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长安遗落的美:大唐兴教寺(上)

2018-3-7 14:00| 发布者: IICC| 查看: 200| 评论: 0|来自: 面非相

摘要: 春  在西安的南郊,有一片丰饶的地方。那里百里平川,山清水秀,至今仍保持着许多原始农业风貌。相传此地为刘邦麾下樊哙的食邑,樊川便由此而来。  顺着如今的长安路,一直向南大约20公里。沿着樊川路,驶向东南。想象着来往于古长安的车水马龙,早已不见了踪影。只有道路两边的参天白杨穿梭于眼间。    图片拍摄:羽田浩(2017.9.1)  樊川的地界主要是少陵原和神禾原为主,南望终南山,下有潏河经过,依山傍


  在西安的南郊,有一片丰饶的地方。那里百里平川,山清水秀,至今仍保持着许多原始农业风貌。相传此地为刘邦麾下樊哙的食邑,樊川便由此而来。

  顺着如今的长安路,一直向南大约20公里。沿着樊川路,驶向东南。想象着来往于古长安的车水马龙,早已不见了踪影。只有道路两边的参天白杨穿梭于眼间。

  

  图片拍摄:羽田浩(2017.9.1)

  樊川的地界主要是少陵原和神禾原为主,南望终南山,下有潏河经过,依山傍水,风景秀丽。兴教寺就坐落于少陵原畔,坐北朝南,可谓是块风水宝地。

  每当雨后晴朗,站在寺门,远眺连绵起伏的终南山,心情顿时像漂浮在山间的云雾一样,清新脱俗。

  

  图片拍摄:羽田浩(2016.3.1)

  唐高宗麟德元年,二月初五,一位对世界文化有着深远影响的大师,伴随着平静和安详离开了红尘。“举国闻之,百万余人送葬”,将其归葬于长安城东的白鹿原上,此人名叫玄奘,就是我们知道的唐三藏。

  远远望去,大明宫含元殿的飞檐,在乍暖还寒的风中守望着远方。唐高宗怀念着对玄奘大师的朝朝暮暮,后来武则天将其迁葬到长安城南的少陵原,同时建塔兴寺,命为“大唐护国兴教寺”。唐肃宗也在塔额题写“兴教”二字,意为大兴佛教之意,由此成了樊川八大寺之首。(兴教室,华岩寺,兴国寺,牛头寺,法幢寺,禅经寺,弘福寺,观音寺)那个时候,樊川僧侣云集,兴教寺香火世延,数代不断。

  

  

  图片拍摄:羽田浩(2016.3.14)

  

  兴教寺大门为三门,两侧的门略低于正门。坐北朝南的朱门上,虎头门叩金光闪闪。抬头便可见左右,“法相、庄严”。中间五字'护国兴教寺‘’,正门两侧莲藕砖雕,飞檐瓦档用蓝翠点缀,很是显眼。宋朝名人张礼曾经来此描述兴教寺“殿宇法制,精密庄严”,由此可见当时的兴教寺是何等的气势恢宏。

  

  

  图片拍摄:羽田浩(2016.2.5)

  

  图片拍摄:羽田浩(2016.7.1)

  沿着正门进去,对视中轴线的,便是大雄宝殿,里面有据说是元代铸造的释迦牟尼佛像以及唐朝铜铸观音和明朝铜铸的阿弥陀佛,明朝的一尊木雕地藏菩萨像。后面依次是法堂,供奉的也是一尊元代铜铸毗卢佛像,堂内四壁镶有《金刚经》及明代佛像画轴、再后面是卧佛堂。站在大雄宝殿门前,东西个是钟楼鼓楼两边各又有东西跨院,西为“塔院”,东为“藏经”,西跨院内,便是玄奘塔及两弟子的埋骨处,在明朝万历年间。兴教寺三塔并存,分别是三藏塔,慈恩塔,西明塔。但在连年的兵火中,毁于一旦,几成废墟,直到民国二十三(1934年)才补修了三塔,同时增修及修砌了茶亭、大殿、藏经楼、山门。直到1953年的春天,周恩来总理陪同印度总理尼赫鲁来兴教寺参观访问国事活动,兴教寺重新得到修葺,才让这座古老的佛寺焕发了青春和活力。

  

  图片拍摄:羽田浩(2016.9.1)

  历史犹如一把刻刀,任何事物都会留下印记,也会磨灭痕迹。如今我们站在兴教寺门口,早已不是记载的模样。如今,大部分都是近代的建成的院落。唯有玄奘塔基本保持了原有的风貌,似乎显示了它对主人坚定不移的信念

  

  图片拍摄:羽田浩(2015.4.11)

  

  图片拍摄:羽田浩(2015.5.16)

  

  图片拍摄:羽田浩(2015.4.11)

  图片拍摄:羽田浩(2016.4.11)

  

  图片拍摄:羽田浩(2016.4.11)

  初见兴教寺,正是春天,丝丝春雨轻轻盈盈地飘在脸上。塔院门前的垂丝海棠,含苞欲放。青石地板也被侵润的一尘不染,院落里静悄悄的,只能听见竹叶的雨滴声。玄奘塔上,一抹春光正悄悄地绽放,就像佛墙吐绿的爬山虎,用岁月的颜色抹平长久侵蚀的残垣,诉说着普度众生的禅意。

  

  兴教寺下的村庄叫东江坡村,世世代代都在此繁衍生息。

  对于兴教寺,就如同身边一位熟悉的老人,有着不解之缘。民国十一年(1922年)夏初,兴教寺迎来了它的首任主持妙阔法师,兴教寺也因此再度引起佛教界关注,西安佛教界也因《大乘起信论》开启了近代外省法师弘法的先例,妙阔法师也成为了陕西省佛教会理事长。当时关中大旱,饿俘遍野,朱子桥将军授印光法师嘱托,在陕西赈灾放粮,与兴教寺僧人妙阔法师等,展开了以工代赈的救济活动,救村民于水火之中。兴教寺也发挥了它应有的作用。

  

  图片拍摄:羽田浩(2015.5.1)

  

  图片拍摄:羽田浩(2017.7.5)

  

  图片拍摄:羽田浩(2016.6)

  

  图片拍摄:羽田浩(2016.6.18)

  

  图片拍摄:羽田浩(2017.8.5)

  由于地理环境,兴教寺常年松柏环绕,翠竹茂盛。加上地势开阔,山风不息,燥热的暑夏,绝对是个避暑的好去处。加上位置偏远游客稀少。三夏酷暑站在绿荫环抱的院落中,听着阵阵罄声传来,燥热烦闷荡然无存,让内心达到心静自然凉的奇妙感受,不能不说,是一种与禅修相辅相成的微妙联系,又何尝不是佛祖的恩赐呢?

  

  图片拍摄:羽田浩(2017.1.12)

  社会一直在快速地发展,人类的的本质也在经受着自身地考验。2013年初夏,兴教寺面临着改建重修拆迁的问题。社会各界沸沸扬扬,直到惊动了上级领导,这才使1300年历史古迹归于平息,免遭破坏。2014年6月22日,兴教寺迎来了它值得纪念的一天,在卡塔尔多哈召开的第38届世界遗产委员会会议上,兴教寺的兴教寺塔,作为中国,哈萨克斯坦和吉尔吉斯坦三国联合申遗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的一处遗产点成功入选世界遗产名录,为这处历史古迹涂抹了浓重的一笔。让他在世人面前展现它应有的光辉与庄重。

  

  图片拍摄:羽田浩(2016.3.1)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