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走过大西北——高昌故国悲情古堡

2016-5-26 16:18| 发布者: wenbo| 查看: 305| 评论: 0

摘要:   黄土筑就的高昌故国遗迹:颓垣  黄土筑就的高昌故国遗迹:断壁    黄土筑就的高昌故国遗迹:千年风雨的雷电后,遗址深处一建筑轮廓尚是鲜明,似有人工修复的痕迹?    慕名前来的人们流连千年古堡   ...

  黄土筑就的高昌故国遗迹:颓垣

  黄土筑就的高昌故国遗迹:断壁

  

 

  黄土筑就的高昌故国遗迹:千年风雨的雷电后,遗址深处一建筑轮廓尚是鲜明,似有人工修复的痕迹?

  

 

  慕名前来的人们流连千年古堡

  古堡是说的高昌故国,据闻曾经是汉武帝宠信有加的“贰师将军”李广利驻守过的军事要塞,在新疆的人文名胜中,名气不小。想象中,古堡该是流沙环抱,茕茕孑立,纵使游客络绎不绝,两千年的沧桑袒现眼前,也足以让人屏气凝神,品味,怀古,肃然以对。不期我们到的时候,却仿佛闯入了一处规模不小的“巴扎”(集贸市场),硕大的天棚下,人声喧喧摩肩接踵,大小摊档错七杂八,地方风情风物类商品眼花缭乱。在新疆,这样的巴扎很多,不一定非要设在古迹名胜地点,要不是道旁一溜岁月剥蚀的黄土颓墙表明古堡的确到了,真会疑心是走错了地方。

  钻过巴扎内一处不大的门,景观倏然一变:黄尘、黄土弥漫一片,断垣破垒远近高低。几近湮灭的铁血要塞,方兴未艾的红火市场,就一墙之隔!

  古堡纯粹黄土筑就。那些久远的故垒,历经了太多的酷寒酷热,坍塌的,摇摇欲坠的,伤痕累累却依然倔强挺立的,峰回路转,百般态势。史载,汉武帝一生酷爱宝马良驹,时闻西域大宛国有宝马在贰师城,遣使持金交易,遭拒,大怒,特选外戚出身的李广利率军往征,号“贰师将军”,此番汉军劳师糜饷,掳获寥寥,李广利却由是腾达,风光朝野。后,大约也是利令智昏,觑得武帝暮年储君仍是虚悬,与丞相刘屈牦密谋立自己外甥昌邑王为太子,事泄,武帝震怒,刘屈牦腰斩,时在前线与匈奴作战的李广利闻讯大恐,走投无路投降敌营,不久亦为匈奴所杀。虽说李广利屯兵高昌的细节已难详考,其人亦晚节有亏不得善终,但,这片破垒残壁是为汉武时候征匈奴、通西域存留下来的“化石”之一,内涵丰富却是无疑。

  景点门口有毛驴车载客,收费每人20元。我们一行十余人,一辆车坐不下,要求增加一辆,旁边空着候客的驴车也还有的是,但赶车者坚执不允,硬把大家塞成了沙丁鱼罐头,这才吆喝毛驴开步。显然,驴车主们的行规是谁接手的客人便归谁所有,不容他人分肥,收益最大化便成目标,客人坐得是否舒展一些不在考虑之列。于是,满满当当颠颠簸簸在高昌故国的地皮上,小毛驴瘦瘦的腿脚举步维艰,直让人担心它是否支撑得住。

  那天阳光有欠温柔,刚从空调大巴上跳下时,扑面的热浪就让人如陷蒸笼,空气惟有滚烫二字可言。待置身故垒,黄土世界,寸草无踪,炎热似又平添几许。由是遐想,汉军当年驻此,生态必不至这般洪荒,否则何得屯兵饮马。然而,气候酷烈,边衅连番,貔貅貂锦不得马革裹尸,怕也为烈日朔风销蚀了皮囊。有边塞诗云:“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戌边将士义无返顾慷慨豪迈,却也不无椎骨滴血的悲怆悲辛。——毕竟离乡背井,毕竟抛妻别子,毕竟开疆拓土是帝王欲望使然,他们却几乎注定了是一去不回!

  驴车行程其实仅数百米,便叫你下车自行游逛,收费可谓不菲。早知如此,这般古老的遗迹,何不安步当车细细看来,非得挤个汗流浃背让驴车拉了摇摇晃晃地浅薄观览?不过,既买过了门票,是徒步或坐驴车,想来会有选择自由,只是驴车老板们不会给你兜底,以为路途不会太近的远客自行入彀便是必然。于是发现,前说铁血要塞与红火市场就一墙之隔错了,这墙里墙外,原已是无所谓隔与不隔,早没有彼此之分的了。

  明晃晃的日头直射断垣颓壁,无一丝风,却有胡笳金鼓仿佛隐隐低回。古堡是悲情的,掩埋过多少乡愁无尽的枯骨;二千年后,却荫及后人财源滚滚……。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

同地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