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秋访炳灵寺

2009-1-1 22:51| 发布者: IICC| 查看: 368| 评论: 0|原作者: 心雨|来自: 兰州日报

摘要: 作者:心雨炳灵寺石窟。资料照片听去过炳灵寺的朋友说,黄河石林景色非常壮观,炳灵烟雨也很耐人寻味,于是心中就有了这样一个念头:一定要去炳灵寺看一看。虽然客居金城已一年有余,但却一直没有这样的机会。那天朋友说要去永靖,邀我一同前往,好在就去一天,我就爽快地答应了。进入永靖县境内时,天空阴沉着脸,两边光秃秃的大山随着车子的前行变换着山形地貌,给人一种苍凉、悲壮的感觉;而蜿延的公路,恍若游龙般伸向大山深处 ...
作者:心雨
 
炳灵寺石窟。资料照片
    听去过炳灵寺的朋友说,黄河石林景色非常壮观,炳灵烟雨也很耐人寻味,于是心中就有了这样一个念头:一定要去炳灵寺看一看。虽然客居金城已一年有余,但却一直没有这样的机会。那天朋友说要去永靖,邀我一同前往,好在就去一天,我就爽快地答应了。

    进入永靖县境内时,天空阴沉着脸,两边光秃秃的大山随着车子的前行变换着山形地貌,给人一种苍凉、悲壮的感觉;而蜿延的公路,恍若游龙般伸向大山深处……我不时把目光投向车窗外,仔细看时,在山的皱褶里生长着不知名的野草,还有寂寂寥寥的无名小花,其间蓬蓬勃勃地生长着的一团团骆驼草,要算风景中最壮观的植物了。这貌似荒凉的山野之中,也彰显着许多生命盎然的情趣。

    淅淅沥沥的小雨落到窗户玻璃上,又在瑟瑟的风中四散滑落。窗外轻轻飘落的不只是一场缠绵悱恻的秋雨,还有不知不觉中越来越深的秋的味道。

    到永靖县城转了一圈,最后把车子泊在刘家峡水库大坝停车场。据说,从大坝乘船到炳灵寺,沿途就能看到黄河石林景观,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只得乘一条快艇去炳灵寺了。一行人下了码头,次第登上快艇。也许都是头一次来这儿吧,心中的兴奋和未知的新鲜充盈着我们每一个人。

    烟波浩淼、碧波荡漾的水面不时有快艇往来。远看,如同一条条飞鱼;近了,又若一条白鲸……正当我感叹这水之清,峡之奇时,一股浑黄的支流从一侧涌入。“艇长”告诉大家,这是洮河入口处,再往上游,黄河的水也是这样浑黄。原来,黄河流出青藏高原后,翻山越岭,经过九曲十八弯的一路跌宕奔流,至刘家峡水坝,黄河水才变得澄清、透明,这也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和建造者创造的奇迹。

    逆水而上,大家欣赏着两岸的山色,用镜头捕捉河岸上毛驴、山羊的悠闲神态,不觉间水色又变了,河中心一绺沉积带上形成的“黄河绿洲”,让大家又是一番感慨。正沉浸在其中时,突然间峡谷突窄,河道突变。转过一个弯道后,兀然壁立的山崖鬼斧神工般出现在我们眼前。想象中的黄河石林终于在期待中闪现,那些石柱、石笋造型千姿百态,陡崖凌空,峰回路转,景象步移,万千轮回。虽然早就了解到一些黄河石林形成的原因,但面前这奇特的石林奇观,如不亲临目睹,是难以让人想象的。据说,黄河石林生成于距今400万年前的第三纪末和第四纪初的地质时代。是在地壳强烈的抬升之下,黄河河谷形成深切峡谷,使沟谷不断变宽,局部轻弱层在水及重力作用下迅速下切,沿沟谷两侧形成大量的石峰、石柱,经过长期的风蚀雨浸,就形成了现在黄河石林奇特的景观。

    弃舟登岸时,天气忽然转晴,以广阔的石林屏障为背景拍照,的确有种人在画中的怡悦心情。进入炳灵寺的大门,沿着一条新修的石径长廊走去,高耸入云的奇峰此时更显峻峭挺拔,蜿蜒逾回在峡谷之中,丝丝不绝的清凉扑面而来,一眼望不到头的深谷更给我们好奇的心灵平添了一种无言的神密。渐渐地在靠我们左手的山崖上出现了一些小的石窟,那些镶嵌在黄砂岩中的佛像默视着我们这些俗尘中的红男绿女。

    藏语中的“炳灵”是“十万佛”的意思,所以炳灵寺(唐代名为灵岩寺)也就意于汉语中的“千佛山”“万佛洞”。据记载,炳灵石窟大约开凿于西晋初年(约公元三世纪前期),正式兴建于西秦,历经北魏、北周、隋、唐、元、明等朝代。从现在佛像损毁的痕迹看,不管是哪朝哪代,这里都曾倾注过能工巧匠的聪明智慧,凝结过悠悠佛门明灭不绝的香火。

    其实,这样一座包罗万象的石窟艺术,不光要用眼去观,还得用心去感受。经过了无数个美轮美奂的小石窟,山体上呈现出一座饱经沧桑的大佛,此佛在唐时以山开凿,通高27米,1300多年来,他就这样静静地坐着,岁月的风尘早已剥落他身上流畅的线条,残损的尊容依然垂视着沧海桑田,默默等待着有缘的众生奉上虔诚的膜拜。

    瞻拜了大佛,从石桥上跨过河谷时,发现谷中停着几辆敞蓬吉普,一问才知那些车是去上炳灵寺的,我们所在之处只是下炳灵寺。正说话间,已有一辆车子发动后向峡谷深处驰去。后来听寺里的喇嘛说,炳灵寺分上炳灵寺和下炳灵寺,这里曾经是古代丝绸之路的一条通道。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仔细游览,只能把没有到过上炳灵寺的遗憾留给未知的将来了。

    走进一座绿树掩映的寺院,偌大的院子中间供奉着袅袅的香火,隔着厅堂的门向里望去,一尊身长8米左右的卧佛静静地躺在里面,那安详若睡、面含微笑的神态,让我们每一个人都为之唏嘘。宗教信仰者认为,人是有灵魂的,灵魂是不灭的。传说中释迦牟尼涅槃时“右胁而卧,汩然大寂”,这尊塑像正是表现了一种佛教超越灵魂的庄严境界。也许,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让我再次走到香案面前,丝丝缕缕的轻烟袅娜着飘过我的头顶,连同我心中祈祷的夙愿容化在炳灵寺上空的风中。

    走出炳灵寺时,夕阳的余辉已给黄河染上五彩的颜色,静穆的黄河石林依然昭示着大自然的神奇与厚重,那大佛充满悲怜的眼神,却很难让人走出历史兴衰的悲怆。难以想象自十六国以来的1600年间,虔诚的佛门弟子在这深山幽谷中修行,抑或此处是车马必经之道,也免不了远离尘世的孤独。“青山原不老,因雪白头;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佛的心中,那百年甚至千年的忧心,又是为了谁呢?内心震撼之余,我不得不感念生生不息的生命!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