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路资讯

七百余唐代纸文书、木牍出土于新疆孔雀河烽燧群

摘要: 澎湃新闻获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对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进行考古发掘时,发掘出土了珍贵的唐代纸文书、木牍786件,是近年新疆考古发掘出土数量最大的一批唐代汉文文书资料,通过文书可初步推断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为唐代安西四镇之一焉耆镇下军事设施。据悉,考古发掘的这批文书内容丰富,涉及军事、政治、经济、文学等诸多方面,许多内 ...
澎湃新闻获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在对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进行考古发掘时,发掘出土了珍贵的唐代纸文书、木牍786件,是近年新疆考古发掘出土数量最大的一批唐代汉文文书资料,通过文书可初步推断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为唐代安西四镇之一焉耆镇下军事设施。
据悉,考古发掘的这批文书内容丰富,涉及军事、政治、经济、文学等诸多方面,许多内容尚为国内首次考古发现。通过本次对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的考古发掘,实证了唐王朝对西域的有效管治,填补了历史文献关于唐代安西四镇之一焉耆镇下军镇防御体系记载的空白。
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位于新疆巴州尉犁县境内的荒漠地带,东距营盘古城47公里,东距楼兰古城233公里,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孔雀河烽燧群中的一座烽燧。孔雀河烽燧群共有11座烽燧组成,沿孔雀河北岸,呈西北-东南向分布在库尔勒市至营盘古城之间长约150公里的范围内。新疆尉犁县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位置示意图

新疆尉犁县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位置示意图

 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全景

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全景

1896年,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首先发现了孔雀河烽燧群;1914年英国探险家斯坦因详细调查了孔雀河烽燧群中的九座烽燧,对部分烽燧绘制图纸、拍摄照片;自1989年第二次全国文物普查开始至今,新疆文物部门多次对孔雀河烽燧群进行考古调查。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全景

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全景

2019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向国家文物局申报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主动性考古发掘项目,获得审批,发掘面积600平方米。考古发掘取得重大收获,入选2019年度“考古中国”重大研究项目成果。2020年继续申报发掘执照,发掘面积500平方米。两年累计考古调查、发掘时间近10个月,目前烽燧遗址还未发掘完毕,田野考古工作仍在进行中。
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修筑于一处大型红柳沙堆上,是由烽燧本体、居住房屋等建筑构成的一处军事设施遗址。已清理房屋、土埂、木栅栏、踏步各1处,灰堆5处。为了解烽燧遗址本体结构,对烽燧下方坍塌土也进行了局部解剖。考古发掘现场

考古发掘现场

红柳沙堆大致呈椭圆形,上小下大,下底东西长约60米,南北最宽35米,原始高9.8米。沙堆顶部西侧有一层雅丹状的黄土堆积,呈倾斜状分布,最厚处深达3米。在修筑烽燧时,先对沙堆顶部进行了平整,在沙堆边缘平铺芦苇草对其进行加固,这样既增加了沙堆的牢固,又大大扩充了沙堆使用面积,增加了顶部活动范围。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俯视  东-西

克亚克库都克烽燧遗址俯视  东-西

克亚克库都克烽燧 西立面

克亚克库都克烽燧 西立面

在平整过的沙堆顶部东侧修筑烽燧,烽燧平面呈方形,立面呈梯形。由于罗布泊盛行东北季风,烽燧处于迎风面的东、北两侧因风蚀坍塌严重。经清理复原,烽燧下底边长9.4、现残高约5.6米。烽燧由三层或四层土坯夹一层芦苇草,中部夹放胡杨栣木垒砌而成。在烽燧南侧还发现有土坯垒筑的护坡,推测烽燧使用时期至少加固过三次。房屋局部

房屋局部

 房屋F2内凉炕

房屋F2内凉炕

沙堆顶部西侧采用 “减地法”、“平地立起框架式台梁结构”两种构筑方式修筑有三间房屋,建筑面积80平方米。房屋内还发现有凉炕、灶、柱洞的遗迹,墙体内壁局部还残存有草拌泥皮和白灰墙面。
沙堆顶部雅丹黄土一部分被打制成土坯用来修筑烽燧和房屋墙体,一部分废弃不用的被直接抛到于沙堆南侧下,形成了一道土埂。土埂中不见任何包含物,为纯净的黄土。踏步

踏步

踏步位于沙堆南坡中部,沿沙堆走势修建,是上下沙堆的台阶,现仅存外侧护栏。木栅栏局部

木栅栏局部

在烽燧南侧沙堆下,发现木栅栏一道,呈南北向排列分布,性质可能为牲畜圈的一道墙。
以烽燧为中心,在沙堆四周发现了5处灰堆遗迹,灰堆多依靠沙堆边缘斜坡呈倾斜状堆积,其中1、2、3、4号灰堆有浓浓的“烟火气”,为各类生活垃圾的堆积,5号灰堆为烽燧风蚀坍塌后,烽燧顶部突“灶”的遗迹垮塌后形成的堆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