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永远的长安之——从大明宫与兴庆宫看大唐帝国的兴衰

2018-8-16 20:37| 发布者: IICC| 查看: 1046| 评论: 0|来自: 大唐行说

摘要: 更多精彩,请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引从汉朝的未央宫到唐朝的大明宫,如今在百度地图上的距离是15公里,我们驱车半小时左右即达,而这段路程,历史的车轮则运转了整整八百年。如果可以拥有一台时光机让我选择穿越的朝代,我想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唐朝。泱泱大唐,四海皆服,开容并包,热情奔放……所以我们再次来到大明宫,这个一千多年前世界的中心,隔着交错的时空,和它两相望。 大明宫丹凤门眼前这座高大的单檐庑

从汉朝的未央宫到唐朝的大明宫,如今在百度地图上的距离是15公里,我们驱车半小时左右即达,而这段路程,历史的车轮则运转了整整八百年。如果可以拥有一台时光机让我选择穿越的朝代,我想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唐朝。泱泱大唐,四海皆服,开容并包,热情奔放……所以我们再次来到大明宫,这个一千多年前世界的中心,隔着交错的时空,和它两相望。

大明宫丹凤门

眼前这座高大的单檐庑殿顶式结构的建筑叫丹凤门,作为大明宫的主门,它有着最高规格的天子五门道,阳光下依稀可见当年恢弘的帝国气象。漫长的时光里,它镇守着百官上朝的必经之路,宫人命途多舛之路,还有我们的重温历史之路。这条路绵延至今,今年正好整整1400年。推开那扇门踏进回溯的光阴里,故事外的人想把那段故事讲给你听。

长安之春,草长莺飞,规划后的大明宫遗址公园内早已桃红柳绿,倘若先前有人至此,望着破败的屋户,丛生的杂草,他们一定料想不到,在满目疮痍的废墟下,掩埋的尽是曾经辉煌无比的大唐王朝的心脏--享有千宫之宫赞誉的大明宫。这座当时全世界最荣耀壮丽的宫殿群,如今成为世界文化遗产“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中的一处遗址点,被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绕至丹凤门后,开阔平坦的广场一览无余,暴露在巨大空间里的我,一时思绪万千,那故事就从这里展开吧。

唐贞观八年夏,阴雨绵绵,地势低洼的太极宫内湿热难耐,太宗李世民欲往九成宫避暑,而太上皇李渊辞而不行。自玄武门兵变之后,他们父子二人间的关系开始变得微妙,九成宫原属隋朝王宫,据传隋炀帝杨广在九成宫内杀父弑君夺得皇位。李渊的顾虑和担忧,太宗自是心知肚明,却又无可奈何。恰好此时,监察御史马周向太宗提议,可为太上皇重新营建一座夏宫避暑,以向天下彰显皇帝孝德,长安城北禁院中的龙首原高地乃是首选。这是大明宫第一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不过彼时的它被唤作永安宫。

孰料,声势浩大的营建工程在七个月后随着高祖李渊的离世而停止,也在初唐的百废待兴和贞观之治的忙碌中逐渐被人遗忘,直到二十年后在唐高宗李治统治时期,大明宫的营建工作又被重启。初具规模的大明宫迎来了他的第一任主人--儒雅的君王李治和他聪慧干练的皇后武氏,只是当这个风姿绰约的女人踏入大明宫的那一刻,谁也不曾料到她会对李唐王朝产生深远的影响,她将会重新书写历史对女性的定义。


大明宫含元殿遗址


含元殿墙体基址

思索间我们已行至广场尽头,过一座小桥,抬眼看到一座形似宫殿地基的巨大夯土堆,它的宽度和高度都表明,此刻的我正位于“双阙龙相对,千官雁一行“的含元殿前。《周易》中记载:“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含元”象征万物本源,始于天地间,统领一切。含元殿如它名字一般,承载着对皇权至高无上的宣誓和这个帝国的绝对尊严。沿着侧面的斜阶攀至顶处,当看到支撑宫殿屋脊大柱的遗址时,我不禁愕然,直径如此之长的立柱托起的殿宇规模可见一斑。遂仰头想象着当年大殿高耸的模样,如日之升,如在霄汉,三层玉阶上筑起的阙楼,宛若展翅的凤鸾。唐代诗人李华有云:“进而仰之,骞龙首而张凤翼,退而瞻之,岌树巅而崪云末。”遥想当年,最盛大的朝会过后,“千官望长安,万国拜含元”,百官们于此驻足远眺,长安街坊鳞次栉比、朱雀大街车水马龙、终南峰峦尽收眼底。


含元殿遗址顶端回望丹凤门

不远处有些类似的黑灰色夯土基址,正是与外朝含元殿一同位于大明宫中轴线上,三大殿的另外两座,中朝宣政殿和内朝紫宸殿。宣政殿是皇帝平日朝见群臣、听政及举行朔望册拜等大典的地方,亦是皇帝常朝和百官办事的行政中心。紫宸殿则是内朝议事之处,也作皇帝生活起居、内宫性质的殿堂。可以想见多少个日夜,烛火通明,中正庄严的它们肩负着帝国运转的使命,其内的君王与百官们一道运筹帷幄、指点江山。


大明宫宣政殿遗址


大明宫紫宸殿遗址

穿过紫宸殿便是大明宫的后宫区域,你所知晓的那些隐匿在史籍里的后宫情爱、喋血、争斗的故事大抵都发生于此。“当时奢侈今何处,只见草萧疏,水萦纡,至今遗恨迷烟树“。太液池里帝妃同舟的欢声笑语被腾起的氤氲水雾吞噬,早已沉没的那三座神山和李唐王朝最为尊崇的道教,也不曾给大明宫中忠实的帝王信徒们带来他们所祈望的长生。凄凄烟树,如梦似幻,草木摇落,情何以堪。而今的太液池遗址内,一眼望去只剩下平静的池水、飘摇的水藻。


大明宫太液池遗址

长夜中不甘寂寞的眼泪,对权利财富的贪婪,还有欲望妒悍下的唆使,裂变成一幕幕杀伐阴谋,而命运沉浮的腥红画面,最后都在残阳如血里化为了遗址缝隙中的灰烬,兴衰更迭里,再繁盛华丽的宫殿也沦为此刻落寞的背影,亦如我面前的麟德殿遗址。“瑞烟入处开三殿,春雨微时引百官,麟德殿作为皇家举办宴会的国宴大厅,有幸亲眼目睹了大唐最优美曼妙的舞姿,聆听了最动人销魂的仙曲。作为大明宫中建筑的翘楚,也是最大的木结构单体建筑,它屋檐间的斗拱支撑错落有序,尽显力与美的遒劲和狂放,前中后三殿靠着勾连搭技术合而为一,整座宫殿由此所呈现的凌空之美也一直为后世建筑学家所称赞。


大明宫麟德殿遗址

麟德殿前那片废墟扬起细微尘沙,前世的它原是一块马球场,年轻的大唐贵胄们和吐蕃使臣交战正酣,其中一人仪表俊丽,雄姿英发,以一人之力为大唐马球队赢得胜利,这位王子便是日后赫赫有名的唐玄宗李隆基。此时的大唐在大明宫中已经平稳度过了近百年的光阴,等待它的将是一个全新的时代。

“忆昔开元盛世日,小邑犹藏万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禀具丰实。”这便是对那个时代最好的写照。承贞观之治的伟业,李隆基亲手缔造了一个震古烁今的王朝巅峰--开元盛世。他拨乱反正,力除前弊,完善科举、选贤与能、积极改革、励精图治,大唐王朝在他的带领下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峰。那个骄傲自豪的时代,不仅留下了名垂千古,为后世所津津乐道的名臣贤相、诗人、艺术家,也为中华文化留下了不计其数令人赞叹的艺术瑰宝。梨园遗址上盛开的一树树梨花,掩映着大唐皇家乐队井然有序的排练演奏,你们口里所说的梨园祖师,正是那乐队前方无比醒目,击着羯鼓的李隆基。所有人都醉心于霓裳羽衣舞,不问今夕何年,亦不知归路。这支由玄宗谱就,融合了龟兹、婆罗门等西域曲调的音乐大成之作,自是由那个时代最美的女人来演绎。“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扶槛露华浓”,百鸟之羽缝制成衣,饰以璎珞环佩,云鬓花颜步摇熠熠,她向他款款走来,情投意合引为知音,如此便有传诵至今的那段情意绵绵天长地久,碧落黄泉长恨无用的爱情故事。

大明宫外郭的夹城复道上,隐约响起急促的马蹄声,车辇里的玄宗和贵妃,正匆匆去往南边的另一处宫苑--兴庆宫。遗址上遗留的凹凸坑洼,应是当年频繁往来两地时,车马留下的烙印。玄宗一朝,行政和权力的中心逐渐由“东内“大明宫转向“南内“兴庆宫。“文王、武王相承,其明德日以广大,故曰大明。” 相较于大明宫的庄重威严,兴庆宫则显得更加自由私密,风月无边。这里原是唐玄宗做亲王时的府邸,后经大规模扩建,成为他与爱妃杨玉环长期居住的地方。


兴庆宫公园

当年的兴庆宫早已在历史的风火中灰飞烟灭,其遗址成为了与西安交通大学北门一街之隔的兴庆宫公园,我们来到这里,它原来的样子早已无法窥探,只能从园内零星散布的重建楼阁中看到些吉光片羽。龙池周围,很多西安市民悠闲地散步,公园内商铺林立,叫卖声此起彼伏。或许这才是它最好的归宿吧,藏富于民,普惠大众。走到一处周围是低矮石质栏杆围起的遗址前,草地中央隐约可辨识出的凹槽,原先应是立于殿中顶梁柱的位置,一条被行人踏出的小径恰好可以看出此殿的大致长宽,倘若没有一旁的标识牌,几人能知这里会是那位盛世天子批阅帝国要文,商讨国事的勤政楼。“勤政爱民”,李隆基遵循了半世的原则,汇聚成开元年间他凭栏眺望时,看到万民富足喜悦的神色,与之遥相呼应的另一座名为“花萼相辉楼”,则是为了彰显他们兄弟五人相亲相爱的深情厚谊。终玄宗一朝未曾发生过诸如前朝般,皇权背后兄弟相残的局面。

  勤政务本楼遗址(本图摄影:王新娜)

你可还记得诗仙李白的清平调?“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赏名花对妃子,焉能用旧词?玄宗一纸诏书,宣翰林待诏李白前来填词,喝的酩酊大醉的诗仙挥毫泼墨,在宣纸上成就传世名篇。物换星移,沉香亭的匾额还在,亭中却不闻玄宗唤着贵妃解语花的软语温存,亭外亦不见盛唐时的胡旋疾风。千年后的今天,一群热爱唱歌的当地青年和热衷于广场舞的市民们和谐的围绕着沉香亭,亭前依旧歌舞常伴,仿若它依旧延续着的使命。

兴庆宫李白雕塑(本图摄影:王新娜)

“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这就是李隆基令人匪夷所思的后半生。举一国之力爱一人,就有了贵妃宗族们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当时坊间流传“男不封侯女作妃,看女却为门上楣。”杨氏一族嚣张的气焰惹怒众人,也为日后的悲剧埋下伏笔。承平久矣的玄宗看到的尽是八方归顺,海河清晏,怠政的他失去了当初辨明贤臣的能力,帝国中央奸相当道,地方藩镇蠢蠢欲动。那个当年战败却被意外免死、宰相张九龄称为“狼子野心”的杂胡安禄山,眼下正是炙手可热、驻守大唐三个藩镇的节度使。天宝十四年,冬季寒冷异常,觊觎长安已久的安禄山决意起兵,叛军长驱直入,直抵长安。玄宗带着贵妃一行慌忙从长安城的延秋门西逃蜀郡。后面的故事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六军不发,马嵬遗恨,夜雨闻铃,阴阳永隔。红颜祸水也好,自作自受也罢,千百年来人们乐得去定义他们俩的爱情里真假几何。我很喜欢李碧华的小说《荔枝债》里的一句话:“作为局外人,旁观者,人家的感情我们不必多话。”只是这一切背后的代价太过沉重。在它身后留下那座偌大的大明宫,连同盛世繁华的大唐一起落入叛军之手,玄宗倾心装点的兴庆宫也在那个细雨微朦的清晨黯然失色。“霓裳一曲千峰上,舞破中原始下来。” 从此,恢宏盛极的大唐坠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兴庆宫沉香亭(本图摄影:王新娜)

大明宫行道旁路过的车辆,惊起一群飞鸟遮蔽了残阳,遗址阴面的黑色影子覆住了不忍回顾的痛。多年前的大朝,李隆基在含元殿接见了来自新罗、百济、波斯帝国等外邦使节,文武百官自龙尾道鱼贯入殿,是何等的荣耀。然而,从“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的盛日壮景到“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再朝天”的衰微颓圮,也只是历经短短三十载。不知他是否会怀念,在勤政楼的孜孜不倦,怀念贵妃和他梨园中的琴瑟相和,又或者,孤坐在太极宫神龙殿,期望着叛乱的平息,只可惜,他生前再也等不到了……

兴庆宫沉香亭(本图摄影:王新娜)

长达八年的安史之乱结束了,大明宫重新开始了他日复一日的朝政运转,可是那个盛极必衰的怪圈像是一句难以打破的咒怨,一直笼罩在大明宫的上方,让唐朝难以喘息。战乱之后,各地藩镇开始了长期的割据;朝堂上,大臣之间党争不断,政策朝令夕改;宦官权力坐大,干预皇权继承;大唐内外,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数度“中兴”也不过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这个庞大的帝国拖着病入膏肓的身体,缓缓走向消亡。

公元875年黄巢起义,像一百二十多年前的玄宗一样,唐僖宗李儇再一次抛弃了大明宫,西入蜀郡。农民军大肆洗劫长安城,大明宫被抢掠一空。公元885年黄巢兵败,唐僖宗重返长安,在他面前只剩下奄奄一息的大明宫,再也无法居住。就如同今日我们看到的一样,徒留残垣断壁。从建成之日算起,大明宫存世二百二十二年,与国休戚,在见证了17位于此处理朝政的唐朝皇帝后,大明宫伴随着气数已尽的大唐王朝走向尾声。


兴庆宫龙池(本图摄影:王新娜)

公元904年,朱温胁迫末代皇帝迁往洛阳,一并也带走了世人对大明宫和李唐王朝最后一丝幻想。史料记载朱温曾下令,“毁长安宫室百司及民间庐舍,取材浮渭河而下”,长安城自此沦为废墟。“含元殿上狐兔行,花萼楼前荆棘满……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长安士民老幼相瞩,哭满路,月余不绝。永别了,长安,历经千疮百孔的杀戮征战,李唐王朝在公元907年合上双眼,彻底从世界瞩目的中心消失,享国祚289年。从此长安再也没有成为往后任意一个朝代的国都。而一世长安,那挥之不去的梦啊,也只能在历史的长河里,在触不到的想象中,一次次叩响世人心中渴求梦回盛唐的大门。

还记得吗,那一年大明宫内春日烂漫,玄宗设宴梨园,群臣往来,一派祥和。阿蛮《凌波曲》,新丰女伶侪舞,上与妃子就按于清元小殿,宁王弹筝、上击羯鼓,贵妃弹琵琶;李龟年吹茄管,张野狐弹箜篌,贺怀智拍板。自旦至午,欢怡异常。

“生作长安草,胜做边地花“,你我也都曾这样想过吧……


闭眼久久站立在这座广袤的遗址上 ,史册里那被人无数次提及的289载的片段,在我脑海里快速闪过,这片土地上,大家都曾生活过,鲜衣怒马,意气风发。“前世风雨后世云烟,繁华落尽断壁残垣”,道别转身,已是夕阳西下。

大明宫有多大?资料上记载,它的面积相当于三个凡尔赛宫、四个紫禁城、十二个克里姆林宫、十三个卢浮宫、十五个白金汉宫,500个足球场大小;我用脚丈量,大半日也未行遍全处,但我想,或许这些仅仅停留在空间里的参照,都不足以衡量它的大,大明宫的大恰恰在于融入其中的盛世大唐,海纳寰宇,包容万象,大胸襟大格局大视野大气魄……他们共同构筑了岁月长歌里的大明宫。

  (Lotus-公子晔对本文有贡献)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