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北庭学的重要性

2020-12-23 22:42| 发布者: gogoyy| 查看: 250| 评论: 0|作者: 孟凡人|来自: 北庭学研究院

摘要: 北庭学构成以北庭考古学为基础,北庭地区古代人们各种活动遗留的遗迹和遗物是北庭考古学的重要内涵,是北庭学研究的主要对象,也是北庭学赖以为骨架逐渐搭建起物化和形像化的北庭学内涵架构的基础。不断进行的北庭考古调查发掘研究的成果则可使其架构物化和形像化逐渐清晰起来。北庭学另一个构成要素,是涉及北庭地区古代人们各种活动所有的文献资料。这些 ...

北庭学构成以北庭考古学为基础,北庭地区古代人们各种活动遗留的遗迹和遗物是北庭考古学的重要内涵,是北庭学研究的主要对象,也是北庭学赖以为骨架逐渐搭建起物化和形像化的北庭学内涵架构的基础。不断进行的北庭考古调查发掘研究的成果则可使其架构物化和形像化逐渐清晰起来。北庭学另一个构成要素,是涉及北庭地区古代人们各种活动所有的文献资料。这些文献资料经不断地分析、探索和研究的成果,可陆续填充前述的北庭学架构,使北庭学的内涵不断丰满和完善起来,并使北庭学架构物化和形象化有血有肉跃然纸上。据此可知,北庭考古学与记载北庭的文献资料在北庭学的架构中是相辅相成,互为表里的。只有将两者有机结合融为一体进行研究才是完整意义上的北庭学。只有这种完整意义上的北庭学,才可能勾画出有较强历史信度的,活化的北庭学各个历史阶段发展实态的场景,并最终形成北庭历史场景长卷,展现出从两汉到清代真实的、连续的和完整的历史发展和演变脉络,形成从两汉到清代完整的历史轴线,以完成北庭学复原北庭地区史的使命,这就是北庭学重要性之所在。

除上所述,北庭学的重要性还与北庭地区的重要性密不可分。这个问题若展开论述,乃是一篇长文章,在此限于篇幅只能就5个方面点到为止。

(1)中国古代史和西域史雄辩地证明,汉通西域以后至蒙元时期金满城、庭州城和北庭地区一直是内地诸王朝经营西域的重要基地。北庭地区是事关内地诸王朝经营西域兴衰最关键、最可靠和不可替代的重镇,是西域地区稳定的基石。

(2)汉通西域之后直至蒙元时期,金满城、庭州城、北庭都护府城一直是今北疆地区政治、军事、交通、宗教中心,千年一系,时间之长,地位之重要在西域独树一炽。史籍记载北庭地区辖境辽阔,建置完备,中央政府直接控制牢固。至唐代今北疆乌苏以东、哈密以西的庭州四县、三军;乌苏以西直至伊塞克湖流域一带的西突厥地区置羁縻性都护府、都督府和州进行统治。后来有个时期伊州(哈密)三县、西州(吐鲁番)五县亦受北庭都护府统辖。庭、伊、西三州和诸县,唐朝视同内地郡县,以后高昌回鹘王国和蒙元时期一直牢牢地控制这三州及其以西诸地。唐代先天元年之后北庭都护府与安西都护府又几经合分:北庭都护府曾一度统领西域事务。北庭地区的上述态势,在今新疆地区自汉代以来就成为祖国领土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奠定祖国西北疆域基础过程中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功莫大焉。

(3)北庭地区是古代诸游牧民族的驻牧地和活动中心,这些游牧民族与天山以南农耕民族的互动,是汉代以后西域史形成的态势和格局的主要动因之一。这些游牧民族在北庭地区的存在和活动,是中华民族和中华民族文化在其形成和重要发展阶段中不可或缺的要素和重要的构成类型。这些游牧民族中虽然有的现今已成为历史民族,但其在西域史在中华民族和中华民族文化形成过程中的重要作用将是永存的。

(4)北庭地区古代游牧民族中乌孙和大月氏的西迁,被汉唐战败的匈奴和西突厥向西逃窜过程中对今中亚、西亚和东欧地区的强烈冲击,契丹族途经北庭地区在今中亚建西辽国,回鹘族从蒙古高原西迁的一支途经今北庭地区在今中亚一带所造成的影响,蒙古族从蒙古高原下来屯兵北庭地区进行西征在今中亚、西亚和东欧建立的四大汗国等等,都是影响当时世界历史发展格局和进程的重大历史事件,而北庭地区就是这种影响源的核心之所在。因此,北庭地区不仅在古代西域史、而且在世界中世纪史中也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并直接将古代中国与世界接轨而成为世界史有机的重要组成部分。

(5)在前述北庭辖境内沿天山北麓东西一线,以唐代北庭至碎叶之道为主轴,以蒙古西征打通果子沟关隘为通途,东经伊吾(哈密)连玉门关,西经碎叶(今伊塞克湖之西托克马克)向南向西可达今中亚、西亚广大地区,并可达罗马帝国都城罗马城,从此又可转至北非等地,这就是古代丝路天山以北的主干线。这条天山以北的丝路主干线以北庭城为交通中心,是途经今新疆地区丝路中唯一东连玉门关、向西直达中亚地区的较直又短的路段,也是前述北庭地区有关游牧民族西迁和西征走上世界史舞台途经的唯一丝路主要路段。该路段与今新疆地区其它丝路主要路段一样,起到了将古代中国和中华文明与西方文明中心罗马连接起来,使处于其间的世界几大文明地区相互接轨,互通有无,交流借鉴,形成世界性的东西经济、文化、艺术、科技交流的高潮,对中国和世界丝路沿线诸国各族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上述北庭地区五个方面的重要性在新疆古代各政治、地理单元中是独有的特点,其重要性形成的相关遗迹、遗物和文献记载均渗透到北庭考古学、北庭史与北庭历史地理学之中,从而成为北庭学内涵的组成部分。因此,上述五个方面的重要性自然也就成为北庭学重要性了。除上所述,北庭学重要性还有两个方面的表现。其一,北庭学与吐鲁番学内在联系密切(按:吐鲁番学之称不确切。吐鲁番地区自汉通西域后直至回鹘时期均自称高昌,吐鲁番是回鹘时期才出现的名称,故吐鲁番学应称为高昌学)。北庭地区与高昌地区两者有共同的车师史和回鹘史,汉至唐代两者建置有密切的内在关系,两者有多条交通线直通。从考古学来看,吐鲁番文书中有不少关于北庭地区的记载,回鹘考古学和回鹘佛教考古两者也是共通的。可以说在新疆诸“学”中两者是唯一相辅相成可构成姊妹学科者,北庭学研究院的成立则开创了两者合作共赢的局面,并成为两个学科协力共同发展的里程碑。其二,现在途经新疆伊犁地区霍尔果斯进入中亚达欧洲的高速公路和铁路线,在今北疆的路线与唐代庭州至碎叶道的轮台县(今乌鲁木齐附近)、张堡城守捉(今昌吉城旁)、思浑川(约指今霍尔果斯河)达碎叶的路段大体相合或相近。于是北庭地区又穿越历史与现代的一带一路国策连系起来,直接成为现代版丝绸之路所在地之一。这是中国古代丝绸之路各路段中唯一独有的现象,很值得注意。综上所述,虽未尽言北庭学的重要性,但已大体勾画出其重要性的轮廓。据此可知,“北庭学”乃是新疆诸“学”中的富矿和沃土之一,是很值得深挖、深耕,下大力气进行研究的重要学术领域。与此相关的北庭学研究院在目前新疆各地诸“学”中,研究院虽然成立最晚,但是由于北庭学在这些诸“学”中历史年代延续最长,涉及空间范围最广,内涵丰富而独特,所以北庭学研究院则是更大有作为,地位非同一般,故应当引起高度重视。

  预览时标签不可点

      收录于话题 #

      上一篇下一篇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