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在沙漠城市,我邂逅待嫁新娘

2019-12-16 22:07| 发布者: IICC| 查看: 332| 评论: 0|原作者: 姜野|来自: 我们是有故事的人

摘要: 姜野 我们是有故事的人“本期故事关键词:骑行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是否就是李白所想念的故乡呢?我不停地在土坑之间游走,脑海中不断想象着这里曾经的模样。虽已时过境迁,一切如烟云飘散,但我们的梦想和希望不曾改变,过去的荣光也定会被历史所铭记。”遥 远 的 碎 叶 城2016年9月 吉尔吉斯斯坦 托克马克从俄罗斯到哈萨克斯坦,再到吉尔吉斯斯坦,一路顺风顺水。吉尔吉斯斯坦的公路比较粗糙,骑车走在上面非常颠簸,我们 ...
姜野 我们是有故事的人

本期故事关键词:骑行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是否就是李白所想念的故乡呢?我不停地在土坑之间游走,脑海中不断想象着这里曾经的模样。虽已时过境迁,一切如烟云飘散,但我们的梦想和希望不曾改变,过去的荣光也定会被历史所铭记。”
遥 远 的 碎 叶 城
2016年9月 吉尔吉斯斯坦 托克马克
从俄罗斯到哈萨克斯坦,再到吉尔吉斯斯坦,一路顺风顺水。
吉尔吉斯斯坦的公路比较粗糙,骑车走在上面非常颠簸,我们不敢骑快,生怕轮胎承受不住。沿着笔直的大道一直向前,就来到了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
▲ 距离比什凯克80公里
我和高俊在比什凯克稍作休整,就向东来到了60公里外的托克马克市。这个城市在大多数游客的眼里并不起眼,但距城西南8公里处的一处古城遗址却值得每一位中国游客铭记。
那是一千多年前的碎叶古城,又作素叶城、素叶水城,它是唐朝安西四镇之一,是中原历代王朝设防最遥远的边陲城镇。据郭沫若先生考证,唐朝诗人李白就出生在此。大唐玄奘法师西行取经也在此路过,并在《大唐西域记》中有详细的记载。
是怎样的一片沃土孕育了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又是怎样的一座城池吸引了来自东土大唐的高僧?想到这些,我就对它更加神往,想一探究竟。
然而寻找碎叶城并非易事,离开托克马克向西南郊外骑去,柏油路面被土路取代,汽车一过,尘土飞扬,村庄渐渐消失了,牛羊游荡在荒废的农田之上,远处山峦轮廓清晰可见,大风吹过旷野,迟迟不见碎叶城踪影。
我的地图并没有显示这座遗迹的位置,我只是在网络上找到了大概的经纬度,可却越走越不知其方位。迷茫之际,路边一位大叔为我们指明了方向。在中亚旅行至今,第一次遇到有人主动跟我们说英语的情况,我瞬间对这位大叔刮目相看。
虽然被他告知有近路可以到达,但我们环顾四周,完全没有发现那条所谓的近路,眼前是一大片还未播种的庄稼地。于是我们打算调头绕开庄稼地,选远路走走看。我们刚转身离开,大叔连忙叫住我们。“Follow me!”
他钻进自家轿车,径直驶向庄稼地,一溜烟地到达庄稼地南边的土坡下。我们快速跟上,绕过一片苇塘,爬上土坡,碎叶城遗迹尽收眼底。大叔开车返回,只剩下我们。
站在四米多高的土堆上放眼望去,满目黄土杂草,完全看不出这里曾经的模样,就像是一片荒草地。向前走就是碎叶城的城郭外围,一千多年前应该是城墙的位置吧,它的边长有数百米,呈方形。
我们推车继续向前,遗址赫然出现在眼前,我迅速走上前去,深约两米的大土坑一个挨着一个排列着,土坑来自苏联时期的考古发掘,而后却并未被加以保护,导致这里如今满目疮痍、面目全非、杂草丛生,令人唏嘘。在不远处还有两处相似的遗址,轮廓看上去要更加清晰一些。
▲ 碎叶城遗迹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是否就是李白所想念的故乡呢?我不停地在土坑之间游走,脑海中不断想象着这里曾经的模样:四面八方赶来的商队和僧侣在这里汇集,整装待发的驼队信使从这里启程,高低错落的黄土房屋排列有致,四通八达的砖石街道纵横交错,一个个身着长衣大褂、头戴高帽、蓄着胡须的胡人男子手牵高头大马,后面紧随着的是满载着香料、陶瓷和丝绸的骆驼队伍,迈着缓缓的步伐,无畏艰险,走向沙漠戈壁,在夕阳下,驼铃悠悠,化作天边最动听的音符。
忽然,一阵风吹过,野草随风摇曳,旷野的风吹起了地上的沙尘,也吹走了我的思绪,更吹去了往日的碎叶城。
据《大唐西域记》记载:“清池西行五百余里,至素叶水城。城周六七里,诸国商胡杂居也。”这是玄奘对一千多年前碎叶城的描述,可如今繁华早已远逝,正如杜甫所说:“天上浮云如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
虽已时过境迁,一切如烟云飘散,但我们的梦想和希望不曾改变,过去的荣光也定会被历史所铭记。
卡 拉 库 姆 的 故 事
2016年9月 土库曼斯坦 卡拉库姆沙漠
土库曼斯坦全国境内大部分土地被卡拉库姆沙漠覆盖,卡拉库姆沙漠在突厥语中意为“黑沙漠”,是当今世界上第四大沙漠。
清晨,沙漠中的气温很低。由于此前在比什凯克离开得太匆忙,我的鞋子落在了旅馆里,只剩下脚上的凉鞋,这些天我一直光着脚穿着凉鞋。
离开餐馆时,老板娘见我光着脚,就马上回到屋子里拿来一双新的棉线袜子递给我,叫我穿上,这让我很感动。他们一家人不仅收留我在此过夜,还心系我此后的冷暖。带着这一家人的善意,我骑起车子来也格外有劲儿,丝毫察觉不到沙漠清晨的寒冷。
卡拉库姆沙漠中长满了低矮的灌木丛,它们为沙漠增添了许多生机。沙漠很安静,天空的云朵在朝阳的映衬下熠熠生辉。沙漠公路弯弯曲曲向南延伸,往来行驶的货车大多来自土库曼斯坦和伊朗。伊朗货车很好辨认,因为车牌数字为阿拉伯文,而不是我们通常使用的阿拉伯数字。
每驶过一辆伊朗货车,我就感觉离伊朗又近了一步,在无尽沙漠中的跋涉也就有了盼头。我戴着耳机,听着音乐,骑行速度很快,心情舒畅。这里不像乌兹别克斯坦,路边没有不停招呼的路人,也没有像吉尔吉斯斯坦那样的颠簸路面,一整天,我都是自己一个人在独处,自己跟自己对话,偶尔向着大漠放声喊上几嗓子,痛快极了!
路边的沙丘高低错落,遇到高大的沙丘,我就会停下车子努力爬上去,举起手中的相机拍拍照,然后再踩踩松软的细沙,快乐而自由。我就像一个孩子在宽广的游乐场里玩耍,而游乐场只属于我一个人。
▲ 沙漠公路
随着太阳的爬升,气温变高,我开始一层一层地把衣服往下脱,但这个时节的卡拉库姆沙漠并没有我此前设想的那般酷热难耐。来到这里我才知道,原来这里并不死寂,头顶偶有飞鸟的痕迹。
有一次,我似乎还在公路左侧的沙丘上看到了沙漠狐狸的踪影。它很快就消失在灌木丛中,我没有看清楚。骑到傍晚时分,我发现周围沙漠中的绿色植被开始增多。暖暖的阳光洒满沙漠,我浑身沐浴在金色的阳光中,舒服极了。
前方不远处停着一辆伊朗货车,货车司机一个人在车的右侧吃晚餐,见到我后连忙起身招呼我停下。司机胡子拉碴,穿着一条宽松的裤子,看上去非常和蔼可亲,他搬来一个折叠椅,邀请我一起吃晚饭。
我很快就被这辆货车所吸引。虽然外表看上去与其他车并无异处,但如果把车厢门打开,你就会发现它竟然是一个随车移动的餐厅,里面不仅有做饭用的煤气炉,还有自来水,车厢内塞满了调味品、罐头和主食。
旁边还有一个小箱子,那是冰箱,里面冰冻着饮料和淡水。这个大货车俨然成了一个移动房车,设施齐全,真是豪华啊!在此后,我发现几乎每辆伊朗的货车都有这样的设计,由此可见伊朗人是多么懂得享受生活。
第二天中午,我正行进在公路上,身边突然驶过好多辆挂着彩色绸带的小汽车,打头的车引擎盖上和车顶部还有各种装饰物,充满了民族色彩。不难看出这是婚车的车队,每辆车都开得飞快,司机不停地按响喇叭,车内的每个人看到我都大喊大叫,并向我挥手微笑,大家都兴奋过了头。
没一会儿,又有两个新婚车队从我旁边驶过,短短十几分钟共驶过三个车队,每一个车队都像是中了大奖一样开心热闹。我也冲每一个车队微笑表示祝贺。
当我经过城市马雷时,发现刚刚开过去的车队在路的右侧停了下来,好多人走下车,站在一个建筑物的大门前合影留念。这个建筑物由白色大理石建成,高大的门紧锁着,庄严挺拔。建筑物前方有一个小广场,广场中央竖立着一个汗血宝马的雕塑,旁边的标语显示这是国家赛马场。
我主动靠近人群,也想沾沾喜气。在这种重要的场合,女人们都盛装出席,她们身着土库曼斯坦民族服饰,这实在吸引了我这个外来的旅者。她们的服饰都属于修身的连衣裙,颜色艳丽,上面有各样花饰图案刺绣,穿在身上使人显得十分高挑。她们的头发用厚重的彩色头巾包裹起来,每个人都化着漂亮的妆容并沉浸在喜悦中。
在得到允许后,我小心翼翼地向新人走去,刚走到跟前,就被一个男人拉到新人的旁边,要求一起合影。我自然是非常乐意,能永远地留在他们的幸福记忆中,那是多么荣幸啊!新娘的婚纱很特别,裙子上挂满了小铃铛,走起路来叮当作响,白色的婚纱被五颜六色的花纹点缀,花纹都是一针一线手工刺绣上去的,很漂亮,也很高贵。
新娘头上披着盖头,用盖头的一角遮住口鼻,只露出眼睛,但眼睛始终向下看,她低着头,显得十分害羞,让人看不出她是喜悦还是忧愁。后来,我听当地人说,在土库曼斯坦的婚礼上,新娘是不能表现出非常开心的样子的,即使她的心里是开心的,也绝不能表现出来。这一点倒是和我们中国古时候的一些礼仪规矩有些相似呢。
▲ 邂逅土库曼斯坦婚礼
离土伊边境只有60多公里了,伊朗就在前方,我将要同土库曼斯坦告别了。我穿过一大片棉花田,公路越来越不像样子,大坑小坑布满路面,我骑着车东拐西拐,一不留神车轮就会掉进坑中,整个车子就会“咯噔”一声,我丝毫不敢放松。
万万没想到,最后的50公里路一直都是这个样子,颠簸得很。下午,我在路边一间超市旁休息,用身上仅剩的一点马纳特(土库曼斯坦和阿塞拜疆的货币单位)买了一瓶汽水、一包瓜子和几块饼干。这时,我突然发现车子后轮的辐条断了3根,刚刚放松的心情顿时紧张起来。可事已至此,我只能先小心翼翼骑下去,等到了大城市再修好它。
我骑着损坏的车继续向边境前进,时不时低下头查看后轮,问题不大,应该可以坚持到伊朗。但这破路不允许我快速前进。在离边境还有20公里处有一处检查站,在我接受完检查时,太阳已经快要下山了,我已经无法在天黑前赶到边境口岸了。我干脆慢慢向前骑,边骑边寻觅合适的露营地。
离检查站1公里左右有一大片空地,空地上只有几个高压电塔。高压电塔后面有棵小树,那里很适合露营,而且很难被公路上的人发现。我毫不犹豫地推着车子走下公路,来到高压电塔下面。
太阳还未落下,光线很足,不急着扎营,可以先休息下,于是我掏出口袋里的瓜子,悠哉地吃着瓜子,悠哉地欣赏起美丽的夕阳。
▲ 沙漠落日
天完全黑了下来,我把帐篷搭好,坐在帐篷外仰头观望着星空。北斗七星,在蒙古时我就常常看到它们,几个月过去了,它们似乎还待在原地,而我已经从蒙古高原来到了卡拉库姆沙漠。
我的脑海中再次浮现出蒙古牧民兄弟还有弗拉基米尔和安德烈的身影。如果他们现在在我身边该多好呀!独自出发以来,我第一次感受到了孤独。
第二天,迎着东方的旭日,我钻出帐篷,收拾好行李继续朝土伊边境骑去。在土库曼斯坦的几日里,我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这是一个很棒的国度,它封闭、保守、谨慎,同时又热情洋溢。
想到此生也许再无机会走进土库曼斯坦了,我回过头,看看身后的戈壁滩,向着远处的天边说了一声:“谢谢你,再见!”
原标题:《在沙漠城市,我邂逅待嫁新娘》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