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梦中的碎叶 废墟上的城“重走丝路 洛阳启程”欧亚大陆行系列报道

2014-12-25 13:12| 发布者: wenbo| 查看: 733| 评论: 0

摘要: 隆起的土坡就是碎叶城遗址  说起碎叶城,不少人会联想到唐代大诗人李白。虽然学界对李白是否出生于此尚有争议,但无论如何,这个叫碎叶城的地方,还是因此而走进了更多人的记忆。  12日午后,在参观完布拉萨衮城 ...
隆起的土坡就是碎叶城遗址

  说起碎叶城,不少人会联想到唐代大诗人李白。虽然学界对李白是否出生于此尚有争议,但无论如何,这个叫碎叶城的地方,还是因此而走进了更多人的记忆。

  12日午后,在参观完布拉萨衮城遗址后,我们来到了离它不远的碎叶城遗址。午后太阳正毒,这座让许多人怀有遐想的古城,就那样暴露在强烈的日光下,让人不禁想到两个词——废墟、荒芜。

  废墟上的碎叶城

  碎叶城,又称阿克·贝希姆遗址,地处吉尔吉斯斯坦托克马可市,距布拉萨衮城遗址仅有不足20分钟的车程。

  我们到时正值中午,整个遗址区除了采风团成员,再无一个参观者。

  我们想了解和碎叶城有关的内容,当地导游也表示不太清楚,原因是“这个地方虽然开放了,但各种配套设施并不完善,平时来参观的人也寥寥”。

  由于当地经济相对落后,旅游业尚不发达,我们再三询问,也找不到一个能讲汉语或英语的导游。阿克曼只学过一年汉语,由于专业词汇过多,在整个参观过程中,他只好不停地拿出手机查字典。

  我们原本以为,吉尔吉斯斯坦的丝绸之路遗产和中国的一样,会统一整治、规划,遗憾的是,碎叶城遗址并非如此。

  目前,遗址多已深埋在地下,唯一可见的是当年唐朝军队修建的周长为26公里的城墙残垣。

  登上破败的古城墙,抬眼便是杂草,不见丝毫盛唐痕迹,让人心生遗憾。

  见我们失望,阿克曼略感不好意思,他指着我们拿在手里的《重走丝路之路》一书羞涩地问:“能否送我一本,既能让我了解中国的丝绸之路历史,也有助于我学中文。”他希望自己可以在中国和吉尔吉斯斯坦的丝绸之路文化交流方面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历史上的丝路重镇

  虽然面前的碎叶城已是一片废墟,但它在历史上的重要地位以及李白带来的洒脱不羁的韵味,依然吸引着我们。

  出发前,洛阳丝绸之路和大运河研究会会长徐金星曾向我们介绍碎叶城:它是唐朝在西域设的重镇,是中国历代王朝在西部地区设防最远的一座边陲城市,也是丝路上的重要城镇,与龟兹(qiū cí)、疏勒、于田并称唐代“安西四镇”。

  此次采风团随队的文史专家、青年学者郑贞富也指出,碎叶城地处丝绸之路两条干线的交会处,中西商人会集于此,这里是各国使者的必经之地。它在丝绸之路世界文化遗产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

  碎叶城始建于唐贞观年间,唐王朝看上了它适宜农牧的优越自然条件,将其设置为重要的政治军事中心。碎叶城在元清时一直为我国领土,在1864年《中俄勘分西北界约记》签订后被俄国侵占,直到1991年吉尔吉斯斯坦独立,其归属才又发生了改变。

  历史上的碎叶城和洛阳还有不少联系。比如,公元627年,咱洛阳老乡玄奘西行取经,从新疆阿克苏出发,翻越天山到伊塞克湖,走的正是这条“难以全生的危险道路”。此后,中国历代王朝的使节、商人、僧侣和军队曾一批又一批在这条古道上循着天山北麓的峡谷西行到楚河流域和西域各国。

  正是根据玄奘的记述,考古学家们才最终在楚河南岸找到了碎叶城遗址。据称,考古学家在碎叶城的寺庙废墟内捡到四枚唐代钱币,上有“开元通宝”“大历通宝”字样,可见碎叶城在唐代的重要地位。

  碎叶城另一个让人关注的地方,就是我们在文章开头提到的,部分学者认为这里是李白的出生地。比如,郭沫若曾考证,李白出生在碎叶城内一个富商之家,并在此长到5岁,幼时,其父就在这里教他读司马相如的辞赋,这说明在唐代,碎叶的文化与中原地区没有两样。

  说起李白,咱洛阳人更是自豪。他一生中曾多次来到洛阳,留下了许多赞美洛阳的诗篇。比如,开元十九年(公元731年)秋,李白路过中岳,拜会故交元丹邱,写下《秋夜宿龙门香山寺》一诗;开元二十二年(公元734年),李白畅游洛阳,写下《春夜洛阳闻笛》一诗。

  碎叶城,岁月城。虽然今天呈现在我们面前的碎叶城已是废墟,但在悠长的岁月中,它将是一座永恒的城。

  参观完碎叶城遗址,我们在吉尔吉斯斯坦的采风也基本结束。下一站,我们的目的地是和丝绸之路有重要联系的另一个国家乌兹别克斯坦。在乌兹别克斯坦,我们又会有哪些收获?敬请关注下一篇报道。

(特派记者 李燕锋 张广英/文 杜武/图)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