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寻访北庭故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2010-1-1 17:35| 发布者: wenbo| 查看: 589| 评论: 0

摘要: 东经89°12'27",北纬44°5'49",海拔640米,今吉木萨尔县城以北约12公里,北庭镇西上湖村,北庭故城遗址已经在这里见证了千年的沧桑变化。近日,国家文物局公布了第一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名单和立项名单。23个国 ...

 东经89°12'27",北纬44°5'49",海拔640米,今吉木萨尔县城以北约12公里,北庭镇西上湖村,北庭故城遗址已经在这里见证了千年的沧桑变化。近日,国家文物局公布了第一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名单和立项名单。23个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名单里,北庭故城考古遗址公园是新疆唯一入选的。

   北庭故城由内、外城构成,呈不规则长方形。东西宽约850米,南北长约1700米,占地面积150公顷,外城周长约4600米,内城周长约3000米,位于外城之内略偏东北部,内外二城均有护城河环绕遗址;北庭西寺遗存南北长70.5米,东西宽43.8米,现存最高点距地面14.3米,包括建筑、壁画、塑像、濠沟、沟槽遗存。

   北庭故城考古遗址公园,东至东二畦大队八队至七队沿线规划道路,西至西河坝西岸乡村公路,南至保护范围南向外扩500米,北至下新湖水库 北、东岸线,有北庭故城遗址和西大寺两部分,总面积1071.5公顷。 

   11月4日上午,在西破城子村,记者见到81岁的芦玉孝老人时,他正在自家院子里忙碌。祖祖辈辈已经在这里生活几百年的他的家,这次也被列入北庭故城考古遗址公园保护规划拆迁的范围内,邻里们大都已经搬迁走了,只剩个别几家。已是深秋快要立冬的季节,在和暖的阳光里老人穿得不够厚实,虽然背有些佝偻,但仍透着股精神劲,说起话来也很有力道。他回忆道:“那时候12、3岁吧,‘老毛子’整天拿着镜子照来照去的,我们也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他们也不让我们靠近,每天套着四轮马车在城里来来回回的。”说起和自己小时候见到的相比,故城的变化,他说,“过去这里墙多坑少,现在坑多墙少。”

   在国家遗址考古公园立项申报书里,记者看到这样一句话:“城址本体保存的完整性一般,城内格局及城址周边墓葬区因地上遗存较少并尚未作全面考古勘探,整体格局及遗存的保存情况不明;地上遗存受自然和人为破坏,缺失严重。1979—1980年经过全面考古,已回填部分受人为干预程度低,基本保存历史真实性,未回填部分受加固工程和保护性建筑修建等人为干预较严重,历史真实性受到一定程度的破坏。北庭西寺本体保存的完整性一般,佛寺基本格局尚存,地上遗存受自然和人为破坏,缺失严重。但遗址区整体环境的地形地貌轮廓和高程关系基本保存原状,遗址环境保存的完整性较好。”

   “早在2003年,吉木萨尔县政府曾出资对北庭故城进行整体围栏封闭保护,但城中的居民住宅和耕地未曾搬迁和迁移,为方便居民的生产生活活动,围栏多处留有通道,人为破坏因素并未减少。”吉木萨尔县委书记朱发林告诉记者。今年3月26日,在自治区党委、人民政府特别的支持下,正式启动了北庭故城遗址公园征地及搬迁工作。根据2007年国家文物局批准的《北庭故城保护利用总体规划》,北庭故城遗址保护区分重点保护区、非建设区和环境控制区,共涉及北庭西大寺138户农户的搬迁和3000多亩耕地的回收。目前这项工作进展顺利,已经签订协议的征用房屋农户109户,未签协议29户。已经拆除房屋15户房屋,补偿资金累计发放745.07万元。已经签订协议被征地农户135户569.36亩,未签协议13户139.21亩,累计发放521.06亩875.38万元。

   据介绍,这座我国唐——元时期新疆天山以北地区性的行政中心城市遗址,是丝绸之路天山以北路段上的重要遗址点。1988年北庭故城遗址就由国务院公布为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北庭故城为什么会有如此高的地位,备受如此重视?什么是国家遗址考古公园,跟一般的文物保护利用有何不同?将如何进行保护利用?带着这些问题,从11月3日开始,记者一行3人在两天的时间里,行走在西大寺和北庭故城之间,走访权威考古专家,县委、县政府、文物局、建设局等相关政府部门领导,二十年的西大寺看护人,故城附近搬迁居民等,探寻了北庭故城辉煌的过去、保护性开发利用的现在和未来美好蓝图。

   “坑多墙少”的北庭故城遗址

   驾车行驶一段铺满黄叶的乡间公路,不同于平整农田的一大片毛茸茸的土地,绝对是你旅途中不可忽略的风景。在“昂首挺胸”的西门门墩的断壁下驻立,有种风声鹤唳的感觉,即使是阳光明媚的白天,也会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

   在吉木萨尔县的考古专家李功仁的指引下,我们开始了在北庭大都护府的“逛街”。我们从平面图标志为12号的内城的西门位置进入,行走在一段笔直的东西走向的主街上,其上充满大大小小或新或旧的印迹,风霜雨雪的影子残留在泛碱的土地上,骆驼刺、苦蒿子草、野刺玫花、芦苇、芨芨草、灰条、红柳等碱性植物生长的格外繁茂。“从民国时期,当地群众就在这里取熟土改良土壤。”看着高高低低有明显低洼的路面,李功仁向记者解释了这其中的缘由,“在同一环境下,本体矮的、薄的要比本体大的、厚的水土流失严重一些,并且也不排除墙体在倒塌的过程中自然形成的。”

   沿主街道一直走到东门。李老师介绍,“历史上大多把南门作为正门,但在这里就不是这样。朝廷来使都会从东门进入,所以东门是正门。”历史的东门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因为大片的沼泽是天然的保护屏障,所以东面的墙体不厚,到现在也基本坍塌。”北侧残存的墙体远远看起来有点像是狮身人面像。李老师分析,这里应该是个类似瞭望塔的建筑。东门外不远的距离就是护城河,河道不算宽阔但看起来比较深,河水也已经不再汹涌但声音还算洪亮,似乎可以听闻到曾经发生在这里的腥风血雨的战事。河道外侧有着大片的芦苇丛,在深秋的风里摇曳有种特别的姿态,昔日的沼泽如今成了泛着湿意的平地,牧羊人悠闲地赶着羊群在护栏附近挪移。听说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河道上还可以见到桥墩的痕迹。

   “北面靠沙漠,并且战事一起,必从北边进犯,所以到现在为止,整个故城北面墙体残存比较多。”在外城北门,李老师向记者分析了墙体夯层和墙体制式以及结构,考古上是据此判断它的时代的。智慧的先民们在墙体里面加上了原木,纵横交错,一层一层地加固上去,让整个城墙固若金汤,形象的比喻就是现在的钢筋混泥土结构。每隔五、六十米就会在墙体上向外平直地突出一块,“这个就是马面,主要是发生战事的时候,兵士们可以占据到有力的地形,更好地防御和抗击。在有些地方也叫做‘女儿墙’”。西北角的角楼也是保留比较完整的,想来应该是可以在上面及时地清晰观察到顺着天然河道延伸出去的西北方向的羊马城。

   站在今天的时空里,考究历史的容貌,李老师很感慨地说道,尽管现在只剩下残垣断壁,但是依然不失当年的雄姿。他激动地伸长胳膊,指向远处,像极了教场点兵的将军,内城北门门柱直径80—100CM,踏马道上建北楼,北平场,大教场……我们现在看到的北边城墙远远不是历史的高度,上面再建上门楼,你想象一下,那是何等的雄伟,何等的壮观啊!

   在故城里行走,你可以随处碰到骨头、陶片,瓦片等各色的历史遗物,随便任何一块都可能是唐砖宋瓦的碎片,在故城中部曾发现莲花砖的地方,有一片集中的瓦片砖块的堆放地。李老师说,在他们早期考古发现的时候,走访过当地村民,有人讲到小时候曾为前苏联人在故城里捡过瓦片,一筐可以换得两块方糖吃。所以可能是曾经前苏联人研究完丢弃在这里了。 

   大唐风韵 皇家寺院西大寺

   “当时没有围墙,在前面有个大队部,周围一圈都是树,西边有一个卫生所,东面是一个砖厂。”从20岁刚出头的小伙守到年过不惑,守护着西大寺度过自己20年光辉岁月的李中奇,向记者描述了当时西大寺的周遭环境。想想自己从1987年起守护西大寺到2006年建设大棚的工程队进驻,终结了一肩单挑安全员、卫生员、讲解员、售票员的历史使命。如今的“风城子”被南北跨度约97.5米,东西长65.3米,高24米的钢构保护棚严密包裹,起了名字:北庭回鹘王家佛寺遗址,还装了华美的“门面”:北庭故城遗宝展厅和北庭回鹘王家寺院壁画展厅。这个昔日中原与西域文明相结合的寺庙,如今正恢复着古老历史文化的璀璨荣光。

   据介绍,西大寺作为北庭都护府的附属建筑之一,是迄今为止新疆北疆地区所存唯一一处历经我国唐、宋、元时期的佛教文化艺术宝库,其艺术价值也是无与伦比,不可复制的。怀揣着好奇,带着想象,跟着讲解员丁彦琴,记者一行开始徜徉一段辉煌的佛教历史。

   来到西大寺有两件宝物是不能不看的。

   一个是105配殿的《王者出行图》和供养人壁画,讲述的是释迦摩尼涅槃之后,古印度八国争分舍利,由此而展开的战争,最后经过调解,八国均分舍利这个过程。壁画色彩以红、蓝、绿为主,白色和褐色为辅,作画风格主要采用了铁线描、游丝描和兰叶描等线描的手法,人物面容肖像和服饰着装是当地的民族。在壁画的下半部有两个大型的人物画像栩栩如生,在画像的左边用北宋高昌回鹘时期的回鹘文字(就是今天维吾尔族的古文字)直竖地记录着供养人的身份:回鹘王阿斯兰汗的驸马和依鼎公主,是他们出资、出力开凿洞窟、修建宗教寺院,以弘扬教义。这也是西大寺地位比较高的一个见证。还有一个贵为王家寺院的证据,就是在现在深深地凹陷下去的北面正殿,里面发现一尊残高7米的菩萨像、“狮子王”阿斯兰汗全身贴金的壁画和三行回鹘文的题记。

   另一个是203、204、205洞龛的交脚菩萨像。这个既有中原特色又有西域舞蹈特点和审美的塑像,两腿交叉,脚尖相对,看起来一副生活化、世俗化的菩萨形象,身材修长,具有西域民族的特点,融合了龟兹乐舞的舞蹈元素在里面。虽然头部已经损毁,从残存的木胎泥塑的衣褶依稀可见昔日辉煌的影子,龛中还有彩绘千佛。据介绍,这种交脚菩萨像最早起源于印度。

   因为室内温度低于摄氏16度,所以负责保护修复的来自敦煌研究院文物保护技术中心的工作人员已经撤回了,空留几个盆子散放在本体建筑上。“我小时候看到的壁画,比现在色彩艳丽并且面积要大一些。”今年才24岁的李中奇的大女儿李欢,受父亲的熏陶,对历史充满了浓厚的兴趣,2009年从贵州民族学院民族民间文化保护方向毕业后就成了北庭故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管理局的一名讲解员,并且在不久前当作重点培养对象,被选派到南京大学历史系进行为期一年的培训学习。接到记者的电话采访,她明快地说,会告诉更多的人,那不是一个普通的土包,它充满着先民们无穷的智慧,我的家乡是有着灿烂辉煌的历史文化底蕴的。”

   西大寺整个寺院是中原框架式结构,夯土为基,用土坯修筑而成的塔式寺庙。无论从壁画的绘画技法,还是寺庙的建筑形制,都有着唐代的风格。仅用土坯建成一座南北长70.5米,东西宽48.8米,高24米,建筑面积达3069.9平方米的宏伟寺庙,这里面更蕴藏着先民们的勤劳智慧。讲解员向我们揭开了谜底:在西大寺的清理保护过程中,发现在厚厚的夯土层中加入木柱,以能到拉伸和承重的作用,类似于现在的钢筋混泥土。参观时可以看到清晰的红砖、蓝门和立柱,都是现代保护性修复的时候加固用上的。  

   在进入展厅的正门口,眉眼细长、面庞圆润,制作精美,雕工细腻的比丘身像在乳白色的巨大莲花形座上,迎接着来自四方的游客,大唐风韵清晰可触。据介绍,比丘头像是西大寺附近农民在2006年在自家打瓜地里挖出来,现在当属镇馆之宝。一枚正面有着汉字“开元通宝”,背面铸有粟特文的钱币,恰恰证明了新疆自自古以来就是多元民族共居共荣,多种宗教并存,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对研究新疆的民族、宗教的发展演变过程提供了历史实证,对维护国家统一,反对分裂,维护各民族的团结稳定与共同繁荣发展具有深远的历史意义和重大的现实意义。

   我们尊重历史  我们满怀信心

   以考古遗址为依托建设遗址公园的做法在国外早有先例,像雅典卫城考古遗址公园,庞贝考古遗址公园等,都是世界级的文化遗产。美国在1916年就成立了国家公园管理局,目前下辖70000处古迹遗址。在英国,成功地、系统地进行历史建筑及古城的保护工作,在推动经济增长、促进旅游业的发展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

   在我国,遗址公园这一概念正式进入文化遗产保护领域,始于2000年国家文物局批复的《圆明园遗址公园规划》。考古遗址公园是指基于考古遗址本体及其环境的保护与展示,融合了教育、科研、游览、休闲等多项功能的城市公共文化空间,是对考古类文化遗产资源的一种保护、展示与利用方式。大遗址保护涉及考古、保护、管理、展示、科研、环境整治、土地利用、产业调整、人口调控、资金投入等多项内容,是综合性社会系统工程。

   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说,在大遗址保护的思路和方法上,我们已经取得了明显的进步:从被动的抢救性保护到主动的规划性保护;从补丁式的局部保护到着眼于遗址规模和格局的全面保护;从单纯的本体保护到涵盖遗址背景环境的综合性保护;从画地为牢的封闭式保护到引领参观的开放式保护;从专一的文物保护工程到推动城市发展、改善民生的文化工程;大遗址保护从仅靠文物工作者孤军奋战的行业行为,晋升为得到广泛理解和参与的社会文化公益事业。安阳殷墟遗址公园、无锡鸿山遗址公园、成都金沙遗址公园、西安大明宫遗址公园、隋唐洛阳城遗址公园、良渚遗址公园等的建设,反映出我国文化遗产保护理念和技术手段的进步,保护工作者素质和能力的提高,民众在致力于经济建设的同时对民族历史文化的眷念,更反映出从国家到地方的有关部门、各级政府对社会文化事业卓有成效的运筹和把握。

   “北庭故城一千多年的历史,充分证明了是新疆自古以来就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是各民族共同建设、共同生活、共同繁衍的一块宝地。”吉木萨尔县委书记朱发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到对故城遗址的开发,“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重在保护、修复,完善基础设施。我们的各项工作开展,坚持‘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指导方针,努力做到本体保护、遗址规划、搬迁、项目建设、公园立项、普探等各项工作的有序开展。我们一定会遵循文物保护利用的客观规律和要求,科学规划,合理利用,循序渐进地开展工作,不急功近利。”

   文化遗产保护的根本目的,一是要将其完好的保存下来传承后人,二是要实现这一宝贵资源在当代的全民共享。如何让民众乐于接近遗址,乐于认识和了解遗产,使各个阶层、各个年龄段的群众自发的走近遗址,感知遗址,热爱遗址。虽然由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建筑历史研究所承担的北庭故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规划图还没有最终通过,但据吉木萨尔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北庭故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管理局局长马旭东介绍:绝不会模仿谁,也不会复制谁,只会在保护的基础上,搭建观光的木栈道,另选址增加展览中心以及其他的配套用房等。初步设想建有唐城、汉城、可汗浮图城、三千御林军镇等北庭历史故城里曾经有过的城池,恢复出故城的微缩景观,通过科学规划、专家论证,艺术地再现当时的历史和人文。让来到这里的游客,可以充分感受到北庭作为当时新疆政治、文化、军事中心的深厚底蕴,在承接东西文化交流、各民族文化交流和各种宗教间交流的重要作用。将这里建成人们参观游览、旅游休憩的好去处,同时建成一块不可多得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民族团结教育基地。 

   考古遗址公园的开发,在有效保护的基础上,通过合理的开发不仅可以增加保护所需的资金,而且可以提高大遗址所在地的知名度,有力地推动当地经济社会的发展。

   记者了解到,吉木萨尔县2010年旅游人口突破67万人次,比上年增长16%,创历年来新高。过去每年西大寺门票收入仅5000元,今年在减免门票占到70%的情况下,收入达17多万元,这个数字不可想象。吉木萨尔县委书记朱发林说,“这些成绩的取得说明,我们经过多年大力推广旅游文化宣传的效果开始显现,我们一定会抓住国家大开发大发展的机遇,抓住自治区对历史文化的挖掘,认真地按照国家规划的要求,打造西部县市旅游强县。

   据介绍,“十二五”期间,国家支持新疆的资金力度很大,北庭故城国家遗址公园项目建设已申请国家项目资金16.31亿元,包括5大项目(保护项目、利用项目、管理项目、研究项目和咨询项目),共计24个子项目(城址及西寺本体保护、环境整治、遗址现场展示、研究中心、考古勘探、考古发掘、遗址监测系统、遗址博物馆设计、植被配置专项研究等)。接下来,他们还要尽快完成故城的世界文化遗产的申请工作,申请国家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更好地体现北庭故城和西寺的历史意义及现实意义。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