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行走丝路: 走向公主堡

2017-7-28 23:17| 发布者: IICC| 查看: 464| 评论: 0|来自: 话英伦的博客

摘要: 公主堡位于在帕米尔高原的塔石库尔干。我乘车从喀什来到了塔什库尔干县城。该县城位于一个小盆地中。这里寒冷和缺氧,海拔高度都在3000米以上,山柳树和小叶杨都成了老树疙瘩。30年的山柳树只有胳膊粗。由于灌木稀少,许多农牧民还在用牛粪饼取暖做饭。塔吉克人依然保持者自己的生活方式,男子见面时都要亲一下对方的手背,女子则是面颊相贴或亲吻。塔什库尔干地区人少地多,内地人纷纷来这里搞经营,其中河南和山西人最多。汉族的 ...

公主堡位于在帕米尔高原的塔石库尔干。我乘车从喀什来到了塔什库尔干县城。该县城位于一个小盆地中。这里寒冷和缺氧,海拔高度都在3000米以上,山柳树和小叶杨都成了老树疙瘩。30年的山柳树只有胳膊粗。由于灌木稀少,许多农牧民还在用牛粪饼取暖做饭。塔吉克人依然保持者自己的生活方式,男子见面时都要亲一下对方的手背,女子则是面颊相贴或亲吻。塔什库尔干地区人少地多,内地人纷纷来这里搞经营,其中河南和山西人最多。汉族的面食馆逐渐多了起来,吃面条和饺子只能用高压锅来煮。

 筹备行程颇费周折。县城十字路口停着一些小汽车。这些汽车类似于出租车。价格需要协议,大致是一公里一元钱。我一站在那里,司机们纷纷围过来,询问我去哪里。对于他们来说,这种包车的机会并不多。从塔什库尔干县城到公主堡约为70公里。我出价200元后,才有一位司机表示愿意去,但只负责把汽车开到公路。为了稳妥起见,我让他帮我找一位向导。他们一核计,开价三百元,向导负责租马匹和带路。我们商定第二天早晨九点出发。

都说新疆人时间观念差,我找的两位新疆人却十分准时,他们按约定时间来到了我住宿的帕米尔饭店。在路上聊天时,我才知道向导叫加里坤,是柯尔克孜族。司机叫多里坤,是维吾尔族。多里坤过去赶毛驴车,后来在巴扎赚了钱,买了一辆夏利车。他很爱炫耀自己的汽车,见到人就按喇叭,主要是提醒对方看自己的车,他的眼神里透露出几分得意。可是遇到人群时,他就显得有些六神无主,一边按喇叭,一边不停地叨咕,“咆西!咆西!”“咆西”是让路或借光的意思,他无意中把赶毛驴车的吆喝声用在了驾驶汽车上,生怕撞伤行人。这里是314国道的终点,车辆不多,多里坤把车开得飞快。他说自己很爱听汽车马达的轰鸣声,这样才找到了自己年轻时骑马的感觉。

 行驶半小时后,司机说,唐僧来过这里。我往旁边一看,路旁立着一块指示牌子,上面写着“丝绸之路古驿站”。这是一个圆锥形建筑,土坯垒起。这里地势较低,塔什库尔干河从旁边流过,为这里带来一片牧场。我感到惊奇的是,司机居然知道唐僧。我问是哪个唐僧,他却说不清楚。

从这里往南行走就看到了苍茫深远的昆仑山脉,晶莹剔透的白云缠绕在山峰上,古人由此联想到了天宫的模样,许多中国神话都与昆仑山有着密切联系。昆仑山西起帕米尔高原,沿着新疆同巴基斯坦和印度边境逶迤而行,它把不同的古代文明连接在了一起。这里靠近边界,无论是进入公主堡还是前往红其拉甫口岸,游客都要在皮斯岭边防派出所登记备案。前往公主堡方向,还需要有边防军人陪同。派出所的负责人检查了我的记者证后,同意了我的行程,并派出哈萨克族军人努尔兰陪同我前往。我们一起乘车前往,汽车中的四个人分属维吾尔族、科尔克孜族、哈萨克族和汉族。民族平等在我们这个小汽车里实现了。​


上级目录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