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跟随李老师的脚步,重游兴教寺

2018-4-30 08:59| 发布者: IICC| 查看: 506| 评论: 0|来自: 陕北文旅

摘要:   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力量驱使着我的脚步,在春风三月里走进兴教寺。  兴教寺也称护国兴教寺,位于西安城南约20公里处,长安区杜曲镇樊川北塬畔。这是一座很有名气和来头的寺院。它是因唐僧而建而名声大振,尊居唐代樊川八大寺院之首。  著名高僧玄奘法师从印度取经回来以后,倾注全部心血译经19年,公元644年圆寂于玉华宫,葬于白鹿原,唐高宗二年(公元669年)又迁葬于樊川风栖塬,并修建了五层灵塔。次年因塔建寺


  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力量驱使着我的脚步,在春风三月里走进兴教寺。

  兴教寺也称护国兴教寺,位于西安城南约20公里处,长安区杜曲镇樊川北塬畔。这是一座很有名气和来头的寺院。它是因唐僧而建而名声大振,尊居唐代樊川八大寺院之首。

  著名高僧玄奘法师从印度取经回来以后,倾注全部心血译经19年,公元644年圆寂于玉华宫,葬于白鹿原,唐高宗二年(公元669年)又迁葬于樊川风栖塬,并修建了五层灵塔。次年因塔建寺,唐肃宗题“兴教”二字,从此取名兴教寺,寓意大兴佛教。兴教寺成为唐代著名翻译家、旅行家玄奘法师长眠之地。

  对唐僧玄奘法师的认识,大多源于神话故事《西游记》,我在小学阶段就磕磕绊绊地读完了这本厚墩墩的书。

  从家喻户晓的神话故事《西游记》得知,唐玄奘的取经之旅,崎岖坎坷,充满艰难险阻,更有九九八十一难考验着他的毅力和心智。兴教寺自建成至今千余年间,几度枯荣,历尽沧桑,与唐玄奘的取经之旅何其相似乃尔。建寺约百年之后,就出现了“塔无主,寺无僧” 的荒芜。唐文宗太和二年(828),重修塔身。清同治年间惨遭兵燹,除三座舍利塔外,全寺付之一炬,几成废墟。1922年寺僧募修大殿、僧房十余间,其后由朱子桥、程潜增建及修葺塔亭、大殿、藏经楼、山门等。新中国成立后,政府两次拨款整修。1982年以来,又进行了全面修缮、增建。1983年,兴教寺被定为汉族地区全国重点寺院。

  同行的人对兴教寺不太感兴趣,催促着我走马观花地游览,脑海中只留下了淡淡的印象:现在寺院分为正院和东西两座跨院,正院山门正书“护国兴教寺”门额,左右护壁分别题写“法相”“庄严”,两侧分立钟楼、鼓楼。西跨院又称慈恩塔院,矗立着三座砖砌舍利塔,中间最高的一座便是玄奘法师的舍利灵塔,两侧分别是玄奘嫡传大弟子窥基法师与圆测法师的舍利塔。东跨院又称藏经院,建有两层五间藏经楼,珍藏着很多国宝级经书。

  

  

  其实,走进兴教寺,不是游览,更不是礼佛,我是在寻找少年时期的一段记忆,梦想成真与梦幻泡影。

  那是五十年前初秋的一个下午,蔚蓝色的天空如洗一般洁净,时有几朵棉絮样的白云,在微风的召唤下,潇潇洒洒飘过,给秋色渐浓的樊川塬留下了婀娜多娇的身影。在这色彩缤纷的季节,我走进了兴教寺。

  不是观风察俗,而是一名西安美术学院附中的新生,怀揣着美术家的美梦,从陕北高原风尘仆仆走进千年古都长安,走进兴教寺。其时,西安美术学院及附中就设在兴教寺。

  毫不客气的说我是有艺术天份的。幼儿时,拿着柴禾棍把自认为是猫呀狗呀的,画的满院子都是。小学时,画的人物速写,能真切的认出这是户家大爷那是邻居二叔。初中时期,很好地完成学业的同时,利用同学玩耍的时间,用从供销社两分钱买来的一沓旧账本,画素描写生;毕业,放弃被推荐上高中的名额,赴延安参加了西安美术学院附中的招生考试。

  一纸录取通知书轰动了偏僻的山村,穷乡僻壤终于走出了一个到省城念书的娃娃。他是西安美术学院附中在全省招的三十名学生之一。

  山里娃的美术家梦想就要成真。

  梦想成真与梦幻泡影只在一瞬间转换。

  对学校的环境还没有熟悉,兴奋的心情还没有平静,“返回原校闹革命”的决定,将新学生送出校门。我背着铺盖卷儿走出兴教寺,又回到了穷乡僻壤的陕北老家。

  命运捉弄人,是如此的轻率和随心所欲。

  我的美术家梦想,也随着“革命结束再返校”遥遥无期的许诺,成为幻影。

  虽然,当美术家的梦想一直在路上,一梦几十年不醒,却永远也不会醒,但是,也不是“武功全废”:因自学的那么一丁点儿美术基础,被特招为文化兵,当了一名电影放映员;在部队,创作的美术作品多次在《人民军队》《甘肃日报》上发表,其中《夜练》《祁连雄风》参加兰州军区战士美展,并获三等奖。解甲归田后,创作的美术作品《地头练武》入选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五十周年美展;《山村养猪厂》入选陕西省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三十周年美展,荣获三等奖,并与刘文西、郭全忠、王有政等美术大家的作品一齐刊登在《延安画刊》“艺苑新作——陕西省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三十周年美展作品选登”专栏上;《果园》入选陕西省科普美展,并荣获三等奖。

  如此,也圆不了美术家的梦!

  尽管如此,也仅仅是美术家恶梦缠身。

  旧地重游,感慨万端,今日的兴教寺非五十年前的兴教寺,今日的我更不是五十年前的我了!

  走出兴教寺,好像清醒了许多,明白了许多。

  苦旅在坎坷人生之路上,无须悲伤,无须怨天尤人,更无须怨恨命运的捉弄。看看兴教寺的兴与衰,这是大唐皇帝为佛祖修建的神圣殿堂;听听唐僧西天取径的生与死,这是十世修行的礼佛高僧,有孙大圣三师弟的护行,更有观音菩萨的保驾,他们却如此多灾多难,何况我们这些凡夫俗子?

  

  

  其实,人生是一程苦雨凄风的旅程,梦想成真与梦幻泡影,就是行走在坎坷人生之路上的左右腿,缺一都很难完满走到终点。

  梦想成真也好,梦幻泡影也罢,都无须太过较真,顺乎自然最好。诵诵《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应化非真分》内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就寻找到了梦想成真与梦幻泡影间无情转换的缘由。

  这可能是佛祖接引你此岸到达彼岸的法宝。

  这也可能是众多信徒信佛礼佛的缘由。

  

   2017-3-27客居长安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

同地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