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河南考古2021:汉魏洛阳城阊阖门至建春门大道遗址2021年发掘收获

2022-3-1 15:01| 发布者: IICC| 查看: 278| 评论: 0

摘要:   千秋门门址发掘示意图  千秋门门址北阙台从东向西  千秋门遗址魏晋时期石砌水道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郭晓涛的报告题目是 《汉魏洛阳城阊阖门至建春门大道遗址2021年发掘收获》。阊阖门至建春门大道遗址位于河南省洛阳市孟津县金村和翟泉村、偃师首阳山镇韩旗村之间的基本农田内,是汉魏洛阳城内城北侧的东西向大道,大道贯穿东、西宫门, ...

  千秋门门址发掘示意图

  千秋门门址北阙台从东向西

  千秋门遗址魏晋时期石砌水道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郭晓涛的报告题目是 《汉魏洛阳城阊阖门至建春门大道遗址2021年发掘收获》。阊阖门至建春门大道遗址位于河南省洛阳市孟津县金村和翟泉村、偃师首阳山镇韩旗村之间的基本农田内,是汉魏洛阳城内城北侧的东西向大道,大道贯穿东、西宫门,从宫城中部穿过。2021年度阊阖门至建春门大道遗址的发掘集中工作区域在北魏宫城以内,以及大道穿过宫城宫墙的两座宫门遗址。重点发掘了北魏宫城西墙上的千秋门遗址,目前揭露的千秋门门址遗存大致分为北阙台、门址和门址内侧院落遗址3个部分。此外为解决阊阖门至建春门大道和显阳殿院落的关系,还在宫城内布设了两条探沟,发现了与阊阖门至建春门大道转折衔接的永巷遗迹。阊阖门至建春门大道进入千秋门以后应该有向北转折再向东的遗迹,说明阊阖门至建春门大道进入宫城以后,和永巷并为一条道路,有意识的避开了显阳殿宫院。此次发掘的永巷遗迹应该是汉魏洛阳城北魏宫城前朝和后寝的分界线,这一点对于理解北魏宫城的功能空间的布局意义重大。

  

  扩展资料:

汉魏洛阳故城朝堂与后宫的“分界线”

洛阳网 2021-1-15

  作为丝绸之路的东方起点,汉魏洛阳故城的建筑布局一直备受关注。近日,洛报融媒记者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洛阳汉魏城队获悉,2020年该遗址考古成果丰硕,宫城二号殿和连接阊阖门至建春门的大道面貌日渐清晰,为遗址复原展示进一步奠定基础。

  汉魏洛阳故城的考古发掘,持续数十年从未间断。2012年至2015年,中国历史上第一座“建中立极”的宫城正殿——北魏宫城太极殿遗址被发现。2020年,考古人员围绕太极殿宫院,对其北侧的宫城二号殿建筑遗址进行了发掘。

  在汉魏洛阳故城遗址附近,提起“金銮殿”,村民们都会遥指太极殿区域内发现的大面积夯土,宫城二号殿建筑遗址也在其中。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洛阳汉魏城队副研究员刘涛介绍,通过近一年的发掘,二号殿建筑遗址的夯土台基东半部和台基外侧地面已初现“真容”,同时,在台基外侧还发现了台基包砖、白灰墙皮、脚手架坑、沟槽等遗迹。

宫城二号殿建筑遗址发掘区

  结合考古新发现,考古人员对宫城二号殿的历史面貌也有了新的推断——它或与文献记载中的“显阳殿”有关。显阳殿始建于北魏迁洛后,与太极殿、洛阳宫城大致同时修筑而成,是宫城南部仅次于太极殿的一座重要建筑。依据相关文献记载,在北魏时期,显阳殿或作为皇帝登基前的居所、或作为北魏皇帝宴请宗室子弟的场所、或作为北魏皇帝接待归降纳贡的使节等,与太极殿的功能略有不同,是北魏时期“大朝”太极殿北侧的“内朝”所在。

阊阖门至建春门大道的车辙遗迹

  文献记载,在汉魏洛阳故城中,西起阊阖门、东至建春门有一条通衢大道。这条大道在哪儿呢?2020年,考古人员找到了它。

考古现场

  “通过布设探沟,我们在一处道路遗迹发现了不晚于北魏时期的路土,结合其具体位置和大致走向,初步判断应该是阊阖门至建春门的东西向大道。”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洛阳汉魏城工作队副研究员郭晓涛介绍,由于各个探沟的位置不同,其保存的状况、道路的宽度、遗存的形态有所差别,但在各个位置的发掘探沟内均发现了密布的车辙痕迹,进一步说明这是由内城穿过宫城的一条使用频率较高、非常重要的道路。

  目前,汉魏洛阳故城内城已知的主干道有8条,阊阖门至建春门的道路是最北侧的东西向大道,也是唯一一条横穿宫城的大道。道路南北宽35米至51米,东西长约为2510米,从宫城中部穿过,贯穿东、西宫门。“从目前发掘的情况来看,这条道路以南是属于朝殿区的太极殿和显阳殿宫院,而其北侧应该就是以华林园为中心的池苑区,也就是后宫所在。”郭晓涛说,这条道路分隔了朝堂和后宫,在宫城中的作用非常鲜明、重要。

陶质五铢钱范

  让考古人员意外的,是在此次发掘过程中,发现了大量西汉郡国的陶质五铢钱范。“这是我们在西汉洛阳郡时期发现的首批郡国五铢钱范,国内罕见。”郭晓涛说,出土物品还有包含“宗庙”文字的瓦当,根据其制作技法可以确定为西汉之物,有可能是西汉郡国庙的遗存。西汉郡国庙数量庞大,祭祀隆重,洛阳作为西汉曾经的“候选都城”,郡国庙的地位尤为重要,此次发现为探索西汉郡国庙的位置提供了重要的线索,也为研究西汉时期洛阳城北宫城区域的配置提供了重要契机。

  目前,考古工作仅大致确定了阊阖门至建春门大道的大致位置,今年,考古人员将对其间涉及的10余处关键节点进行深入发掘。

  “汉魏洛阳故城的考古新发现,为建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推进大遗址保护和展示工程,奠定了重要的考古学基础。”洛阳市文物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下一步,相关部门将继续全力配合考古工作,为洛阳打造文化保护传承弘扬核心区、国际人文交往中心贡献力量。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