四月御钱万。阳朔二年四月壬申,县(悬)泉置啬夫尊受少内啬夫寿。(0210①:96)【88】

  按秦制,乡置啬夫,职掌听讼、收取赋税。但在实际上,其他方面的官员也可以称为啬夫。如田啬夫(管理县内田地),司空啬夫(管理县内刑徒劳作)【39】①[2]、【56】,仓啬夫 (管理县内的仓储)【58】,少内啬夫(管理县内财政)【88】等官职。啬夫并不是一个专称,不是负责某一方面的官员,而更代表的是一种级别。

  《史记·张释之冯唐列传》:“虎圈啬夫从旁代尉对上所问禽兽簿甚悉。”张守节正义:“掌虎圈。《百官表》有乡啬夫,此其类也。”《汉书·百官公卿表上》:“十亭一乡,乡有三老、有秩、啬夫、游徼……啬夫职听讼,收赋税。”《后汉书·城阳恭王祉传》:“立考侯、康侯庙,比园陵,置啬夫。”李贤注:“啬夫本乡官,主知赋役多少,平其差品。园陵置之,知祭祀、征求诸事。”《晋书·职官志》:“乡置啬夫一人。”《宋书·百官志下》:“乡有乡佐、三老、有秩、啬夫、游徼各一人……啬夫主争讼。”

  从以上的文献当中可以看出,啬夫各掌其事,但都是乡一级官员。那么悬泉置设主官啬夫,应该也是乡一级的机构,隶属于县。根据已有的出土材料,悬泉置是一个集车马供应、餐饮服务、住宿服务、邮件传递、人员护送为一体的综合性邮驿机构。下设悬泉厩、悬泉厨、悬泉传舍、悬泉驿、悬泉骑置等机构[2]30。而在已见出版的简文中,多次出现“悬泉厩啬夫”、“悬泉厨啬夫”等名称。

  例 5:入鸡一只(双)、十月甲子,厨啬夫时受毋穷亭卒□。(123简)(Ⅰ0112③:123)【95】

  例6:元康四年十二月甲寅朔戊辰,县(悬)泉厨啬夫时敢言之,谨移正月尽十二月丁卯鸡出入薄(簿)一编。敢言之。(131简)(Ⅰ0112③:131)【95】

  例7:建始二年三月戊子朔庚寅,县(悬)泉厩啬夫欣敢言之,谨移传马名籍一编,敢言之。(20简)(Ⅴ1610②:20)【97】

  作为悬泉置下设的悬泉厩和悬泉厨的主官都是啬夫,似与悬泉置的主官是平级的。为了加强对悬泉置的领导,敦煌郡还要派员监领,所派的官员都是太守的直接属吏,抬高悬泉置的级别,加强对悬泉置的直接领导。

  例8:神爵四年四月丙戌,太守守属领县(悬)泉置移遮要置。(Ⅰ0309③:37)【72】

  例9:五凤元年五月癸酉,太守守属光监县(悬)泉置移效谷□□□□□……(Ⅰ0309③:92)【73】

  例10:神爵四年正月丙寅朔壬辰,敦煌太守快、库丞何兼行丞事,告领县(悬)泉置史光,写移书到,验问审如倚相言,为逐责(债),遣吏将禹诣府,毋留。如律令。(A)掾邮国、卒史寿、书佐光、给事佐赦之。(B)(Ⅱ0215③:3)【74】

  例11:《调史监遮要置册》

  监遮要置史张禹,罢。(241简)守属解敞,今监遮要置。(242简)建昭二年三月癸巳朔丁酉,敦煌太守强、长史章、守部候脩仁行丞事,告史敞,谓效谷,今调史监置如牒,书到听与从事。如律令。(243简)三月戊戌,效谷守长建、丞,谓县(悬)泉置啬夫,写移书到,如律令。/掾武、卒史光、佐辅。(244简)(Ⅱ0216②:241~244)【76】

  监领置的人员都是守属、都吏、史等太守府的直接属吏。从例9可以看出“太守守属光监县(悬)泉置移效谷”,“移”是汉代同级官府的公文用语,在此我们可以看见“太守守属”和“效谷长”是同级的,都是县级官员。

  例10则说明,敦煌郡直接发问悬泉置作出指示,说明敦煌郡对于悬泉置的直接领导。

  例11是一份完整的敦煌郡对于遮要置的人事任免文件。从简文中我们知道,解敞原先监领悬泉置,现调任遮要。这份文件由太守府发出,同时发给悬泉置的监领解敞和效谷县,证明监领和效谷县同级。而第244简,效谷县有发文给悬泉置传达此文件,用的汉代公文上对下的“谓”,能直接说明效谷县和悬泉置的上下级关系,但是效谷县给悬泉置的公文接收对象是悬泉置的啬夫 (乡一级官员)而不是监领(县一级官员)。效谷县和悬泉置监领之间的公文往来用的是同级用语“移”。

  这份文件充分说明了悬泉置的级别。悬泉置本身是效谷县的乡级直属单位,主管是啬夫。但是由于其重要性,郡府又派员监领,高配其领导,使得其有县级单位的地位。一来,加强郡府对悬泉置的直接管辖,二来提高悬泉置的级别,三也便于悬泉置对于原本同级别的悬泉厩、悬泉厨、悬泉传舍和悬泉邮的领导,明确其上秩。

  

  而在一般的公务活动当中,与置啬夫相对应的官员也是某县啬夫。如例12中的悬泉置啬夫对效谷少内啬夫。

  例12:入闰月、四月御钱万。阳朔二年四月壬申,县(悬)泉置啬夫尊受少内啬夫寿。(0210①:96)【88】

  如上所述,在行政体制上,悬泉置受到敦煌郡和效谷县的双重领导。但是由于悬泉置的主官为郡所派,效谷县一般不参与悬泉置的行政事务,只负责文书的传达和后勤补给,效谷县的一切大事均由郡府决定,甚至有些重要的文书,都不经过效谷县的传达,而直接由太守府发往悬泉置。如:

  例13:九月甲戌,效谷守长光、丞立,谓遮要、县(悬)泉置,写移书到,趣移车师戊己校尉以下乘传,传到会月三日,如丞相史府书律令。/掾昌、啬夫辅。(Ⅴ1812②:120)【168】

  例14:狱所逮一牒:河平四年四月癸未朔甲辰,效谷长增谓县(悬)泉啬夫、吏,书到,捕此牒人,毋令漏泄,先阅知,得遣吏送……(A)/掾赏、狱史庆。(B)(Ⅰ0210①:54)【17】

  

二、悬泉置的日常运作

  (一)悬泉置的规模

  悬泉置的公务人员有37人左右①,具体数字可能会随实际情况有所增减,这个数字可能是一个常数。置内常备传车10乘到15乘之间。据《传车亶(毡)

轝簿》(Ⅰ0208②:1~10)【102】载,阳朔二年闰月,悬泉置有传车六乘,亶(毡)轝(高级装饰的车子)三乘,共九乘。其中有三乘可用,其余六乘皆敝。另有简云:“□十二月余传车十五乘,其一乘右轮伤;一乘右轮伤三辐,橐尽敝,左礑伤,一乘右轴折伤;一乘左□敝伤,案敝尽。”(Ⅳ1222②:28)②

  每月的粮食储备达到7100多石,一次可接待近500人,可见,当时悬泉置规模还是非常大的。

阳朔二年传车亶轝簿,一级文物。1990 年出土于敦煌悬泉置遗址。木简10 枚,松木,9 简长23 厘米,宽1 厘米,其中两简完整。1 牍宽 2 厘米。两道编绳尚完好。存字106 个,主要记载悬泉置传车和亶轝的完好敝损情况。

  例15:九月旦,见粟七千一百一十八石四斗六升少。(Ⅱ0214②:147)【93】

  例16:……送精绝王诸国客凡四百七十人。(Ⅱ0115①:114)【150】

  (二)悬泉置的后勤供应

  悬泉置的物资受到郡、县两方面的补充,悬泉置本身是属于效谷县名下的单位,日常的物资供应还是由效谷县承担的。敦煌郡只承担马匹、传车的大件物资的管理。如:

  例17:入闰月、四月御钱万。阳朔二年四月壬申,县(悬)泉置啬夫尊受少内啬夫寿。(0210①:96)【88】

  例18:入粟小石九石六斗,神爵元年十月己卯朔乙酉,县(悬)泉置厩佐长富受敦煌仓佐曹成。(Ⅰ0309③:188)【89】

  例17中悬泉置每月御钱,也就是驿置的日常经费是由效谷县的少内支付给悬泉置的。这个经费应该包括马匹饲养、车辆维护以及驿置人员的薪俸。悬泉置本身作为效谷县的下属机构,其人员经费由效谷县支出也是理所当然的。例18中,悬泉驿接受的九石六斗米,也是从效谷县仓曹中支付的。

  例19:

  县(悬)泉置元康四年十月尽十二月丁卯鸡出入薄(簿)。(126简)

  九月毋余鸡。(127简)今毋余鸡。(128简)

  最凡鸡卌四只(双)。正月尽十二月丁卯受县鸡廿八只(双)一枚,正月尽十二月丁卯置自买鸡十五只(双)一枚,直钱千二百一十五,唯廷给。(129简)

  县(悬)泉置元康四年正月尽十二月丁卯鸡出入薄(簿)。(130简)

  元康四年十二月甲寅朔戊辰,县(悬)泉厨啬夫时敢言之,谨移正月尽十二月丁卯鸡出入薄(簿)一编。敢言之。(131简)(Ⅰ0112③:126~131)【95】

  在《元康四年鸡出入簿》中我们可以了解到当时悬泉置所用鸡的来源。元康四年正月至十二月中,悬泉厨共获得鸡88只,其中从效谷县得到补给的57只,悬泉厨自己购买的31只,而买鸡的1215钱都是县廷给予的经费,换而言之,这88只鸡都是效谷县负担的。

  例20:入传马三匹,皆牡,受郡库。(Ⅱ0115④:13)【100】

  例21:神爵二年三月丙午朔甲戌,敦煌太守快、长史布施、丞德,谓县、郡库:太守行县道,传车被具多敝,坐为论,易□□□□到,遣吏迎受输敝被具,郡库相与校计,如律令。(A)掾望来、守属敞、给事令史广意、佐实昌。(B)(Ⅰ0309③:236)【96】

  例21中太守的传车被具损坏,派员和郡库一起查看,由此可以推断,传车是由郡库掌管负责。而例20很明确,置传马由郡库下拨。

  综上,悬泉置的消耗品由效谷县拨发,而固定资产则基本由郡掌管。

  如果有例如马匹死亡这样重大的固定资产损失,悬泉置也要通过效谷县向敦煌郡进行汇报的。如:

  例22:五凤四年九月己巳朔己卯,县(悬)泉置丞可置敢言之:廷移府书曰,效谷移传马病死爰书:县(悬)泉传马一匹,骊,乘,齿十八岁、高五尺九寸,送渠犁军司 〔马〕令史…… (Ⅱ0115③:98)【152】

  此简中,悬泉置死亡马匹,首先要向效谷县出具死亡文书。内容包括传马的性别、毛色、年龄、体貌特征以及死亡原因,并由效谷县再向郡报告。这是由于传马本身是由郡库下拨的,所以死亡亦需向郡汇报备案。

  (三)悬泉置的各项文书简册

  悬泉置各项汇报文书非常完整,牵涉置事物的方方面面,定期会对置的工作和财产进行整理,编订文书简册。

  例 23:告县、置食传马皆为松札,三尺廷令斋壹三封之。(Ⅱ0114S:36)【13】

  这枚简讲的是,对置中饲养传马的帐目要求用简册整理。

  例24:二月余官靳干,其十完,三□□……(87~89C:60)【133】

  例25:元康三年九月辛卯朔癸巳,县(悬)泉置啬夫弘敢言之,谨移铁器薄(簿)一编,敢言(A)佐禹长富(B)(87~89C:6)【134】

  例26:漆式三,木式二,见。铁式,见二。其一马与失亡……卩。(87~89C:20)【135】

  例27:元康三年正月乙未朔庚戌,效谷丞□敢言之,谨移糴糒薄(簿)一编,敢言之(A)/啬夫贺(B)(87~89C:3)【90】

  例28:县(悬)泉置五凤三年九月谷出入薄(簿)【92】

  例 29:《元康四年鸡出入簿》(Ⅰ0112③:113~131)【95】

  例30:县(悬)泉置元平元年七月兵薄(簿)。(Ⅴ1612④:18)【130】

  例31:《传马名籍》(Ⅴ1610②:11~20)【97】

  例32:县(悬)泉置神爵二年正月戍卒名藉(籍)。(Ⅰ0309⑤:54)【124】

  例33:县(悬)泉置阳朔元年见徒名藉(籍)。(Ⅱ0215②:1)【125】

  例 34:传车亶(毡)轝(舆)簿(Ⅰ0208②:1~10)【102】

  从这里我们可以窥探出,无论是粮食、副食品、铁器、兵器、人员、马匹、传车等各项物资,悬泉置都要定时进行统计整理成册,可见在当时,悬泉置的管理是比较成熟和完善的,有着比较强的档案意识。

  (四)悬泉置中的刑徒

  悬泉置中服务人员的来源,除了官吏、戍卒,还有一大部分是发配来的刑徒,并承担了大量底层的劳动。

  例35:甘露元年二月丁酉朔己未,县(悬)泉厩佐富昌敢言之,爰书:使者段君所将郏ㄊ瑁├胀踝娱屹⑷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

同来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