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丝路航班的“油味儿”

2016-9-7 09:52| 发布者: IICC| 查看: 528| 评论: 0|来自: 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摘要:  1月13日凌晨,北京首都机场T2航站楼。室外寒气逼人,机场内旅客们面带倦容,行色匆匆。“新丝路·能源之路万里行”哈萨克斯坦采访组整装待发。  4时30分,从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飞来的KC887航班缓缓降落在机场。一个半小时后,这趟沿着丝路而来的航班又将作为KC888航班原路返回阿拉木图。  “你们是乘坐KC888航班?”机场边检处工作人员看到记者护照上的宝石花问道。看着我们狐疑的表情,他笑着解释:“中石油去哈萨克斯坦的 ...
 1月13日凌晨,北京首都机场T2航站楼。室外寒气逼人,机场内旅客们面带倦容,行色匆匆。“新丝路·能源之路万里行”哈萨克斯坦采访组整装待发。

  4时30分,从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飞来的KC887航班缓缓降落在机场。一个半小时后,这趟沿着丝路而来的航班又将作为KC888航班原路返回阿拉木图。

  “你们是乘坐KC888航班?”机场边检处工作人员看到记者护照上的宝石花问道。看着我们狐疑的表情,他笑着解释:“中石油去哈萨克斯坦的人,一般都乘坐这趟航班。”

  是的,哈萨克斯坦是中国石油海外业务高度集中的重要资源国。中国石油在那里项目多、人员来往频繁。很多争分夺秒的石油人就成了不需转机、可以在上午上班时间到达的KC888航班的老乘客。而这趟航班也因中哈油气合作的日益扩大,有了愈来愈浓的“油味儿”。“每次往返北京和阿拉木图,在飞机上都能遇到老同事,甚至见到多年未见的同学。总之,这趟航班上经常有惊喜。”中油阿克纠宾油气股份公司计划部经理梅耀伦说。

  此时,KC888航班机舱内,中油阿克纠宾油气股份公司肯基亚克采油厂技术专家老朱结束了休假,收拾好心情准备重返工作岗位;大庆油田工程建设公司的郭新宝正在闭目养神,这次他专程来哈为PK项目油田建设提供服务;华油集团阳光国际公司的年轻厨师胡永恒望着窗外,憧憬着自己在哈国为海外兄弟们烹饪家乡菜的情景;西部钻探公司老吴则要奔赴阿克套,为里海东岸正在进入开发热潮的油田提供钻井技术支持……

  5个半小时的飞行,与黎明逆向而行。记者借着曙光俯身望去,苍茫大地银装素裹,既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豪迈,又有“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荒凉。遥想当年,不知丝绸之路上络绎不绝的驼队是如何跨过这千山万水,延续贸易、传递友谊的?曾经翻山越岭需要走几个月的路程,如今在石油动力的驱动下,只需5个多小时便能到达,让人不由感叹,时空画卷如此玄妙!油气动力在当今的新丝路版图中又是如此重要!

  油气,让历史的车轮加速奔跑,展现出更加宏大的历史经纬。为了提供更充足的发展动力,石油人奔赴海外寻油找气,在古丝路上穿梭不息。

  登上飞机,每次起程都是一次责任的践行,一场建功创业的征途,同时也是一回回难以割舍的告别和难以平复的愧疚。

  在中油阿克纠宾油气股份公司,一位家住海外勘探开发公司北京家属院的“老海外”讲起他对离别的感受:“我对半夜的行李箱声音特别敏感,经常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到单元楼门‘吱呀’一声打开,接着是孩子的哭喊声和女人的低泣声。一声沉重的关门声之后,行李箱轮子摩擦地面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渐行渐远。那滋味儿不好受……”

  如果将现代丝绸之路描绘成像,那这些十几年如一日将足迹镌刻在亚欧大陆桥上的石油人无疑是其中重要的“行者”。如今,在油气动力的驱动下,丝路已越来越“短”,可以迎着黎明览尽天山风光;在油气合作的带动下,丝路又越来越“长”、越来越广,带动着其他产业密切合作、纵深发展;在石油人的穿梭中,丝路精神也越来越丰富,传承友谊、互利合作攀上新高度……

  1月23日4时30分,KC887航班准时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又一批石油人归来。

  飞机里,在管道局中哈原油管道压气站上工作的老李终于能够回家过春节了,他兴奋地收拾着行李;为石油行业提供技术设备服务的GE石油天然气集团的迮兴玉结束了在阿克套的商务谈判,一路琢磨着当前的市场形势;赶回来参加当天上午会议的中油阿克纠宾油气股份公司副总经理马白宁,则边思考着汇报内容,边迅速提起行李,匆匆消失在浓浓的夜色里……

  采访手记:

  一路畅想穿越时空

  一段特殊旅程的难忘之处,不仅是途中所见所闻,还在于路上且行且思。有幸作为“新丝路·能源之路万里行”走出国门采访的第一拨记者,在从北京飞往阿拉木图的红眼航班上,我们一路兴奋无眠。

  兴奋来自于对异域之旅的期盼畅想。飞机平稳向西航行,在近万米高空打开笔记本看资料追溯历史,对丝绸之路的认知就多了一种穿越时空的感受。在这样的思绪中,也越发认识到此行目的地——哈萨克斯坦在古今丝路中的重要位置。这个横跨亚欧大陆的国家,承东启西,是古代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有8处古城遗址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在与中国1700多公里的共同边界上,有8个贸易口岸,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桥头堡”。

  兴奋来自于提前遭遇到的石油元素。仅仅与前后左右的邻座攀谈,我们就惊喜地结识了几位中石油的员工,他们分别在不同的中哈油气合作项目上工作。他乡遇故知,我们不但得以提前进入采访状态,而且切身感受到中石油在哈合作项目的良好发展态势。

  兴奋来自于感悟出行者无疆的含义。不知不觉中天色渐亮,飞机即将抵达阿拉木图,透过舷窗可以俯瞰到白雪皑皑的雄伟天山,不禁心生感慨:如今仅用5个半小时就能完成的旅程,在1000多年前要走多长时间?那些往来于丝路上的商人使者,又经过怎样的长途跋涉?(记者 杨孜孜)

  丝路寻踪:

  行走天山廊道

  商队组合有讲究

  据史料记载,商人总喜欢结队而行,这是因为在遇到劫贼的情况下能增强抵抗力量。富有的商人养着一些弓弩手作为私人保镖,其他商人就出点钱求助于前者的保护。

  古丝路上商队的规模各异,骆驼少则几十头、多则千头,人数少则百人、多则几千人,其中还有不少学者、僧侣、工匠、艺术家,甚至官方使者,他们各自发挥着作用。

  大多数的商队都是多民族混合,而不是由某一个单一民族组成,尤其是在处于东西交会路口的中亚、西亚地区,先后有匈奴、月氏、乌孙、粟特、鲜卑、突厥、回鹘等多个民族参与了丝路贸易,在丝绸之路贸易中发挥过积极的作用。

  古道名城今何在

  【开阿利克遗址】位于阿拉木图州,曾是卡鲁克古国首都,在公元8至13世纪,是丝绸之路上重要的商贸城镇。

  【塔尔加尔遗址】位于阿拉木图州,在公元8至13世纪,是伊犁河流域的重要贸易城市,见证了该地区在中世纪与其他国家的贸易联系。

  【卡拉摩尔根遗址】位于阿拉木图州,在公元9至12世纪,是伊犁河三角洲流域的保障性城址,丝绸之路自此向西通往哈萨克斯坦中心地区,然后到达东欧。

  【阿克托贝遗址】位于江布尔州,地处楚河和塔拉斯山谷的游牧与农耕文明交会地,在公元7至13世纪是丝绸之路上的大型贸易和工艺城镇。

  【库兰遗址】位于江布尔州,在公元6至13世纪,是楚河流域的重要贸易城市,天山山脚进入塔拉斯河谷的游牧与农耕文明交会地。

  【奥尔内克遗址】位于江布尔州,在公元8至12世纪,是塔拉斯河流域的重要贸易城市,由突厥部落兴起,后发展为丝绸之路上的城市。

  【阿克亚塔斯遗址】位于江布尔州,在公元8至14世纪,是塔拉斯河流域的重要贸易城市,建造时有阿拉伯建筑师的参与,带有中东建筑传统和典型风格。

  【科斯托比遗址】位于江布尔州,在公元6至12世纪,是塔拉斯河流域的重要贸易城市,是七河地区西南的文化、商业和制造业中心。

  贸易路上无坦途

  丝绸在古罗马是很名贵的奢侈品,因为商人要历经千辛万苦才能把它运到西方。

  在早期的丝绸贸易中,只有最能吃苦和最有能耐的商人才能带领驼队载着货物补给以很慢的速度穿越当时世界上最荒凉的地域。

  途中,商队要经历难以想象的险阻,长距离跋涉在灼热缺水的沙漠和冰雪覆盖的雪山,经常遭遇沙尘暴而长时间原地躲避,高原反应和雪盲症威胁着翻山赶路的人和动物。途中,还会有盗贼出没,死亡的脚步紧紧跟随在每一个商队的背后,只有能到达目的地的商队才能得到高额利润的回报。(记者 周问雪)

  哈萨克斯坦因何被称为丝路桥头堡

从阿拉木图上空俯瞰天山,让记者加深了对天山廊道的地理认知。
记者在肯基亚克采油厂采访时,与在飞机上结识的热采锅炉专家老朱(右)再次相逢。

  哈萨克斯坦横跨亚欧大陆,国土面积位居世界第九,矿产资源丰富,东面与中国为邻,南面和西南面与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三国交界,北面和西面与俄罗斯接壤,通过里海还可以到达阿塞拜疆和伊朗,承东启西,历史上就是丝绸之路必经之地。

  2013年9月,习近平主席出访哈萨克斯坦,在阿斯塔纳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发表演讲,首次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战略构想。中哈两国对此达成共识,已率先实施多项共建合作。(杨孜孜 摄)

来源:中国石油新闻中心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
上一篇:遗产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