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三秦伽蓝记:大唐王朝的“烈士纪念碑”

2016-9-7 08:35| 发布者: IICC| 查看: 783| 评论: 0|作者: 敬泽昊

摘要: 来源: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作者:敬泽昊当地政府在“烈士纪念碑”上加装了一层玻璃,由于反光严重已难看清上面的字迹了。(网友“大唐行者” 摄)“伽蓝”——意为僧院,即梵语“僧伽蓝摩”的略称,是佛寺的统称。北魏时期的杨衒之曾以《洛阳伽蓝记》为题,记录了洛阳佛教的兴盛。作为中国佛教另一大重镇,西安,乃至整个陕西,同样拥有着深厚的佛教文化。这里寺院佛塔林立,八大宗派六个都在陕西。从古至今,大批的高僧大德活跃于 ...

来源: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作者:敬泽昊

当地政府在“烈士纪念碑”上加装了一层玻璃,由于反光严重已难看清上面的字迹了。(网友“大唐行者” 摄)

    “伽蓝”——意为僧院,即梵语“僧伽蓝摩”的略称,是佛寺的统称。北魏时期的杨衒之曾以《洛阳伽蓝记》为题,记录了洛阳佛教的兴盛。作为中国佛教另一大重镇,西安,乃至整个陕西,同样拥有着深厚的佛教文化。这里寺院佛塔林立,八大宗派六个都在陕西。从古至今,大批的高僧大德活跃于此,也留下了不少轶闻佳话……

    姑且也以“伽蓝”为题,在一千多年之后,在第二十七届世界佛教徒联谊大会来临之际,西部网推出系列报道,以历史遗存和佛教人物为线索,探寻三秦大地上不为人知的佛教故事。

    作者:敬泽昊

    唐太宗李世民是一个特别念旧的人,在当了皇帝之后,特地颁布诏令,在自己当年经历大战的地方设立的寺院,并勒石刻碑,以缅怀、超度那些跟随自己打江山而牺牲的将士。

    当时全国共立了七块这样的“烈士纪念碑”,其中就包括立于长武县昭仁寺内的昭仁寺銘。不过因为种种的原因,其它六块早已不见了踪影,唯独剩下昭仁寺这一块,记录着大唐王朝草创时,那些血雨腥风的历史。

    公元618年,高祖李渊刚刚称帝不久,而当时的中国还处于四分五裂的割据状态。比如雄踞于陇西的薛举、薛仁杲父子,就在此时发兵关中,剑指长安,并在浅水原(今长武东北)与李世民遭遇。

    浅水原之战,让李世民遭遇了人生中唯一的一次战败,由于唐军轻敌冒进,在两军首次交锋中遭遇惨败。大将慕容罗睺、李安远战死,刘弘基被俘,唐军士族战死“十之有五六”。李世民不得不连夜收拾残军,撤回长安。

    巧合的是此时薛举因病去世,薛军凌厉的攻势不得不暂停。儿子薛仁杲继位,以今长武一带为跳板,准备继续进军长安。不过此时的薛军已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同时欺压唐军俘虏,凌辱阵亡军事尸首的行为,也深深的刺激了唐军。

    而重返前线的李世民,则采用了坚守不出的策略。当两军相持60余天之后,薛军终于露出了疲态。李世民率军出击给予致命一击,生擒薛仁杲,既解了长安之围,又趁势夺下了陇西。

    虽然取得了浅水原之战最终的胜利,但这场唐朝开国第一战,确实给李世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特别是第一阶段的惨败,让唐王朝差点灭国。他命令谏议大夫骑都尉朱子奢撰写内容,著名书法家虞世南手书碑文,用3500余字,记录了自己人生“唯一一败”的浅水原之战的经过,以及昭仁寺当年的规模。

    从那时起,高僧大德们开始为那些阵亡将士诵经超度。在袅袅的梵音中,让“烈士”们的灵魂得到安息。

位于长武县的昭仁寺,因纪念浅水原之战阵亡唐军将士而修建。

    附:李世民敕建的七座佛寺

    破薛举于豳州立昭仁寺、谏议大夫朱子奢为昭仁寺铭

    破宋老生于吕州立普济寺、著作郎许敏宗为普济寺铭

    破宋金刚于晋州立慈云寺、起居郎褚遂良为慈云寺铭

    破刘武周于汾州立弘济寺、宗正卿李百乐为弘济寺铭

    破王世充于邙山立昭觉寺、著作郎虞世南为昭觉寺铭

    破窦建德于郑州立等慈寺、秘书监颜师古为等慈寺铭

    破刘黑闼于洺州立昭福寺、中侍郎岑文本为昭福寺铭


上级目录


本级目录


飘过

用心

有用

点赞

无趣