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2018年ICOMOS年度代表大会暨科学研讨会报道

2018-12-17 22:07| 发布者: IICC| 查看: 185| 评论: 0|来自: 清源文化遗产

摘要: 图/大会开幕式清源文化遗产微信号 mobiheritage2018年12月4-8日,ICOMOS年度会议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和拉普拉塔召开,来自60多个国家的200多名会员和遗产保护从业者参加了本次会议;本届科学研讨会主题为“遗产保护与可持续发展”。ICOMOS大会是一个全球遗产保护工作者交流的盛会,每年在不同的城市里,这一聚会也经历着不同的碰撞和启发。2019年会议将在摩洛哥的马拉喀什举办,科学研讨会的主题为“乡村遗产“;2020年在澳大利 ...

图/大会开幕式

清源文化遗产

微信号 mobiheritage

2018年12月4-8日,ICOMOS年度会议在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和拉普拉塔召开,来自60多个国家的200多名会员和遗产保护从业者参加了本次会议;本届科学研讨会主题为“遗产保护与可持续发展”。

ICOMOS大会是一个全球遗产保护工作者交流的盛会,每年在不同的城市里,这一聚会也经历着不同的碰撞和启发。2019年会议将在摩洛哥的马拉喀什举办,科学研讨会的主题为“乡村遗产“;2020年在澳大利亚的悉尼,主题为“共享遗产”,期待更多国内的同行参与到这一讨论中来。

*本文转载自中国古迹遗址协会微信公号

ICOMOS 2018 年度大会

遗产保护世界舞台上的中国声音

中国代表团一行五人参加了本次会议,其中ICOMOS执委、协会副理事长姜波于3日参加了会前的执委工作会。中国代表全程积极参会,并就顾委会主席选举、组织发展相关决议等可以表决的环节代表国家委员会投票。除全体代表大会,中国代表团还着重在国家委员会亚太地区会议上向国际同行做了ICOMOS China年度工作报告和IICC西安中心的工作报告,并借此机会与国际总部、各国家委员会和国际科学委员会加强了交流,为多个重要课题和项目未来的合作奠定了基础。

图/ICOMOS西安国际保护中心工作汇报

图/ICOMOS China 年度工作报告

图/与国际执委交流讨论

图/向非洲执委介绍工作

共商 ICOMOS 的现在与未来

大会听取了ICOMOS主席、秘书长和司库2018年度的工作和财务报告,并对年度主要议题和下一步计划进行了讨论,其中不乏激烈的争论,例如ICOMOS作为遗产保护领域唯一的全球非政府专业组织,因与世界遗产在财务和工作内容上紧密的联系,是否能够保持其专业独立性和在理论实践上的持续进取。有代表强烈倡议ICOMOS找回其曾经在学术探索中的前卫精神,也有代表给出了通过建立基金增加组织多元收入的实际建议,并在大会上以决议形式得以通过。

图/总部秘书处在顾委会会议上汇报全球会员情况分析

图/总部秘书处在顾委会上汇报国家委员会情况分析

图/世界遗产专题讨论

图/现场发言

大会按照议程选举出了新的顾问委员会主席、副主席和科学理事会官员,其中主席和副主席分别是来自西班牙的遗产建筑师、国际木结构科学委员会主席和西班牙国家委员会副主席米盖勒.兰达(Mikel Landa)博士,和美国国家委员会主席、考古学家道格拉斯.寇莫(Douglas Comer)博士。

图/寇莫博士做“非洲计划”进展报告

在年度科学理事会会议上,多个科学委员会汇报了ICOMOS专题宪章和文件的制定和修订情况,有三项文件在最终讨论确定阶段,计划在2020年三年全球大会上正式通过。具体包括,由ICOMOS文化旅游国际科学委员会主持的《ICOMOS文化旅游宪章》修订(1976制定,1999第一次修订),由ICOMOS防御和军事遗产科学委员会自2007年开始起草的《ICOMOS防御及相关遗产宪章及其保护和阐释准则》,和由ICOMOS培训科学委员会起草的《通过教育与培训加强文化遗产保卫与综合保护的能力建设的准则》(基于该科学委员会在1993年制定通过的“古迹保护教育与培训指南”文件)。另外,ICOMOS近年也讨论了专门成立ICOMOS国际工业遗产科学委员会的必要性,并已与长期合作的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委员会TICCIH(1973)签订合作谅解备忘录,起草了科学委员会成立内部章程,提交下届大会正式通过。

图/科学理事会主席介绍编制科学期刊计划

大会还就ICOMOS近年开展的专题项目进行了讨论,主要包括“气候变化”、“文化自然联合”(IUCN)、“ANQA叙利亚遗产记录”, 以及ICOMOS濒危遗产观察计划(Heritage at Risk Observatory, 2000)与谷歌合作的向公众宣传更少为人知的濒危文化遗产的数字平台“隐秘的遗产地”。

图/现场发言

科学研讨会——“遗产保护与可持续发展”

2018年科学研讨会的主题是“遗产保护与可持续发展”,阿根廷国家委员会作为主办方采取了与以往不尽相同的研讨形式,除了主会场主题演讲外,分会场就不同的分主题组织了工作坊。

图/科学研讨会会场之一拉普拉塔大学

图/科学研讨会谈非物质遗产保护

图/拉普拉塔社区居民在研讨会开幕式上表演节目

图/科学研讨会闭幕式演出

全天的讨论涉及了遗产保护的多个方面,但都在试图将遗产保护真正有效的融入当代社会经济和文化可持续发展的整体进程。例如二十世纪遗产专业委员会和军事遗产专业委员会就近现代遗产尤其军事遗产的整合利用做了系列专题报告;

布宜诺斯艾利斯公共空间再生机构也向与会代表详细介绍了阿根廷首都多个老城区复兴的案例。

专题工作坊则聚焦整合型保护的方法和工具,包括政策、资金、规划、公众参与等多个方面,目前面临的问题、挑战以及可量化的指标。

2018年会举办地:布宜诺斯艾利斯与拉普拉塔市

研讨会后组织参观了拉普拉塔市的世界遗产库鲁切特住宅(Curutchet House),该建筑是由柯布西耶为库鲁切特医生设计的一栋带庭院的四层住宅和小型诊所,建成于1953年。

2016年,这栋建筑和另外16座分布在欧亚6个国家的柯布西耶建筑作品一起以“柯布西耶建筑作品-现代主义运动的杰出贡献”系列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拉普拉塔市的这栋建筑是美洲唯一入选的柯布西耶作品。这一项目经多次修改,系列遗产构成从最初的22处到17处,最终列入时受到ICOMOS评估专家的盛赞,因为其申报策略没有罗列柯布西耶个人的建筑成就,而是选择了最能体现现代主义运动在全球的发展和影响的组合。

拉普拉塔的这栋建筑展现了柯布西耶的现代建筑五要素与传统拉美庭院建筑的融合,它也是柯布西耶极少的紧邻原有建筑的作品,并对其历史环境给出了完美的回应,比他其他的作品更好的证明了现代建筑可以与传统建筑和谐对话。该建筑目前仍属于库鲁切特家庭所有,由布宜诺斯艾利斯建筑师协会使用,组织相关文化活动,并向公众开放。

会场之外,阿根廷主办方也向参会代表展示了布宜诺斯艾利斯和拉普拉塔两大城市丰富多样的文化遗产及其充满活力的保护利用现状。会场和会间活动均位于历史建筑内,分布在多个历史街区,使参会代表有机会全面立体地感受文化遗产在城市生活中发挥的积极作用。

图/科隆大剧院因其建筑和杰出的声学效果被列为全球顶级剧院

由于布宜诺斯艾利斯和拉普拉塔的文化遗产多为近现代建筑和城市遗产,也为这些遗产的利用提供了天然的便利条件,除了很多建筑很好的延续了其历史功能(歌剧院、大学、教堂、咖啡馆、书店等),大多建筑、广场也都被用作公共文化艺术空间,在展示其历史记忆的同时继续积极地参与和贡献当代生活。例如布宜诺斯艾利斯拥有的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咖啡馆文化遗产“bares notables“, 这个城市中有近百座咖啡馆由于其建筑、装饰艺术和在街区生活、城市记忆中的核心位置而享有国家级的遗产保护地位,用物质和非物质遗产完美结合的方式保存和延续了社区文化,也为愿意了解和感受城市历史和精神的参观者提供了丰富的旅游资源。

图/国家保护历史咖啡馆- San Telmo区

图/国家保护历史咖啡馆-Recoleta区

与此同理的是探戈、足球、市集店铺和早期的现代城市规划理念与其历史场所的持续结合。或许有人会说是阿根廷近几十年来的经济停滞带来的对老建筑的被动保存,或者阿根廷城市规划和发展中的政府私人、外来本土多方参与的开发使其相对欧洲历史城市呈现出更多元的面貌…… 阿根廷主办方无疑非常成功的展示了契合会议”可持续发展“主题的一种保护模式,这些生活与建筑鲜活又真实的联系或许是城市文化遗产保护从业者能期待的一种最好结果。

图/Recoleta 中心(1732)-会场之一

ICOMOS大会是一个全球遗产保护工作者交流的盛会,每年在不同的城市里,这一聚会也经历着不同的碰撞和启发。2019年会议将在摩洛哥的马拉喀什举办,科学研讨会的主题为“乡村遗产“;2020年全球代表大会已确定在澳大利亚的悉尼,主题为”共享遗产“,期待更多国内的同行参与到这一讨论中来。

图/阿根廷国家图书馆,成立于1810年,新馆建于贝隆夫妇宫殿旧址

*本期编辑胡玥。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

同来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