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西北大学中亚考古“寻找大月氏”:部分大月氏文化遗存首次发布!

2018-6-16 13:32| 发布者: IICC| 查看: 183| 评论: 0

摘要: 古代月氏西迁中亚是丝绸之路历史上的重大事件对东西方交流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但长期以来,西迁中亚的月氏文化遗存一直没有得到确认日前,在“阿姆河畔的明珠”——乌兹别克斯坦泰尔梅兹市召开的中乌联合考古工作会议上,西北大学教授王建新、梁云汇报了团队在西天山地区考古调查的收获和认知。他们认为,乌兹别克斯坦南部拜松市拉巴特墓地应该是寻觅多年的“西迁中亚的大月氏遗存”,该项研究和阶段性成果得到了中乌两国考古学家和政


古代月氏西迁中亚

是丝绸之路历史上的重大事件

对东西方交流产生了深刻的影响

但长期以来,西迁中亚的月氏文化遗存

一直没有得到确认


日前,在“阿姆河畔的明珠”——乌兹别克斯坦泰尔梅兹市召开的中乌联合考古工作会议上,西北大学教授王建新、梁云汇报了团队在西天山地区考古调查的收获和认知。他们认为,乌兹别克斯坦南部拜松市拉巴特墓地应该是寻觅多年的“西迁中亚的大月氏遗存”,该项研究和阶段性成果得到了中乌两国考古学家和政府官员的高度评价。

王建新和梁云的汇报中还公布了拉巴特墓地36号墓的部分珍贵出土文物图片,包括随葬的金带饰、玻璃、玉石、玛瑙等饰品。这些图片是中乌联合考古队首次通过媒体对外发布。


  

  

踏遍天山,寻找大月氏

  

月氏,是一个曾经横扫北方草原的马背民族。公元前2世纪,古代月氏人在匈奴和乌孙的打击下,被迫西迁中亚,从而引发了张骞出使西域以及丝绸之路全线贯通的壮举。对于月氏西迁后的居住地,《史记》中记载“妫水北”,学界公认是在阿姆河以北,即今乌兹别克斯坦东南部和塔吉克斯坦西南部,但长期以来一直没有找到月氏留下的文化遗存。

对古代月氏的研究,是国际学术界关注的重大学术课题。关于月氏的文化遗存、体质特征以及西迁前的居住地,学术界争议很大。


王建新介绍,为寻找和确认古代月氏的考古学文化遗存,从2000年开始,西北大学考古学术团队在中国甘肃和新疆进行了持续18年的考古调查、发掘与研究工作,初步确认了古代月氏在中国境内的原居地可能是以东天山为中心的区域,初步认为约从公元前500年至前200年期间生活在东天山地区的游牧人群可能是月氏人。他说,古代月氏考古学文化的确认,必须找到西迁中亚的大月氏遗存,与东天山的文化遗存系统互证。因此,进入中亚阿姆河以北的西天山地区开展工作是这项学术研究的必然选择。

2009年以来,中乌两国学者在乌兹别克斯坦南部撒马尔罕州、喀什卡达利亚州、苏尔汗达利亚州为重点的西天山区域,开展了连续多年的系统考古调查,全面了解了古代游牧文化和农业文化遗存的分布状况。2013年12月,西北大学与乌兹别克斯坦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签署了关于“西天山西端区域古代游牧文化考古调查、发掘与研究”项目的合作协议,成立了中乌联合考古队;2015年8月,西北大学与塔吉克斯坦科学院历史、考古与民族学研究所也签订了合作研究协议,项目获得陕西省政府专项经费支持。

梁云介绍了中乌联合考古队先后在撒马尔罕撒扎干遗址和拜松市拉巴特遗址取得的考古发掘收获。他说,扎干遗址位于撒马尔罕盆地南缘的天山支脉泽拉夫尚山北麓,基本可以确认属于古代康居文化的遗存。拉巴特遗址位于西天山南麓山前地带,2016年以来已发掘小型墓葬78座。这支文化的时空范围、文化特征与文献记载的西迁中亚后的大月氏较为吻合,基本确定是我们寻觅多年的大月氏的文化遗存。

拉巴特一号墓地遗址区地形

  

此次拉巴特墓地的发掘以及月氏文化的认定,为月氏的考古学探索提供了一个可靠的已知点和出发点,在学术史上具有突破性的意义。

  

来自各方的评价

  

丝绸之路是属于全人类共有的历史文化遗产,是多种文明、多样文化、多个人类群体和平交往、和谐共存、共同发展的历史标志和象征。

中国政府将继续支持中国考古学界与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学术机构合作,持续深入地联合开展考古工作。

——中国国家文物局副局长 宋新潮


此次会议作为中乌联合考古工作成果的一个阶段性展示,是中乌人文合作蓬勃发展的生动写照。

多年来,中国西北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等单位与乌方合作考古,取得了一系列成绩,我谨代表中国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馆感谢你们为中乌人文合作、为发掘和传承人类的共同遗产所作的积极贡献。

——中国驻乌兹别克斯坦大使馆参赞 张维利


中国考古工作者在此次联合考古发掘中所展现出来的刻苦勤奋、专业水平以及取得的丰硕研究成果是十分让人钦佩的。当我在拉巴特墓地考古工地参观的时候,内心一直在想,中方的考古工作者究竟具有怎样的一种精神,才能够取得如此卓越的成果。就考古学研究本身来讲,现阶段已经取得了显而易见的重要成果,但对于月氏人的考古学研究来讲,这只是一个开始,我们还有很多的工作需要去做。

科学无国界,中乌学者共同开展的考古学工作成果将会成为全人类共同的宝贵财富。

——乌兹别克斯坦资深考古学家 阿斯卡洛夫院士


多年来王建新教授的团队围绕月氏和贵霜开展考古工作,我很感兴趣。但是如何运用考古学的方法来确定所发现的遗迹和遗物是否属于月氏或贵霜?我听了之后觉得他们是从分布地域、文化特征、年代、文化之间的关系、社会发展状况等五个方面,结合文献记载来确认的。我认为他们采用的方法是正确、有效的。

——北京大学教授 李伯谦


我非常欣慰地看到,王建新教授和中乌联合考古队取得了如此丰硕的关于月氏的考古学成果。月氏的考古学文化区域分布范围很广,在乌兹别克斯坦东南部和塔吉克斯坦西南部都有分布,分布面积约30万平方公里。昨天我们见到了月氏的墓葬(拉巴特墓地),墓葬的结构同蒙古国乌兰固木发现的公元前二世纪的墓葬非常相似,时代上也比较接近。

——塔什干大学教授 苏莱曼诺夫


王建新教授的关于大月氏的考古项目选择非常有意义,这个选题关系到了张骞通西域和丝绸之路的开通,是这个大课题里面的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寻找大月氏”的提法非常好,今天中乌学者齐聚在这里,所听到汇报也不是一个所谓的结论,而是让大家考虑“寻找”这个问题的。

——故宫博物院研究馆员 李季

  


信息来源/ 西北大学丝绸之路考古中心

编辑/ 魏梦鸽 责编/ 李琛




相关阅读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