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王陵大墓系列之十六:玄奘舍利

2017-5-3 11:00| 发布者: 文心雕龙| 查看: 910| 评论: 0

摘要: 两年前的西安之行,专程去兴教寺拜谒了玄奘法师的舍利塔。玄奘法师对于中国人来讲都不陌生,明代吴承恩的《西游记》让这位唐代高僧家喻户晓。历史上,他是汉传佛教八大宗派之一“法相宗”的创立者,又与鸠摩罗什、真谛并称为“中国佛教三大翻译家”。他也是一位了不起的、真正的“旅行大咖”,千年前的《大唐西域记》是他十八年生命之旅的写实。大唐之僧玄奘法师出生于隋文帝仁寿二年(602年),圆寂于唐高宗麟德元年(公元664年) ...

两年前的西安之行,专程去兴教寺拜谒了玄奘法师的舍利塔。

玄奘法师对于中国人来讲都不陌生,明代吴承恩的《西游记》让这位唐代高僧家喻户晓。历史上,他是汉传佛教八大宗派之一“法相宗”的创立者,又与鸠摩罗什、真谛并称为“中国佛教三大翻译家”。他也是一位了不起的、真正的“旅行大咖”,千年前的《大唐西域记》是他十八年生命之旅的写实。


大唐之僧

玄奘法师出生于隋文帝仁寿二年(602年),圆寂于唐高宗麟德元年(公元664年)二月初五日夜。

人们习惯上也称呼他唐三藏,这个“三藏”并不是他的专有名字。通俗的说,佛教经典教材分为经、律、论三部分,合称三藏。其中“经”是根本教义,“律”是戒规威仪,“论”是阐明经义。全部通晓经律论的僧人,被尊称为“三藏法师”。

隋唐是中国佛教发展的一个高峰时期,众多影响后世的宗派形成。与玄奘法师同时期或前后时期的很多僧人也是非常著名的。把他们放在一个历史的时间轴上,是另一种角度的思考。

图中的“天台、三论、律、禅、净土、密、华严”与玄奘所创“法相”,合称为中国汉传佛教的八大宗派。


三座灵塔

玄奘法师圆寂后,最初朝廷将其安葬在长安东郊白鹿原上。五年后,也就是唐高宗总章二年(669年),朝廷为之改葬今西安城南约20公里处的少陵原,修舍利塔和寺院。数十年后,唐肃宗又为法师舍利塔题写了塔额“兴教”二字,寺院也被称为“兴教寺”。

唐穆宗时,昙景法师主持兴教寺历史上第一次塔寺修葺。唐文宗时再次修缮。

玄奘塔西侧是其弟子窥基法师的灵塔。窥基也是法相宗的代表人物,本是高干子弟出身,亲伯父就是大名鼎鼎的尉迟恭。窥基法师圆寂后即葬在于,唐文宗年间修缮时,重新修建了他的灵塔。按记载是开旧塔取出遗骨火化后重新安葬的。

至北宋徽宗年间,又迁葬法师另一弟子圆测法师遗骨于兴教寺,圆测塔位于玄奘塔东侧。圆测也是高干子弟,他是新罗国的王孙。

玄奘法师还有一个弟子不得不说,就是辨机。

《大唐西域记》是玄奘口述,由辨机记录和整理的。但史书中记载辨机与高阳公主私通,被唐太宗处以腰斩。高阳公主是唐太宗的女儿,丈夫房遗爱是名相房玄龄的儿子。后来这位公主又和丈夫企图谋反,被唐高宗赐死。


风雨兴教

往越千年,经历战火与风雨,至清末,兴教寺殿宇已荡然无存,只剩下孤零零三座墓塔。

民国年间,部分国民党政要人物组织重修庙宇,并定名为“护国兴教寺”。民国所建的大部分建筑存续至今,建国后也有多次修缮和扩建。

1961年,兴教寺塔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1983年,兴教寺被定为汉族地区全国重点寺院。 

本来已经回归平静的庙宇,2013年却因为“申遗拆迁事件”,将其再置于舆论的风口浪尖,并引发一场关于文化遗产保护的大讨论。

最终的结果是欣慰的,寺院没有被商业拆迁。2014年6月22日,兴教寺塔也作为 “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项目内容,被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顶骨舍利

兴教寺塔因玄奘法师而建,也因安葬玄奘遗骨而具有灵性和传承。但关于法师遗骨,还有着仍在进行的故事,这要从南京说起。

1942年,日军侵华期间,在南京大报恩寺遗址上计划修建一座神社,在挖土施工中意外发现一个石函,石函上刻着两段共十五行文字(没有找到石函的照片和拓片):

「大唐三藏大遍觉/法师玄奘顶骨早因黄巢/发塔今长干演化大师可政/于长安传得于此葬之/天圣丁卯二月五日同缘弟/子藤文遇弟文庆/弟子丁洪审弟子刘文进/弟子张霭」

「玄奘师顶骨塔初在天禧/寺之东冈/大明洪武十九年受菩萨戒/弟子黄福灯□□□□□/迁干寺之南冈三塔/之上是岁丙寅冬十月传/教□比丘守仁谨志。」

根据这两段文字,当时各界人士即推定石函内所藏是玄奘法师的顶骨舍利,并给出的事件过程:

① 唐代末年黄巢之乱,有僧人从兴教寺迁玄奘灵骨至终南山紫阁寺安葬。

② 宋端拱元年(988年),金陵(今南京)天禧寺住持可政法师游历来此,在紫阁寺危塔中发现法师顶骨,于是遂亲自千里背负,迎归金陵天禧寺供奉。

③ 明洪武十九年(1386年),寺僧守仁及居士黄福灯等将法师顶骨由长干寺(即天禧寺,后改建大报恩寺)东岗迁至南岗,建三藏塔安奉。

④ 清咸丰六年(1856年),该寺毁于战火。清末此地建江南金陵机器制造局,民国改为金陵兵工厂。

作为佛教圣物的玄奘法师顶骨舍利,日本人也曾企图据为己有,被当时的媒体曝光后,迫于社会舆论压力,不得不交还给当时在南京的汪精卫政府。褚民谊是具体经办的负责人。

为满足各地希望供奉法师舍利的愿望,1943年12月28日,举行了玄奘法师顶骨舍利的“分送典礼”。后来的几十年中,又有多次再分和流转供奉。做了一份简单的图表,更适于阅读:

上述是1942年发现的玄奘顶骨舍利的情况,除了被毁的外,目前分为九份在各地供奉。

近些年一些历史学者也提出质疑,认为这份石函中的舍利无法证实就是玄奘的顶骨,从考古学的角度还缺乏必要的证据链。有说法是玄奘遗骨还埋在兴教寺塔下,或这份石函顶骨是窥基法师的,历史上被弄混淆了或人为故意为之。同时对于玄奘法师圆寂后是土葬、还是火葬、还是先土葬再火葬等都没有统一定论。

公开看到的几处供奉法师灵骨的照片,灵骨体积都很小,不确定能否比指甲大,更没见到具体测量数据。

翻学术数据库找到几篇相关论文,其中一些质疑的观点和分析也是不无道理的,毕竟学术应该是严禁的。但宗教上的概念与考古学还是有本质差异的,不能简单的等同或互证,类似的问题如西安法门寺地宫佛祖指骨舍利及各地各种佛舍利、六祖慧能的金身、耶稣裹尸布等等。

宗教与科学是一对赛跑了上千年的伙伴……

无论怎么样,兴教寺之行,是为了寻觅而来,被玄奘法师的精神所感召。

进寺和出寺,两次站在玄奘塔前,久久的注视,第一次离他这么近。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

同地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