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遗产介绍

2016-5-7 10:58| 发布者: IICC| 查看: 924| 评论: 0

摘要: 巴拉沙衮城(布拉纳遗址)喀喇汗国的首都之一喀喇契丹王朝都城,遗存年代为10 ~ 14 世纪。第一个伊斯兰教化突厥王朝都城。 中世纪时期楚河流域最大的城市之一,喀喇汗国分裂后形成的东汗国的首都之一,是该地区在 ...

        巴拉沙衮城(布拉纳遗址)喀喇汗国的首都之一喀喇契丹王朝都城,遗存年代为10 ~ 14 世纪。第一个伊斯兰教化突厥王朝都城。
       中世纪时期楚河流域最大的城市之一,喀喇汗国分裂后形成的东汗国的首都之一,是该地区在中世纪盛期的6 世纪到7 世纪时城市新发展的典型例子,受到政治、经历和社会变化的影响。巴拉沙衮城的历史是新的文化现象的见证,包括不同书写系统的广泛应用,古突厥文学的发展,以及伊斯兰艺术的传入。虽然喀喇汗国信奉伊斯兰教,他们容忍其他宗教的存在。
      包括集市,民居,浴场,耕地和水管管道,两重城墙等体现城市文化、土地利用的遗迹;基督教碑刻,伊斯兰教礼拜寺

丝绸之路的贡献

      巴拉沙衮城是中世纪期间Chuy谷里最大的城市之一。它建立于10世纪。和Kashgar一样,在Karakhanid州分裂之后,巴拉沙衮城成为了Kaganate东首都之一。它是公元前中世纪中期11至12世纪期间,一个新发展起来的受政治,经济和社会变化影响的城市的例子。这座城市见证了文化新气象,如多种多样体系的书写方式,古老的突厥民族文学发展,和伊斯兰教文化的简介。Karakhanid Kaganate,第一个穆斯林突厥部落州,他的管理,道德与规范的规则的新政治文化,全部都反映在突厥科学家:Mahmud Kashgari和Yusuf Balasaguni的文学与哲学作品中。这座城市在Genghis Khan’s Mongols实施的毁灭中幸免于难,在13世纪时重新更名为Gobalik,然而这座城市已经失去了其重要性,并且在15世纪时就此消失。
       该城市有一个很复杂的占地面积为25到30平方千米的布局。考古学家们还发现了起源于12世纪,13世纪开始,被毁掉的中央堡垒和宫殿群落,宗教相关的建筑,住所,更衣室(公元前11至12世纪),以及供水维修系统。基督教与穆斯林教墓地有不同语言的刻印。两座环形的墙壁围绕着这座城市,城市里有适合开垦的土地,市场,和商店。虽然克拉汉王朝,基本上都是伊斯兰教徒,但是他们对其他的宗教信仰还是很有包容性的。

基本概况

      巴拉沙衮的遗迹--布兰遗址,位于Donarik村庄以东2.5千米,碎叶城东北方6千米处。在第十世纪时,碎叶城的居民迁移到离大山更近的地方居住。在布兰河的上游,一个新的部落也在Shamsi Gorge的附近形成。据悉,在960时,Satuq Bughra-Khan和他的儿子穆萨把所有巴拉沙衮城的居民都转移去到了伊斯兰。这一历史事实维持了一个清真寺的建造,同时也是一新宗教信仰的构建表达。布兰未能提供10至14世纪的材料,这些材料都是可以证实上一时期楚谷存在聚落的事实。

属性

      布兰遗址的显著特征就是其宣礼塔,在10世纪末时建造,最开始高447米,现在仍然高24米。据推测,塔的顶层画廊在15至16世纪中被一场强烈地震摧毁。塔的基层深度为36米。在整个伊斯兰,保留下来的宣礼塔很可能是最古老的塔的类型,它也成为了在中亚基本类型塔的模板,比如奥什尖塔,Bukhara的卡利安塔,12世纪的Vabkent塔。宣礼塔还被认为是同时期运用先进工程技术和建筑装饰技术建造出来的工艺典范
       1927年布兰塔的老照片让我们可以从东南方向看到宣礼塔。在入口处下方低一些的部分已经能看出已被严重侵蚀。东侧高一些的地方还能在一个单独的拐角处看到些许残骸。上面的部分相对来说保存好些,还能辨认出装饰用的砖带。1928年,在宣礼塔地基的周围又加盖了一圈厚厚的八角形。这圈八角形上没有装饰物,同时也比现时期的八角建筑要低得多。在西北角的高地上做装饰用的锥形砌砖建筑已经大面积消失。塔向西边倾斜。第二次修复工作在1970至1980年代开展,当时修复了宣礼塔的地基和八角形建筑。走近观察就能区分出在塔上圆柱形部分的新与旧的砖块。
       这6块装饰性的砌砖建筑的带子的造型是不同的。每一个带子都有一个基本的设计图案,然后工匠们会利用反复,反射,和调换等技术填满整个带子,但是最下方的三个带子上有错综和成熟的图案。塔里面的楼梯完完全全。虽然目前来说还没有证据,但是据推测该塔属于清真寺的一部分。挖掘工作证实了宣礼塔的建造在第十世纪下半期完成。十一世纪时又有了新的发现和证实。
       这个建造结构位于一个由土墙包围着的大多数中心区域的古城里,土墙预计450到650米长。在该区域里挖掘出四个陵墓和一个人工制造高12至15米的坟堆(坟堆被推断为中央宫殿的残骸)。1979年又挖掘出中世纪的浴室群落,这次发现再次证实了这座城市是被墙壁环绕着的。 考古学家还发现了早期70年代的清真寺的残骸,在宣礼塔的附近挖掘出了三座坟墓的基底。第一座有八角形的基底并且在最低点还有四座墓穴。为了防止燃烧的木棍,尸体都埋在墓穴里。在之后,还有另外28人被埋于此。在残骸中还发现了一块块的墙面覆盖层,灰泥,烧过和雕刻过的砖块。第二座和第三座坟墓是和第一座不同的类型的墓穴。它们位于宣礼塔的东北方,面朝河流并紧挨彼此。南方的坟墓保留最为完好,还有高于地面1米的墙壁。第四座陵墓位于布兰宣礼塔西北方400米处,于1984年至1986年间挖掘出来。该陵墓被辨认出经历了好几次重建阶段。考古学家把从第四座陵墓中发现的碎片和其他中亚建筑类似的装饰进行对比,确认第四座陵墓是在11世纪时建成的。
       关于Syriac-Turkic的七河的碑文记录几乎无人不知。在巴拉沙衮城的基督教墓园发现了13至14世纪的坟墓岩石。岩石又叫做kairaks, 大型鹅卵石,是上面刻有经典的叙利亚文字的碑文。碑文上的日期通常是根据突厥日历设定的。已逝去的人和其父母都是基督徒或者突厥人。
       到目前为止,有将近30个印有阿拉伯文字的碑文记录都被证实是穆斯林岩石碑文。墓志铭代表着传教士的顺序:法基律师,穆夫提,伊玛目,和牧师。他们尤其强调对称呼和头衔的继承与延续性。已逝的人对伊朗的贡献,服务和自身的价值也会被刻在墓志铭上。那些去过圣洁之城麦加和麦地那市的朝圣的已逝之人会被特殊提到。
       因此,作为当地资源的Kairaks墓石承载着宝贵的悔悟,政治和法律文化方面的资源。他们持有真实的关于中世纪社会的文化程度,城镇里使用语言,历史与文化关系和生活方式的数据。他们也允许文化和风俗的转变,并对此转变逐渐适应的过程。巴拉沙衮城Kairak上的铭文起源于十三世纪初期,是突厥文字以阿拉伯语的字体展现出来的:“这里是Umar,Baker之子的坟墓,”该铭文除了独一无二,还与当地历史语言的日期和资源都相同。铭文上还有“etmekci/epmekci”一词,意为:Baker,是词汇学和经济与环境学角度的象征。同样,文字里提到的两个日期也很重要:一个是穆斯林年代,另外一个是12年动物周期:603年(按阳历来算,非农历)”猴年“。

中文名
巴拉沙衮城(布拉纳遗址)
外文名
City of Balasagun (Site of Burana)
地理位置
吉尔吉斯斯坦(楚河州)
年代
  
遗产区面积
36.58公顷
价值载体要素
集市,民居,浴场,耕地和水管管道,两重城墙等体现城市文化、土地利用 的遗迹;基督教碑刻,伊斯兰教礼拜寺
历史年代
10~14 世纪
类型
考古遗址
所属国家
吉尔吉斯斯坦
文保级别
  
历史功能
喀喇汗国的 首都之一 喀喇契丹王 朝都城 第一个伊斯 兰教化突厥 王朝都城
缓冲区面积
1900公顷
主要价值特征
中世纪时期楚河流域最大的城市之一,喀喇汗国分 裂后形成的东汗国的首都之一,是该地区在中世纪 盛期的6 世纪到7 世纪时城市新发展的典型例子, 受到政治、经历和社会变化的影响。巴拉沙衮城的 历史是新的文化现象的见证,包括不同书写系统的 广泛应用,古突厥文学的发展,以及伊斯兰艺术的 传入。虽然喀喇汗国信奉伊斯兰教,他们容忍其他 宗教的存在。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