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石窟欣賞】天水麦积山石窟的首次考察

2019-3-25 21:24| 发布者: IICC| 查看: 200| 评论: 0|原作者: 孙儒僩|来自: 鹿野苑盛凡

摘要:   1952年9月底结束了炳灵寺的考察之后,冯国瑞先生与赵望云处长、常书鸿所长商量,决定利用考察炳灵寺的人力,紧接着再考察天水麦积山。大约是同年10月3日,我随常书鸿所长乘天兰路通车典礼的列车,与西北文化部和中央美术学院的同志们同赴西安,在西安进行考察准备工作之后,大约在10月中旬到达天水。参加此次考察工作的人员有西北文化部文物处的范文藻、省文教厅的冯国瑞以及敦煌文物研究所的常书鸿、段文杰、史苇湘


  1952年9月底结束了炳灵寺的考察之后,冯国瑞先生与赵望云处长、常书鸿所长商量,决定利用考察炳灵寺的人力,紧接着再考察天水麦积山。大约是同年10月3日,我随常书鸿所长乘天兰路通车典礼的列车,与西北文化部和中央美术学院的同志们同赴西安,在西安进行考察准备工作之后,大约在10月中旬到达天水。参加此次考察工作的人员有西北文化部文物处的范文藻、省文教厅的冯国瑞以及敦煌文物研究所的常书鸿、段文杰、史苇湘、王去非、窦占彪、孙儒僩等人。


麦积山石窟形如积麦之状,凌空栈道,雄奇壮观

  


1953年,文化部麦积山石窟艺术勘察团留影
(图片来自网络)


10月中旬,在常书鸿所长的率领下,一行8人由天水乘卡车出发经马跑泉、甘泉镇,沿着崎岖的山路。颠颠簸簸行驶直到中午才到达目的地。瑞应寺的主持朱和尚安排我们住在瑞应寺左边的厢房中,常书鸿所长和冯国瑞先生住里间一个小屋。我们住的房子比较大,兼作会议室和工作室。这里没有电,夜里用汽灯和油灯照明。做饭就在朱和尚的厨房里,屋外的走廊上就是饭厅,每隔两三天派人去甘泉镇或是马跑泉买副食并取发邮件。当时我们都还年青,不计较生活条件,只要有地方住,有饭吃,有工作可干,就感到满意。

图片为日本摄影师名取洋之助1956年摄


初到麦积山,看见山势高耸,上大下小,才领会到麦积名称的由来,壁立如削的崖面上满布窟龛,气势十分壮观。麦积山势之高,其他石窟不能与之相比,当时崖面上栈道残毁,梯道零落破碎,除东崖几个大窟如上七佛阁、下七佛阁、牛儿堂,以及下层顺山坡的几个石窟之外,大部分石窟都无法上去,为此大家都很焦急。当务之急.就是马上采购木材,并请来木工师傅文德权,首先着手西崖栈道的整修。

西崖惊险的木栈道十二层之多(图片来自网络)


因为西崖不能上去,就先开展东崖的摄影、临摹、测绘工作。段文杰、史苇湘临摹壁画,范文藻摄影,我测绘洞窟,常书鸿所长在窦占彪的配合下调查洞窟。用的一架梯子是湿木料的,十分沉重,在从一个洞窟移向另一个洞窟时,几个人控制不住,梯子倒下来,幸亏有一块大石头顶住,没有出大的问题,但窦占彪的膝关节被砸了一下,一瘸一拐地坚持工作。后来虽然经过多次医治,但始终没有康复,成了老残疾,留给他终身的痛苦。

图片为日本摄影师名取洋之助1956年摄


麦积山的西崖,因为栈道残毁,七零八落地残存一些梁板,不知经过多少年的日晒雨淋,都已经变成黑色,估计很不牢固,看来许多年都没有人上去过了。西崖需要新修和加固的栈道约一百米,中间还有很多层己经残破了的楼梯。当时要想登上西崖,困难真是不小,栈道的修理非常困难,也非常危险。栈道是在岩体上凿出25公分见方、深30公分的梁孔,在梁孔中安插木悬臂梁,梁与梁之间的距离1.5米,梁上铺设木板,当时来不及做栏杆,所有的楼梯栈道,都是下临几十米的深渊,人在上面只能小心翼翼地走。段文杰他们几人比较胆小,每上一次西崖就说:"就上这一次,再不敢上了。"但是木工文师傅沉着胆大,跪在洞窟的崖边上,用力把糟朽的梁拔出来,然后把梁安进梁孔,还得用楔子把梁楔得非常牢固,一点都不马虎。新梁是刚伐的湿木料,非常沉重,估计每根不下一百多斤重,在安装过程中,别人又帮不上忙,一个人操作,我们真是提心吊胆,就怕文师傅有个意外。

东崖大佛修复前调查(图片来自网络)


  就这样每天前进几米,遇到实在太残破的楼梯,明知不太牢靠,为了赶时间,也就只有依靠它了,临时搭一根椽子当作扶手,多少有一点安全感。就这样,文师傅带着几个工人,修好一段,我们就迫不急待地紧随其后进入洞窟,发现窟内大都是北朝的壁画塑像,一方面感到异常惊喜,同时也为洞窟内遭受烟熏火燎、虫咬鼠伤情况的严重而感到十分惋惜。不管如何我们是多少年来首先登上西崖首先看见这些珍贵文物的人,我们为此深感荣幸。大概过了二十来天,终于登上了西崖的碑洞,以及附近的洞窟,东西崖之间有一片洞窟,因为下了大雪天气很冷,为了安全,只好作罢了。

图片为日本摄影师名取洋之助1956年摄


段文杰、史苇湘临摹了不少好画。如七佛阁平棋中的故事画、碑洞窟顶的仙人乘鹤等等。后来因天气太冷,画面也结了冰,我也画过一张牛儿堂的图案,颜色涂到纸上,马上就冻住了,只好带回住地,放在炭火盆边勉强画完。

每到晚上,大家围坐在火盆边上,各人都在整理笔记或是画画,有时冯先生给我们讲古人的传奇或背诵诗文,因为冯先生满腹经纶,谈笑风生,使我们能够轻松愉快地度过寒夜。有一天晚饭以后,大家正在闲谈,一个民兵气喘吁吁地跑进屋里紧张地说:"豹子来了。"当时瑞应寺残破不堪,围墙倒塌,天又黑了,豹子真的要进来,我们只好躲进房里。过了一阵,我们也听见豹子的吼声,而且愈来愈近,吼声正在后面山梁上,那里正好是一段绝壁,豹子大概下不来。虽然民兵有一支步枪,但大家都说:最好不要去招惹它,话虽如此,当晚还是有点担心,幸好一夜平安无事,成为考察中的一段插曲。有一天晚上下了大雪,第二天天刚亮,常所长打着亦膊在院子里揽了一脸盆雪,双手捧起白雪在全身揉搓,我捂在被窝里都感到冷,但他却怡然自得。大家都说常所长身体好,是他长期坚持锻炼的结果。在麦积山工作近两个月,生活虽苦,天气又冷,但是大家情绪很好。麦积山的优美景色给我们留下难忘印象。唯一的遗憾是,在那样艰苦的条件所得到的工作成果,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及时整理发表,有些数据被别的出版物利用了。

图片为日本摄影师名取洋之助1956年摄


在考察期间发现麦积山的壁画和塑像作风细致、形象优美。因为天水邻近中原,直接受到中原和南朝发达文化的影响,造就了这座不朽的艺术殿堂。加上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赋予它如此壮丽的一座山峰,成为一处艺术奇观。考察结束之后,考察团曾向当地政府建议设立保管机构,以加强保护。今天它已经成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是闻名中外的旅游胜地。 (本文作者系原敦煌研究院文物保护所所长、研究馆员)


以下精美图片:为日本摄影师名取洋之助1956年摄于麦积山,转自微信公众号DoodooART。

第133第一号造像碑-北魏

  

第133号窟第三龛佛与胁侍菩萨-北魏

第121号窟正壁右侧胁侍菩萨与弟子-北魏

第121号窟正壁左侧两胁侍菩萨-北魏

  

第127正壁龛佛像-北魏

  

第123左壁前部男侍童-西魏

第123右壁前部女侍童-西魏

第43正壁右侧胁侍菩萨-宋代

第4窟前廊左壁力士-宋代

第4窟前廊右壁力士-宋代

  

第133窟室前部佛与罗睺罗(部分)-宋代

  (作者:孙儒僩 )

  (来源:鹿野苑盛凡


  



点赞

有用

用心

飘过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