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历史沿革

2016-6-7 11:23| 发布者: silu| 查看: 489| 评论: 0

摘要: 第一千禧年的下半段是中世纪天山历史上的十分重要的时期。从地质学角度看,天山地区包括Chuy-Talas地界中七河西南方,天山境内和Issykkul盆地,费尔干纳东部的山脚还有塔里木盆地的一部分-天山南部。古代时期起,这 ...

第一千禧年的下半段是中世纪天山历史上的十分重要的时期。从地质学角度看,天山地区包括Chuy-Talas地界中七河西南方,天山境内和Issykkul盆地,费尔干纳东部的山脚还有塔里木盆地的一部分-天山南部。古代时期起,这个地区就与中亚和土耳其斯坦东部的文化紧密相关。

公元前6世纪,丝绸之路北面沿线:Chach-Talas-Chuy河谷-Kochkor河谷-Issyk Kul南边海岸-Fergana河谷,都对这些区域里人口的增加做出了贡献。他们维持了丝绸之路贸易沿线的商旅队伍,牲畜和饲料的买卖市场,还有城市公侯的发展。

Chuy城市的发展

中亚东北方主要的一个固定文化中心就是有许多城镇和乡村的Chuy 河谷。最著名的几个包括:Nevaket,Suyab,Balasagun。在Chuy河谷中进行的考古学和地势学的调查发现了44个小的遗址点和防御,还有18个大的被长长的护城墙环绕的城市。建造和居住的时期是从公元前5-6世纪一直到10-12世纪。每一座城市都有它们自己的运河和防御系统。河谷的城市化的进程是无规律的,可以被划分为三个时期:

第一时期是发生在公元前6-7世纪,这一时期农业聚落快速发展。城堡附近的三座城市和八座农业聚落建造。第一座聚落是不规则形状的乡村和城堡。位于花园和地里的城堡周围有防御墙环绕,每座城堡间间隔200-500米。

7-9世纪主要的防御工作有:城市的防御区域的延伸,所有环绕着大型聚落的外墙的建造,和对河谷和山脚的防御加固。(包括NevaketSuyab

公元前911世纪,城市新的发展:五个新的聚落,包括巴拉沙衮城的建造;已经存在的和新的聚落周围的郊区的建立。同时,对山脉的防御的加强了四倍。主要的类型自从那时候起直到天山的整个农业文化的消失。11-12世纪,一些小型的未防御的村庄出现在去往大城市和gorges沿线的路线附近的一些堡垒旁边。

政治组织

Chuy河谷里的城市的出现和中亚时期政治和社会改变紧密联系。变化最大的有:1)第一个突厥部落的发展。欧亚的游牧帝国和当时最大的州——拜占庭,萨珊王朝伊朗,和中国一起接管连接远东和地中海地区的贸易路线;2)重要的丝绸之路北边跨国路线的发展扩张,3)突厥部落的移民,Sogdians,Tocharian,和其他的商人。这些变化促进了Chuy 河谷里的城镇的发展。

亚洲东部6世纪中期形成的第一个突厥部落很快划分成为了突厥东部和突厥西部,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外国政策,基本上与扩大边境和控制交易路线有关。军事和政治时期的扩张:土耳其在中亚西方竞选的成功和完全掌控交易路线的建立;唐朝成功打败突厥西方并且建立在碎叶城的前方防御;西藏民族打退唐朝并且在天山成立了短期的政权。

交易的利益对增强州内的内部政策发展作出了贡献。虽然内部的动乱导致了朝代的动乱。因此,突厥西部和Ashina的统治家庭被Turgesh所替代,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们都被Karluks打败;然后IlekhanKarakhan突厥获得权力,征服了巴拉沙衮,建立了Karahanid Kaganate,存活至1137年;契丹族和Horezmshah穆罕穆德完成了七河和Fergana前蒙古族的新纪元。

1370-1380年,在Amir Timur的统治下的Mogolistan和接下来的十年的Timurids对天山的惨绝人寰的战役摧毁了城市。气候变化,瘟疫的爆发都导致了城市的荒废。

突厥-Sogdian综合

城镇文化在公元前第一个千禧年的下半节形成。突厥部落有复杂的移民程序:第一,游牧民的突厥人迁移到七河境内;第二,SogdiansTocharians有大部分移民;第三,当地的游牧民族部落一同安定下来。突厥-Sogdian集成在交易殖民地内和周围,已7-8世纪突厥的人口的生活方式生活。殖民地由Sogdians建造,土耳其人也大量的在此定居,这里有共同的传统和习俗的交流。土耳其创建了它们自己的北欧古学碑文,用基本的Sogdian字母书写;还采纳了城镇规划,建筑,农业,和手工业的技巧。反过来,Sogdians采纳了军事策略,军队武装,和马匹训练的经验,慢慢的,因为土耳其人在政治上的主宰,Sogdians还慢慢采用了他们的语言和文化习俗。直到9世纪末,这一一体化的进程在城市的名字中反映出来,比如碎叶城(Suyab)这座城市的名字:Ordukent(突厥语-ordu”,Sogdian-kent”,两个意思都是指城市或者指挥部),而Suyab(突厥语-su””chu”,Sogdian-yab””ab”都是水或者河流的意思)

宗教信仰

这里的人们都有多重文化和经济的身份,这点在七河城镇和城市的物质与精神生活的发展中体现出来。考古的调查和书面的文件证实了多种信仰的存在:从最基本的家庭与祖先的祭奠,自然祭奠,萨满教,再到发展成熟的宗教信仰比如拜火教,佛教,印度教,基督教,摩尼教,和伊斯兰教。Chuy河谷里的丝绸之路的城市的多信仰的人口和统治者们高度的包容性允许该地区有告解等类似的活动。Chuy河谷里的佛教遗址反映了东部和南部佛教传统的聚集。在Ak-Beshim的基督教群落和Burana的穆斯林的纪念性建筑也是非常重要的宗教遗址,同时证明了这个区域的宗教和文化多元化。根据书面文字记载,摩尼教在Chul和塔拉斯河谷的定居人口中广泛传播。

很多的突厥部落的祭奠和当地的突厥祭奠都在这个河谷里:腾格里-天空之神,宇宙的创始者,乌迈-他的妻子,女性起源的化身,保护生育者的安康。土耳其敬拜世界中下部的神灵Idykjer-Suu,Erkling,还有其他神灵。他们相信火种纯净的力量。直到10世纪,在这个古老的民族剩下的乌孙人中,他们还有敬拜火种,水,山,和动物的习俗。Issyk-Kul湖和它周围的山脉都是很神圣的地方。

根据书面资料记载Nevaket曾经是12世纪Kashgar Nestroian大主教管区的一部分,它的主要区域叫做“KashgarNevaket都市。” 在Krasnaya Rechka遗址处找到的两块墓碑同样也和叙利亚碑文的前蒙古记录有关。除了这些Nestorian记载,还发现了一些悬空的黄铜,石头,骨头,和翡翠做的,起源于8-12世纪的十字架。七河和土耳其斯坦东部的Nestorian地带除了使用叙利亚语言,还使用Sogdian语言。910世纪来自Krasnaya Rechka的刻在托克领子上的Sogdian铭文包含着表达美好祝愿的文字,最后用两个阿门结尾,这暗示了他们基督教的起源。

6-10世纪时,天山地区的中世纪城镇的居民和Fergana曾经是索罗亚斯德教的基本运送者,相当于伊斯兰教。甚至之后尽管大部分人口信仰索罗亚斯德教,一些Nestorian仍然信仰基督教。

直到10-11世纪,拜火教还保留着Sogdian遗留下来的传统,但在Sogdian,因为穆斯林教的影响,这些传统已经丢失或者被弱化。Nauses的建筑在中世纪早期Sogd,Khorezm,Horossan的建筑中都找到了类比。

这些全部证实了人口的道德伦理多元化,宗教信仰的差异,还有Sogdian拜火教徒,土耳其和叙利亚基督徒,佛教徒和摩尼教徒之间的紧密联系,这些都在穆斯林教之前的七河,尤其是Nevaket地带和平共存。

在天山的土耳其人中,楚-塔拉斯城市里的语言和书面语系统含有奥古斯和葛逻禄语言组。然而,根据mahmud al-Kashgari11世纪中期时,在喀喇汗国的城镇里发现:“古索格代亚纳人,肯切克,ArguHotans,西藏人,唐古特人都直接的对突厥语造成影响,丧失了它特有的纯净感。”

中世纪早期时书面语包含好几种语言体系,尤其是宗教主义采用了书面语言体系:Persian-Pahlavi-索罗亚斯德教,sanskirt到佛教,叙利亚到基督教教派,阿拉伯教到伊斯兰教。传播最广泛的当属古索格代亚纳语;两个原因:古索格代亚那的聚落的存在和该语言的国际声望。古老的突厥语和维吾尔文书面语言的传播并没有代替古索格代亚纳语,只是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它的使用范围。9-10世纪时在七河地区仍然在使用古索格代亚纳语,当时阿拉伯铭文开始被广泛应用。最近的所知道的古索格代亚纳语的碑文记录都归功于11世纪初期。

考古学家在皮草,木材,黏土制花瓶,石头和岩石上,都发现了古索格代亚纳语铭文。最近时期发现的是在1988Nevaket的葡萄酒工厂里。铭文刻在库姆的领子边缘上,是用古索格代亚纳语草书书法所写,最后查实是8世纪至9世纪早期时七河的记录。它包含了圆形的线条:“那些没有注意到任何损失的人,也看不到任何的收获,因此,人们,喝酒吧!”碑文的内容有很强的吸引力,被一个匿名的古索格代亚纳的作家雕刻上去,它是Omar Khayyam写鲁拜集的动机。Omar Khayyam又存活了一段时间,他的诗集反映了波斯诗集的四行诗的抒情诗调和哲学四行诗的创造历史。人们也不禁假设诗的类型与鲁拜集相似,早在8-9世纪古索格代亚纳人就已经知道。

10世纪起,阿拉伯书面语言开始队七河和Fergana的城镇居民中有更大的文化影响。可兰经和伊斯兰教文中的文字用来装饰有纪念意义的建筑物;这是在清真寺的敬拜仪式和伊斯兰大学的培训中使用的语言;石头上的墓志铭和伊斯兰教的砖石墓碑都是使用阿拉伯文字;阿拉伯文取代了古索格代亚纳文在钱币上使用。题铭的装饰物开始装饰器皿和住所的内部。

七河境内的突厥文学的成立和MaveranahrDari文学之间紧密联系。10世纪末至11世纪巴拉沙衮城和Kashgar成为了东方穆斯林学习的先进。在这些首都城镇中,数学,天文,医学,哲学,逻辑学,文学均有发展。巴拉沙衮曾近已它的学者神学家,律师,和族长而出名。Jamal al-Karshi,“Mulkahat asSurah”的作者,列出了10名在他的家乡巴拉沙衮有名的人。他的父亲曾经也是12世纪后半段巴拉沙衮城著名的哈菲兹学者。

Yusuf Khass Hajib BalasaguniMahmud ibn Hussayn ibn Muhammad al-Kashgari,两位杰出的突厥语学者百科全书编纂人,哲学家,中亚乌汗的作者,他们在文学和科技方面的成就几世纪以来都被人研究学习。第一部突厥语说教诗文“Kutadgu Bilig”由Yusuf Balasaguni在巴拉沙衮创作。从这个诗集看,Yusuf出生在巴拉沙衮,1015-1016年时当他大约50岁时开始创作第一首诗。当他在1069年完成了他的诗集时,他呈现给了当时Kashgar的统治者Tamgach Bogra-Karahakan Abu Ali Hasan。这首诗由对话,独白,和启迪部分组成。深刻的内容,光明的诗体语言让它在中世纪和下世纪大有名气。人们在这个诗中呈现出来,这个作品中的言论也被用来装饰家庭用具和器皿。

Kutadgu Bilig”的作者也受到910世纪在Bukhara文学学校的影响。然而,当地的土耳其传统,点子,传说,七河和土耳其斯坦东部都受到其影响。Yusuf Balasaghuni尝试着去解决这些行政州,政策,一个人生活的意义,行为和责任准则等哲学问题。他广泛运用流行的智慧,突厥民俗学,谚语,启迪,和意味深长的话语。诗词中有关于数学和天文的数据。这对学习中亚黑汗的特殊的语言,形式,公共观念学都十分重要。

我们对另外一位学者:Mahmud ibn Hussayn ibn Muhammad al-Kashgari的平生和他的活动都不甚了解。他身兼突厥语言文学专家,语言学家和词典编纂者,历史学家和地理学家数职。目前有现存的两本Muhammad al-Kashgari464-4661072-1074年间编写的书籍。书的副本在1226年时被Mohammed as-Savi重新编纂并在土耳其发表,之后翻译成了其他语言。MahmudBarsqan本地人,他来自于Karakhanid统治的部落。Mahmud最早时在Kashgar接受教育,之后去了Bagdad。他精通阿拉伯语言,十分了解土耳其人民的生活。他写书不是根据从其他文字上获取的信息,而是根据他与人打交道的亲身经历。Mammud al-Kashgari在他的纲要里这样写道:“虽然我的祖籍是土耳其,他们讲最纯净的语言,他们的祖籍和出生地占据第一位…,我走过每一寸eli,每一座聚落,每一个土耳其的草原。我把土耳其的,Turkmen,Oguz,chigil,Yagma,Kyrgyz的充满生机的,动听的语言都深深印入我的脑海里,然后在学习钻研了很久之后,我用最谦逊,最纯净的语言写下了这本书。”

突厥部落的语言属于中亚黑汗州的一部分,它在Mahmud al-Kashgari的纲要中很好的反映出来;很重要的民俗学中的样本也属于这些部落。除此之外,Kashgari所写的纲要包含了土耳其的历史和地理的部落结构数据,包括中亚黑汗州内的湖泊,陆地,城镇,和聚落。大纲里提到,11世纪时Chigil,Yagma,Sugdak,Argu,Tuhsi,Kipchak居住在中亚黑汗的东部。吉尔吉斯被三次提到,确认为土耳其的部落之一。有趣的是呈盘状的世界地图以Mahmud al-Kashgari土生土长的地方为中心:Issyk-KulBarsqan,巴拉沙衮和Kashgar.

研究历史

19世纪起,这些遗址点就吸引着无数学者来参观研究,1893-1894年间,V.Bartold参观了中亚地区。1920P.P.IvanovA.I.Terenozhkin的工作中调查并提到了Krasnaya Rechka遗址点。第一次关于聚落地势的数据出现在土耳其斯坦的俄罗斯地理社会的新闻中:第一个考古挖掘工作,纪念性建筑的基本描述,发现的特征在1938-1940年间完成。八个遗址点的挖掘由Bernshtam A.N.进行。结果就是,挖掘工作建议了聚落的发展的主题和生活时间的舞台。

P.N. Kozhemyako在一次复杂的考古学-人种学远征时研究学习了Chuy河谷的聚落。他详细研究了聚落的面积,长墙,同时详细的写出了聚落特征的地势细节。Kozhemyako下的吉尔吉斯考古探险队在Krasnaya Rechka遗址挖掘工作如下:1954-城墙的战壕;1961-1962-rabad的住所建筑,佛教塔1,佛教塔21972-继续之前的挖掘以及在Necropolis地区展开新的挖掘。1978-19831996-1998年间,吉尔吉斯-哈萨克斯坦队伍在之前的挖掘遗址处进行了小型扩张,同时在城堡,Rabad,还有Necropolis处的最有可能开发土地用来耕种和其他商业的地区进行挖掘。

2010-2012年,历史研究所,吉尔吉斯文化遗产科技院,和俄罗斯隐士生活博物馆组成了一只考古探险队,考古队在Krasnaya Rechka遗址远西处发现了一座新的佛教建筑,佛教建筑距离城堡1300米处。

1920年代,1950,1970年代对Burana进行了主要的考古调查研究。1928年,Burana的尖塔经过重新修缮,第二次的修缮工作开展于1970年至1980年间。尖塔的地基和八角形,以及Burana遗址的陵墓都经过了重新修整。

1938-1940年间开展了对Ak Beshim的挖掘工作。Semirechensky考古探险队参与了2次挖掘工作和探矿工作;1953-1954年间,吉尔吉斯斯坦的考古和地址探查队的Chuysky小组开展了5次挖掘工作;1955-1957年间,Ak-Beshimsky小组展开了挖掘工作。最近几次的挖掘:1996-1998年间,吉尔吉斯斯坦共和国的历史科学研究院和博物馆派出Ak-Beshimsky小组展开了4次挖掘工作。2000-2001年间,挖掘工作由吉尔吉斯斯坦的历史科学研究院的Ak-beshimsky小组进行,包括:L.M.Vedutova, K.I. TashbaevaV.A. Kolchenko进行协助。

UNESCO/日本的信托基金课题:吉尔吉斯斯坦上游chuy河谷的丝绸之路遗址点保护,持续了4年之久。课题提供了技术援助,最新的保护文化遗产技术,颇具经验的国际专家,吉尔吉斯专家,以及在他们各自领域拥有最先进技术和技能的学生们。它包括扩展的研究和组件的文件,从吉尔吉斯的古老遗址和国际档案馆中收集资料和信息,运用他们设计出保护Chuy河谷遗址的最有效的方法。课题运用非破坏性的考古方法也给吉尔吉斯斯坦的其他遗址点提供了例子和经验。

 

无数的突起和块状覆盖了整个聚落的领土面积,它是之前建筑物的痕迹。挖掘工作是一个细节性的三维的数字性的和鸟瞰图,能够让人看清聚落的地势。聚落的考古研究于1964年开始,在K.M. Baipakov的指导下挖了几个测试坑和聚落的地形排布。1998年,在哈萨克斯坦南部的综合考古探险队的工作有了进展。挖掘出来的物品被辨别为佛教寺院。聚落里的避难所里的住宅区域也得到辨认。1999年至2000年间,住宅区的工作完成。2011年时,挖掘出来了一座Hammam浴室。2002年至2003年期间,工作中心集中在对地层学的研究,三维数码的历史遗迹地势的创建,以及对佛教寺院进行的保护和监督工作上。

2004-2005年的旷野季节以发现了一座星期五清真寺而出名,摩尼教的寺庙和12世纪的陵墓表面都有华丽的雕刻陶土和hanaka装饰。2006年至2007年间,工作主要集中在对12世纪陵墓的研究上。发现了保留的建筑结构并且重新改建了陵墓的设计。同时也完成了对位于ShakhristanTortkul聚落的挖掘工作。2008年至2010年间,考古工作在城门前面的建造土地上进行,1113世纪期间,这块土地被Sogdian地区的建筑和北方外部的堡垒墙壁占据。2011年,研究集中于位于Shakhristan西南部的房地产的研究上。清真寺是指一种四角形,顶上有平的覆盖的建筑。墙壁是由矩形的生砖块砌成,预计高2米。墙壁被一层打底覆盖,内部由石灰水粉刷。在打底层下方有一条运河,和生火的地方连接在一起。天气冷时,热空气就会进入清真寺里,人们会感到很暖和。我们还应知道在城市地区其它宗教的存在,比如Nestorianism,还有可能有G.rubrouck提到的摩尼教。

一篇文章提供了开阿利克城的摩尼教寺院的很好的例子,在七河地界里,Rubrouck把摩尼教错认为了基督教派。“刚开始时,我看到一个男人,在他的手上有一个墨水画的十字架。所以我认为他是一名基督徒,因为我问他的每一个问题,他都以基督徒的视角回答我。我问他:”你为什么没有一个十字架和耶稣基督的画像呢?”他回答我因为他们没有这个传统。我相信他们是基督徒,但是因为匮乏教育所以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G.rubrouck认为开阿利克城有三座寺庙。研究学者认为其中一座寺庙可能属于摩尼教。地层学的研究可以追溯建筑的构成层次。所有的信息证实了一个建筑时期的存在,突如其来的和长时间的毁灭。挖掘结果显示,大部分开阿利克中世纪的建筑都在大火中被烧毁,同时还有强烈的毁灭性的的地震。到底是什么历史事件导致了这座城市的毁灭很难判定,但是这座城市很可能灭绝于13-14世纪。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