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羌笛何须怨:敦煌玉门关城探秘

2020-7-29 21:57| 发布者: IICC| 查看: 117| 评论: 0|来自: 兰州晚报

摘要:   现存玉门关遗址“小方盘城”  敦煌汉代长城和烽燧  敦煌玉门关附近的积薪 赵红云 摄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王之涣这首脍炙人口的诗篇,千百年来不知道在多少中国人内心深处打下了深深的文化烙印,那种汉唐风韵对国人的浸润,使得这座千年以前的关城披上了神秘的面纱。2000年前的玉门关是个什么样子 ...

  现存玉门关遗址“小方盘城”

  敦煌汉代长城和烽燧

  敦煌玉门关附近的积薪 赵红云 摄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王之涣这首脍炙人口的诗篇,千百年来不知道在多少中国人内心深处打下了深深的文化烙印,那种汉唐风韵对国人的浸润,使得这座千年以前的关城披上了神秘的面纱。2000年前的玉门关是个什么样子呢?像嘉峪关和山海关那样规模宏大,气吞山河?还是就像现在游客所看到的仅存数百平米见方的小小城堡?一切谜团最终都会被人们发现和揭示!

  玉门关,俗称小方盘城,位于敦煌市西北90公里处。相传西汉时西域和田的美玉,经此关口进入中原,因此而得名。这座古老的军事要塞,即便是现在,在修筑了通往玉门关的道路后,我们驱车前往玉门关仍能感受到千年前的雄浑与壮观。望不到尽头的天空和无限的戈壁风光、时而闪现的海市蜃楼,让人置身于梦幻一般的情景之中。记者多次来到玉门关,有一次竟然看到了玉门关日出的绝妙景象:小方盘城在西风吹过的高地上,雄视着东方渐渐显形的红日,大漠、远山绿草构成了一逼辽阔壮美的神奇画面,千年前蛰伏的马蹄声,从沉寂的古战场中悄然响起,激荡着你的内心。2000年前的漠风轻轻吹拂着你的脸颊,你的心里翻腾着历史的涟漪。

  提起玉门关首先要讲到张骞出使西域的一段历史,丝绸之路开通后,东西方文化、贸易交流日渐繁荣,为确保丝绸之路安全与畅通。大约公元前121年——107年间,汉武帝下令修建了“两关”,即:阳关、玉门关。汉时为通往西域各地的门户,曾是汉代时期重要的军事关隘和丝路交通要道。

  现在的汉玉门关遗迹,是一座四方形小城堡名叫小方盘城,耸立在东西走向戈壁滩狭长地带中的砂石岗上,南边有盐碱沼泽地,北边不远处是哈拉湖,再往北是长城,长城北是疏勒河故道。东西走向的长城蜿蜒逶迤,一望无际,每隔5里或10里就筑有一座方形烽火台,在长城烽燧的周围,还有明显房屋遗迹。在东西长城之南,另有一支南北走向的长城,绕过玉门关西侧,向南直达阳关,关城北坡东西走向的千年车道依然清晰直通西域。

  小方盘城全用黄土夯筑而成,面积约600多平方米。城垣东西长24.5米,南北宽26.4米残高9米,城墙上宽均为3.7米,东西墙下宽4米,西北墙下宽4.9米,开西、北两门。城顶四周有宽1.3米的走道,设有内外女墙。城内东南角有一条宽不足1米的马道,靠东墙向南转上可直达顶部。

  小方盘城并非汉代玉门关,而是玉门都尉府

  现在不少人来到敦煌游览,看到的是小方盘城,误以为就是汉代的玉门关,但他哪里知道,那只是冰山一角,小方盘城只是汉代玉门关很小的一部分,它是汉代玉门都尉府。据敦煌青年文史学家、敦煌博物馆副馆长李岩云介绍:通过他多次对小方盘城的考察,结合玉门关多次出土的简牍,认为小方盘城为西汉玉门都尉府,为玉门都尉日常办公的官署,是该地区最高军事长官的驻地,而并非玉门关关址。

  玉门关口在哪里?

  经过专家多年考察研究,现存的小方盘城外围,约1。2万平米的区域,汉代遗物极为丰富,在小方盘城的周围还形成了一个明显的外城。外城的外面还有了望哨,与最近的烽燧相望,外城与附近的长城相连,丝路古道穿城而过,通过长城一直通向南北长城支线向西而去。专家认为:小方盘城周围戒备森严,哨卡重重,防守严密,而小方盘城又处于最为核心的位置,那它只能是该区域的最高军事长官的居所,只能是玉门都尉府。而玉门关关口则处在小方盘城西150米处的南北长城线上,并与小方盘城外墙相连。

  真正的玉门关关城在哪里?

  李岩云认为,玉门关城址应该位于小方盘城西侧残存的大量文化层处并与关口相连。这是因为,古代设关必选在易阻隔人马车辆通行,地势险要之处;设立关城必须符合古人建关的习惯,如汉代的肩水金关、明代嘉峪关、山海关、娘子关无一不建在长城线上;从小方盘城附近出土的汉简中发现有出入东门、出入关口的记载,这说明玉门关城就在小方盘城附近,但非小方盘城。

  历史:玉门关以西,西汉屯田之地

  西汉时,为了抗击匈奴的侵扰,保护丝绸之路的畅通,加强和西域的联系。公元前121年,汉武帝在河西设立酒泉郡后就下令修筑今永登以西的“塞”,即汉长城。公元前111年敦煌建郡后,敦煌境内也开始大规模修筑长城,到太初元年(公元前104年),贰师将军广利伐西域大宛国时,已是“自敦煌西止盐泽,往往有亭”。当时,玉门关外敦煌以西疏勒河沿岸的广阔地区为李广利的6万大军、13万牛马驻留敦煌提供了良好优越的自然空间。汉代以前,氐置水(党河)和籍端水(疏勒河)汇合在其下游发育形成了广阔的绿洲平原。玉门关以西的疏勒河沿岸自然面貌保持了原始状态,乔木林、灌木林、灌木丛浓密覆盖,大水湖泊星罗棋布,形成一处处天然牧场。汉武帝统一河西后,在这里陈塞列燧,驻军屯田。成为经营西域的前沿阵地。汉代时疏勒河流域水量充沛,以供运粮之用,可以一直把军粮运到玉门关以东不远的大方盘城(河仓城),并流出玉门关外到达新疆境地。在疏勒河流过玉门以西的大片土地上,经多年的考古发现,这一地区发现有汉代屯田的沟渠、水闸、田埂遗迹,以及各种农具,并在沿线烽燧中出土了小麦、谷子等粮食作物,出土的汉简中也有屯田之记录。在玉门关这一带还有颇具规模的粮食仓库如:河仓城、昌安城、居庐仓,由此可见当时玉门关外疏勒河流域屯田之盛,积粮之广。因此,玉门关外丰富的粮草完全可以有效解决李广利驻军和二次伐大宛6万人,牛10万,马3万余匹,骆驼等数万匹的后勤保障供给问题。(刘学智)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