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条条大路通罗马 从丝绸之路青海道看贸易途径变迁

2016-9-14 13:00| 发布者: IICC| 查看: 247| 评论: 0

摘要: 路是人走出来的,当通往目的地的路有障碍时,人们总是另辟蹊径,于是,沟通东西的丝绸之路在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时期,有着不同的路线。路线的多样化,也丰富着丝绸之路所承载的价值元素。  如果到青海旅游,常会被推荐从塔尔寺到青海湖、从日月山到金银滩、从肋巴沟到文成公主庙的旅游线路,热门景点都沿着当年文成公主进藏的唐蕃古道而行。人们对唐蕃古道太过熟悉,而曾经在青海境内的另外一条古道似乎被渐渐遗忘——丝绸之路青 ...

路是人走出来的,当通往目的地的路有障碍时,人们总是另辟蹊径,于是,沟通东西的丝绸之路在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时期,有着不同的路线。路线的多样化,也丰富着丝绸之路所承载的价值元素。

  如果到青海旅游,常会被推荐从塔尔寺到青海湖、从日月山到金银滩、从肋巴沟到文成公主庙的旅游线路,热门景点都沿着当年文成公主进藏的唐蕃古道而行。人们对唐蕃古道太过熟悉,而曾经在青海境内的另外一条古道似乎被渐渐遗忘——丝绸之路青海道。

  青海的陆路交通,最早可以追溯到远古时代,人们逐水草而居,狩猎生产,形成了很多不规则的交通路线。

  两汉之际,青海的交通进入开拓时期,形成了从民和经乐都过西宁到青海湖,再穿过柴达木盆地到达若羌通西域的羌中道。

  张骞出使西域,从大夏回国,为避免与匈奴遭遇,据《汉书·西域传》记载“并南山,欲从羌中归”。“羌中”即临洮以西羌人居住区,在今青海南部。“从羌中归”指沿昆仑山麓东行至且末,越阿尔金山进入柴达木盆地经青海南部羌人区而返。后来史学家考证:“羌中道,亦称青海道。”

  南北朝时期,全国政局动荡。河西走廊一带也出现了群雄割据的局面以致战祸频仍,河西道时常阻塞不通,青海道也因此迎来了发展的巅峰。

  当时,长江以北包括河西走廊被北魏控制,长江以南被南朝控制,北魏疆域以北为柔然控制,河西走廊以南被吐谷浑控制,北魏与柔然、南朝为敌。经济发达的南朝与欧洲、西域、柔然的贸易来往只能由四川进入青海,由西宁经都兰,到格尔木,再往西北过芒崖,进入新疆的若羌,再由若羌的丝路南道向西通往欧洲;或往北经过高昌向东到达柔然;又或由西宁经过都兰,西北往大小柴旦,越过阿尔金山抵达敦煌。

  青海道经柴达木盆地至南疆的路线,在元明时期青海撒拉族人从中亚迁徙到青海的史料中有所记载。此外,《高僧传》记载的乾陀罗人阁那崛多,公元599年经和田进入柴达木,到达西宁,再赴长安。除这些通道之外,穿过青海地区到达西域的还有其他途径。公元399年僧人法显由长安经兰州、乐都、西宁、大通、门源越祁连山到张掖,绕过当时战乱的姑藏,再由河西走廊进入西域。公元420年僧人法勇由靖远经兰州、乐都、西宁、海晏,绕青海湖北岸,穿过柴达木入南疆,西行求经。

  唐以后,又开辟了青海河源地区至吐蕃的唐蕃古道,唐代西行求经的僧徒,很多取道河源、吐蕃、尼波罗进入天竺。和丝绸之路其他通道一样,青海地区的这些通道为古代文明的传播做出过重大贡献。

  隋文帝统一中国后,为控制丝绸之路贸易,公元609年出兵青海击溃吐谷浑,在青海设置西海、河源二郡,在青海道新疆界内设若羌、且末二郡。公元635年,吐谷浑接受唐太宗册封,吐谷浑及丝绸之路的所有通道均被唐朝所控制。最便捷的河西走廊畅行无阻,青海道在南北朝时期的枢纽功能逐渐消失,慢慢退出了丝绸之路的舞台。

  青海省会西宁,唐朝称鄯城。安史之乱后,被吐蕃人控制,改名青唐城。西夏国兴起,来往商队为避免战乱及重税,改走青海道,青唐城也因此成为丝绸之路的重镇,青海道再次繁荣起来。

  元朝之后,随着海上丝绸之路的兴起,青海道走完了其由繁荣到衰落再到被遗忘的历史进程。

  青海道起于汉,兴于南北朝,盛于唐宋,衰于元,多与河西走廊的战乱相关,但吐谷浑的统治与经营也不容忽视。

  在吐谷浑王朝350年的统治中,吐谷浑人占据了河湟流域、青海草原、甘肃南部以及新疆南部的广大地区。吐谷浑人出众的经营头脑也造就了当时青海地区的繁荣,使青海与新疆丝绸之路的南道相连;吐谷浑政权始终与中原王朝以及南北朝保持着密切的政治、经济联系。因此,吐谷浑成为结交四邻、南通蜀汉、东通关陇、西通西域的中介。

  虽然青海道在整个丝绸之路的贸易量上并不突出,但这条道所占据的地理位置却十分重要。青海道既是可运送货物之路,又是可发兵控制经济命脉之路。沿青海道,可从扁都口进击张掖、从当金山攻击敦煌、从芒崖进犯新疆丝路南道。在这里,吐谷浑也与北魏、隋、唐、吐蕃,吐蕃与唐之间进行了四百余年的战争。

  今天,青藏铁路、青藏公路、石油管线,与曾经的丝绸之路又融合在一起。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伟大战略中,青海再次成为其重要组成。从当年吐谷浑培育的青海骢到如今西宁城南经济开发区制造的锂电池,从千年之前的马蹄驼铃到如今川流不息的现代交通,当石油人巡线时所走的伴行路变成省道、国道,甚至高速路的时候,我们更想说,丝绸之路最核心的价值在于融合。通过多种资源的融合,创造出更大的价值,这正是丝绸之路曾经繁荣,并将再度繁荣的核心。(记者 张旭)

  【青海道】

  由西宁经柴达木盆地通西域的青海道,大致有三条路线:一是过西宁沿青海湖南岸或北岸至伏俟城,经德令哈至大柴旦,沿柴达木盆地北缘至芒崖,或由伏俟城经都兰至格尔木,沿柴达木盆地南缘至芒崖,翻阿尔金山至若羌与新疆丝路南道汇合。二是从西宁至伏俟城,过德令哈至大柴旦,在大柴旦过阿尔金山到敦煌与丝绸之路河西道汇合。三是由伏俟城经都兰至格尔木,再经西南之布伦台,溯今楚拉克阿干河谷入新疆,西越阿尔金山,顺今阿牙库木湖至且末,与新疆丝路南道汇合。

  【唐蕃古道】

  唐蕃古道又称柏海道,这条道从青海湖西岸吐谷浑都城伏俟城或东岸日月山,向南经共和盆地,沿今214国道,过玉树,进入西藏,再由拉萨西南行,经今中尼公路进入尼泊尔。文成公主进藏就是走的这条路。

  【河南道】

  从青海湖西岸伏俟城,向东南行,从贵德渡黄河,向南经同仁、四川松潘,到达益州(成都)一带,再沿长江而下到达建康(南京)。柔然、吐谷浑向南朝的朝贡或贸易就是走的这条道。

  丝路人物

  念氏:吐谷浑的女中豪杰

  吐谷浑历史上有一位著名的羌族王后念氏,她美丽聪慧,颇有胆识,在立志要“秣马厉兵,争衡中国”的丈夫视罴英年早逝后,按照吐谷浑“父兄死,妻后母及嫂”的转房风俗,转嫁给视罴的弟弟乌纥堤。乌纥堤是个懦弱无能的人,整天沉溺在酒色之中,荒废了国事,于是,念氏掌握了朝政,对外发号施令。

  念氏不仅政治才能出众,在培育儿子方面也有杰出之处,吐谷浑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君主树洛干、阿豺、慕利延都是她的儿子。从公元411年到452年,兄弟几人遵行了视罴开创的舍幼立长的优良传统,推行了兄死弟及的王位继承制度。在西秦、南凉、北凉、大夏等对吐谷浑虎视眈眈之时,吐谷浑人审时度势,巧妙斡旋于邻国之间,对内实行轻徭薄赋休养生息政策,大力发展生产,对外在积极与邻国结好的同时,向四边扩展势力。吐谷浑王国迎来了强盛时期,成为西北地区举足轻重的强国。

  阿豺:单者易折,众则难摧

  阿豺以智慧著称,是吐谷浑历史上一位杰出的君王。他的文韬武略表现在他对中原王朝的追随和临终时对子孙的教诲上。吐谷浑偏居中国西北一隅,尽管前几代王都仰慕中原文化,但与中原王朝没有实质性接触。这种状况到阿豺时发生了变化,他认为南朝刘宋政权是华夏正统,因此主动向远在千里之外的刘宋政权遣使上表,进献土特产。此后,历代吐谷浑王频频向中原王朝遣使进贡。

  阿豺弥留之际,做了一件被人们称颂至今的事。他命令自己的二十个儿子各拿出一支箭,从中抽出一支交给同母异父的弟弟慕利延,让慕利延折断它。慕利延轻轻一掰,箭折断了。阿豺又叫人把剩下的箭捆成一束,让慕利延试着折断这捆箭束,慕利延使出全部力气却没能损伤箭捆分毫。阿豺语重心长地告诫大家:“单者易折,众则难摧,戮力一心,然后社稷可固。”这就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阿豺折箭遗训的故事。

  丝路物产

  青海骢

  河曲马是中国三大名马之一,古时由丝绸之路从青海大规模销往中原。向上追溯,河曲马正根其实是青海骢。

  青海骢是吐谷浑利用青海湖海心山培育的良马。此举史书多有记载,如后世所称:“吐谷浑有青海骢,朝野佥载。”《魏书》载:“青海周回千余里,海内有小山,每冬冰合后,以良牝马置此山,至来春收之,马皆有孕,所生得驹,号为龙种,必多骏异。吐谷浑尝得波斯草马,放入海,因生骢驹,能日行千里,世传青海骢者是也。”意思是吐谷浑人引进波斯草马和青藏高原山地草原马杂交优育,每年冬天青海湖水面冰封,吐谷浑人便把优选出的两种马送进海心山。来年春天冰面消融,良马自然圈于海心山,杂交产下的最优马崽即为龙驹,能日行千里,被称为青海骢。

  青海骢作为吐谷浑在独特地理环境下培育出的良种马,常作为贡品送往中原。唐朝诗人杜甫《高都护骢马行》一诗中“腕促蹄高如踣帖”“走过掣电倾城知”的诗句就是称赞青海骢的。据说,青海骢还善走对侧,能表演舞步,故有“善舞马”“舞马”之称。

  昆仑玉

  昆仑玉,又称青海玉。产自昆仑山脉东缘入青海省部分,与和田玉处于一个成矿带上,昆仑山之东曰昆仑玉,山之北曰和田玉,两者直线距离约三百公里。昆仑玉开发历史悠久,据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考古鉴定,齐家文化遗址、马家窑文化遗址、喇家遗址、都兰古墓遗址等文化遗址中,都有青海昆仑玉成品或半成品。

  古时来往于青海道的吐谷浑商队,除了携带、贩售传统的丝绢等纺织品以外,还有另一项重要的大宗商品——昆仑玉。早在张骞“凿空”西域之前,昆仑玉就是中原与西方贸易的重要商品。南北朝时期,吐谷浑承担起丝路东部枢纽的重任,昆仑玉仍然向东输送,处在战乱分裂中的广大东部地区,尤其是江左的南朝,依然能够获得昆仑美玉。

吐谷浑:丝路中继者

  吐谷浑原为辽东鲜卑慕容部的一支,公元4世纪初,迁居青海湖附近,后以部落先祖吐谷浑为族名和国名建国,开启了这一草原王国前后350年的辉煌。当时正值魏晋南北朝时期,五胡乱华,群雄并起,阻挡了传统的丝绸之路河西道。吐谷浑的统治者抓住这一契机,充当了丝路中继者的角色,新疆丝绸之路南道开始复兴,青海道一度取代河西道成为丝绸之路的主干道,为延续中西文化交流做出了重要贡献。

  首先,吐谷浑开疆拓土,为丝路复兴营造了稳定的环境。自吐谷浑至树洛干,经过一百年多年的经营,吐谷浑先后收服了宕昌、邓至等羌人建立的小政权,吞并了不少戎氐部落,极力向外扩张势力,到伏连筹时期达到全盛,版图东到甘肃跌川,西到新疆鄯善、且末,南到昆仑山,北接祁连山,西北与高昌国(哈密)相邻,拥有东西2000公里,南北1000公里的辽阔疆域。夸吕继位后“始称可汗,都伏俟城”。

  同时吐谷浑与相邻的北魏、南朝奉行和平相处的政策,给自己营造了一个相对和平的外部环境。吐谷浑王国频频向南北朝进贡朝献,一方面是获得政治承认的需要,更重要的是“以献为名,通贸市卖”进行贸易。由于吐谷浑人进贡太频繁,南朝官吏甚至产生“抱怨”。

  其次,吐谷浑开辟了多条新通道,将内地和西域重新连接起来。从树洛干的继任者阿豺开始,吐谷浑人就在国境内开辟了一条通往南朝都城建康的道路。慕利延以后的好几个吐谷浑王,都被南朝封为“河南王”,因此这条通往南朝的道路也被称为“河南道”。向西,吐谷浑人则开辟了青海道入西域。在河西道被阻之后,青海道就成为丝绸之路的主路,重新将中原和西域连接起来,丝路贸易继续繁盛起来。还有一条不经西域直接向南到印度的柏海道,即唐蕃古道。这条道大体是从青海湖西岸吐谷浑都城伏俟城, 向南经共和盆地,沿今214国道,过玉树,进入西藏,再由拉萨向西南行,经中尼公路进入尼泊尔。通过这几条道路,丝绸之路的驼铃在短暂隔绝之后,再度繁荣起来。

  再者,吐谷浑还实行有利于贸易的政策,充当起中西交流的中继者。在史书中,吐谷浑人大多以向导和翻译的身份出现。丝绸之路南道自然条件恶劣,吐谷浑人不仅担负起指引方向、提供翻译、武装护送等重任,还积极与来自中亚、西亚的胡商进行中转贸易。吐谷浑人将青海骢等特产贩运到南朝和北朝,然后把丝绸、棉布、瓷器、铁器、茶叶及纸张等从中国南方运到吐谷浑,再转销西域各国,同时将西域的金银制品、玻璃器皿、香料及珍禽异兽等贩运到吐谷浑,销往南北朝各国。在这种中介交易中,吐谷浑王国大获其利,产生了许多腰缠万贯的富商大贾。

  由于普通百姓依然贫穷,国内两极分化严重,吐谷浑王国制定了一项特殊的税收政策,即不向穷人收税,国库不足,“辄敛富室商人”。由商人和有钱人承担国家的所有财政支出,这在中国乃至世界历史上都是较为罕见的税收方式。

  隋朝建立后,隋炀帝灭吐谷浑。唐初吐谷浑复国,虽然与唐朝建立了朝贡关系,采取了互市、和亲等措施。但是为保住丝绸之路青海道的地位,吐谷浑频繁出击河西,最终被唐朝击溃,后被吐蕃灭国。繁盛一时的吐谷浑随后逐渐淹没于历史的尘埃。

 (文字整理:薛子文 廖秋文)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

同地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