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再现丝路风情 敦煌悬泉置遗址发掘往事

2014-6-26 17:05| 发布者: wenbo| 查看: 803| 评论: 0|作者: 何双全

摘要: 讲述人:何双全 著名考古学家 简牍学家 敦煌悬泉置遗址发掘主持人悬泉置遗址悬泉置汉简清扫悬泉置遗址发掘现场的积雪。  6月22日,无数人期待8年之久的丝路申遗,终于尘埃落定,申遗往事可以回首了。  我省是丝 ...

讲述人:何双全 著名考古学家 简牍学家 敦煌悬泉置遗址发掘主持人

悬泉置遗址

悬泉置汉简

清扫悬泉置遗址发掘现场的积雪。

  6月22日,无数人期待8年之久的丝路申遗,终于尘埃落定,申遗往事可以回首了。

  我省是丝绸之路最精华的地段之一。这条从长安、洛阳通往西方的大道,大体可分为东、中、西三段,其东段均经甘肃,直线距离1700公里左右,大体分为陇西段和河西段两大部分,除此之外,草原丝绸之路和西南丝绸之路也有部分经过甘肃。

  在丝绸之路申遗的8年间,甘肃段最初列出的申遗项目达13处之多,随着一次次筛选,一次次比较,如今终于有了最终结果。我省玉门关遗址、敦煌悬泉置遗址、麦积山石窟、炳灵寺石窟、锁阳城遗址等5个遗址名列其中。这五处遗址中麦积山石窟、炳灵寺石窟声名远播,玉门关、锁阳城遗址历史悠久,敦煌悬泉置遗址则是二十多年前横空出世的遗址。

  敦煌悬泉置遗址位于距离敦煌64公里的戈壁荒原中。因附近有泉水,从山崖上流下而成悬泉,当地乡亲称为吊吊水,后附会为贰师泉。这是丝绸之路上一处大型的驿站遗址。这个驿站从汉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开始,延续使用至魏晋时期,时间长达400年之久。在三年的发掘中,悬泉置遗址出土各类遗物达7万余件。依照汉简记载,从长安到敦煌在丝绸之路沿线设有80多个驿站,这是唯一一个经过发掘的驿站。著名考古学家徐萍芳曾评论说,悬泉置的发掘是丝绸之路考古学上的“伟大发现”。

  这个遗址是如何发现的?那些珍贵文物是如何被发掘出来的?

  今天,伴随着丝路申遗成功的喜悦,就让我们聆听何双全先生讲述发掘故事。

  三去遗址,在戈壁荒原中,找到几枚汉简

  听到悬泉有发现时,我正在敦煌飞机场工地进行考古发掘。飞机场发掘始自1987年5月,干到8月份时,全国第二次文物大普查开始了。这次普查以县为单位进行。敦煌博物馆参加飞机场发掘的人被调去搞普查了。9月份,他们传来信息说,发现了一个点。当时,那里没有名字,更没有悬泉置这个称呼。说是在甜水井一带的南山边,距一处烽火台不远的地方。

  啥发现呢?普查的同志说有很厚的灰层,不过也没有采集到什么东西,定不下时代。让我去看看。这时已经是1987年9月了,第一次去,没有找见那个点。那里距离敦煌60多公里,戈壁滩上纯粹没有路,走路都是沿着砂沟。敦煌的同志只是记得那里有座烽火台。到了现场发现,南山边上有好多烽火台。只好慢慢找。顺着山边,从早上十点钟,走到了下午五点钟才找到,可是时间来不及,只好返回。第二天,再去。果然,灰层很厚,没有瓦片。就动员大家排成一排,在地面上搜寻。这下有发现,捡到了一些绳纹灰陶片和丝绸片,一看就是西汉遗址,没问题。

  时代当时就确定了,但什么性质的不知道。看完遗址,跑到山顶上,看烽火台,石头垒的,从材料形制上看,和汉代的烽火台不一样。下山,到公路边上的甜水井边上看另外一个遗址。结果,这是个清代的驿站,烽火台在,院子也在,保存得比较好。这太复杂,相聚不远的地方,有三个不同时期的遗址。

  当时,就把我们弄糊涂了。第三天,再去,还是要从这个遗址上下工功夫。我们3人排成一排,沙滩上走了一阵,看看有啥新发现。果然,有了大发现。工夫不大,就捡到了8枚汉简。这里地势比较高,晚上正好刮了一场风,将汉简刮了出来。这就确认了,没有问题。这可了不得。能发现汉简的地方,就是一个重大发现。当年,就列为敦煌第二次文物普查的重大发现。

  深秋开始发掘,借民工队长的钱开支,第一天出土千枚汉简

  悬泉置遗址在公路边上,每次去敦煌,总要去看看。1988年夏天,去的时候,意外地又捡到了几枚汉简,其中有纪年简,为汉武帝元鼎六年(公元前111年)的。这个价值就大了,汉武帝开拓河西,据两关,列四郡,修筑汉长城,也差不多就在这前后。1989年5月份,又去,再次捡到汉简。

  10月份,去敦煌,博物馆的同志说,坏了。我说,咋了?他们说那里有盗墓的了。我们到现场,看到了几个大盗洞,都在灰层最厚的地方。我想,坏了,肯定有简牍被挖了。赶紧和考古所的岳邦湖所长商量咋办。只能抢救性发掘。

  回来兰州后,马上向国家文物局打报告,报告中说,这里是二普的重大发现,而且也没有等级,又在野外,管理难度极大,需要抢救性发掘。1990年5月份,国家文物局批复下来,于是就紧锣密鼓地准备。10月15日左右进入了工地。这时,戈壁滩上都已经下雪了。

  条件非常差,悬泉置虽在公路沿线,却在敦煌到瓜州的中点上,距离敦煌64公里,瓜州60公里。南近祁连山的余脉火焰山。处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位置,四周又是寸草不生,唯一水源就吊吊水,也就是汉简中的“悬泉”。

  第一年时间紧迫,经费也没有到位,我拿了5000元就下工地了。当时,发掘小组有6人,另外雇了一个民工队,有四五十人。这么多的人,在这荒原上干活,吃住是个大问题。好在公路边有一处废弃的道班。我们租来,收拾收拾,挤进去了五六十人。吃水要从敦煌拉,只能保证饮用水和做饭用的水。至于洗脸,能凑合就凑合。吃的菜主要是大白菜和土豆。每天,白菜土豆,土豆白菜,实在不想吃,也得吃,没有办法。

  发掘先从灰层开始,第一天,就出土了千枚汉简,这下大家兴奋得不得了。接下来的日子,就在苦熬和惊喜中慢慢度过。天气异常寒冷,有时候,晚上起来,工地上就是薄薄的一层雪。我们就要早早起来,将雪扫开。现在,保存下的唯一一张工地上的照片,就是我们扫雪的情景,照片上我还围着一个花格围巾。

  随身带的5000元很快就花光了。但一时不能报账。民工的工资只能打白条了。而日常的柴米油盐开支,也不是个小数目。咋办呢?只好和民工队队长商量,从他那里借钱。这可好,本来是我们给人家支付费用,谁知却成了向人家借钱。好在,民工队长豪爽,借钱时总是毫不犹豫。

  最困难的时间是在元旦前后,元旦这天上午十点出工干活,算是休息半天,到了下午两点狂风四起,沙尘蔽日,只好收工了。到了1月6日,工地上90%的人感冒发烧,仅剩一瓶开水,发掘现场39个人分着吃了最后的28个馒头,在暮色时分坐车返回城里。

  最早皮鞋,天马遗骸,于阗国王,一道丝路风景线

  到了1991年发掘时,条件又不一样了。公路道班不给租房了。这又是个难题!在戈壁滩上,冬天气温极低,夏天气温高达四十多摄氏度,地面的温度甚至达到80摄氏度。扎帐篷是无法扛过去的,只好拉来砖,自己盖房子。发掘1992年就结束了。前后进行了三年,收获是巨大的。出土了各种文物7万件,其中汉简有3.5万枚,有文字的2.3万枚,这是个不得了的发现。除此之外,还有大量的其他器物。这些器物,再现了丝绸之路上当时的社会生活场景。

  悬泉置曾接待过于阗王。这位王的随从达1060人,这样大的接待量,在当时是个挑战,仅用坏的杯子就达300多个。还接待过康居国王、乌孙国公主等达官贵人。还在《汉书》以外发现关于天马的记载,出土简牍记载,天水郡的人到这里接天马。而灰坑中发现的大量马骨,就有天马骨头。

  出土的器物中还有大量的漆器,有樽、棋盘子、耳环,仅单个的漆筷子有500多根。衣服有绸、麻、棉3种,鞋则有麻、皮、毡、草、布5种,大人的鞋长40多厘米,最早的皮鞋也出自这里。

  大量汉简出土后,我们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汉简由专人书写,他们由国家统一培训或考核,因而汉简上字体都相差不大。不同级别政府机构发出简牍文书,简的长度、所编绳索是不同的,中央一级文件就长,穿绳索就多。

  最令人惊奇的是,悬泉置是个典型的官方接待机构,几乎不见商队的记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至今不得其解。但这并不妨碍丝绸之路上的交流,悬泉置遗址出土了400多片纸张,远远超过西北各地出土汉纸的总和。这些纸张从汉代一直延续到晋代。从最早包药材的,到能写字的都有。丝绸之路向西传播的不仅有丝绸、茶叶,还有纸张。

  依照简牍记载,长安到敦煌沿线有80个驿置,而发掘的只有这一处。如今丝绸之路虽然通过了申遗,可是更多秘密却等待着我们去揭开。

  文/图 本报首席记者 王文元

来源:兰州晨报 作者:王文元

  (资料图片由记者翻拍)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

地点:悬泉置遗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